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修今天又在种田

作者:星雨微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色神光

      猫妖话语声一落,同样伸出爪子向前袭来。
      
      那猫妖的修为已是金丹后期,现在的白无忧就算有碎星加持也未必是对手,更不用想修为被封的黎风吟了。
      
      然而在猫妖爪子挥下之前,白无忧身形一闪,一张符纸临空而现,有意识般地直接朝着猫妖那双爪子而去。
      
      符纸一接触猫妖,哗啦啦地疯狂延长生长,从爪子开始一路蔓延到全身。
      
      最后猫妖被裹成了黄白二色的粽子。
      
      “你!你卑鄙无耻!”
      猫妖的灵力在发出去之前就被符纸强行逼了回去,他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憋死,不由对着白无忧怒道。
      
      “明知打不过还要硬打是莽夫行为,你看我的样子像莽夫吗?”白无忧挥挥袖子,一派悠然道。
      
      旁边黎风吟的爪子将落未落,一脸目瞪口呆,而后指着白无忧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有蔚涟漪给你的护身符!”
      
      亏他还想着和白无忧共同进退呢!
      
      “爪子收回去,莽夫。”白无忧淡淡瞥他一眼。
      
      “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白无忧没理一脸愤懑的黎风吟,他问倒在地上的猫妖:“说吧,你买灵草到底要做什么?”
      
      “我绝对不会说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猫妖别过脸,同样不想理白无忧。
      
      白无忧伸手指着他心口位置道:“首先,我要声明一点。心不是论条的,而是论颗的,你应该说死了这颗心。”
      
      最后他感叹一句:“你们猫妖不止是莽夫,还是文盲吗?”
      
      文盲·猫妖:“……”
      
      莽夫·黎风吟:“……”
      
      黎风吟忍受不住道:“白无忧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好吧。”白无忧意犹未尽。
      
      他来到这里以后越来越放飞自我了,有些时候还真刹不住。
      
      “既然你不肯说我就采取非常规手段了。”
      
      猫妖对他的威胁没有在意。
      一个小小的幼崽不过是靠着外力在他毫无防备之下才打败的他,还能将他怎么样不成?
      
      ——下一刻猫妖后悔万分。
      
      白无忧甩出一条绳子挂在房梁上,垂下来的部分他缠在猫妖的两只脚腕处。系好之后他拿起另一端的绳子,手下一用力,将猫妖倒立悬挂在空中。
      
      见高度差不多了,他就近找了个位置将绳子绑好。
      
      黎风吟良好的记忆力让他认出来,这绳子正是当初绑他的那条。
      
      他只能说,这绳子质量挺好的,还能回收再利用。
      
      “三猫,接下来看你的了。”
      
      白无忧递给黎风吟一株灵草。
      灵草多余的部分已被他拔掉,只剩一片细长叶子。
      
      黎风吟问道:“这是?”
      
      “我记得猫族的耳朵和鼻子是出名的灵敏。”
      
      黎风吟秒懂。
      他面带微笑地走向那只猫妖:“大叔,您自求多福吧。”
      
      “喵嗷!”
      
      一整晚,店铺里的猫叫声哀嚎不绝。
      
      有些想来买灵草的妖都被那道声音劝退,收回迈出去的脚步,抖了抖耳朵,莫名觉得身上发凉。
      
      远处的天际泛出鱼肚白,蒙蒙的光亮渐渐掩住荧光石的光芒。
      
      白无忧坐在椅子上,看着猫妖脸上各种眼泪鼻涕的痕迹,有些不忍直视。
      
      他伸手想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犹豫一瞬还是放下了手,对黎风吟道:“你把他放下来吧。”
      
      黎风吟听从他的话放下了绳子。
      
      此时猫妖脸色惨白,身体虚脱不已,已经没了叫喊的力气。
      
      “你要是想说就点点头,不想说我们明晚继续。”白无忧知他已没有说话的力气,从而换了一种方法问道。
      
      猫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几不可见地点了下头,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白无忧见他答应,对黎风吟道:“你把他清理干净,明天晚上我们再问。”
      
      入乡随俗,来到猫族的几天他也转变了自己的作息习惯。现在已经到了猫族睡觉的时间,他便歇了继续询问的心思,回去睡觉。
      
      出门之前他顺手把那块竖在门前的牌匾拔了下去。
      
      瞧见牌匾底部的黑色泥土,白无忧万分嫌弃地运起灵力,直接将那块木板震成粉末。
      
      反正他有钱,有时间再买一块。
      
      *
      
      月明星稀,夜空中几颗星子闪烁着凛凛的光芒。
      
      黎风吟在灵草田中继续采着已经成熟的灵草,他身边跟着蔚涟漪,两妖一前一后地走在一起,默默无言。
      
      他采起一株灵草,放入筐内。因为长时间需要精细地控制灵力,起身时已经有不少汗水从鬓边划落。
      
      蔚涟漪眼神一闪,飞快地拿出一块手帕擦掉他脸侧的水珠,眼底满是心疼之色,“你若是被迫的,我这就灭了他。”
      
      “……别,我真是自愿的,你怎么就不信呢。”黎风吟就着蔚涟漪的手,胡乱擦了两下,连忙解释道。
      
      黎风吟叹息一声,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白无忧的话,但是这就是无法争辩的事实。
      
      然而他太了解蔚涟漪的性子了,现在不说清楚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黎风吟感觉自己非常头疼。
      
      “那我……”
      
      见蔚涟漪还想说什么,他转移话题道:“我们过去看看白无忧他们在说什么吧。”
      
      此时黎风吟原先睡觉的树下已经放置了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白无忧端坐于上,静静地喝着果茶。
      
      果茶依然是从凤族种出来的灵果所制。
      酸甜的味道清新爽口,从舌尖浸透传递到身体各处,清凉如柳拂风,丝丝纠缠蔓延,让他有闲心处理目前的事情。
      
      他的面前站着已经清洗完毕的猫妖,猫妖苍老的脸上带着深刻的无奈。
      
      猫妖为白无忧解释他想买灵草的原因:“马上就要进行血脉纯度测试了,听说灵气充足的灵草服用后能后洗掉血脉中的杂质,而且灵气越多越好。我就想给家里那只幼崽买些回去。”
      
      “我不想说也是因为,那个人说这件事一定不能和别的妖说,要不然别的妖都知道了,我家幼崽就争不过其他的妖了。她说的有道理,再加上你也是幼崽,所以我就不想多说。”
      
      哪想到这个幼崽这么会折磨妖,他差点半条命下去了。
      
      白无忧薄唇紧抿,而后认真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我的救命恩人。”
      
      “那他有没有说过,服用灵气过多的灵草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猫妖被白无忧的话语惊得瞳孔一缩,他激动地抓着白无忧的衣衫,尖利的指尖甚至将质量不菲的布料划出一道浅浅的印记。
      
      “你说的都是真的?”
      
      “他说的自然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
      一道女声接过,正是与黎风吟相携而来的蔚涟漪。
      
      她朝白无忧淡淡颔首,才继续说道:“我是蔚家的猫妖,蔚涟漪。”
      
      猫妖手下攥得更紧,他当然听过蔚家之名,猫族中几乎所有的术法都出自于蔚家之手。
      
      然而并非所有出自蔚家的猫妖能够姓蔚,必须得到家族的认可才能继承姓氏。
      
      可见蔚涟漪身份不凡,同样也说明她不会作假。
      
      猫妖心里震动不已。
      
      救命恩人竟会陷害他的儿子?
      
      “我说……你能不能放开爪子了?”白无忧见猫妖一直不肯放手,不由提示道。
      
      他的衣服被抓出个印子,心好痛。
      
      猫妖注意到白无忧的视线,低头看到自己的杰作尴尬一笑,讪讪地收回了爪子,“抱歉,是我唐突了。”
      
      “无碍。”
      白无忧将手负在身后,偷偷藏住袖子。
      
      “大叔,这血脉纯度都是天生的,吃什么东西都没法改。你都活这么久了,不可能不知道吧?”黎风吟懒懒地靠在树上,歪头看着他。
      
      “我自然知道……可是救命恩人她捉了一只鸡当场给我示范过,我才相信的。”
      
      “哈?”黎风吟来了兴趣,“你详细说说。”
      
      蔚涟漪也是一脸好奇。
      
      倒是白无忧情绪淡淡,他不是妖族,不理解血脉纯度的重要性。
      
      猫妖说他的救命恩人当场抓了一只鸡,拿出一株灵草喂给它,然后将灵力注入鸡的身体中。
      
      渐渐的那只鸡身体变大,从一只野鸡变成了一只毛色亮丽的孔雀。
      
      “我亲眼所见,绝不会看错。”猫妖怕他们不信又道:“而且那只孔雀还会开屏,尾羽甚至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顺走我身上的东西。”
      
      白无忧眉头一皱,他就算不懂血脉纯度也知道那只孔雀的异常。
      
      那只鸡顺走东西的能力明显是孔雀一族的天赋,五色神光。
      
      五行之内,无物不刷,无物不破。[1]
      
      还是未开启灵智之下无意识用出来的五色神光!
      
      一只鸡成了一只孔雀还学会了天赋能力,这是何等不可思议。
      
      他追问道:“你那个恩人真的只是用了普通的灵草和普通的功法?”
      
      “千真万确!恩人说我们有缘,才告诉我这个方法的。”
      
      黎风吟又问道:“他现在在哪?”
      
      “恩人还在我家里,她说好久没来这里了,想看看。”猫妖一拍脑袋,“我刚想起来,出门之前恩人还想让我帮她买几件衣服来着,她说自己穿不习惯身上的衣服。”
      
      “你恩人这么害你家幼崽了,你还叫他恩人?”蔚涟漪一句直戳猫妖心窝。
      
      猫妖醒悟道:“你说得是,我不叫她恩人了,她原名叫清芜。”
      
      白无忧听见那个耳熟的字眼,挺直了身子,问道:
      
      “等等,你说她叫清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百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