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继国缘一离开后,除了觅食的时候,我极少会再出门。无聊的时候看看风景,或者开个血鬼术玩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我再一次脱节人类社会,不分年月的日子如流水般平稳而无味,毫无波澜可言。
      
      终于在某次夜里,那条单调单线的生活被打乱。
      
      当我携一身夜间深露,如往常推开那扇和室居所的木门,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身影。
      
      他似乎比印象中更高大了些。静坐屋中看书时,侧颜的轮廓尽显男子英朗的线条,要比往日更多几分成熟。
      
      但一如既往的好看。
      
      我曾想过与他再见面时,自己会哭得说不出话,会气得哇哇大叫。
      然而真正面临如此突然的来访,我却是激动得难以发声,几次张口都差点咬到舌头。
      
      无惨合上手中的书,起身要离开的模样,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一瞬间捋直了舌头,激动地跑了过去。
      
      “无惨!”
      
      欢喜简直冲昏了我的头脑,一个起步便照着他的方向猛扑去!
      
      预想中,我可以挂在他身上亲亲这张多年不见的面孔,来一场久别分离的兄妹情深戏码。
      
      然而现实残酷得很。
      无惨只是稍稍错开,便完美躲避我的熊扑。
      
      几个踉跄,我才拥抱着疯狂流泻的空气,堪堪稳住身形。
      
      我还背着他站稳,听到身后传来无惨一声嗤笑。
      “蠢货。”
      
      两个字像盆冷水泼来,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始终被嫌弃着。
      
      而分离的这数年间,我不但没有达到他所希望的强大,还混居人类世界,过得逍遥快活。
      
      这么一来,突然有点心虚。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想要摆出沉稳的模样,让无惨见识到自己这些年还是有所成长的。然而一转头,一看到那双眼,人就像被看穿了一样无可遁形。
      
      这是来自兄长和鬼王的双重压迫。
      
      我露出一个笑,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也不做触碰。
      “阿兄,欢迎回家。”
      
      他低头看着不过刚刚及肩的我,发出不屑的气音。
      “真不知道留着你有什么用。”
      
      无惨又皱眉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摸索着要用怎样的话题悄无声息地避开他的怀疑。
      
      然而尚未等我想好完美的托辞,无惨率先起步离开,我于是急忙打断了思路跟上他。
      
      “跟着我做什么?”他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我……叙、叙叙旧……”咽了口唾沫,小声开口。
      
      他眉头不耐地皱起,低声:“这么多年了还什么也不会,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他说的话恶毒,但我并不生气。
      
      我不算很笨,不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无惨如果不想让我跟在他身边,完全无需出现在这,更不需要坐在屋子里,好像等着我回来一样。
      
      说白了,我觉得他也想见我,只不过拉不下脸。
      想到这,忍不住就想偷笑。
      
      一步步跟在无惨身后的我,刚要因为满足而拉起唇角,眼前人却突然停住了身形。我一时不察,险些撞到他身上。
      
      “我从不知道自己还会为了什么人等待。倒是你,这颗只能胡思乱想些无用之事的脑袋如果不想要了,我不介意帮你摘下来。”
      
      瞬间,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抬头,对上了无惨杀人般的目光,我狠狠一个冷战。
      
      突然脖子上凉嗖嗖的。
      
      “……不、不用了。”好歹留着养眼。
      
      此刻已是站在庭院门口处。无惨收回目光,打开门,踏步出去。
      
      他才刚刚回来,现在又要离去,我想要紧跟上他,却见到屋外一道静候已久的身影。
      
      ……是珠世小姐。
      
      正要紧随而上的步伐瞬间便顿在原地。
      
      珠世小姐仍如以往所见般温婉美丽,对着我微微颔首,便自觉跟在无惨身后。
      
      只是那一个瞬间的画面,我突然被什么不甘的心情占据了满脑。眼前两人站在一处的景象如针刺痛我的眼膜,心中妒火中烧。
      
      它奇迹地促使我迈出了那一步。
      “阿兄,我和你一起去。”
      
      身前人听到这话便止住了步伐,微微侧身,声音无波无澜:“你到现在还是认不清自己的地位吗?”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跟在我身边了。”
      
      这话像是五雷轰顶般砸向脑袋,劈得我外焦里嫩,一时间百口难言。
      
      我不可以,珠世就可以了?
      
      无惨脸色阴沉如黑云,压倒性的威压袭来,迫使我在原地动弹不得。
      
      眼见着他又要离开,我拼命地想要迈开步子,然而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见着一男一女两个身影逐渐远去。
      
      我这是又急又嫉妒,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推开珠世,扒拉着无惨,就是拼死拼活也要缠着他。
      
      上次他便是这样,一去二十年之久,像是完全忘了我这号人物!
      
      然后和珠世小姐在外潇洒快活了二十年!
      
      血脉力量的绝对压制是难以抵抗的,饶是我用尽浑身解数也撼动不了分毫。直至两人的身形彻底消失在眼前,才终于解开了躯干的束缚。
      
      我拎着衣裙跑了几步,确定真的见不着他们的人影,气得直跺脚。
      
      不甘地咬着下唇,我烦躁地发出低哑的唉声,气势汹汹地转身回家。
      
      然而刚刚走到门边,实在是气不过,抬脚便对着那门很狠踹去。猛地一阵颤抖,那木门几番摇晃,终究是稳住不动。
      
      不行,不能让他们两个独处。
      
      我急得在原地跳脚,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干脆顺着他们的离去的方向跑。如果够快,说不定还能追上这两人。
      
      心中如此想着,我马上便行动起来,往他们离开的地方疾步而去。
      
      周围的路途我再熟悉不过,因正好与赴往山林的方向相反,正是前往小城镇的地方,没有岔路可言,因而不必困扰他们前去的方向。
      
      他们许是腾云驾雾地离开,以至于我跑了半天也没能见到人影。路遇第一个岔路,一下便没了追踪的方向。
      
      凭借着数年来的生活经验,我选择了一条少有猎鬼人出没的地方。因为常年窝居家中的生活,我已经有许久未碰到鬼杀队成员了,上次交手时他们实力提升许多,用了些奇奇怪怪的方法,险些将我杀死。
      
      要论正面迎敌我不如别人,但逃跑躲避的技能却是一流,我可不想在这种紧要关头再被缠上。
      
      等我顺着这条路寻了许久也未见到任何人流来往的痕迹时,我可以确定自己跟丢无惨了。
      
      这个认知让我更加烦躁。
      
      胸口一股气堵着,我郁闷地穿行在周围的小道,也不管走的是对是错,不知不觉才发现自己竟这般像傻子一样跑了数里地。
      
      现在应该尽快回家等着才对。
      
      我于是打算原路返回,却在转身的一刻,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继国缘一。
      
      额面烙印着火一般鲜红痕迹,如他微微泛红的长疏发尾般。那张脸比我印象中的面目要成熟许多,也沉稳许多。
      
      一切如昨日重现,仿若无数次黑夜里的对面而语。
      
      但我知道的,有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他看向我时,会微微蹙起眉头。
      
      他的腰间别了日轮刀。
      
      我几欲踏出的步伐止住原地,与他相隔着三尺之距,却仿佛江河阻隔般遥远。
      
      这是一场毫无征兆的相见。没有提前想好的托辞能够掩饰,也没有任何伪装无辜的机会,最糟糕的一场会面。
      
      我毫不掩饰鬼的气息,而他毫不掩饰猎鬼人的身份。
      
      缘一望着我,眼底是看不懂的波涛汹涌。握在掌心的日轮刀被攥得咔咔响,拇指指腹一推,亮泽的刀刃出鞘。
      
      命运弄人一般,我竟忍不住想要发笑。
      
      那个同我度过十余年的孩子,我当初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孩子,在长久的分离后,第一件做的事情会是拔刀。
      
      “继国缘一,”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你去哪了?”
      
      你去哪了,你看到了什么,你明白了什么……
      
      现在要与我沦落到生死不休的境地。
      
      为什么偏偏要是鬼杀队?
      
      他良久沉默,我也第一次耐住性子直面猎鬼人。曾经见面即生死缠斗的对立双方,竟也有如此平稳安定的片刻。
      
      继国缘一始终没有将刀刃拔出,而与我对视,紧锁的眉头似乎极力隐忍些什么。
      “你以前和我说过,不能晒日光、面容不变,都是因为疾病所致。”
      
      “我信了。”
      
      “你说不喜吃粗粮五谷,无欲无求随心意……”
      
      “我信了。”
      
      他握紧刀柄,只听一阵鸣耳之声劈过,刀刃出鞘,剑执身前。
      
      “可你呢?”
      
      “和松本家品茶闲聊的时候,受乡里新春贺赞的时候,接过三年共酿的陈酒时……”
      
      “你吃人的时候,在想什么?”
      
      出口的话如他手中的刀刃,深深剜入我心中最不愿面对的郁结。继国缘一定是气上了头,因为那张始终无波无澜的面容,第一次露出名为愤怒与失望的情绪。
      
      对向他立在身前的刀锋口,我才发现自己最怕的不是日轮刀,而是那些锤定难辩的事实。
      
      如若无人拆穿,我能够用谎言自欺一辈子,他却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将所有纠结矛盾放入明面,让我看清自己的卑劣。
      
      我很气愤,但更多无奈,心中无处发泄的洪水拦在堤内,只待一个洪峰之刻破出。
      
      “我需要吃人,否则会死。”
      
      他的面容瞬间如覆上一层阴霾般深沉,眼神陌生地像是从未认识过我一样。那双透着稳重的赤色双目,以往装满了揉碎星河的温柔,现下唯剩冰冷的杀意。
      
      “你要杀我吗?”
      我忍不住问他。
      
      那柄反折冷寂月光的日轮刀已说明了一切。
      
      不需要回答,缘一做出的对阵之势已然击碎我最后的希望。我确信他只要出手,便能够轻而易举斩下我的头颅,毫无悬念可言。
      
      可我还想要稍微挣扎一下。
      
      “缘一,二十多年了,我还没能找到我的兄长。”
      我看着他,丝毫没有闪躲的迹象,“你要杀了我吗?”
      
      他的目光似乎有所波动,可手上的日轮刀却握得更紧。
      手紧紧抽出剑身,像是要强行打破我的大番言论以避讳动摇,急不可耐地要阻止我接下来的话语。
      
      谈判结束。
      
      下一刻,炽热刀身似乎在黑夜中划过月轮弧形的焰火,裹挟逼人的热浪和剑气破空而出!
      
      身形剑法之快,只是留下红色的残影,下一瞬便如排山倒海地轰开身前气流,如箭矢乍现。
      
      这是他教导我十三年之久的呼吸法,愚昧之躯难以领悟透彻的耀人之姿,淋漓毕现于他同游鱼般矫捷的身形。
      
      那一招挥出的片刻,就定论生死,毫无情谊可言。
      
      我感觉到身边的空气烘烤般瞬间灼热得烫人,那刀冰冷的剑光上隐约有烈火明日的刺眼气浪,横展向我的脖颈。
      
      死亡濒临。
      
      ——“铮”
      
      猛然间,沙尘飞舞吹动衣衫猎猎作响,一道穿透云霄的铮鸣声骤然炸开,仿佛无形之障将所有威胁一并阻隔在外。
      
      眼前的场景几番轮转,我感觉腰上传来一股熟悉的力道,下一刻身子便被带离了迫人的压抑中。
      
      尘埃退散后,明亮的月光便透过层层雾霭洒落大地。
      身前高大的身影映下的影子将我笼罩在内,阻隔那灼人双目的亮眼刀火。
      
      “会呼吸法的剑士?”
      
      熟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我埋在他怀中,抬眼看去。
      无惨嘴角有放肆的笑意,梅花般亮泽的红色隐约透露嗜血的杀意,浮现轻佻的不屑之意。
      
      “你倒是比那些废物要强上许多,继国缘一。”
      他开口,平日冷冽的声线带上了丝丝愉悦的痕迹,如同寻得玩物的欣喜。
      
      这是时隔二十多年的怀抱,我所贪恋深刻骨髓的气息再一次笼罩其间,把我裹得密不透风,隔绝外界所有伤害。
      
      埋入尘埃的心绪被泼洒来的清水洗涤,又重新表露动容的痕迹。我的心噗通地跳动不停,逐渐与身前之人的频率一致。
      
      那一刻,好像体内沉寂许久的至亲血脉也沸腾地跳跃。
      
      我的兄长无惨,他还是回来了。
      
      注意到我炽热的目光,他终于将视线挪来,嘴角仍是讥讽的弧度,开口的语气却带着我熟悉的纵容之意。
      
      他环抱着我,如逝水岁月尚带洒脱意味的少年,缓缓开口:
      
      “蠢货,下次可别乱跑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