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慌乱的尖叫哭喊已经远去,我被身上沾满的血腥覆盖,已分不清东南西北。
      
      空旷的大街上无人身影。只有周边一侧丛林中转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月色之下,有一个怪异的身影从中走出,来到我面前。
      
      首先是一双鞋出现在眼前,然后头顶便响起陌生的声音。
      
      “绫、绫音大人……属下奉命带您归家……”
      
      我抬起头,看向声音来处。
      
      是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高大的身躯下隐含血气,很轻易便能看出来他的身份。
      
      也是一个鬼。
      
      在见到我面庞的时候,男子的面目露出惧色,急急低下头不敢注视,毕恭毕敬地站在我身前唯诺。
      
      是无惨派他来接我的吗?
      
      在分辨不清四方的时候,他好像洞悉我所有活动,适时伸出援手。正如现在。
      
      我随着那个鬼回到了居所。一路缄默不言,心绪繁杂,脑中还不断被杀人的画面侵占,时不时便停下身发抖。
      
      旁边那鬼更是畏惧,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怯懦在一处静候。如此走走停停好一段时间,等到将我送回了熟悉的居所,便一溜烟跑没影了。
      
      我并未在意,只是望着身前刚搬入的居处,头脑空白。
      
      机械地打开门,机械地走入屋室,又要机械地蒙入被子,我却发现了一个几日不见的身影。
      
      无惨,他坐在案几前,微微撑着侧脸看书。见到我走入屋内,便瞥来一眼,缓缓开口。
      
      “回来了?”
      
      我身形一滞,然后脑中警铃大作。意识到自己身上沾满了无数鲜血的渗人模样,急忙藏起长裾衣袖,不想让无惨瞧见。
      
      我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吃了人,害怕他会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我。
      
      然而当我手忙脚乱地收敛裙袖时,他的身影突然晃来,冰凉的手止住了我的动作。
      
      我急忙要挣开,却听到他说道:
      “你吃人了?”
      
      他波澜不惊的语气抽走我所有的勇气,担忧他下一句会蹦出伤人的话,我连忙否认:
      “我、我……没有……”
      
      最后两个字,弱到不能再弱。
      
      “我能闻到你身上的气味。”无惨眉眼微蹙,沉声道,“为什么要撒谎?”
      
      “没有!我没有……”我突然坚毅地否决,然而视线对上他的那一刻,仿佛被摄了心魂,蹩脚的谎话一下堵在嗓眼。
      
      “我、我……”
      
      我在害怕什么?
      
      我在逃避什么?
      
      是无惨的偏见吗?
      
      ……
      
      好像不是。
      
      他梅红的双眸深邃,面容依然淡漠,绝无半分异样的神色。
      
      我知道的,他不会对我有所偏见。
      
      我所害怕、所逃避的,一直是内心那个困于自己的冷酷现实——杀人,吃人。
      
      几个月以来始终无法坦然面对的,是自己成为鬼的事实。
      
      犹豫之中,无惨看我的目光又给予人安定的力量,他握住我的手传递来单薄的热量,在鼓舞着我说出那句话。
      
      于是卡在喉咙的语调一转,磕磕绊绊便吐露出口。
      
      “我……我杀人了。”
      
      “不仅杀人,还吃了人。”
      
      窗口洒入的月光打在他的侧颜,让我分明看清了他眸中闪过的一丝愉悦,及微微上扬的唇角。
      
      只是这份笑颜没能落入我心中。出口的话如荆棘攀附生长,锐利的尖刺划破了我伪装的人皮,让我感到极度的不安和恐慌。
      
      我反手抓住了无惨的手,再也不敢隐藏自己的情绪。
      
      “阿兄……我吃人了……怎么办、我要怎么办?”那些哀嚎还历历在目,刺激我的神经,“他们临死前在求饶,可是我、我忍受不住了……我还是杀了他们!”
      
      我是无能之人,只会凭弱小泄愤。曾经讨厌的模样,荒唐地在自己身上毕现了。
      
      无惨缓缓将我抱入怀中,环住我不断颤抖的身体,轻轻开口。
      
      “绫音,这没什么好怕的。”
      
      “感到饥饿,就要饱腹,像人一样以牛羊鸡鸭为食。”
      
      “你要记住。你是鬼,而非人类。即便杀了他们,也不用担心受到怪罪与惩罚,因为这是世界的选择。鬼的存在,是被世界认可的。”
      
      他的话如清风飘浮,吹散一片阴霾,让那条隐藏在迷雾中的新路逐渐展现眼前。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心中的情绪也趋于平静。
      
      鬼也是世界的孩子,为生存奋斗是本能。
      
      所以不必害怕。所谓食欲并非恶意,只是站在新一轮高度择良而食。
      
      我非人,也并无恶意。
      “所以……我并不无能?”我安静伏在他怀中,呆滞开口。
      
      无惨发出轻笑,伸手顺理我的长发。
      
      “你是鬼,是比人类更加高等的存在。”
      
      心中好像因为他的肯定而得到片刻释然,只是解除了一层枷锁的禁锢,我仍不觉轻松。
      
      真的……是这样吗?
      
      看到他平静吐出此话,我想起成鬼后的与无惨的第一次相见。
      
      那时他身上沾满了别人的鲜血。嗓音沙哑,面露疲色,眼中无色失神。
      
      想来在我昏迷的期间,无惨一人也独自承受了身体的所有变化。疑惑、恐惧、不甘……在数个无人的寂静深夜,他是否也有过迷茫?
      
      而孤身挺过困苦的时段,他赴往我身边,留下沉稳可靠的一面,与我一同承受化鬼的身心之痛。
      
      他太成熟,也太坚强。
      
      而在其羽翼庇护下的我,总是仰望他前行的身影,亦步亦趋,如恐不及。
      
      正如此刻,乖乖接受他痛苦挣扎后的宽慰,纾解内心燥郁。
      
      我有过片刻的犹豫与质疑,却很快被更大的心安与安全感顶替。
      
      当心绪宁静后,颤抖也渐渐止住。我悄悄攥紧了无惨胸前的小片衣襟,低声应道:
      
      “我……明白了。”
      
      万事有了开端,都会显得不那么艰难,吃人也是一样。
      
      一旦开始接受“鬼”的身份,就好像来到新的世界,来到一个属于“鬼”的黑夜世界。我渐渐习惯了捕食人类的生活,只是身体仍残留有对血肉的抗拒。因为这样,我食量极少,常处在饥饿的状态。
      
      就像人类那时无法保持正常的食物摄入,我总会被无惨老父亲一样地叮嘱逼迫,怕我哪天就饿死魂归西天了。
      
      鬼的实力强大与否,与进食人类的数量和对无惨血液的吸收度有关。
      
      我的身体没能完全抵御对肉食的抗拒。意外地,在吸收过无惨不少血液后,实力也无法得到显著提升。
      
      身体中就像有个无底洞,贪婪地吸食我所有的气力能量,将无惨血液中的强大因子吞噬。而我这副留着与他相似血液的躯体,在鬼中仍然弱小无比。
      
      就连觉醒的血鬼术,也十分鸡肋。
      
      百余年的光景就此流逝,我同无惨去往了无数地域,寻找青色彼岸花的痕迹。一路上新造的鬼算不上多,但还是引起了部分人类的注意。
      
      也因此,人类中有了“鬼杀队”的组织建立,奋力于斩鬼。
      
      只是人类体能不及,实力上的差距注定难以应对强力的鬼,无惨并未将其放在心上,似乎也并不在意鬼杀队的幕后指使。
      
      那些人不过一群蝼蚁,在他看来没有为之费心的必要。
      
      不过百年时间,放任其发展也的确见到人类的进展。改良后的武器用特制的石材打造,对于鬼将造成更重大威力的伤害。若能砍中脖颈,即便没有阳光照射也可使鬼消亡。
      
      我虽弱小,但还是能应付过几名猎鬼人的,所以也少有忧患,小日子非常清闲。
      
      长生不老模糊了时间的观念,只能隐约察觉距离变鬼已经过了该有数百年,而自己悠哉的生活也延续了百年之久。
      
      无惨很有手段,能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在人类世界混得风生水起,我也就像人类时的自己安居在家中,无聊时找他玩闹。
      
      此时夏季,正是多雨时分。天气沉闷、乌云四起,不过仍未等来翘首以盼的大雨。
      
      我独自一人窝在檐廊,被这样闷闷的天气搅得心烦。于是伸出一只手微微倾斜向着天际的方向,缓缓开口。
      
      “血鬼术,风斗雨。”
      
      话音落下,周身沉闷的空气开始涌动,湿漉的热浪从身侧划过,向着高空汇聚。
      
      视线中整个空间如被扭曲了一般波纹流动,只是片刻,便有清凉的雨水落下。
      
      一滴两滴,高空的雨点降落在面部,然后带来身后纷涌而至的大雨。
      
      就是在几个眨眼的时间,四面被倾天风雨覆盖,雷鸣响过,劈开污浊云层照耀一片天地。
      
      风雨来得急而快。
      
      我的血鬼术如花架子般,不过拥有结汽至雨的力量,甚至无法呼云遮日,仅仅能够作为提前降雨的促因。
      
      它唯一的作用,或许便是在我孤身一人时,激荡周围花木的清香,让我感受到丝丝缕缕与无惨身上相似的淡雅气味。
      
      然后以此怀念他的拥抱。
      
      我满心欢喜地欣赏室外滴答敲打的落雨,撑着伞离开了家宅。
      
      因为突然袭来的大雨,街市上许多商贩百姓匆忙收拾着装离去避雨。我一人撑着伞漫步其中,倒显得有些突兀。
      
      穿行过寂寥街巷,我走入了多树的林地。一片大雨中的绿茵,总能给予人莫名安定的力量。少有人烟的地方,也有着令人怀念的自然味道。
      
      遮蔽日光的雨日是鬼出没的天气,也是鬼杀队斩鬼的常日。
      
      就如现在,不过在小林子里漫步的片刻,也能碰到破坏意境的猎鬼人。
      
      眼前的男子不过十几岁的少年模样,手中日轮刀攥得咯吱响,绷着身子立在我身前。
      
      我瞥他一眼,想要离开,却突然被他叫住。
      
      “不准走!”
      
      ……
      
      我并不打算与人纠缠,想要换个地方继续欣赏风景,然而刚刚迈出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微微侧身,我轻巧避开了他挥来的一击,但头顶的雨伞却被劈成两半萎萎落在地上。
      
      男子没有犹豫,紧承上次进攻飞来一刀向着我脖颈处砍去。
      
      不得不说,这一刀带着十足的力道。但速度却是很慢,放入眼中就像翩翩迎风的柳絮吹拂,让人感受不到威胁。
      
      他极具攻击性的一招再次被我躲过,随后伸出一手,直击他的后颈,将人击倒在地。
      
      猎鬼人狼狈地扑倒在地,我伸手打算捡起地上散落在他身侧的伞架子,然而那人像后脑长了眼睛一般敏感,突然起身挥手向我的手砍去。
      
      这人或许以为我要趁机杀他。然而实际上,我不过想捡个破伞。
      
      此人未免太过机警。
      
      “人类,你二话不说上来杀我,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了?”我皱眉看着他,不太高兴。
      
      “讲道理?”那男子面容阴沉,浑身怒意,“当初你们杀我全家的时候,怎么不讲道理?!”
      
      刀光一闪,他再次向我攻来。
      
      原来是同鬼有着血海深仇的猎鬼人。
      
      我并不想伤他,毕竟这样难得的雨天,不应该被旁人的血腥味玷污。
      
      于是一边应付着,一边开口规劝。
      “那你去找那个杀了你全家的鬼呀,冲我来打,这算什么?”
      
      他咬牙,奋力往我这舞刀。
      “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经历同样的事情!杀鬼,是鬼杀队的职责!”
      
      话音落下,他的手法突然凌厉起来,挥刀的速度快了不少。我被他决绝的口吻震到片刻,肩处的衣衫便被刀刃划破。
      
      匆匆向后退开,我连忙拉开与他的距离,心中不甚舒坦。
      
      抬手,顺它刀口劈来的方向,我捻手袭去,正正箍住日轮刀刀身。他落下的攻击被止住,神情又片刻停顿,下一秒便被我踢倒在地。
      
      我翻手夺过那柄日轮刀,将刀尖对向猎鬼人的腹部,直直刺去!
      
      锐利刀身没入他的血肉,钉在了泥湿的地面。溅射的鲜血从身下流出,顺着雨流出,浸染了青草。
      
      男子发出压抑的嘶喊,面容狰狞,伸手抓住了刀身,却颤抖着没有动作。
      
      一定很痛。
      
      我见他扭曲的五官,和腹部汩汩外冒的血液,突然浑身鸡皮疙瘩,有些于心不忍。
      
      他也只是个少年,二十不到的年纪遭受家庭全灭的厄难,如今还要受破肚的痛楚困扰。
      
      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下手不知轻重,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要怎么给他缓解些痛苦,却又担心贸然动手状况反而更加惨烈,于是急忙道:
      “人、人类,你很痛吗?要不变成鬼吧?!”
      
      少年龇牙咧嘴地挣扎,可能痛到听不清我的话了,没有做出半分回应。
      
      我也经历过深入血肉的伤害,所以愈发能体会这人濒死的心情。
      
      这样无望地死去,一定很痛苦。
      
      我这样想着,在手指上划出小口,捏着他乱动的下巴将指尖冒出的血珠滴入他口中。
      
      百年之久,我没有增长俯瞰天下的实力,没有传奇魅力的见闻经历,唯一值得夸耀的,就是我那鬼王兄长。
      
      脱他的福,与他拥有最相近血脉的我,也有着能将人转变鬼的力量。
      
      而这个少年,将成为我手下创造的第一只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