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兄长大人是鬼王

作者:白菜园的菜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夜间灯火也被黑色的恐惧吞噬,在磅礴大雨之中,凌乱的奔跑溅水声与嘶吼尖叫糅杂在点滴雨声里。
      
      我或许踩到了泥洼,也可能是血坑。总之,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始终如影随形,好似那吃人的怪兽在身后追赶,叫我不敢回头张望。
      
      呼吸提不上来,腿上也如灌了铅一样难动。我从未如现在般畏惧过死亡,也正是在如此濒临死亡的边缘,我才发现自己从未正视过生死。
      
      害怕,从未有过的害怕。
      
      它催促我凭着本能找寻无惨的足迹,我不知道自己除了他还能依靠谁。又或者说,我急于确认他的生死情况。
      
      拜托,千万不要出事。
      
      “阿兄!”
      我猛地推开他屋室的门,熟悉的身影仍如记忆中那般坐在屋中。
      
      只是他身子低伏,好像靠在案几上。
      
      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我终于撑不住倒了下来,“噗通”跌倒在实木地上,心里揪着的结疏散开。
      
      “太好了……”看起来他没受伤。
      
      我跪在地上艰难地保持着清醒,然而方才的剧烈跑动已叫我喘不上气,头脑发昏,一股股恶意从胸腔处涌出。
      
      不行……还不能晕。
      
      揪着自己的手肉,我试图用疼痛刺激神经清醒。那一点力道暂且击退了些许呕吐的欲望,我才终于有能力调整自己的呼吸。
      
      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来,我踉跄着跑到无惨身边,抓住他的肩膀。
      “无惨……你快点起来,府上很危险,我们得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他一直没有反应,直至尾音落后,才魂归了般猛颤一下,缓缓抬起头。
      
      我这才意识到无惨的不对劲。
      
      他的身子一直在颤抖,浅却有力,像是疯狂克制着什么,颇有狂徒味道。而他注视我的那双眼中,有细长深红的血丝自瞳孔蔓延开,如龟裂四散。
      
      那双眸子,充血叱咤着无尽的狠戾欲望,像野兽。
      
      “无、无惨?”
      我感觉一丝不对劲,缓缓松开了搭在他身上的手。
      
      无惨撑在桌上的手抵着案面,缓缓站起。弱不禁风的身子又高又瘦,给人下一秒就要倒下的错觉。
      
      然而我从他孱弱的体格中感受到了与往日不同的压迫,脚步下意识就向后退了一步。
      
      “阿兄?”
      我试探地喊他,然而无惨像是并未听到,脚步顿着向我一步迈进。
      
      我又不由得后退一步。
      
      突然两只手袭来,无惨抓住我的肩膀,那双梅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我,整个人都在颤抖。五指透过布料狠捏住我,携着疯狂的力道。
      
      “阿兄?你怎么了……”
      我哑着声,心中对他这副疯魔的样子甚觉恐惧。
      
      简直就像是毫无理智的行尸,面目狰狞,带来死亡的压迫。
      
      他微微颤抖张了张嘴,嗓中压出几个不成样的音节,像是野兽的嘶哑,像是将死之人的呼喊。那双眼睛中汹涌着澎湃的血潮,几乎要将我溺毙。
      
      我们这样诡异地注视着,然而他充斥血丝的双眼似乎并未容纳下我的身影,而是在看另一件物什般,有吞噬的狂色。
      
      “……无惨……”
      我终于是忍不住,发出来的声音也沾上了恐惧的气音。
      
      这一声轻唤打碎了沉默的僵局。
      
      他突然扑了上来,只在我眼前出现一道残影。下一个瞬间,血肉撕咬的声音炸开在耳边,剧烈的疼痛自脖颈下的地方突突传来!
      
      ——“噗呲”
      
      利齿没肉的声音。
      
      身体比大脑更先做出反应。
      
      尖锐的叫声将黑夜撕破,穿透雨打直击夜色。
      
      我所有的理智与感官瞬间被痛意席卷,它一瞬间剥夺我所有的感知与思考,让我在此般直接而强烈的疼痛中陷入绝望的泥潭。
      
      “无惨——!!!”
      
      如女鬼般凄厉的哭喊从我咽喉中破开,我的双手一瞬间解除禁锢似的,疯狂推搡他的身躯。
      
      然而他像是攀附在身上了一般,将我抱得死死地,而口中利齿更加深入血肉!
      
      痛!
      
      被咬的那一侧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我支着一边的手推拉他的身体,然而对比他口下与手上的力道,简直是微乎其微。
      
      “无、无惨——不要……!!!”
      
      肩上的痛楚越发明显,我再没有反抗的力气,手指扒着他脖颈的位置。在意识濒临崩溃的边缘,所有的力道都不自觉汇聚到五指处,狠狠抓他的皮肉。
      
      我意识不到自己用了多大力气了,指甲都嵌入他的皮肤,抓出了血。在生死边缘迸发出的力量,都在急切推阻他的动作。
      
      下一瞬,只觉那啃食的獠牙锋向一转,肩膀的□□被硬生生撕破!
      
      凉风与热血相触的那一刻我被所有疼痛侵占了思考,将我的痛呼齐齐掐在嗓中。
      
      无惨箍着我的手骤然松开,我的身子顿时向后倒去,噗通倒在地上。
      
      血,从肩处向外汩汩流出。
      
      我抽着气倒在地上,另一半完好的手臂缓缓伸来,摸了摸对肩被咬破的伤口。
      
      当触及那一片湿热与凹凸不平,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撕扯坏,肩膀那处已经不成模样了。
      
      这一认知瞬间夺走体内所有气力,我只能盯着天花板仰躺抽搐,喉中时而发出哽气的声响。
      
      有嚼食麋肉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和室,连外头的雨声也听不见了,像是砧板上任宰的羔羊,无力等待死亡降临。
      
      甚至没有力气思考一切异常。
      
      那食用血肉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不规律的喘息。
      
      好像有一道视线落在我身上。
      
      “……绫……音?”
      
      颤抖的、犹豫的声音。
      
      从前是他淡然而带着浅浅笑意的呼唤。
      
      我听到了什么瓷器打碎的东西,然后是一阵手忙脚乱的碰撞声,肩上的伤口便被扯动冒出更多血,身体被抱入久违的怀抱。
      
      “绫音?!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是无惨的声音。
      
      我挣扎着睁开眼,可入目半是猩红,像落了血在眼中,视线内所有事物都被血色浸染。
      
      连他的模样也模糊不清。
      
      “好、好痛……”
      
      气若游丝,吐出的话散入风中,我甚至怀疑他能不能听清。
      
      无惨伸手将我打横抱起,动作是前所未有的慌乱。我的头靠在他胸前,从一颠一颠地颤动中,大致判断出他在奔跑。
      
      “绫音,不要睡过去,千万不要睡过去!你不会死的,我会带你治好伤口的!一定不要闭眼!”
      他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随着跑动的步伐有些断断续续,显得慌乱无比。
      
      无惨未曾有过这样手忙脚乱的时候。
      
      当冰凉的雨水从天空拍打在脸上时,我才意识到他带我跑出了产屋敷家。
      
      这或许是在一条街上,四处无人,唯有月光照亮积水平地。因为眼前一片模糊中,除了他朦胧的轮廓,只剩下一片夜色。
      
      靠在他胸前,我能感受到他因强烈运动而急促的喘息,还有沾了血腥气味的淡香。
      
      我的意识好像要消散了,连肩口偌大的伤处也逐渐消失痛意。
      
      就这样不知不觉在无惨怀里咽气,似乎也不赖?
      
      虽然死相难看了些,过程也有些痛苦。
      
      但真就这么撒手人寰了,无惨或许会气得冒烟吧?何况当初还和他约好,要走遍大和天地,两人结伴成双。
      
      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就不和他吵架了,以致于道歉的话尚未出口,就要天人永隔。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活着好。只是有点累,有点困,我想闭眼睡片刻小憩。
      
      当我阖上眼,浓重的倦意如潮水用来,将全身裹挟。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放松,身体轻飘飘得到了解脱。
      
      然而下一刻,心口骤然一跳。
      
      “噗通”的心跳声,贯入耳朵,意识瞬间清醒。
      
      不对劲……
      
      又是一下猛跳,仿佛被无形的手捏住了心脏,我忍不住哼出一声。
      
      无惨似乎是注意到,急切开口:“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我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满脑子都是自己逐渐清晰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强有力敲打胸腔,将体内的血流调动迸发。
      
      突然,无端冒出的痛意顺着脉络途径的方向窜射而出,瞬间蔓延至全身!
      
      我受刺激一样疯狂叫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他的怀抱,摔倒在地上,落入一地雨水。
      
      “绫音!”无惨似是未料到我这般变故,连忙要来抓我,却被我一掌挥开。
      
      剧烈的痛意让我全身上下承受着剥皮般的痛苦,我嘶吼着在满地雨水中挣扎,手脚下意识蜷缩。
      
      血液漫过的每一寸肌肉都在叫嚣着旺盛的生命力,像是要从□□中脱离。
      
      只是片刻时间,心脏又是猛地跳动,我所有痛苦如野兽的嘶吼一瞬间被堵在了咽喉,化作呜咽的破碎□□,手脚也瞬间泄了力般瘫倒。
      
      无惨将狼狈的我抱起,力道之大仿佛要将我揉入骨血。
      
      我在他怀中安静躺着,已是神志模糊。
      
      在感知消失前的片刻,嘈杂雨声中混杂了三个字节,颤抖的嗓音甚至让我一瞬间以为他在哭。
      
      ——‘对不起’
      
      那一刻,我无视所有疼痛难耐,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这是一个混沌的世界。
      
      我失去了□□,如一粒尘埃飘浮在无边黑色中。
      
      所有事物扭曲分解,四散分布,凌乱杂陈。我困在其中,时而听到悲惨的哀嚎,时而听到激烈的谩骂。眼前的画面一变再变,无一相同,熟悉与陌生拼凑,成就一副无序诡异的空间。
      
      遥远的地界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我。是带着浅浅笑意如和煦春风,拂略人心的声音。
      
      ‘绫音……绫音……’
      
      在浑浊混乱的空间中,仿佛一道光照入黑暗,引领我前进的方向。
      
      我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内心有一处深埋的幼芽破土而出,渴望尽头的光明。
      
      义无反顾地奔向空间深处的音源,我伸手,似乎抓住无形的丝线。下一秒,手中绽放的光芒四射而出,驱走了所有黑暗。
      
      我的身子极速坠落,失重的感觉将我笼罩,心脏好像都飘到了嗓眼。
      
      骤然清醒。
      
      身下软绵绵的触感提醒我,刚才经历的一切只是梦境,而我正躺在床榻上,心率稍快,呼吸急促。
      
      我愣了一会儿,从床上坐起来。没有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也没有气虚血亏的无力,此刻我的四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充满力量。
      
      唯一的不同,便是腹中如潮水涌来的饥饿感。
      
      一下一下,像无底的洞散发填充的渴求,带给我本能地进食欲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