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当透过小窗射入的晨芒在眼中渐渐分明,我才恍惚意识到自己存在,恍然隔世的错觉让人一时迷惘。
      
      我动了动手,感觉到箍着肩膀的绑带,才想起来自己被无惨咬伤痛昏过去。
      
      此刻应当是早晨,屋外的阳光落在床边,清清淡淡。
      
      肩上的伤口已经不痛,被啃食得鲜血淋漓的地方也都恢复如初。好像雨夜下的那一场作乱,不过是我的胡思乱想。
      
      在床上愣了半天,我还未搞清现在的状况。陌生的居室,陌生的时日,一切疑惑束缚着我不知动作,最终被肚中不断传来的饥饿感逼迫着下床。
      
      我想去找无惨,或者找些食物。于是掀了被子,光脚探出了床铺。
      
      只是平日无比正常的动作,却在脚尖触碰到光影分界的片刻,感受到灼热的痛意自下窜上,激得我一声尖叫,忙往回缩。
      
      看向痛感侵袭的地方,原来白净的皮肤上像是遭火烧了般呈现焦色,甚至有屡屡青烟上飘。
      
      而未等我反应过来,那被灼烧得不成模样的皮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复原,攀生出新的皮肉,将小片黑焦覆盖。
      
      此番情景,吓得我说不出话来,连灼伤的痛感也顾不上,急忙伸手去摸脚尖那处。
      
      如往日一般的皮肤触感,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我暗自咽了咽口水,看着那照射在身前的几束阳光,只觉匪夷所思。
      
      颤抖着伸出手,我死死盯着指尖与阳光不断缩短的距离。在相触的一刻如碰到灼焰,痛意逼退我缩回手。
      
      同样的情景再现。带有烧痕的手指迅速恢复,恢复如初。
      
      我突然感到很害怕。
      
      当手脚上的痛意完全退散后,腹部的空虚感便更加强烈。我几乎觉得自己要支撑不住身子,甚至没有了力气走动,已经不止是简单的饥饿,而是渴求。
      
      我在害怕,又在渴求些什么。
      
      于是我再没有心思考虑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满脑子都被寻找吃食的念头占据。起身小心避开浅淡的日光,我撑着身子,艰难走到门边。
      
      突然骤增的食欲剥夺我支配身躯的精力,当我伸手推开门时,便几步踉跄摔在了地上。几番碰撞,廊道上的花瓶摇摇坠落,在身边砸成稀烂。
      
      这一动静终于引来了旁人的注意。
      
      我伏倒在地,呼吸因为内心深处的渴求而变得急促沉重,一声声吸吐气,盖过逐渐靠近的匆忙脚步声。
      
      陌生侍女的身影匆匆走来,出现在廊道尽头的拐角。
      
      凌乱的长发散在身侧,我微微抬头,向她看去,在片刻恍惚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层层衣衫下白皙的脖颈。
      
      心脏骤然狂跳。
      
      我的呼吸愈发急促。
      
      那个侍女脚步顿在了不远处,她犹豫地看着我,似是因为我虎视眈眈地注视而不安,身子因好奇与恐惧微微颤抖。
      
      我发觉自己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细微的动作。正如那藏在小袖下无处安放的手,还有上边微微突起的血管。
      
      透过白皙的皮肤,似乎能感受到里面潺潺涌动的新鲜血液。
      
      “啪嗒”的声音回响在诡异的室内。
      
      是我口中不知何时分泌涌出的津液落在实木地上。
      
      好饿。
      
      想要……
      
      想要吃些什么。
      
      强烈的进食欲望将我笼罩,仿佛周围都陷入迷惘,而我眼前唯有那个侍女的身影残影晃动,那掩藏在皮囊下跳动的生命吸引我将其纳入口中。
      
      ‘去啊……去吃了她吧……’
      
      吃了她。
      
      脑中被这样的念头占据。
      
      我从地上站起,向前踏出一步。脚心踩在实木地上,发出沉闷而坚实的响动。然后一步一步,如野兽般加快了步伐,最终如狼跃向猎物!
      
      我口中发出嘶哑的喊喘,在侍女掉头跑开的一刹那将之死死压在墙上,她甚至未来得及发出求救的喊叫。
      
      临近的时刻,那种血肉传来的香气萦绕鼻尖,勾动我的味蕾。
      
      吃了她……
      
      我的目光锁在她露出的脖颈上,心跳逐渐升速。
      
      咬下去啊……
      
      咬下去就不会感到饥饿了。
      
      这样的念头如疯长的野草席卷我所有理智,我张开了嘴,口中似乎长出了尖锐的獠牙,轻松便可撕裂侍女的脖子。
      
      “救命啊!救命啊——!!!”
      
      她凄厉的惨叫充斥满室,几乎要刺穿人耳膜的音量拉回我几分理智。
      
      突然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部涌出。
      
      我顿时停住了向她靠近的身子,刻入身体对血肉的抗拒让我忍不住有呕吐的欲望。
      
      好恶心……
      
      是血的腥味!
      
      那些麋肉不食的痛苦经历一下冲击上脑海,击溃我身体的节奏。慌忙之下狠狠丢开了那惨叫哀嚎的女人,扑靠在墙壁前。
      
      当理智回归,那些闻来香甜的气息褪下了欲望的滤色,只剩下血淋淋叫人作呕的腥味。
      
      侍女狼狈地倒在一边,匆忙向后挪动身体远离我,手脚并用地跑开,像个神志不清的疯子。
      
      但我或许比她还像个疯子。
      
      攀附着墙壁站稳,如筛子般剧烈抖动的身体。生理对血肉的渴望与抗拒相互斗争,几乎要将我折磨疯。
      
      不行……不能这样。
      
      我咬紧牙关,沿着廊道快步走回原来的屋室,用了极大的力气扣上木门。
      
      必须要把自己关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人的血肉产生渴求,迄今为止的一切都如怪诞之闻离奇。哪怕腹中已经纠结成一团地饿痛,我也无法下去口。
      
      吃肉,令人作呕。
      
      吃人,更是不可理喻。
      
      几乎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刻,萦绕在身边的人肉香气便被一同阻隔在外,连带断去我体内暴动的欲望。
      
      我用尽力气克制住内心深处翻滚的空虚感,走到和室的角落蹲下,将自己蜷缩在方正的小角。
      
      这里是阳光照射的死角,黑暗之中,我忍受着饥饿的痛苦,用尽全力环抱自己的身躯。
      
      如一叶漂泊孤舟,被欲望的浪潮推涌,胆颤风雨侵袭,无依无靠。
      
      我所赖以生存的那个人,不在身边。
      
      陌生的自己,陌生的环境,无惨也了无痕迹。
      
      他在哪里?
      
      为什么在我这样无所依的时候,一声不吭,如人间蒸发?
      
      我时时注意屋外的所有动静。任何的风吹草动,在寂静中比往常更加清晰落入耳内。
      
      自从那个侍女被吓跑过,再没有人出现在这座小宅。我守在房屋一隅,看着窗棂透来的光照趋于黯淡,最终转为幽深月色。
      
      入夜了。
      
      我吃人的欲望愈演愈烈,腹中已是嘶啸的绞痛。
      
      这时,一阵轻缓的脚步声如石子落入静水,在深沉夜色中泛起涟漪。
      
      我顿住了呼吸,下意识攥紧了手下衣袖,感受到体内血液加快了流动。
      
      熟悉的步频,好像一下下踩在了心上,撩动我仅靠丝缕理智维持的清醒。
      
      ……会是他吗?
      
      我将埋入颈窝的头缓缓抬起,看向门口。
      
      那个脚步声落在了不远处。片刻的停顿,接来的是木门推拉的声响。
      
      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一如既往的黑衣,只是衣袖浸湿般垂落在身侧,向着地面“滴答”点落。
      
      苍白的面容上,有深色泼洒的血迹。那双梅红的双眼,竟在此时充满了少见的迷茫。
      
      “无惨……”
      我哑声开口,那一刹那,憋在眼中的泪水便止不住地流出眼眶。
      
      他的双眸在夜色中透着暗光,落在我身上,带有倦意。
      
      “……绫音。”
      如缥缈之音,从远方传来。
      
      他在唤我。
      
      我的眼泪突然拼命向外涌,不知哪来的力气跑着扑入他的怀里。当触及那熟悉的身体,嗅到夹杂在血腥中的淡香,好像所有的害怕都消失殆尽。
      
      他伸出手,将我抱在怀里。
      
      我的情绪好像一下得到了宣泄的出口,身体与心理的渴求几乎要将我压垮。
      “无惨、无惨……”
      
      我只是叫着他的名字,却说不出半句话。因为一切感到陌生,而丧失了开口的勇气,让我无从说起。
      
      我很饿,我对人的血肉产生进食的渴望。
      那一直折磨着我,即便此刻窝在无惨怀中,也无法消磨那种欲望。
      
      遑论鼻尖嗅到的是那股馨香,更如柔风挑逗吸引着我,让我对身前之人感到前所未有的依赖与渴求。
      
      几乎是本能促使着,我仍在流泪,却突然发了力,将他推到在地,伏身贴近了他的脖颈。
      
      无惨的身子瞬间僵硬,失神中并未稳住身子,便随我倒在实木地上,环在我腰间的手略有松动。
      
      那双眸子终于回神般,注视我的发顶。
      
      这一细微动作让我瞬间克制了前进的冲动,只将唇停在他下颚旁的皮肤,咽下一口气。
      
      “阿兄……我很饿……”
      我几乎是哭着说出这句话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掉在了他的皮肤上,顺着身体的轮廓滑落。
      
      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维持着自己的理智了。他身上的气息不断撩拨我的食欲,甚至能让我克服对血肉的恐惧,唯独剩下撕咬的本能念头。
      
      无惨沉默片刻,突然伸手轻轻按住了我的后脑,无限拉近两人的距离。
      
      “没关系,如果想咬的话,不要克制自己。”
      他的声音带有深深疲惫哑色,却拥有无穷抚慰人心的力量。
      
      他知道我说不出口的渴求。
      
      简单的一句话,彻底击溃我的防线。内心如兽的念想得令解放般泄涌而出,将我淹没。
      
      我再也忍不住了,张口对着他的脖颈处咬去。锋利的獠牙刺破他的皮肤,没入血肉中触及滚烫的血液。
      
      当流动的温热与唇齿相碰,吮入口中,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回温。
      
      而无惨只是安静躺在地上,手一下、一下,缓慢顺理我的头发,侧脸贴在我头侧,似是沉思。
      
      因为同样经历过撕咬的疼痛,所以我为他的无动于衷感到讶异与愧疚。尽管饥饿感仍在作祟,我却在一时疯狂地索取后停止了动作。
      
      缓缓挪开了锋利的獠牙,我口中发出小声的呜咽,将唇靠在了牙印侧,轻轻舔舐那处流出的鲜血。
      
      无惨落在我发上的抚慰动作停住了。
      
      “对不起……”
      我停下了动作,将头埋入他颈窝,低声哭道,“我好像病了,会、会想要吃人……阿兄,你别把我当成怪物……”
      
      待到此刻,我突然开始慌张害怕。
      
      我惧怕让他得知自己转变成了渴望血肉的怪物,不想看到他抗拒嫌恶的神情。只是一想到无惨会因此与自己疏远,便让我止不住地颤抖。
      
      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力道向下将我拉去,与他身体贴近。
      
      “你不是怪物。”
      
      我愣住。
      
      他还有下半句话顿在口中,然而就在这间隙的片刻,突然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似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注入身体。
      
      一瞬间,剧痛充斥全身!
      
      我被这突然袭来的痛感剥夺了叫喊的权利,只有低沉的吼声压在喉咙,如小兽发出呜咽悲鸣。
      
      身体在经脉四处冲撞的力量下不住颤抖想要挣扎,然而无惨早有意识般加重了环抱的力度,紧紧箍住我因痛苦而无所适从的身躯。
      
      这时候我才突然察觉到,他的身躯是与月色般微凉的温度。
      
      可即便如此,当独属他的气息将我笼罩时,仍能给予我莫大的力量,哪怕是滔天洪水的血肉痛楚,也能一并拦下。
      
      我不再像独行的扁舟,而有了坚实的凭依。
      
      因为当面临未知的恐惧时,他抱住了我,沉声道:
      
      “……不是怪物。”
      
      “我们两个,都会成为强大的存在。”
      
      ……
      
      我的兄长便是这样。
      
      即便在我陷入自我怀疑的境地,他也会像现在这般接纳所有模样的我,用沉稳坚定的语气告知:
      
      ‘你要强大,才能辩驳质疑’
      
      辩驳纷扰,辩驳命运。
      
      足够强大,则世间万难,悉皆庸人自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