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当手中混杂着雨水的鲜血落入猎鬼人的口中,渐渐深入他的壁腔咽喉,我发现这人用着怨愤的目光死瞪着我。
      
      不逊于恶鬼的可憎面目,像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只是点滴血液,男子的身躯突然一阵猛颤,开始一抽一抽地耸动。
      
      我思索片刻,抽手拔掉了他腹部的日轮刀。解脱禁锢的身体开始被血液侵蚀,不安地扭动。
      
      瓢泼大雨的林地中,我没有撑伞,只是看着那个人类如何在痛苦挣扎中,与体内鬼血融合、吸收。
      
      这个漫长而难耐的过程结束时,雨已有了削弱的趋势。我默默看他趋于平复的动作,顺手将被雨水冲刷得澄亮的日轮刀装回了刀鞘。
      
      微弱起伏的胸膛证明,此人还活着,并且成功转换为鬼。
      
      我望了望将要探出云层的太阳,又瞥一眼猎鬼人沾了污泥的衣衫,不免感到嫌弃。
      
      好吧……荒郊野岭的,我要是不把他安置好,等到太阳一出来,这人恐怕没来得及睁眼就得烧成灰。
      
      于是强忍着嫌弃,我拖着他的身子,把人带到了山林中的一处洞穴。
      
      湿漉而阴冷的石洞中,能够抵御透过树荫晒下的日光。当这场宣泄似的大雨停止,乌云也都逐渐退散,放出几缕久违的灿烂阳光。
      
      数道金色的光芒倾洒在洞前,有着圣洁之感。只是云层尚未完全褪去,仍有大片土地隐藏的阴影中。
      
      我已经许久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太阳的亮光,此刻看去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走神之际,身后人突然有了响动。衣服摩挲的声音传来,我转头看去,男子在地上悠悠转醒,在目光触及顶部一片黑石时,神色剧烈变化。
      
      我没有拿走他的记忆,因而他醒来以后是警惕地四处打量。在视线与我对上的时刻,慌乱地起身,下意识向着腰间摸去。
      
      然而摸了个寂寞。
      
      我见他错愕的表情,徐徐开口:“别惊讶。日轮刀这东西有点危险,所以我帮你收起来了。”
      
      没想到这人脸上迸发出可怕的怒意,张口吼道:“你这是做什么?!”
      
      这声吼震了震我的小心脏,摆手淡淡说道:“你不要这么凶地和我讲话。就算你成了鬼,惹我生气的话也可以随时让你死的。”
      
      听及此,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摆在身前做好攻势的手缓缓下挪向腹部的地方,摸去,除了衣服的破损与干涸的鲜血,皮肤那处完好无损。
      
      他覆在衣上的手攥紧,抓着腹前那片沾血的布料,剧烈颤抖起来。
      
      “鬼……?”低伏的头缓缓抬起,怒睁中瞳孔似乎在晃动,“你、你说……我成了鬼?”
      
      “当然。”我笑道,“你也算坚强,在那样的状态下还能成功挺过去,所以我可以原谅你刚才的无……”
      
      “开什么玩笑!”
      
      他突然怒喝一声,直接打断我的话。
      
      我滞住笑,看向男子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长出尖锐指甲的手。然后狠狠一挥,在手臂上刮下三道血痕。
      
      “你……!”
      我惊讶,向前走进了一步。
      
      他手上的伤口滚出热血,却又在片刻间愈合如初。
      
      少年的表情终于崩溃,头上爆出数道青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
      “怎……怎么会……”
      
      下一刻,便猛然抬头,如炬地目光恨不得要将我烧穿。我尚未从他恨意的目光中走出,就见眼前一道残影闪过。
      
      一呼一吸的片刻,尖锐的爪子便携凌厉冷风袭来!
      
      我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杀意,却是未料到他这般反应,急急伸手抵挡。然而他一拳落下,强大的力道直接将我摔入凹凸不平的石壁。
      
      背后坚硬凸起的石头撞在骨脊梁,碰出惊人的麻意与痛感,让我忍不住一声闷哼。
      
      这家伙!
      
      还未从疼痛中反应来,又是一层阴影覆上。我急忙抬眼,便见那少年红了眼向我跃来!
      
      我顾不得许多,狼狈地闪避开,险些被他推入阳光照射的地方。
      
      躲过那一下,我才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对着他气愤呵斥:
      “你是疯子吗?!”
      
      少年亮起尖锐锋利的指甲,面上癫狂之色尽显。
      “尽管变成鬼,我也绝不会伤害人类!你们这些怪物,才是该死的生物!”
      
      他一番义正言辞的话成功激怒了我。双手紧攥成拳,我发出一声冷笑。
      
      “忘恩负义的人类,你最好别这么天真。”将视线挪向他的腹部,缓缓道,“想必你也感觉到饥饿了吧?成鬼消耗了大量体力的情况下,只有靠吃人才能缓解饥饿感。”
      
      “你已经是鬼了,乖乖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固执地遵循鬼杀队那套?”
      
      我想不明白。
      
      他应该感激我才对。
      
      “不对!”少年怒吼,音色颤抖,“我不会吃人的!”
      
      说完,再次向我击来。
      
      冥顽不灵的家伙。
      
      方才是因偷袭才让他占据了上风。否则单凭他刚刚转换完成的身躯,我能够轻易将之拿下。
      
      那只拳头临近面门,我伸手抓住,另一手扣上臂关节重重掰动!只听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与男人的痛呼一同响起,便被我狠狠摔在了地上。
      
      我抬脚踩住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压低嗓音。
      
      “你让我很不高兴。‘不吃人’这种话,听起来也非常荒谬。”
      
      注视着那人痛苦的神色,我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在人性中挣扎的自己,一时颇有感触。
      
      他的确是饿到了极致。口中分泌出的唾液已溢出口腔顺脸颊的弧度落下,那是鬼在极饿的情况下才会产生的反应。
      
      “乖乖臣服,接受当下,不好吗?”
      我向他发问,希望此人能够清醒些。
      
      少年突然伸手袭向我的脚,我急忙躲开想要用手再度压制,他却像是早有所料地挥手阻挡。
      
      许是方才的打斗耗尽了他的气力,此刻他的身子上下起伏地粗喘,没能紧承动作向我打来。只是站在原地,如困兽与食人欲望斗争。
      
      我只是安静站在一旁看着他,并没有上前的打算。
      
      在“鬼”中,疼痛无法带来更多的困扰。因为极强的自愈能力,再大的伤害也能轻易揭过。除了太阳的灼伤与日轮刀的脖颈斩击,只要不死,疼痛的束缚也不过刹那。
      
      然而饥饿感不同,无法用时间平息、无法靠意志顶替,会折磨得鬼发疯。唯一舒缓的方法,便是食人。
      
      被饥饿感支配的鬼,是难以控制食欲的。
      
      所以我有足够的信心,那个鬼杀队的少年最终会屈服于生理的需求,如所有的鬼一样坦然接受这个新身份。
      
      抱着看戏的心态,我站在一处观察他的举动。
      
      少年颤抖的身躯突然顿住,我见到他指缝间透出视线,向着洞外看去。
      
      一声自嘲般的笑容响起。
      
      “我杀不了你了。”他如是笑道。
      
      但那双眼眸中并无绝望与痛哭,反而是一片清明坚毅。伏下的身子缓缓站直,向前晃荡了几步,开口:
      
      “但我也不会放纵自己吃人。”
      
      “鬼杀队将永垂不朽,即便我死去,也会有源源不断的新人加入斩鬼的事业。”
      
      “总有一天,我们能迎来长久的光明。”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平淡叙事的口吻说下这番话。
      
      ——“永远躲在黑暗中的鬼,是不可能理解的。”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攥住手,咬牙转身向着洞外跑去。
      
      我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少年转身踏步,溅开地面坑洼的冰水,义无反顾地奔向洞穴外的晴日。
      
      “你这样会死的!”
      我急忙伸过手去,然而指尖只触及到他的衣角,匆匆擦过。
      
      他并未听我说的话,只是一股脑地向前跑去。冲出了我的控制范围,冲出了幽暗的洞穴,迈入云层下遮掩的阴翳,奔着不远方照耀的日光。
      
      就如扑入焰火的飞蛾般,痴狂渴求。
      
      这个……疯子!
      
      我想要将他拉住,然而追至洞穴口便不敢再上前。
      
      快了、快到了……
      
      外面的乌云在退散,日光普照的范围越来越大。
      
      少年伸出了手,探入雨后临世的光明,踏着满地积水,追逐那片白昼之光。
      
      暖色覆盖之处,纷纷燃起灼热火焰,将他身体四处点燃,完好的□□只在触碰光芒的顷刻化作灰烬。
      
      当灼烧的声音噼里啪啦传入耳朵时,我只见到他的背影,是呈开的双臂,向着天际的太阳拥抱的姿势。
      
      他以这样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一生。
      
      我久久伫立,亲眼见证他的身躯如何化作一片片黑灰,在潮湿的空气中飘散消失。看着一个鬼杀队的少年,用死亡践行斩鬼护人的职责。
      
      那一刻,心中只余震撼。
      
      仇恨支撑他走到今朝,信仰又促使他背离黑暗,永驻光明。
      
      这就是……鬼杀队。
      
      我或许再也不会想把任何人转变为鬼的念头了。
      
      因为不想再看到有人为所谓信仰走向灭亡,看到有人大声咒骂给予他们新生的鬼,看到人和鬼在磕绊中渐行渐远。
      
      当他的最后一片灰烬也隐没在风里,我的脑海中缓缓飘浮过少年生前的记忆。
      
      普通出生的孩子,普通的三人之家。一夕遭难,十余年美梦就此破碎,从此踏上了血腥高危的斩鬼之路。
      
      然后悲惨而热烈的一生,在今日世间余温中终结。
      
      一帧帧画面缭乱呈现在眼前,将这个不算长的人生简叙般娓娓道来。直到一个熟悉的画面出现时,才回过神。
      
      夹在在日常中,有着关于鬼杀队总部的记忆。
      
      那个召集猎鬼人的组织总部,刻录着熟悉的纹章。
      
      是产屋敷家纹。
      
      而那个号令动员众人的主公,有着百年前我熟悉的面容。是同父亲一般的面部轮廓,严厉又温柔的五官——
      
      我从那半面溃烂失明的面容中窥探到了些许真相。
      
      当记忆中人群只言片语的谈论钻入耳朵,我也终于明白。
      
      为何在数百年的长久时光里,会有组织锲而不舍、天涯海角地追杀鬼。
      
      又是为何在数百年中,我的身体像个无底洞贪婪吸食着血液中的力量。
      
      因为出于产屋敷家的鬼之始祖,给所有拥有相近血脉的人带来诅咒灾难。
      
      所以会有人为摆脱宿命怨咒,集合有心之人同力抗击。
      
      所以我会成为鬼中极为弱小的存在。即便拥有了不老不死的身躯,也因为血脉的诅咒,如得病一般成为长生不死的异类。
      
      无论是人类时的我,还是成鬼后的我,都没能完全摆脱“疾病”的控制。哪样的我,都是缺憾不整的存在。
      
      现如今竟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连当初养纳我们的血脉至亲也开始驱赶我们的生命。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早已命中注定。
      
      我挣扎,失去光明与人性。
      
      我妥协,失去未来与可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