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在屋外的檐廊我再次晕过去,这场争吵无疾而终。
      
      医师说是情绪激动引起的气血不顺,脑袋一时没来得及供血才晕了过去,要我心平气和修养几天。
      
      我谢过医师。他是位面目慈蔼的中年男性,听说是父亲到处派人寻来的名医,一会儿还要去为无惨诊治。
      
      听说他有法子调理无惨的病,也为我诊脉断病,说我与无惨病情不同,却也并非无药可医。
      
      他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持如此把握的人,两条苟延残喘数十年的性命,似乎在他看来也充满绝境回生的希望。
      
      我只是有些惊讶,却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死是我命,生是我幸,太过拘泥于此向来不是我的风格。
      
      只是无惨听闻这消息的时候,一定很开心吧?
      
      我又想起前几日两人的拌嘴。这是我第一次对他说出这样心口不一的伤人话,他也是前所未有的盛怒,恐怕现在也不愿见到我。
      
      想道歉,当初顶嘴的那股勇气全如东水远泄,这下是鼓不起半分胆子面对他了。我只能窝在屋子里,盼着无惨能尽快气消。
      
      医师收拾好东西离去,侍女便踩着步子上前伏身轻语。
      
      “小姐,家主大人要见,还请您移步。”
      
      我愣了一会儿,一时以为父亲是听说了我与无惨吵架的事情而伤脑筋,却又很快否认这个想法。
      
      仅是这种小事,不至于面对面详谈。
      
      或许……
      
      我心下一沉。
      
      在侍女们的搀扶下,又是遮阳又是撩裙,簇拥着将我护送到了家中主屋。
      
      侍女前去通报,不一会儿出来邀我入门,将我领到主室便默默退下了。
      
      父亲坐在案几前阅览文集,一挥手示意我坐下,却是头也不抬地盯着书上内容。那模样像极了敷衍我的无惨。
      
      室内侍女都被遣下,偌大空间惟我二人清浅的呼吸,与袅袅出烟的香炉燃灰声。
      
      我大约能确定他要与我讲什么。
      
      两相沉默许久,他似是有些疲惫,放下书轻揉眉心,这才抬眼看来。
      
      我立刻正襟危坐,维持乖乖女的模样。
      
      他打量我一圈,嗓音有些低哑:“身体如何?那位医师说什么了?”
      
      “医师说我今日需要静养,至于身上的病,应该是有法子治的。”
      
      他低低应了一声,道:“这段日子便待在屋中,安安分分学些该学的东西,别再添乱。平野家半月后会来访,到时候你可好好表现。”
      
      “平野家”三字砸来,压住我呼吸。
      
      那是近来京都兴起的新贵,家主不过二十又七的年纪,却年轻有为。只是妻子早逝,身边的位子空缺了一两年。
      
      我不过在一次的雅集上与他有过碰面,却就此被他盯上了。虽然他这份心思表达的隐晦,却的确有十成的把握将我攥在手中。
      
      比方现在,父亲便来向我督促了。
      
      平野家主是不知道我没过几年就要死,才有娶我的打算。父亲将我与无惨活不过二十的消息捂得死死地,外人只知我们体弱,却不知弱到了怎样程度。
      
      或许他还正好病弱美人这口,才会死盯着我这大龄剩女。
      
      一个十八未嫁的女儿,想来也给父亲带来了不少流言压力。能借此机会将我交付出去,又与平野结交,实为不亏本的买卖。
      
      但我心里不愿意。
      
      “父亲大人……容我拒绝这门婚事。”
      我沉默着,终于是在万般思量下开了口。
      
      他波澜不惊的神色上也出现响动,蹙眉看我。紧抿的唇瓣并无质问的打算,却有无形的压力逼迫我给出合理的解释。
      
      我吞咽一口唾沫,却实在找不出什么服人的理由。
      
      唯一一个,告诉他“长兄未娶,小辈不嫁”,或许是个不错的借口。但惠美子这个威胁就摆在眼前,叫我不敢轻易招惹。
      
      我长久的沉默惹来父亲的不满,他双眸微眯,压迫的气势便向我放开。
      
      “如果你是在担忧兄长的婚事,大可不必。我已与长泽家谈好,择日便着手打理这事,只要双方没有意见,此事可成。”
      
      “如此,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犀利的目光挪向我低着的头,探究般缓缓开口,
      
      “莫非,你真打算赖着你兄长一辈子?”
      
      他最后一句话简直像是将我所有伪装扒开了鞭挞,一眼便揭穿我拙劣的演技,将我那一点点私心看得透彻。
      
      我也没想着瞒他,便抬眼与他打量的视线对上,那失去的勇气好像在下定决心的一刻,尽数涌了回来。
      
      “是的,父亲大人。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一辈子和兄长在一起。”
      
      室内气氛骤变,父亲抓着手边茶杯向我摔来,在我旁边炸开,飞溅而出的茶水沾在我衣裙上。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父亲手指扣着桌角,神色不掩怒意。
      
      “我很清楚。”
      
      “你果真是脑子不正常,这么大年纪还能不害臊地说出这种话。姑娘家十八了,还整日跟个孩子一样跟在兄长身后,这成何体统!”
      
      他果然又觉得我傻了。
      
      我固执地看他,与他争论。
      “十八又怎么了?就算年纪大了,身子里流的还是同样的血,为什么就不能和兄长亲近?”
      
      他面上浮现红色,像喝醉了一样,但这是极其气愤的表现。父亲大人瞪着我,头上青筋都要暴露,看了半天也没说出半句话,最后往桌上重重一拍,威胁道: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该说什么话。”
      
      “再说多少次都是一样,我就是要和阿兄待一块!想把我嫁出去,我不愿意!”
      
      这下彻底激怒了父亲,他一摆手将桌上的书挥开,指着我鼻子睚眦欲裂。
      
      “我怎么会教出你这样毫无眼色的孩子!尽在外丢人现眼,不知好歹!”
      
      “来人!”
      他对着屋外怒吼,几人便匆匆开了门近来,害怕地伏身听从命令。
      
      他手一跳一跳地颤抖指我,吩咐道:“把这孽障带到禁闭室思过,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几人匆匆应下,转身便上来钳住我乱动的手,动作虽柔,却箍得死死地。
      
      “您不论关我多久,我都不会改变想法的!”
      我被拉着下去,还跳脱着朝屋里喊。
      
      他脸色一下铁青,恐怕现在后悔没在十八年前把我掐死。
      
      不过几天,我一连招惹了产屋敷家最不敢得罪的两人,整个府上鸡飞狗跳,我这个始作俑者还在禁闭室里乐得自在。
      
      所谓禁闭室,也不过是换了间朴素屋子,将我关在里头面壁思过。
      
      父亲还派来了教养先生,势必要将我这缠人的性子改过来。我好好学着,发现白日听讲时好像都会了,半夜入睡却又半分也记不起来。
      
      学不会东西,记不住事情,这大概是那所谓“愚钝”的表现。
      
      除了强迫学习与医师定期的检查与送药,我大多数时候都在发呆。
      
      禁闭室建在府上偏僻角落,旁边有个小水池,周边还有一小片高竹错落。我无聊时就喜欢躺在檐廊,看着旁边的花花草草放空神思。
      
      被关起来的第十天,我已经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几日来闷热的天气在今日彻底爆发,换做倾盆大雨,想要洗净这片院落人行的痕迹。
      
      我激动地光脚跑到檐廊上,伸手去接外头的雨水,欣喜不已。
      
      夏日之雨,一扫暑气热意,用甘霖浇灌万物,把隐藏在尘土中的清香送入角落。
      
      我毫无形象地躺在檐廊上,细听耳侧滴答不停的雨声,品闻湿漉雅淡的清香。
      
      那像是无惨身上的气息,此刻卧倒在实木地面上,仿佛自己又在他的怀中。
      
      仔细算来我与他已经有半月未见。我心痒痒地不行,与他见面的渴望愈加深刻,脑海中他的身影也愈加清晰,几乎要占据我整个心房。
      
      我很想见见他,同他说说话。每天一早醒来看到陌生的环境,心中便如落尘般灰暗。
      
      被关在这里,我也只能在雨中想象他的存在。
      
      于是我闭上眼,细细感受夏雨的美好,将全身心放空。
      
      渐渐地,渐渐地,在一片雨打嘈杂中沉沉睡去。
      
      一片沉寂夜色中,我悠悠转醒。
      
      雨仍在下个不停,虽不比刚来的大,却也噼里啪啦响得厉害。
      
      我有一瞬间懵逼,只觉得今夜有些异常,却说不上奇怪在哪。等到我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
      
      屋内没有点灯。
      
      黑漆漆一片,暗得可怕,像是陷入了无光的世界。若非耳闻雨声,我恐怕真要以为自己见了鬼。
      
      “小和?怎么不点灯?”
      我扒拉着门,朝屋内喊。
      
      小和是禁闭室服侍我的侍女,平日照顾我的起居,为人细心心思缜密,断然不会忘了点灯这样的小事。
      
      隐隐有些不安。
      
      我站在门口犹豫片刻,还是没能鼓起勇气走入黑暗一探究竟。至少屋外还有月色当照,能带我分辨路线。
      
      于是我顺着檐廊走,来到了院落的大门。平日这里都有人看守,今日却毫无人影。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有嘈杂的声音混杂在雨中。
      
      这是怎么了?
      
      我举起手,将袖子挡在头上遮挡大雨,小步跑到了门边,发现院落大门竟没有落锁。
      
      这个困了我数日的囚笼,此刻竟轻易将我放出,我一时间觉得有些玄幻。
      
      来不及想这么多,我怕再被抓回去关禁闭,于是顶着雨就往外跑。
      
      首要目的地自然是无惨所在之处。憋了半个月的话,我早就忍不住要找他倾诉了。
      
      身上衣服太重,我悄悄丢掉了几身挡在头顶,像贼一样找不起眼的角落穿梭。
      
      然而偷偷摸摸地潜行中,我突然发现不对劲。
      
      府上气氛压抑得很,下人们成团地聚在一块窃窃私语,几个还露出十分焦虑的神色。
      
      我只觉有些疑惑,但并未停下前进的脚步。发现周围人见到我这明晃晃的乱走也不在意,干脆丢了那些衣服,不做掩饰。
      
      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他们或是神色慌张,或是走神,总之心不在焉。
      
      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我不由得加快了脚上步子,也不管路上泥泞溅在身上。
      
      越往主子居所的院落走,府上的异常便越加明显。我身边匆匆跑过几个侍女,仓皇失措地,还时不时回头张望。
      
      我顺她们的目光看去,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只是不断有侍女从那个方向跑出来。
      
      好像是无惨院落的方向。
      
      是他又发脾气了?吓得侍女都不敢接近?
      
      我要继续向前走去,却突然被人拽住了手。转头看,是叶子小姐。
      
      她神色慌张,动作说不出的别扭。
      “小姐还是不要过去,听说府上出了咬人的怪物。”
      
      “怪物?”这话听着像在做梦。
      
      叶子见我不肯相信的模样,面露忧色。
      “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只是大家都在传。听说那东西像人又像野兽,已经有人被咬死了,府上侍卫正在搜查。”
      
      我正欲说什么,突然被一边传来的尖叫声打断。
      
      紧接着便是一群人朝我们这逃窜,好像有什么洪水猛兽在后头追赶。
      
      还没来得及看清,叶子小姐便二话不说拉着我要跑。然而我一时未反应过来,差点摔倒,扑通倒在叶子身上。
      
      她急急转身回头扶住我,要说什么,一抬头却是花容失色,惊呼:
      
      “小姐!”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我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推搡到一边。下一刻,身后便传来叶子撕心裂肺的惨叫!
      
      “小、小姐快跑!”
      
      尖锐的声音已经变了调,我站稳,这才看清她身后一个凹凸不平的身影,死死箍着叶子的身体,尖锐的獠牙瞬间将她的手臂扯开!
      
      鲜血刹那喷涌,伴随着绝望的喊叫。
      
      “跑啊!跑啊小姐!”
      
      她脱力摔倒在地,我这下看清那身后的怪物。
      
      穿着家丁的服饰,然而身体却浮肿般起了数个大包,畸形中依稀能辨别出人的模样。
      
      它压制着叶子,张开血盆大口疯狂吞噬那撕扯下来的肢体,将血肉飞溅四处,啃食的咔擦声在一众尖叫中尤为突出。
      
      我的头脑昏昏沉沉,两脚发颤地后退。
      
      变故只在顷刻间。
      
      叶子用最后的力气阻挡那个吃人的怪物,绝望哭喊中催促我离去。
      
      雨下得很大,将喷涌出的血四处冲刷,打散空中飘着的血腥气味。
      
      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怪物的嘶吼中被肢解,叫声咽熄在无边的恐惧中,然后身体本能地在求生的欲望下,催促奔跑。
      
      熟悉的面孔仿佛扭曲成恶鬼杀神,在夜中如鬼魅四散奔逃。
      
      人鬼兽神,生死一瞬,一切都像梦一般。
      
      要逃。
      
      逃离这个噩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