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祖师爷

作者:戏子祭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谢珉道:“会的。”
      
      齐景瞪了瞪眼睛:“原来你让九子是要——”
      
      萧绥淡看他一眼,齐景再次闭嘴,委屈地垂下脑袋,抠着手,咬牙切齿地瞪谢珉。
      
      难怪他坐过来那么干脆,竟是一早就知晓萧绥用意。
      
      对弈不比侍奉好?侍奉是站着的,他看楚王的后背,端茶倒水,干下人的活,对弈是坐着的,和楚王面对面儿,棋上闲聊,虽算不上友,到底是平等的了。
      
      齐景这会儿又不想小人得志了,道:“我都下一半儿了!”
      
      萧绥皱眉道:“你以为谁都愿跟你的盘?都烂成这样了。”
      
      谢珉将头垂得更低,把不听话的嘴角往领口里藏。
      
      ……不然他就要笑出来了。
      
      齐景心头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谢珉替他,萧绥说句“你以为谁都愿替你”不就行了,说的偏偏是“跟你的盘”,还调侃他烂。
      
      烂,滥,滥情。
      
      ——“你以为谁都愿跟你?都滥成这样了。”
      
      齐景抓棋子的手一抖。
      
      萧绥不会是看到他先前和这小倌拉拉扯扯了吧?!
      
      萧绥没赶走这小倌前,他动人家,和睡兄弟女人同理。
      
      不过他怎么看到的?
      
      他属下盯得那么紧,那么多双眼睛,又不是瞎的。
      
      齐景偷看萧绥一眼,见他面沉如水,也摸不准他情绪,小心翼翼道:“我不该……走神,下那么……烂,让他……跟我的盘,委屈了。”
      
      萧绥扫了眼谢珉:“抬头。委屈吗?”
      
      他声音低沉,吐字没有任何滞连,让寻常指示也有了不容置喙的命令意味,简单疑问,也充斥了审讯时的严刑逼供感。
      
      谢珉垂着眼睛。
      
      ……说跟齐景的盘委屈就是瞧不上齐景,得罪世子,并且既然觉得委屈,楚王自然不会“强人所难”,逼他接着齐景下。
      
      他就可以走了。
      
      ……说不委屈,齐景欺负他,他不委屈,就是要跟齐景好。
      
      那他也可以走了。
      
      但这显然不是个选择题。
      
      谢珉一点点抬起头,眼睛不再低垂,目光落到萧绥的脸上,很轻地,像是有所盼望地问:“楚王觉得呢?”
      
      ……他是楚王的,委不委屈,楚王说了算。
      
      萧绥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并未抬头,道:“我觉得挺委屈的,但也只能强人所难了,下吧。”
      
      齐景不敢瞪萧绥,只能瞪谢珉。
      
      要是谢珉说委屈,他还能撒气,眼下却是萧绥说,他哪敢反驳。
      
      屁喜旧,这会儿都替这小倌拿自己出气了。
      
      谢珉先前观了棋局,如今听到许可,挽起袖子执白子下,并未有丝毫停顿思索。
      
      萧绥这才抬头瞧他一眼。
      
      眼前人不像齐景,懒懒散散坐满凳子,被教训了才软蛇一样爬起绷直,拉成滑稽又战战兢兢的一长条,他只坐了一半不到,背不贴椅靠,腰板直,但不紧绷,肩膀是放松的,修长的脖颈自然垂下。
      
      并非故作姿态,因为一日做不成这样,做成了也像齐景,僵硬突兀。
      
      袖子挽得很高,似是怕累赘的袖口带掉棋盘上的棋子,毁了棋局,扫了他的雅兴。齐景用膳总能不留神将袖子蘸汤里,脏兮兮的,这人不会。
      
      先前一心二用仔细看了棋局,不然重观还要费时间。
      
      执子沉吟时,神定而专注,落子干脆,不优柔寡断。
      
      而且……棋下得很不错。
      
      对方看他,他不低头,但垂眼。
      
      低头则看不见脸,让对方自讨没趣多此一举,或误以为他没有那个意思,不垂眼则目的性太强,过于风尘气,叫对方像个烟花之地的嫖客。
      
      四目交接,本就微妙尴尬,还是在下棋,这等风月之事,本该雅致盎然,不应喧宾夺主。
      
      谨记场合,知有旁人。
      
      因为看不见眼睛,黑发白肤间,最有异色的,便成了丹霞般的红唇,线条秀丽,微微湿润,时不时紧抿,在下唇咬下一个淡而柔软的牙印,似在思忖下一步棋,偶尔微张,像是惊讶懊恼。
      
      萧绥收回视线,下了一子,吃掉了他。
      
      谢珉看着那步棋,嘴角微翘,道:“楚王好生厉害。”
      
      萧绥下棋的手滞了滞。
      
      齐景挑眉:“让你九子又如何?”
      
      他看棋面上谢珉节节败退,心下舒坦得很,萧绥只开局让子,过程从不放水,即使是让惊人的九子,这小倌怕是不一会儿也要输了。
      
      谢珉温顺地说:“世子所言极是。”
      
      ……他又不是要赢楚王。
      
      楚王想让他赢,棋输了也赢了,楚王让他输,棋赢了也输了。
      
      漏刻里的沙在悄然流逝,齐景抱着胳膊瞧,本来还有些昏昏欲睡,越瞧越清醒,越瞧越震惊。
      
      他这些年间同萧绥下棋的次数不算少,萧绥棋艺精湛,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冠绝当世还是名副其实的,好几次,萧绥本可以叫这小倌输得一败涂地,却不露声色地避过了那里,下在了不痛不痒的地方。
      
      若是换了旁人,察此微毫定然惊恐万分,汗流浃背,偏偏这小倌技艺不精,像是瞧不出来,下得颇为轻松,不时面有笑意。
      
      棋面上黑白子纠缠,像交颈鸳鸯,难舍难分。
      
      齐景咽了咽口水,换了个姿势坐,一不留神袖子带到了棋盘边沿的棋子,一粒棋子掉了下来,弹了弹,消失在桌下一片黑暗中。
      
      齐景就要叫人去捡,谢珉道:“我来。”
      
      齐景道:“你陪楚王好好下棋就行了……”
      
      谢珉不听,仍弯腰下去捡,萧绥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过了一小会儿,眸光忽然深了一瞬。
      
      谢珉上来,神情抱歉,极尽无辜地说:“没找到。”
      
      “没找到?是不是掉角落里了?”齐景朝下人招手,“你们过来找。”
      
      萧绥沉声道:“不用了。”
      
      齐景以为他是怕麻烦,想过后再让下人寻,于是转头道:“不用过来找了。”
      
      心中则怕弄丢了萧绥的宝贝棋子惹他责罚,暗中四觑寻找,哪儿都扫过了,一无所获,心道估计是掉到很深的地方去了。
      
      -
      
      这盘棋最后以萧绥略占上风结束。照齐景说,本该结束得更早,硬生生拖延了一小刻钟。
      
      满屋的下人都在偷瞧谢珉,等待主子接下来的吩咐。
      
      若是要留,便要去备脂膏热水伺候谢珉,若是不留,除了值夜的,他们就可以散了。
      
      齐景在桌子底下,微扯了扯谢珉衣袖,暗示他主动些,总不能叫楚王出言,成何体统?而且他也摸不准萧绥心思,不知他到底中不中意,但大抵这份中意,也不足以叫萧绥开口留人。
      
      他那般挑剔,几时身边有过人?就是对这小倌略有不同,想必也不足以改了从前行径,转瞬成了色中恶徒。
      
      萧绥律人严,律己更严,所以为他办事的人才死心塌地无半分怨言,因为主子都以身作则了。
      
      睡个小倌,的确于名声有碍,但毕竟是风流韵事,顶多坊间说几句楚王亦好男色罢了,无甚影响。
      
      这方面他是真不了解萧绥,不知道萧绥介不介意对方伺候过别人。
      
      齐景久居京城,因父亲爵位的缘故,向来是京都少爷们追捧攀附的对象,也常同他们一道儿玩,对这事甚为清楚。
      
      达官显贵家的年轻公子,若是纵欲厮混,癖好分成天差地别的两派,他们对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私底下荒唐地给这两派起了名字。
      
      一派叫人/妻派,他们好通情/事的妇人,偏好生养过的妇人的也不在少数。
      
      觉得同她们一道尽兴,她们会伺候人,也放得开,十分主动,身子妖娆丰腴,不像闺阁里的姑娘干瘪贫瘠,千哄万哄方才羞羞答答地答应一回,真做起来又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无趣至极,还不会自娱自乐,一心奉献对方。
      
      床榻之事分明是两人的事,偏偏弄得像强/奸抑或牺牲。
      
      又多半倾注过多情感,过后死缠烂打,惹人厌烦。
      
      一派就比较传统,只好处子,觉着她们朦胧美好,听话乖顺,没有过别人,心下自不存在比较,也不会丢了他们的面子。
      
      是以人/妻派总嘲处子派资本小,睡不起妇人,只敢去骗懵懂处子的清白。
      
      齐景虽也爱玩,但打心底鄙视他们,他觉得美人可遇不可求,遇着了该哄着供着宠着,哪能作贱,只是为了萧绥,才假意混迹其间,为他打探消息。
      
      他这会儿倒是迷茫了,萧绥喜欢哪样的?干净一张白纸,好自己调/教慢慢开拓的,还是放荡入骨、皮肉生香的?
      
      他又忍不住想,这两者要是能结合一下就好了,也就不用百般纠结了。
      
      他神飞天外,为萧绥合计着,正要衡量谢珉,谢珉已站起,垂下眼睛,朝萧绥作揖,道:“草民告退。”
      
      一屋子的人,除了萧绥,都是一愣。
      
      齐景心道下一盘棋你还真下一盘棋啊,他也搞不清自己什么心态,见不得他成功,又打心眼里着急他失败,暗示道:“你就没有什么要求的吗?”
      
      问萧绥讨个名分,才好留在他身边啊,就算萧绥不肯给,今夜留下,也有了图来日的机会,否则他之后连见楚王的机会都没有。
      
      萧绥的眼中浮起一点隐秘的趣。
      
      谢珉道:“有的。”
      
      齐景松了一口气,总算开窍了。
      
      萧绥看向他。
      
      谢珉道:“草民想带走伞。”
      
      齐景呆了呆,反应过来恨不得骂他,搞不懂他先前放荡得很,这会儿怎么又清心寡欲了,楚王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也非酸腐文人,甚至是个讲实干的武将,怎会喜欢一伞情缘这一套?
      
      要玩那也得看跟他玩的是谁啊,楚王要欲,他给专情,可太不识抬举了。
      
      萧绥不语。
      
      谢珉立在门边,半身在屋内明亮烛火里,半身在一片蝉鸣昏暗中。
      
      他弯腰,拿起了倚在门边的伞,第一次掀起眼帘,对上了萧绥的眼。
      
      四目交接的刹那,萧绥的眼睛漆黑遥远,让人下意识心生惶悚,谢珉的眼睛却弯了弯,眼里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不恭笑意,说:“可不可以?”
      
      他像是在问,可不可以带走伞。
      
      又好像在问,我今天的答案,您满不满意。
      
      萧绥和他静静对视几秒,目光悄然落到被谢珉紧抱在怀里的伞上,眸光无声深了几许。
      
      他喉结微滚,沉默片刻,说:“可。”
      
      谢珉笑。
      
      齐景觉得二人间有些难言的微妙,直到看清谢珉抱着的是萧绥进来时撑的伞。
      
      他愣了愣,差点大笑。
      
      ——他要的不是萧绥于暴雨中恩赐他的那把伞,不是要展示专情,感激他的恩典,将他奉为神明,卑微地捧着他,日复一日地等他降临,像男/宠一样盼望他召幸,他要的是……萧绥的伞。
      
      他要的是萧绥本人。
      
      就是简简单单又胆大包天的,我要你。
      
      等你来要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