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防范

      崔静姝只好谢过恩,半推半拒的接受了孝文帝的美意。
      
      “陛下也陪着妾多时了,左右这里离落梅轩也不远了,不如就让妾一个人回去好了,何况…陛下将衣裳给了妾,若是因此着了风,那可是妾大大的罪过了。”
      
      崔静姝说着又福了福,将适才憋着的话,换种方式说了出来。
      
      她一门心思的想要离开,这会儿正好有了由头,还不快刀斩乱麻,早点脱身。
      
      过了千秋亭,离落梅轩不过半盏茶的路,也确实不太远。
      
      这么想了想,孝文帝嗯了一声,只好道:“那好吧!朕命小夏子送送你。”
      
      虽然心里万般难舍,但瞧阿姝那意思,好像早就心不在焉了,何况这大半日,想必她也累得紧,这么一想,孝文帝又很快释怀。
      
      再说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慢慢来,总是不急的。
      
      御前伺候的宫人,随身都带着雨具,以防不时之需,小夏子躬着腰,撑着一天青色的伞面过来,只是为了避嫌,他自个的半边身子露在外面,留出了更多的位置,让给了崔静姝。
      
      毕竟宫里的规矩太多,主奴有别,身份在那,崔静姝对孝文帝福了福,这才头也不回的,没有丝毫留念,转身就走了。
      
      一个郎有情,妾无意,若不是孝文帝内心坚韧,只怕此刻,心肝都要碎了一地。
      
      目送走了阿姝,他眼里的柔情,不经意间,化作一丝悲苦、惆怅。
      
      黄公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有些忧心的看着他,道:“陛下,龙体要紧,还是赶紧回宫吧!”他身上只着了件单薄的中衣,加上内里的寝衣,也就那么两件,这天说变就变,雨又下得那样急,比中午那会凉了不少。
      
      黄公公的担忧,也不是不无道理的,这龙体违和,可是大事了,他深知陛下厚爱那姝才人,可闵太后一直对那姝才人不喜,若是因这事,累着陛下病倒了,难免姝才人也落不到好。
      
      不管是对陛下,还是对那姝才人,都不是好事。
      
      “陛下!陛下!”见孝文帝有些走神,黄公公又连着唤了两声,才把他唤醒。
      
      经黄公公这么一说,孝文帝这才回神,默默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回到了崇仁宫,黄公公张罗着底下的宫人打来热水,又亲自试了试水温,这才不急不慢的,伺候孝文帝净脸,净手。
      
      那朝靴换下时,他又顺手摸了摸,还好里头是干的,待孝文帝用热水泡过脚,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黄公公见陛下精神尚好,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尚食局的宫人奉上小点,轻手轻脚搁在那案几上,今日准备的是桃花酥和栗子糕,配上了刚热好的牛乳,用来打发午后的闲暇,是最好不过的了。
      
      孝文帝抬目看了眼,随手捻起一块放入口中,甜甜蜜蜜的,入口即化,味道很是不错,不由得多吃了几块,就连那牛乳也一并端起,仰头一咕噜,吃了个干干净净。
      
      黄公公立在一旁瞧了,不禁抿嘴一笑,心也大安了许多,今日陛下的胃口不错,看来他是白担心了。
      
      想来也是因这姝才人之功,陛下才会如此好胃口。
      
      “德富。”这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很快被孝文帝捕捉了去,“你偷偷摸摸的…笑些什么?”虽然是试问,却没有怪罪黄公公的意思。
      
      在御前办事的,除了这黄公公,就没有哪一个敢这么“放肆”了。
      
      果然黄公公被这么一问,丝毫不见惧色,反而笑道:“奴才是心里头高兴,陛下今日见了那姝才人,胃口这样好,所以奴才想,若是姝才人…能日日伴在陛下身侧,想来陛下也不会食不知味了。”说到最后,又忍不住笑了笑。
      
      “你这奴才!”孝文帝笑看了黄公公一眼,用手指了指他,“越发油嘴滑舌了!”
      
      黄公公道:“奴才说的可全是大实话!”这陛下的心思,对姝才人的忧和喜,他都看在眼里,自然知道,陛下喜欢听些什么,不喜欢听些什么。
      
      说了会话,那小夏子也从落梅轩回来复命了,黄公公简单问了问,听说一切都安好,只是说在半路上,遇到了那阮昭仪,因着下雨下得急,视物有些模糊,再加上姝才人身上穿着陛下的外衫,所以以至于那阮昭仪,看走了眼,误以为是陛下亲临,所以这才闹了场误会。
      
      小夏子说到这,顿了顿,本想张嘴欲说后话,可是总归觉得不妥,又将话咽了下去。
      
      原来当时那阮昭仪本满心欢喜,将姝才人误认为是陛下,后来得知竟是自个搞错了,这倒不打紧,坏就坏在,女子善妒,何况如今,这姝才人是陛下心尖上的人,阮昭仪见了多少心里不平。免不了说了几句刺耳的话。
      
      小夏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奴才,就算想要帮腔,也是有心无力,好在姝才人性子沉稳,既不动怒,也不回嘴,那阮昭仪说得没意思了,只得一气之下,拂袖走人了。
      
      事后姝才人也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特意嘱了他一句,让他不要与陛下提起,所以小夏子回来,只有将这事,隐去不说了。
      
      “没你的事了,你先退下吧!”黄公公听完后,点了点头。
      
      左右姝才人安然回去了,也没什么值得陛下担心的了。
      
      黄公公想着,这个时辰陛下也该歇歇,正准备伺候他躺会,却听孝文帝道:“不忙,朕还不累。”
      
      说着,他又坐了起来,始终有些不放心的事,埋在心里头,不吐不快。
      
      “这姝才人往后,是不是日日要去云台宫里?”
      
      黄公公抬目,见陛下目露忧色,于是安慰道:“陛下,这也是太后娘娘吩咐的,想来是这样吧!”
      
      又补一句,“陛下可是不放心丽妃娘娘她……”说到这,又欲言又止,以丽妃的手段,自是不会让姝才人好过,陛下不放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说明着说,是太后娘娘的懿旨,谁知道这背后,是不是丽妃娘娘使的绊子?
      
      说到丽妃,孝文帝眸子一冷,就连语气也是凉凉的,“德富,朕有件事嘱你去办!”
      
      “陛下请说。”
      
      “那好。”孝文帝冷冷道:“云台宫那边,可得给朕盯紧了,若是有任何风春草动,一定要赶紧知会朕,不得有误!”
      
      “是,奴才晓得的。”眼下姝才人的安危,全系在丽妃娘娘的一念之间,虽然陛下这么说,或许有些小题大做,可是对于黄公公这样的老奴,后宫里那些女人的把戏,他可是没少见的,自然是心知肚明,一点即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来我也就这个速度了,话说孝文帝虽然忧心崔静姝,但是他也只能防患于未然,毕竟现在丽妃还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换句话说,他没有足够的把柄,让崔静姝远离丽妃,所以只能让他最信任的人监视,另外这个旨意是他老娘亲口说的,他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了吧,所以男主也是有脑子的,慢慢来不急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