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食烟火

      落梅轩里头,很是热闹,白兰笑着进来道:“主子,陛下又派人送了些吃的来,夏公公正侯在门口呢!”
      
      听了这话,崔静姝眉头也没动一下,只是轻轻嗯了声,算是默许了。
      
      小夏子进了里屋,忙向崔静姝道喜:“姝才人您可真有福气!陛下的圣菜可是从没赏赐给旁的主子,您还是头一个呢!”说着便放下食盒,又道:“主子,您还是趁热用些吧!”
      
      要是旁的主子,只怕这回早已喜上眉梢,千恩万谢了,只是崔静姝依然神色不动,淡淡的道:“且搁着吧!我还不饿。”
      
      说这句话时,她眼皮子也没抬一下的,始终低头看着那手里的书,仿佛置身事外的样子。
      
      若是别的宫人,兴许会纳闷不已,可是小夏子却是知道的,此前在海棠苑,姝才人还未被册封时,也是如此,性子总是淡淡的,倒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了,若不是她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小夏子会真以为,他见的不是才人,而是神仙。
      
      今日崔静姝身着水芙色上衫,下配青色石榴裙,通身没有过多的修饰,就连发鬓也未加繁复华美的朱钗点缀,唯一的亮点,便是那头上的银饰朱钗,还是那日入宫时一直佩戴着的,可尽管如此,她的眉眼却让人瞧之,仍旧移不开目。
      
      宫里的女子,都喜爱描眉,女子的眉,就如那朦胧醉人的远山,配上青黛,或者螺子黛,更是妩媚动人。
      
      但过于刻意,反倒失了些纯真,哪像崔静姝这样,只是静静地坐在那,玉雪冰肌的姿容,都是静态娴仪之美。
      
      难怪陛下这样偏爱姝才人,就连小夏子这样的宫人,都不免怔住,正入神时,崔静姝冷不丁冒了句:“银杏用过饭没?”
      
      白兰道:“还没呢。”
      
      “那就给她送些去吧!”
      
      小夏子:“…………”这才人果真不是凡人,是仙人,还是菩萨。
      
      食盒一揭开,顿时满屋喷香扑鼻,就是让人闻上一闻,都要口水直流。
      
      没想到,白兰刚起筷,崔静姝又补了句:“剩下的你也吃点,若吃不完的,就分些给石榴她们。”
      
      白兰一愣:“那主子您吃什么?”
      
      这会儿莫说白兰,小夏子都快哭丧着一张脸了,陛下让他办的差事,没想到竟这么不顺,若是陛下问起,他该怎么是好?
      
      崔静姝道:“小厨房不是还有菜么?我就吃那些行了。”
      
      白兰看了眼醉香鹅脯,金丝火腿炖春笋,玫瑰酥,还有那蜜汁腩肉,忍不住道:“这个……怕是不合规矩!主子您还是多少用点,若是主子不吃,奴婢哪里还吃得下口!”
      
      宫里的规矩,主子未动筷,哪里还轮得到奴才,何况这还是陛下恩赐之物。
      
      小夏子进来时欢天喜地的,这会儿圆圆的脸皱得像苦瓜,也哀求道:“主子,白兰姑娘说的是,您这真真是难为奴才了!”
      
      ”是啊!”白兰也轮番劝道:“主子,您身子瘦弱,再这么下去,恐怕一阵风都经不住,不好好补补怎么行?”
      
      自崔静姝大病了一场后,又因忧思过重,确实比前世里瘦弱了不少,大梁女子多以珠圆玉润为美,是以那日选秀,闵太后并未多说什么?若是现在这个模样,只怕她老人家还看不上呢!
      
      这么一说,小夏子才发觉,比起前段时日,姝才人确实瘦了好多。
      
      这么三言两语下来,崔静姝才拿筷子,玫瑰酥是她前世最爱的吃食,可是如今到了口里,顿觉索然无味,甚至那甜腻味都带着苦涩,兴许是胃口小了,或是忆起往日旧事,勉强动了几口,是再也吃不下去了。
      
      难怪这样瘦,这几口还不够他小夏子塞牙缝的,动了动嘴皮子,小夏子只得将话头咽下,今日的差事也算了了。
      
      到了银杏屋里,白兰就看到一个闲不住的身影,顿时笑骂道:“你这丫头,又皮痒了不是?”
      
      银杏被突然一喝,吓了一跳,差点从榻上滚落下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见是白兰进来,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原来是姐姐你啊!”
      
      白兰虽为掌事姑姑,但到底只比银杏大个一两岁,所以私下的,也就不要她“姑姑”的叫了,反倒把她叫老了。
      
      银杏本是个闲不住的人,再加之有御太医照佛,将养了七八日,也大好了。
      
      “你还道是谁?”白兰放下食盒,故作生气道:“主子说了,不躺足半月不许下地,你又忘了?”
      
      “姐姐………我…”银杏被看破心事,脸上顿时一红,只得老实道:“我听才人的就是了,姐姐千万莫要告诉才人,省得让她心烦。
      
      “你知道便好。”白兰道:“这是主子要我送给你吃的,你等会快些吃吧,我还得回去伺候呢!”
      
      这么一说,银杏顿觉有些饿了,转念想到姝才人这样挂念自己,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粗使丫头,这回要不是因自己莽撞,也不会遭受厄劫,还差点连累了自家才人。
      
      那日她人躺在血珀里,虽昏死了过去,但隐隐约约她听到一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贱婢这样不知规矩,就是死了也活该,只是……这背后的主子。”依稀像是刘贵公公的声音。
      
      那言下之意,显而易见,现在想来,她都后怕不已,幸好才人没事,要不然她真是罪该万死了。
      
      银杏心头一热,道:“姐姐,主子还好么?”
      
      印象里,姝才人喜静话不多,平日里,无非是看看书,也不常出来走动,她这样的性子,一点也不像那些娘娘,动不动就拿权柄压人,能遇上这样的好主子,真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主子一切都好。”见银杏还要问,白兰道:“那些花花草草都好……对了,还有那宝贝仙草,石榴照看得很好。”银杏点点头,这才放心。
      
      白兰想了想,突然蹙眉问:“你好生想想,那日你去寻纸鸢,可看见什么?或发生了什么?”
      
      她总觉得事有蹊跷,这么无缘无故的,纸鸢线就断了,还偏偏惊动了丽妃娘娘的仪仗,可是事后她也没听说哪个宫里的主子,在杏园附近放纸鸢啊?
      
      这么一说,银杏倒想起来了,只是她当时急着寻物,倒也没做多想,那背影……那背影慌慌张张,手里好像拿着一物,瞥眼瞧去,竟是纸鸢。
      
      她刚张口唤了一声,只当是那人捡到她的纸鸢,谁知那人越叫越远,她正欲拔腿追去,却不想因此冲撞了丽妃娘娘。
      
      偏偏好巧不巧,那久寻不得的纸鸢恰好当头落下,这一切可谓是无巧不成书。
      
      难道是?银杏惊得直冒冷汗:“是…是…是苏采女!”
      
      白兰道:“你确定?”只是心里信了八成。
      
      这么一问,银杏猛点头,又问:“现下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主子?”想了想又觉不妥:“我们去告诉陛下,陛下一定会为主子做主!”
      
      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银杏心里气极,差点语无伦次,她本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笨,所以连累才人,原来这都不过是有人故意为之,她们要对付的,就是自家才人。
      
      这一点,银杏忍无可忍。
      
      “你莫急。”白兰道:“空口无凭,我们去说,只怕也是给主子难堪,就算陛下厚爱才人,也不好做些什么?以后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小心点就是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