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无惨的到来使得气氛瞬间焦灼不已。
      
      他松开了护住我的手,向前小步侧身,稍微将我挡在身后。
      
      “你是呼吸法的创始人?”他嗤笑,“不过是人类的雕虫小技。”
      
      两相对峙,缘一身上并无凌厉的杀意,反观无惨,狠戾的气势几乎要化作实质的血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至今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实力究竟如何。只知道在人类中,继国缘一可算是前所未有的天赋过人;而鬼群中,无惨更是绝对的支配者与实力巅峰。
      
      如果两人对决,我更偏向无惨的完胜。
      双方都不是简单的人,对我而言也有非凡的意义。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们可以当做没有见过面。
      
      这显然只是我的痴心妄想。
      若敢同无惨提出放缘一走的请求,第一个被砍的一定是我自己。因而我也只能在心里祈祷对面那人好运。
      
      方才被挡下一击,缘一已然将日轮刀放在身侧,随时有执刀攻势的准备。
      
      我见到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奇怪,在我们两人间来回打量,最后视线落在我身上。
      
      “原来你的兄长,便是他吗?”
      
      他的语气淡漠如水,却带了难以察觉的失望。
      
      谁能知道当初还坐在月下共同讨论兄长的人,会迎来如此戏剧性的会面。光听我所言,无人能想到那个令人闻之变色的鬼王会是我的至亲之人。
      
      无惨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冷冷的,像无声地质问。
      
      我心虚地挪开脸,暗叹不妙。
      他一定是发现我和继国缘一的交情了。
      
      好在现下的局势不容得无惨花心思批评我,我得以逃过一劫。
      
      无惨并没有与人长久纠缠的打算,他准是想着要尽快速战速决好回去让我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因而神情突然变得不耐许多。
      
      甚至没有半声招呼,我只听到一阵气梭穿越的声音,便是无惨挥了手,将小臂化作骨鞭直刺而去!
      
      尚未等我反应过来的片刻,远处划过一片弧光挡下这突然一击。紧接着便是锐物撞击的厉耳声响,如针扎一样刺得我耳蜗生疼。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已闪过数道凌厉的风声剑气,几乎要将周围夷为平地。突然一阵钟鸣般慑人的轰响,我看到远方闪过几道烈火般的痕迹。
      
      下一秒,那道火光被数倍放大,如游龙猛然突袭!
      
      无惨面上表情瞬间沉下,猛然伸手将我推开。
      
      不过眨眼的片刻,卷风般声势浩大的火焰仿佛穿透时空一跃上前,化作四股螺旋路径直冲来!
      
      我被硬生生推出了那道强势进攻的火圈内,只见耀人的光亮中无惨向后退去,衣袂翻飞间便化灭了那道死角全无的招式。
      
      这道攻势尚未结束,那几乎寂灭的亮色又在一瞬间乍现,而火光中跃起的红色身影手握日轮刀,自上落下一记劈斩!
      
      丝丝绸缎破裂的声音被淹没在鼓风的涌动中,无惨急急向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身前的衣襟被方才连串的攻击划破些许,伤及表皮的血痕并未复原。
      
      我能感觉到无惨周身的气场有了转变。
      若说先前还带有玩弄的漫不经心,此刻便是真正地正眼看了对方,那通身的杀意便如潮涌翻滚蔓延。
      
      继国缘一远比我想象中强大。
      
      如鬼魅般灵活而神出鬼没的身形,竟能舞出烈火般的剑意,让我几乎以为自己眼睛出了毛病。
      
      他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时间,下招紧承而来!
      
      刹那间狂风大作,林间、路间、天间,三处充盈的空气似乎都狂躁地奔涌而来,如海中旋涡般向着那日轮刀的中心冲去,卷得风沙迷眼,万物失音。
      
      虚空的风像有轨迹一般,自内而外炸裂开骇人的热气,险些将我烫得睁不开眼。
      
      力量的中心已被升腾的火焰包裹,迅速蔓延开,甚至将那道黑色的身影也包裹其中!
      
      火舌将其吞噬的瞬间,一股无边的恐惧袭涌心头,我忍不住向他那处跑去。
      “无惨!”
      
      “别过来!”
      
      带有怒意的吼声自热浪中心传出,甚至也被极高的热量扭曲。
      
      晚了。
      
      一道弯月般狭长的弧线犹如开天辟地之惊雷,在轰鸣天际的震响中破空出世!
      
      这道横扫千军万马般可怖的力量便直直向我冲来。准确无误地,就要将我脖颈斩断。
      
      眼前逼近的火弧慢了,耳边的风声也慢了,死亡将至的片刻我觉得脑子里数百年的记忆就要喷涌而出,来一场旧岁重游的走马灯。
      
      然而下一刻,身侧突然闯入一道黑色的身影。无惨有力的五指叩住了我的臂膀,不容分说地将人带出这惊人的攻势。
      
      他袖口繁复的花纹随着衣衫飞动,如蝴蝶振翅一样好看,甚至遮蔽了那几欲照亮黑夜的火光。
      
      而穿透几度扭曲空气的,是入骨溅血的声音。
      
      再强的攻击,都落在了他身上。
      
      我的心脏好像刹那停止了跳动。
      
      明明只在眨眼间的事情,我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无惨将我带离那地狱般的熔炉烤火时,手仍掐住我的肩膀,身子却无力地靠下。
      
      “无惨!”
      
      我急忙伸手扶住他,但身子一时脱力,颤抖了几下便跌坐在地上,堪堪撑稳他。
      
      无惨伏在我肩上,如我们往日的拥抱一般。然而当我的手触及他后背那一道深而长的狰狞伤口时,几乎崩溃。
      
      我真的、真的,从没见过他受过这么重的伤。
      
      却还不止如此,身上的人一阵细微的颤动,下一刻,口中涌出的鲜血便尽数溢出,打在我的衣衫上,滴在我的脖颈处。
      
      他的喘息很大,气息不匀,喷洒出的热气也带有血腥的气味。
      无惨掐我肩膀的手转而攥紧我的衣衫,力道之大甚至可以轻易捏碎人的骨头,像是强忍因疼痛而无处宣泄的痛苦与愤怒。
      
      那几乎是深入骨髓的伤痛,像有一只手捏住了心脏,连我也能感受到体内血液疯狂的哀啸。
      
      “伤口……没有恢复,为什么伤口没法恢复……”
      我魔怔了一样擦拭他身后大片的血迹,却始终不敢触碰那裂齿般的深浅刀痕。
      
      在我手足无措之间,一道阴影笼罩来。
      
      我没有抬头。继国缘一的日轮刀垂放在身侧,那赫色刀身上混杂的鲜血顺轮廓滴落在地,溅开了血花。
      
      我这下彻底明白,这个人有多强大。
      
      强大到分毫不伤,也能够杀灭世间困扰人类数百年之久的所有鬼。
      
      我们根本无处可逃。
      
      “我要杀他。”深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冰冷无温度,“你挡不住的。”
      
      确实。
      面对无惨也不敌的人,我绝无取胜的可能。
      
      但是——
      
      “我不会让开的。”
      
      他数次挽救我于困顿,因而生死危亡之际,我绝不会将之抛下。
      
      哪怕死路一条。
      
      缘一暗自握紧了手上的刀,与我僵持。
      
      我突然感觉肩上的衣衫动了动。无惨突然一阵嗤笑,身子也因此颤动,吐露的气息尽数打在我颈肩。
      
      “继国缘一……”
      
      “杀了我,你的兄长可就要灰飞烟灭了。”
      
      此番话出,他身形似乎有所停滞。
      
      我听不懂这其中有什么渊源,但继国缘一的确因此受到影响,拿刀的手都因难以置信的愤怒而抖动。
      
      “你……对他做了什么?”他开口,嗓音有些沙哑。
      
      “不过是给他活下去的机会。”无惨轻笑的气音在我耳边数倍放大,“你要亲手置他于死地吗?”
      
      确凿话语出口,眼前人周身的气场如莫测风云一场巨变。他通身收敛的杀意,在一瞬间迸发出惊人的威压。
      
      “你竟敢、竟敢将兄长……”
      
      缘一向来勾勒温柔的面容第一次露出挣扎的痕迹,手中日轮刀将出不出,似是心中无数挣扎。然而这片刻的犹豫后,他下定决心般地挥刀起势,便重新立起刀身。
      
      “即便如此……”
      手微微抬起,五指攥住刀柄。
      
      他没有将话说完,可我却从他的动作明白了其选择。
      
      ‘即便如此,也不能放过我们’
      
      那柄充满了深红色泽的刀在月下呈现残酷的光泽,如鲜血的颜色在昭示我们降临的死亡。
      
      我注视着他高举的日轮刀,心中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如潮涨池水,蓄势而发。
      
      没有后路了。
      
      顺着温热升腾的热气,尖锐的刀身破除逆流,猛然刺下。夺人性命的红色在我眼中不断放大、放大……
      
      那一刻,滴水落入心尖,满池积蓄的泉水便溃然四泄,一股无以言表的强大情绪瞬间便充斥我的四肢。
      
      内心深处好像有人在呼唤我……
      
      ‘绫音,不能静待死亡。’
      
      一瞬间,我似乎感受不到外界的所有声音与色彩,而朦胧之间似乎有火花自四方窜出。而身前这道裹挟逼人火热的刺击,似乎要用高温熔化万物。
      
      我起身,推开无惨。
      
      寂静与朦胧的世界,刀刃刺进我胸口的时刻,击碎了所有幻境般的视象,仿佛顷刻间将所有虚无的画面收纳剑端,刺入骨肉。
      
      ——“噗呲”
      
      正入心胸。
      
      窒息的疼痛眨眼间自胸口迸发而出,好像有烈火在腔内燃烧,让我不住颤抖。
      
      剧烈的疼痛几乎要让我晕厥过去。
      
      缘一尚未料到如此境况,他拿刀的力道似乎略有松动,但方才一击却使出十足劲力,几乎穿透我整个胸口。
      
      好痛。
      
      心脏那处好像沸腾了一样,源源不断的热量几乎要把我整个人焚烧干净,一呼一吸之间都是蚂蚁啃食般的痛苦。
      
      “……继国缘一……”
      
      伸手,我死死抓住胸口那处的刀身,也不管锐利刃口扎入皮肤,鬼血汩汩流出。
      
      胸脉处滚滚流动的血开始急速升温,如同沸水在体内四处乱窜流动。
      
      我看向他,用前所未有的决绝,一字一句,开口道:
      
      “不准……杀他!”
      
      刹那间,如同燃物爆裂,胸膛热血凝聚汇聚,一瞬间喷涌燃烧,手上紧攥住的日轮刀的血口迸发出强烈的火光!
      
      只是顷刻间,那自手心而出的烈焰仿佛游龙直直顺着刀身攀附而上,吐露龙息灼热!
      
      继国缘一流露错愕的表情,瞬间抽出刀身,急急向后退去。
      
      烈焰之躯张开容纳巨物的血盆大口,如妖魔鬼怪舔舌般蔓延向四方。黑夜笼罩的旷野之地,遽然沾染上跳跃的火光,用红色照耀夜幕。
      
      那样的光亮,就如继国缘一挥舞日轮刀时幻觉般的诡异火光。
      
      他数道挥刀,斩灭那怪异十分的烈火。
      我颤抖着伸出手,将无惨护在身后。尽管手上面已然被鲜血浸满,可怖的伤口也始终未愈合,丑陋非常。
      
      当二人间的火焰稍稍消退,我终于能透过滚滚浓烟望向继国缘一。
      
      那个曾经与我共同生活十余年的人站在远处,看着我狼狈的模样,尚且无所动作。
      
      他深知我懦弱惰性,恐怕从未见过这般的我。
      
      我亦如此。
      
      深知自己害怕日轮刀,害怕猎鬼人,害怕日光灼人,所以四百多年来,我始终在逃避伤害。
      
      然而越是逃避,越是惧怕。
      
      哪怕无惨要将我抛下,哪怕我遇到数次危机,只要未受到实质的伤害,就还能自我欺骗,为弱小找到借口。
      
      刀不落在自己身上,是永远感觉不到疼痛的。
      
      而未经历入骨的伤痛,永远不会有拿刀的决心。
      
      当日轮刀刺入胸口的那一刻,我才发现窒息的疼痛远比想象中容易接受。因为我在那一刻明白,自己最大的恐惧从来不是伤疼——
      
      无惨,才是我最后的底线。
      
      惧怕之物来临的时刻,若有想要保护的人,便能战胜恐惧。
      
      百年之久,我终于从无惨的庇护下走出,为珍视之人拼上性命。
      
      我注视着那个难以企及的强者,终于说出这句话:
      
      “你要杀他……”
      
      “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