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这是最后一次。”
      
      我望着他的双眼,不由得滞住呼吸。
      
      最后一次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无惨凝着我的视线冰凉如霜,薄唇微启,一个个吐露冷静得可怕的字节:
      
      “这是我最后一次,会来救你。”顿了顿,蹙眉冷目,“绫音,生死有命,如果想要活着,就永远不要将希望依托在他人身上。”
      
      “我受够了你的弱小,也受够了你这样的累赘。”
      
      他猩红的双瞳中有流光闪烁,好像猎鬼人映射月色的日轮刀光,给我同样冷酷决绝的冷意。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他是想丢下我。
      
      这个认知一下抽走我大脑所有氧气,只觉重物钝击下眼前事物一阵恍惚,让我有些飘然。
      
      “无、无惨……”我哑着嗓开口,抓紧他的衣袖,“我冷,我们回家吧……”
      
      他眸中光亮逐渐隐没在阴翳中。无惨缓缓抽出我手中拽着他的衣角料,那上面残留的血迹在我指尖划过痕迹。
      “没有家了。”
      
      “我不会待在这里。至于你,留下抑或离开,都与我无关。”
      
      夜间的风灌入我的指缝,将沾水的皮肤吹得冰凉。我本是体温比常人都低的鬼,却也里里外外被冻了个彻底。
      
      无惨站起身,他身上湿透的衣衫垂在身侧,向下啪嗒滴着水珠。那一下下打在泥地里的落水,好像敲击在我心上,把我脆弱可笑的伪装击碎。
      
      我一直知道的,他信奉绝对的强大,但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这样的理由造至驱赶。
      
      无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力量有了追求?
      
      平日浑浑噩噩的脑海中几乎是一瞬间蹦出了百年前的画面。那是十一岁的新春,昏暗肮脏的街道小巷里,第一次杀人的无惨。
      
      从那日以后,他似乎有了细微的改变。更加成熟,也更加讳莫难测。那双孱弱修长的双手似乎总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在无人的角落静默握拳。
      
      是十一岁与健康成人的力量悬殊,让他产生了无力的错觉吗?所以追求极致的力量,追求绝对的强大。
      
      好像是的,又好像不是。
      
      我这一刻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够了解他。明明这么多年来都在他身侧陪伴,但却理所当然地接纳了他一切的变化。
      
      直到今日分别之际,我才猛然惊醒。无惨在改变,而我还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傻子,停留在过去的认知。
      
      我下意识向前伸手,却没能摸到他的衣角。
      无惨落下冰凉深沉的目光,与最后一句话,决然离去。
      
      湖泊岸上,三两已然冷却的猎鬼人尸体与凝固的血迹围绕在侧,浓郁的血气与寒冷的风一同将他的话送入耳边。
      
      “懦弱无用之人,只会一味逃避,连反抗与挽回的勇气都没有。”
      
      “绫音,你想成为那样的人吗?”
      
      我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没入深沉夜色,而自己被留在原地,却没有冲上前去抓住他的力量。
      
      也许我真的太过懦弱无能,所以面对他离去的事实,也显得尤为无力茫然。
      
      鼻尖突然一股酸意涌出,刚刚溢满了水的眼眶酸涩起来。
      我的手抓住身下的草地,挣扎着想要起来,追赶上无惨远去的步伐,却是无能为力。
      
      “无惨……无惨……”
      
      声声比虫鸣水流更弱的声音,顷刻便被吹散在风中。
      
      连呼喊,也做不到。
      
      我第一次,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弱小带给我的无力困顿。
      
      无惨真是说到做到,他要离开,就绝不会多停留半刻。等我再回到院落,丝毫找不到他的痕迹,恐怕连珠世小姐也随他一同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来以后,我痴傻了一般搜寻过了每个房间。无惨留下的东西还在,但人却了无踪迹。他出远门从来不带太多东西,要什么都是当地购置,图一身轻便。
      
      所以我很肯定,他这次是真的走了。
      
      无惨离开的第一日,我尚能蜗居家中静待。
      
      无惨离开的第二日,我总是徘徊院落大门,寻找他的踪迹。
      
      无惨离开的第七日,我焦虑到一连吃了两个人。
      
      ……
      
      无惨离开的一年后,我已经习惯了每个昼夜伏在他曾经就寝的卧房找寻他的痕迹,会百无聊赖地卷在他床榻的被窝里思念。
      
      数百年的陪伴,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他分离许久,也第一次发现鬼的生活有多难熬。拥有无尽的生命后,似乎对世间多事都丧失了兴趣。而我唯一在意的那个人也彻底离开后,那仅剩的一点乐趣也消失不见。
      
      成日成夜,除了发呆,我唯一想做的事便是怀念。
      人类时的生活也好,变鬼后与无惨的流浪生活也好,那些记忆几乎成了支撑我活下去的信念。
      
      随着时日流逝,我也在不知不觉中接触人类的日常。
      当初平安繁盛的时代已然过去,国土分裂、群雄四起,战乱如瘟疫四处蔓延,点燃了血腥残酷的历史。
      
      对于鬼,战争并未带来多大的影响,反而制造了方便。在这样的时代,有人平白无故失踪也不算怪事,因而给鬼吃人做了最有利的掩护。
      
      但对于人类,战乱带来的是血雨腥风。纷扰多的时代,也总有人不断突破为人的准则,搅得人世黑暗。
      
      正如此刻,我眼前这个恐怕年过七旬的老头,他用沧桑沉稳的嗓音与我絮絮叨叨。
      
      “铃美那孩子……也不知道过了这么长的时日还没回来,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吗?”
      老人哀伤视线落在地上杂草,声声叹息。
      
      我坐在他旁边不远处,借着一团柴火的光亮能看清老头子的担忧,几乎刻在了他每道皱纹中。
      
      铃美是他的十五岁孙女,爷孙两相依为命在这乱世中苟活,种地为生。只是那小姑娘自三日前下山购置杂货后便再没有回来,才让他如此担心。
      
      注视着眼前之人静默不语的样子,我终究还是没把心中所想说出来。
      
      铃美大概是死了。
      
      三日前的夜晚,我途径山地时,见到了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荒野抛尸。从外形来看,那尸体还是个小姑娘,衣衫凌乱还沾有血迹。
      为首的那人手上拿着钱袋晃悠,指使着旁边人将那姑娘丢入荒郊野岭中随意埋好。现在看来,那钱袋与少女的衣着都与老爷子的形容无异。
      
      这件事情还是别告诉他来得好。
      
      “小姑娘……如果有那孩子的消息,可以麻烦你告诉我吗?”
      
      老头子抬头看我,这般注视让我下意识心虚抿唇,点头答应。
      
      两日后的夜晚,我出门觅食时再次路过了老爷子的家门。他仍如上次一样坐在小木屋外,见到我时浑浊的双珠似乎都绽开了光亮。
      “是有铃美的消息吗?”
      
      我愣在原地,对着他那难得出现光彩的目光摇摇头。
      
      老人的希冀破碎成块,散落在风中。他缓缓垂下眼低头,口中缓缓吐露:
      “这样啊……这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在这样的世道,五日未有音讯,几乎不会是好的情况。他或许也很清楚,自己唯一的孙女恐怕是遭逢不幸了,但仍然选择回避。
      
      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我选择用沉默粉饰太平,离开了此处。
      
      往后的日子,我总会不知不觉拐到那个小树林前坐落的木屋,一如既往见到老人沉默坐在屋前眺望,找寻什么人的痕迹。
      
      他的身体很不好,已是垂暮之际,枯瘦如柴,又病痛缠身。这让我想起当初卧病榻上的自己,所以难免对他有些许同情。
      
      如此一来二往,我好想也习惯了隔三差五地探望这个老人,老人也习惯了隔三差五地接待,还常常与我吐诉家常。
      
      我觉得自己可能被人看做了亲人,因为老人看向我时总会发呆,似乎借我的身形怀念自己了无音讯的孙女。
      
      无望的等待,最是痛苦。
      
      于是在铃美消失的一个月后,老人便去世了。
      他临走的时候躺在木屋中,旁边燃烧的火焰照亮其骨瘦如柴的躯干。
      
      “小姑娘……我恐怕是等不到铃美回来了。”
      枯瘦的手抬起来,向着无物的空中触摸,仿佛在勾勒少女的面容,“能劳烦你帮我守着这个地方吗……等到、等到铃美回来,告诉她继续生活下去……”
      
      我攥着自己的衣裙,应声答应。
      老人脸上似乎露出了笑容。他的瞳孔逐渐扩散,意识似乎在消散。
      
      虚晃在空中的手凭空抓住了什么,然后如落叶般了无生机地垂下。如此悄无声息,静默地迎来了死亡。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人的自然死亡。没有挣扎与不甘,反而像晨起迎接太阳般理所当然,用淡然的姿态离开世间。
      
      屋内的薪火仍在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老人虚弱的呼吸彻底中断,带走了屋内唯一的生气。
      
      实话实说,我现在很饿,但并不想对眼前刚刚死去的人下手。
      一来老人的身体枯瘦如柴难以入口。二来,乱世之下活到这般岁数的人,我总想给他留个全尸。
      
      深沉暮色下,我在木屋后的山林里找到块隐蔽的地方,用锄头开了个大坑,将老人的尸体埋入其中,再用土覆盖上。
      
      这一番动作耗费我不少力气,肚子便十分适时的发出饥饿的征兆。我撑着锄头抹了把额头的汗,盘算着一会儿要到哪去抓个人来吃吃。
      
      突然,身后幽幽传来一道声音。
      
      “你在做什么?”
      
      幽灵般缥缈的轻语吓得我浑身寒毛炸起,一个激灵跳开。
      
      转身,一个矮小的身影正正站在那处。
      七八岁孩童的模样,一双眼睛少有神采。他穿得简单,还背着简单的行李包袱,耳上戴了显眼的花札耳饰。
      
      我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既然是这孩子亲自送上门来的……
      是不是可以直接剁了吃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端午快乐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