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手

        御书房内,黄公公正捧着一白瓷汤盅,小心翼翼的递到案几前,细声说道:“陛下,您午后未食,恐伤了胃腹,就用点吧?”
      
      这些日子,皇帝忙得昏头转向,倒也没有时间往落梅轩跑,只是先前多少皇帝还吃点,可是最近,为了前朝的事,常常三餐减为两餐,有时甚至一餐,再这么下去,就算铁打的人,也受不了,黄公公看着眼里,急在心里。
      
      这不,赶紧命尚食局的人准备,花了三个时辰,才炖好的老鸭酸笋汤,既开胃又清火,想想皇帝喝了会食欲大增,他这个御前大总管,可谓是操碎了心。
      
      孝文帝抬头,刚想拒绝,却听黄公公苦口婆心道:“陛下,龙体要紧,陆院判为您请过平安脉,说您现下就如那炉子里的开水,正是火旺之时,可毕竟年轻底子好,可火旺,水则枯,若不好生养着,以后积劳成疾可不得了?”
      
      黄公公是伺候他长大的,自然不怕孝文帝怪罪,见他终于点头,黄公公面上一喜,忙笑道:“眼下已是酉时末了,老奴为陛下备了些吃食,您也可以一块尝尝。”
      
      说话间黄公公一挥手,下面的小太监立马会意,便恭敬上前,将事先准备好的吃食呈上,一共六道菜,还有米饭,顿时将案几扑得满满当当。
      
      孝文帝一看,都是些他平日里爱吃的,另外加了两样新菜色,他抬目含笑:“有些得寸进尺了啊!”
      
      这句话并非怪罪,黄公公抿着嘴,笑意也是掩藏不住:“陛下龙体安康,便是老奴的福气。”说着将老鸭汤舀了碗递给孝文帝。
      
      喝了口汤,孝文帝眉心舒展,长长吁了口气:“今日的汤味道不错!”酸中带甜,鲜甜又不油腻,正是开胃解乏之物。
      
      指着眼前的玫瑰酥,酸笋汤,还有其他两个菜色道:“将这些送给姝才人,让她也吃点,她那样瘦弱,不好好补补可不行。”
      
      想着十来天未见,也不知阿姝怎样了?前世里,他的阿姝珠圆玉润,看起来活泼可爱,也不知是大病了一场,还是怎的,那次在落梅轩,竟是瘦弱不堪,犹如拂柳,不堪一握。
      
      黄公公笑着应是,这个陛下,还以为他忙昏了头,没想到百忙中却不忘姝才人,看来他是不用担心了。
      
      “对了,最近阿……”孝文帝一时情急,口误后又改了口问:“姝才人最近怎样?”黄公公一听,才道:“老奴派人去过,姝才人一切安好,陛下不用挂心,只是……”说到这顿住。
      
      “只是什么?”
      
      黄公公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这丽妃娘娘与姝才人的事,他想隐瞒,只怕今日不说,陛下以后也会问起,反倒怪罪,左右也没出什么大事,所以只得一股脑的全盘托出。
      
      孝文帝听完,才道:“原来是九弟解围。”这夏云珠虽同他青梅竹马,但她的性子,他又岂会不知?
      
      只是他对夏云珠,并无男女之情,全是为了江山社稷,才不得已而为之,他一直觉得愧对于她,可是直到后来有了阿姝,他再也没有这样想过。
      
      就如前世里,阿姝不幸小产,当时他就怀疑是夏云珠干的,可惜他没有证据,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既是九弟解围,也好过阿姝受辱,只是这一世,对于伤害阿姝之人,他绝不会再姑息!
      
      提到夏云珠,孝文帝眸色渐冷,黄公公也是个有眼色的,这才点到即止。
      
      这段时日,看来陛下是要拿夏家的人问罪,虽朝堂上不至于与夏太师撕破脸,可是却不像从前那样,处处小心,处处留情。
      
      涌泉宫的甬道上,枢密使罗庚正疾步前行,突然面前紫袍一晃,来人身佩金鱼袋,身上还沾染着御香炉里散发出来的香气。
      
      不用瞧,罗庚便知来人是谁,在大梁能身着紫袍的,官阶皆是在二品之上,何况来人佩戴御赐的金鱼袋,不是那当朝太师又是谁?
      
      罗庚抬头,礼数做得十足:“下官见过夏太师。”
      
      预料之中的,夏太师只是冷哼一声,却并不答话,只是那撞向罗庚的眼神,不太好。
      
      近日袁绍从昭武校尉,被莫名提到朝议郎一职,说得好听点是升职,实则不过是闲散的文官,等同于变相收了他的军权。
      
      袁绍是夏太师的小舅子,动了袁绍,就等于打了夏太师的脸,这夏太师贵为当朝元老,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能给他好脸色才怪?
      
      更可气的是,最后顶替袁绍位置的,还是罗庚推荐的人,夏太师能不窝火么?
      
      见夏太师面色不愉,罗庚也是个有眼色的,正要开口告辞,却撞见身后一身绯衣的侍御史徐靑,只听他道:“罗大人,有礼了。”
      
      说着也忙对夏太师行礼:“下官见过夏太师。”夏太师没有看他,只是嗯了一声,也对,他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会瞧得上一个六品的侍御史。
      
      徐靑人长得精瘦,看起来也是人精一个,刚才他就在转角处,看着一紫一绯的身影,便觉得不对劲,正要转身就走。
      
      可是又想到机会难得,才最终忍住,这夏太师在朝中威望虽高,不过也年近七旬,又风光得了多久?
      
      但罗庚不同,这位枢密使大人意气风发,时年不过三十,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圣上又那样器重他,他日平步青云只怕不远矣。
      
      徐靑在官场中澿淫多年,又哪会看不通透?这不,这会儿赶忙出来,就算夏太师有气怨,也会悠着点儿。
      
      夏太师早年脾气很大,随着年纪增长,也慢慢收敛不少,刚才本想怒声质问一二,可是见徐靑到来,不得不将火再次压下。
      
      夏太师冷眼看了二人一眼,这才拂袖而去。
      
      甬道本就不宽阔,这会儿虽少了一人阻路,但还是难免行走不开。
      
      徐靑道:“罗大人,请!”说话时低下身子,做出请姿,那态度比对当朝的夏太师,还要尊敬三分。
      
      话说徐靑一把年纪,在岁数上都可以做他爹了,这样露骨的作派,罗庚心里有岂会不知。
      
      适才徐靑不晚不早,出来为他解围,这些他都心里有数,只是他这个人向来都是不苟言笑,所以只是淡淡的点点头,也说了个请字,便当先走在前面。
      
      很快徐靑也跟了上来:“罗大人,这是要往哪里去?”
      
      这句话显然是明知故问,这里地处涌泉宫,出宫必是往左而行,看这罗庚这样行色匆匆,却不是崇德殿去,又是哪里?
      
      崇德殿是孝文帝议政重地,非等闲还进去不得。
      
      罗庚道:“崇德殿,徐大人也要一同前行?”
      
      徐靑笑道:“罗大人说笑了,下官这样的身份,又怎能进去。”说着又不忘溜须拍马,“哪像罗大人您这样,年纪轻轻就得圣上器重,这往后可真是不得了,像大人您这样的年纪,当朝恐怕找不出几个。”
      
      罗庚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都是为官的本份,徐大人太过誉了。”
      
      这等墙头草,罗庚本就看不起,他当年入仕,为的不就为民请命,他这个人最厌恶官场上的阿谀奉承。
      
      不等徐靑张嘴,罗庚拱手道:“徐大人请自便。”说完便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