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修炼手册[无限]

作者:三不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重地狱

      “阿莲到底死了没有?”
      “没有。”
      
      □□迷迷瞪瞪睁着双眼,给出了这个回复。
      
      “她在哪里?”
      “在邻县的李家村里。”
      
      说完这一句话,□□就“咚”的一声,额头撞到桌子上,已经彻底睡过去了。
      
      “看来这药的正确使用方式还是用水化开以后,蒙住人口鼻。这样直接掺入饮食,效果太不理想了。”中年男子说道。
      
      “邻县的李家村。”双琼把这个地址念了一遍,扭头看凌维,觉得他的意思应该也和自己差不多。
      
      “我们如果找到了阿莲,说不定以前那些少女去向也就能明白了。”
      
      这是凌维的回答。
      
      “那我们要干什么?”萌妹子指指中年男子,又指了指自己。
      
      “你们……等着我们带飞就好了。”双琼虽然很不想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但是根据他们两个刚刚连人都看不住还是算了。
      
      李婆婆那本神秘兮兮的数里并没有说清药效能持续多久,计量不足的情况下□□因为身心疲惫睡的很沉,一时半会也不会醒。
      
      有这两位队友在旁边,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
      
      邻县去一趟还挺耗时间的,老翁那边应该也能察觉到自己离开村庄的事的。双琼找了一阵,终于在河边找到了他。
      
      老翁拿起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往自己嘴里倒,喝一半后可能是呛到了,往河里吐了几口,擦擦嘴角后才发现了站在身后的双琼。
      
      老翁也许是觉得不好意思,笑了几声以后再次拿起钓竿,“来找我什么事?”
      
      “□□叔叔叫凌维去城里买点香油纸马,他叫我一起去。”
      
      “行,你去吧。”就在这说两句话的时间里,老翁竟又钓上一条鱼来。
      
      昨晚在守灵的时候,坐在中间周围的村庄原住民们就曾经讨论过河里的鱼。
      
      张大嫂说她坐在河里一天也弄不到一条鱼,不甘心可又不敢下水捞,只能作罢再也不去。
      
      此言一出,赢得了很多人的附和,说自己也怎么都弄不到鱼,只能买老翁的。
      
      双琼想到这里,想起他们甚至还开玩笑说老翁之所以会钓鱼是因为有酒的加持。可是那酒是老翁自己酿的,又酸又苦真不知道他如何吃得像绝世佳酿的滋味。
      
      “你去邻县的路上可要小心啊。”老翁熟练的把鱼饵串好,丢进河里,“不要从有水的地方经过。”
      
      “不然……”
      
      “会被长着大眼睛的怪物抓走的。”老翁的声音老迈,这句话里透着的都是诡异的气息。
      
      大眼睛?双琼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李婆婆家里无处不在的狭长眼睛,会是这个吗?
      
      双琼和凌维花钱租了村长两匹马,借着□□的借口就往那个地址赶去。
      
      邻县的李家村,明明应该是草木生长相当旺盛的时节,风景却萧瑟的很。与张家村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出现在路上不同,这里阴盛阳衰极了。
      
      田里是妇女在劳作,砍柴担水也都是女子在操持,男的竟一个也看不见。
      
      双琼和凌维两个陌生面孔进村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很多还在做事的人,手上的事也不做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们,好像他们两个人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劫匪,随时都有可能伤害她们。
      
      柿子要挑好捏的下手,双琼注意到了一个目光一直紧紧盯着自己耳朵上戴着银耳坠的女人,眼露贪婪之色,跟其他人尽是堤防的样子完全不同。
      
      双琼装作自己长途奔波特别劳累的样子,下马之后脚步虚浮,站都站不稳,“敢了几天的路,这才看到一个村子。”
      
      “我不行了。”双琼用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都几天没吃饭了。”
      
      凌维看了进村之前精神绝佳的双琼,尽管没有打招呼也知道要开始演戏了。
      
      凌维找准的目标与双琼一致,他走到那个人面前,询问能不能花钱买点东西吃 。
      
      本来对他们还抱有怀疑之心的女人一看到凌维手里拿出的钱,兴奋不已,“好好好,跟我来!”
      
      长得壮实的妇人力气贼大,用一种抓小鸡仔的姿势把双琼半拖半拽的拎到自己身边,甚至有趋势就这样带回家。凌维看着都觉得受罪,不由分说的把双琼背在背上。
      
      壮实的女人觉得非常惊奇,“你们不是几天没吃饭了吗?”怎么还有力气把人背起来?
      
      这半句话刚想脱口而出,凌维又掏出了一小块碎银,堵住了她的话,“她没出过远门,头晕眼花的什么干粮也吃不下,正好碰到这边有个村子,就来看看有什么正常的东西吃。”
      
      反正是从□□家里摸出来的,不心疼。
      
      有钱什么也好说,壮实的妇女替他们牵了两匹马走在前面给他们引路,很快就到了自己的家。
      
      她的男人在家里抱着孩子玩,看着有生人劈头盖脸就骂,“你皮紧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往家里带。”
      
      女人缩缩脖子,把还没揣热乎的钱往男人的手里一放,“他们给了钱,说是要吃点东西。”
      
      “这还差不多。”男人掂量着觉得分量还挺多,揣进自己的口袋,“随便拿点什么给他们吃。”
      
      “不准给好的!”妇人连连称好,自己上厨房去弄东西了。
      
      听到这两人的奇葩对话,装作虚弱状的双琼忍不住替凌维心疼给出去的一钱银子,什么人啊这是。
      
      说是不要弄好的,上来的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凌维咬了几口,感觉出发的时候带的一点干粮都比这好吃多了。
      
      男人怀里的孩子“咯咯咯”笑个不停,“村口五哥新买来的媳妇做饭可好吃,才不会像娘做的一样硌喉咙。”
      
      “外头的人就是傻,拿钱买这种东西,哈哈哈。”
      
      熊孩子就是烦。凌维却觉得抓到了什么,“买来的媳妇?”
      
      男人理所当然的说道,“对啊。我们这边的姑娘都娇的很不听话,外头买来的有卖身契在手上,要做什么就得做什么,还能翻了天不成。”
      
      男人看看两人身后扬起一个诡异的笑,他放下孩子,指着外面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凌维并没有如他的意,放松警惕去看外面,而是稳准狠的捉住身后妇人使往自己头上敲的木棍。
      
      凌维夺过木棍,反过来还把那个心怀不轨的妇人给砸晕了。
      
      男人抱着孩子正想跑,闭着眼睛的双琼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把男人摔倒在地上,就算有爹护着,怀中的那个孩子磕到了头,再看着父母都成了这样也吓得大哭。
      
      双琼拿起妇人做的东西把孩子的嘴塞的满满当当,“好好吃你娘做的东西。”
      
      “会长高的。”
      
      小孩呜咽几声,食物太干了,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下去。这种上不上下不下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男人爬起来还想跑,双琼一脚踩到他背上,“女人孩子都不要了,就顾着自己?”
      
      “你可真有意思。”双琼的力度加大,男人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碎了。
      
      男人还是想跑,可是他还是抵不过双琼的力气,只能像咸鱼一样的趴在地上,“我服了,我服了,轻点!”
      
      “绳子在哪?”
      
      面对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实则大魔王一只的双琼,男人明知道问绳子就是要来绑自己的也只能认命,“在那边屋子的柜子顶上。”
      
      凌维拿到绳子,把三个人捆的严严实实,“你孩子刚刚说五哥的媳妇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花十五两银子买的,长的挺不错,就是老想着跑,这几天打几顿都不老实。”
      
      “你们刚刚是想干什么?”凌维看看那根棒子,觉得这两人的心可真狠,也不怕弄出人命。
      
      “你们有马准备出远门,身上肯定还有钱。”男人咽了一口唾沫,“再说把你弄死了,还可以把她给转卖给老光棍什么都,能赚很多钱。”
      
      双琼“呵呵”一笑,“就凭你这本事?”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有个人趴在门上小声问道:“刚刚那两个人怎么样?”
      
      男人眼神一亮,抓住这个可能并不靠谱的稻草,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救命!”
      
      “嗯?”双琼简单粗暴的踢了他一脚,“说人话。”
      
      凌维补刀道:“你说是他踹门进来更快,还是先弄死你更快?想清楚再说话都不懂?”
      
      外面的人也察觉到不对,声音也大了很多,“你还好吗?”
      
      男人在短暂犹豫后跪的很快,朝外面大喊,“我说他们就走了!”
      
      外面的人似乎不信,“你开门让我进去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凌维和双琼对视一眼,知道这个人没有那么好骗,也只有用点别的手段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门外的人不疑有他,推门什么都没看清楚就被按到在地。
      
      他惶恐的抬头,那个明显不是本村面孔的男人笑着开口,“又抓到了一个,正好打一桌麻将。”
      
      双琼并不知道阿莲是长什么样子的,按照别人的描述简单说了一下,“经常扎着两个麻花辫,高高瘦瘦,脸上有几个麻子,额头上有个小小的疤。”
      
      “这就是村头老五买的媳妇模样。”刚刚被逮住的男人可比之前的男屋主识趣多了。
      
      “按你们的说法,你们经常买年轻女孩子进来吗?”双琼追问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