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选秀

        大梁.兴和元年.初春
      
      二月的雪才刚刚融化,宫墙角落里的梅花清香扑鼻,甬道上走来两名宫装打扮的婢女,正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只是她们声音极小,不仔细听,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转角处,迎上来一个人,端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往那儿一站,吓得那嘴碎的宫人一跳,这才赶紧禁声。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最尊贵的国师大人,就连孝文帝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
      
      两名宫人赶紧上前,毕恭毕敬唤了声:“陶天师。”
      
      待那人轻轻点头,这才小心翼翼退了下去。
      
      那人抬眼,望了不远处的含章殿一眼,这才抬脚朝那头走去。
      
      含章殿内,端坐在高位的是当今的皇上,孝文帝李泽,还有那太后闵氏。
      
      殿内静悄悄的,宫人皆是屏息,不敢出声,今日是孝文帝采选之日,作为闵太后,当然要擦亮眼睛,好好在此把关。
      
      闵太后火眼金睛,朝殿下扫去 ,今日在场的,都是官宦之家的嫡女、庶女,大多数都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难免会有些紧张。
      
      能一朝入选,入宫侍奉圣上,不仅关乎到自身的荣华显贵,更是为了巩固自个背后的家族利益,在朝中争得一席之地。
      
      若说这些女人各个野心不小,倒是情有可原,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也有个别的却是个例外。
      
      汉白玉的地板,透着丝丝冰凉的寒意,就如崔静姝此刻的心,更甚者,她的心早已是冷的,死透了。
      
      她一直低垂着头,跪在靠门边最右手的角落里,可以说这个位置是相当不起眼的,如果不仔细瞧,是很难被发现的。
      
      前世里,崔静姝记得自己也是这么跪着,只是那时候她不懂避其锋芒,穿得也甚是出挑惹眼,有了前世的教训,她这次学乖了,她肤色莹润如玉,就算不着脂粉,也足以艳压群芳。
      
      在她进来的半个时辰前,她特意补了妆,其他女子皆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美,而拼命往脸上补粉,她倒好,在花圃里寻了些灰土,抹在脸蛋上。
      
      霎时间,好好的一个倾城美人,愣是被她毁成了一个乡野村姑,还好这里也没人认得她,这些女人眼里,只有高高在上的帝王,哪里还会记得她这个没有品级的女子。
      
      前世里的崔贵妃,孝文帝眼里最深爱的宠妃,都通通见鬼去吧!
      
      那把冰凉的匕首,狠狠刺入她的心窝,明明是冰凉的匕首,崔静姝却觉得心口像火烧般的疼,疼得无法呼吸,她想大口喘气,都是不能,她再次睁开眼,竟是回到了七年前,她刚入宫之时。
      
      “皇帝。”太后缓缓开口,“这些姑娘依哀家看,都不错,不知皇帝可有中意的?”
      
      孝文帝浑身一震,被这句话问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抬目一看,心惊不小,险些将手里的茶盏打翻在地。
      
      闵太后见皇帝失态,大感意外,眼里露出关切之色,便出言询问,是否哪里不舒服?
      
      孝文帝定了定神,又看向身旁的太后,方才明白过来,惊异的神色随即掩去,道了声无事,闵太后始终有些不放心,到底是自个的儿子,采选的事倒可以缓一缓,若是龙体抱恙,还是要小心调理才是。
      
      孝文帝起初心惊不小,寻思了会,蓦然转为极喜,只是这会儿在殿上,众人都在,他也只得压抑自个,闵太后见皇帝满脸堆笑,那担忧的神情这才一扫而空。
      
      孝文帝凭着记忆,在殿内搜寻,可是却不见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这一下竟有些急了,终于他的目光落到了最后,那个身着翠绿衣衫的女子身上,是了,就是她了。
      
      孝文帝眼圈发红,有些情难自禁,恨不得想马上上前与她相认,可惜,还不是时候,又怕吓着佳人。
      
      这情绪跌宕起伏,好不容易呷了口茶,才平复下来,于是放下茶盏指着那抹翠绿的身影,清了清嗓子道:“就她了。”
      
      “她?”闵太后一听,顺着孝文帝手指的方向看去,幸好她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只是那抹绿色的身影竟有些故意躲闪的意思。
      
      跪在崔静姝前面的女子,误以为被孝文帝相中,脸上的笑容却是再也掩饰不住,恨不得赶紧上前谢恩。
      
      却听闵太后道:“可是那穿绿衣衫的姑娘?”
      
      崔静姝心口怦怦直跳,只想皇帝赶紧否认,却不想怕什么,来什么,皇帝不仅承认了,还兴致高昂的来到殿中。
      
      “抬起头来?”孝文帝的赤金云靴就在崔静姝的眼皮子底下,他的声音如珠落玉盘,好听得让人心醉。
      
      殿内的女子无不神往,三魂不见了七魄,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皇帝长什么样,但听他人提及,孝文帝长相不俗,清俊雅人,这会儿光是听声音,便知传言非虚,那颗芳心按捺不住,又是狂跳不止。
      
      崔静姝想装聋作哑,已是不能,幸好她进殿前早有准备,于是咬咬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前世里也是这般,只是心境却截然不同。
      
      那时的她活泼俏皮,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在孝文帝面前,尽量展示她美好的一面,七年的光景,所有的恩爱与荣宠,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全都是痴人说梦,骗人的鬼话。
      
      有人说崔贵妃命好,有人说崔贵妃会迷人心智,要不然为何皇帝单单只独宠她一人,更甚者说,崔贵妃是九尾狐转世,是祸害大梁根基的罪魁祸首,人人得而诛之。
      
      淮南王会造反,崔静姝始料未及,朝野上下皆传,崔贵妃与淮南王有染,致使淮南王兵变,就是为了崔贵妃一人而来,若是杀了崔贵妃,淮南王必然退兵。
      
      那夜,暮色四合,孝文帝来到关雎宫,朝野上下的舆论压力,崔静姝早已知晓,她相信七郎,在这之前,她怎么也不相信,她心心念念,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竟会那样对她。
      
      崔静姝最后一眼,是孝文帝眸子里的绝情和冰冷,伤口的痛早已麻木,她咬着唇颤抖的问了句,为什么?
      
      那句话问出口,她才发觉自己好蠢,因为她听到七郎的冷笑声,心像凌迟般的疼,然后她再也听不到什么了。
      
      闵太后坐在那,眼睛却没闲着,她倒是想看看,皇帝眼光相中的,会是怎样脱俗的可人儿,却不曾想看到的会是一场惊吓。
      
      说惊吓或许有些夸张,但是这样的姿容,莫说面见圣上,就算是初选,也早已淘汰,闵太后脸色一沉,身旁的内侍太监惊得一声冷汗,生恐被花鸟使的人殃及池鱼。
      
      花鸟使是专门为天家选美人的宫人,他们的眼光向来不差,这会儿那些内侍太监也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期然,就连孝文帝也吓了一跳,可是孝文帝到底冷静,又有重活一世的经历,很快他已瞧出了端倪。
      
      崔静姝玉颈无暇,素手白净,这点小把戏不足以骗倒他,孝文帝勾唇一笑道:“崔家的女儿,怎的这样调皮?”
      
      说着就递给她一块帕子,命令道:“还不赶紧把脸弄干净了?”
      
      崔静姝心里吃惊不小,自己这幅鬼样子,却不知皇帝怎会看出,无奈之下只得恭敬的接过锦帕,应了声是。
      
      “崔家?”闵太后有些疑惑,“可是蜀州司户崔洛之女?”
      
      秀女的身份,皇帝本是不知,孝文帝这话一出口,顿觉说露了嘴,于是笑道:“母后,正是崔氏一族的的血脉。”
      
      崔洛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官,可是他的出身却是大族,属华阴崔氏一脉。
      
      提及父亲,崔静姝不禁眼圈发红。
      
      原来在崔静姝十岁那年,父亲就因病去世,而母亲早在生她之时,难产而死,那时起,哥哥和她就被叔父收养,只是叔父待他们兄妹俩并不好,直到她入宫,才不用寄人篱下,看人脸色。
      
      可以说在这世上,崔静姝最亲的人,唯独只剩下哥哥了。
      
      闵太后望着崔静姝白净如玉的脸,心里的疑虑更甚,脸上的不悦之色越发浓重。
      
      “崔家女儿?哀家问你,你把脸上涂黑,又是为甚?”能被天家看中,是多少女子修来的福分,世人想都想不来,她倒好,偏偏反其道而行,这是给皇家的脸难堪,还是怎的?难道说他的儿就配不上她么?
      
      皇帝见此,便暗骂自己太心急,他不知阿姝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前世里,阿姝不管怎样,他都会尽力去维护,所以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众女皆是又嫉又妒,这会儿听太后质问,竟有些看好戏,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皇帝刚想出声,却听崔静姝不急不忙道:“禀太后,民女闻得陛下圣明,是难得一见的千古明君,民女这么做,并非有心欺瞒,而是相信陛下的眼光,不会像世人那般肤浅,所以民女才会出此下策。”
      
      崔静姝骑虎难下,欺君之罪非同小可,若是太后咬着她不放,莫说出宫,就算想活命都难,难得重来一次,她又岂能坐以待毙。
      
      只得咬牙继续道:“□□皇帝曾言,骄奢/淫逸乃败亡之道,民女不才,相信陛下不是以色识人之人,定不会为美色所惑。”
      
      上一世,世人都说她是狐狸精转世,在背后痛骂她迷惑君心,崔静姝恨透了这句话,她真想大胆说一句,没有美色可以误国,都不过是借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燕燕穿越到一本叫《美人心计》的宫斗小说里,她成了可怜的炮灰,一个光有美貌却毫无心计的路人甲。
    这本小说内容狗血,上头,总之怎么爽怎么来,可苏燕是要看一个深情强大的男主啊!而不是看一个渣皇狗男主啊!
    苏燕燕被渣男主气得弃文了,可没想到她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穿越到了这本狗血文里,还成了那个渣皇最厌恶的女人,一个被毁了容貌的女人,原主最后还被他打入了冷宫。
    想想苏燕燕就汗毛直竖,俗语说的好,最是无情帝王家,苏燕燕发誓要好好的活下去,比谁都活得好。
    若是你认真的话,你就输了!
    所以她穿越过来最重要的两件事,第一,爱美如命,每天拼命的保养自己,这可是革命的本钱,吃饭的家伙。
    第二就是,渣皇不过是她的饭票,所以对狗男人一个字“装”就得了,什么真情假意的,都是屁话。
    可她没想到,狗男人却对她动心了,还是真正的那种,她每天都在纠结的一件事就是,到底该不该对他动心呢?还是应该继续装下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