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镜子里谈恋爱

作者:木舟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夜

      时迁这几天一直在教室和社团两个地方辗转。
      
      自从那天开始,林在好像越来越喜欢约时迁到自习室,讨论一些辩论上的问题。
      
      渐渐接触多了,时迁发现,林在说话十分有水平,有时候提出的观点,是自己都没有想到过的。
      
      但是一想到林在年级前十的水平,可能说出这些话也就并不奇怪了吧。
      
      只是最近洛一凡的表现有些奇怪。
      
      放了学总是急急忙忙地走,有时候急到连招呼都忘记了给时迁打。
      
      这天放学,在洛一凡再次要破门而出时,时迁快步走了上去,拦住了洛一凡。
      
      洛一凡低着头,似乎是没有说话的意思。
      
      时迁不管这么多,她把洛一凡拉到外面,回过身子:“说说吧,最近怎么回事?”
      
      洛一凡依旧低着头,声音很小:“没怎么。”
      
      “你跑什么?”
      
      “没跑。”
      
      时迁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抬起洛一凡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凡凡,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
      
      洛一凡一把打掉了时迁的手:“不用你管。”
      
      气氛达到了冰点,一触即发。
      
      洛一凡眼睛红红的,喘着粗气,一向脾气很好,性格大大咧咧地女生此时竟会因为时迁的一句话变成这样。
      
      时迁以为自己看错了,不可思议道:“洛一凡?”她平时并不直呼朋友大名:“你刚才说什么?”
      
      洛一凡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道:“时迁,我有事,最近别跟着我了。”
      
      “什么事?”
      
      “你别问了。”洛一凡打断时迁。
      
      她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时迁看。
      
      时迁竟从洛一凡的眼神中看出了叫作温柔,无奈,悲伤甚至还有一点叫作迷茫的情绪。
      
      洛一凡深深地看了时迁一眼,转身要走。
      
      时迁抬起手,捞了一下,没有碰到她。
      
      “明天的辩论赛,你来吗?”时迁突然冲着洛一凡的背影喊了一句。
      
      洛一凡的背影顿了顿,没有转过身子来,缓缓点了点头。
      
      时迁还欲再说点什么,只是洛一凡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转身消失在了楼梯间。
      
      时迁的手还停留在空中,可眼前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把手收了回来。
      
      旁边是吵吵闹闹的人群,带着开关班级塑料门的声音,而也是这样的吵闹,显得时迁一个人站在这里特别渺小。
      
      时迁也是在这时真正体会到了沧海一粟的感觉。
      
      先是男朋友莫名其妙失踪,又是闺蜜不愿意搭理自己。
      
      这几个月来唯一称得上好的事情就是奶奶康复吧。
      
      世界永远会是平衡的,得到了一些,就必定会失去什么。
      
      时迁这样安慰自己。
      
      因为奶奶在家,所以不用着急回家做饭,时迁把书包放在操场中央的草坪上,走到跑道上。
      
      烈日炙烤着时迁的脸庞,少女表情坚毅。
      
      3,2,1——
      
      她迎风跑了起来。
      
      炙热的风扑面而来,零星被卷起的尘土糊在时迁脸上,可这些她都没有在意。
      
      据说跑步会增加人荷尔蒙的分泌量,会使人感到心情愉悦。
      
      这么多年来,时迁一旦心情不好,第一个做法就是去跑步。
      
      就像是能够驱赶掉所有坏心情一般,时迁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
      
      五圈后,时迁像是耗光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操场中央的草坪上。
      
      天渐渐暗了下来,四周都是足球队训练的嘈杂声,时迁听着在操场两侧传来的“好球”“你怎么不传球”的声音,勾起唇角笑了笑。
      
      一只抓着水瓶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手指骨节分明,腕骨突出。
      
      时迁吓了一跳。
      
      “喝水。”少年平静的声音传来,手却没有收回去,仿佛有时迁不接过去就不放下的趋势。
      
      时迁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她接过林在手中的水瓶,拧开喝了一口。
      
      冰水入口,凉凉的,沁人心脾。
      
      可能是刚喝完冰水的缘故,时迁的嗓音变得有些清澈明亮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路过。”林在顺势坐在时迁身旁,说道。
      
      时迁点了点头。
      
      她现在没有心情去计较林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正好在自己最狼狈的时间出现,为什么会在自己心情最差的时候拉自己一把。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的朋友突然对你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会是什么原因?”
      
      可能是微风实在过于美妙,时迁不由自主地敞开心扉。
      
      林在听到时迁的问题,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从时迁手中拿过水瓶,仰头喝了一口后,说道:“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各种事情,你让我猜,不好意思,我不行。”
      
      “不是年级前十吗?这都不行?”时迁戏谑地看着林在。
      
      “嗯,我是前十。”林在勾唇笑了笑。
      
      时迁这才反应过来,林在并没有告诉过自己他学习好坏的问题,那么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完全是自断后路,可能会让林在产生一种自己无时无刻都在关注他的错觉。
      
      “不是你想的那样……”时迁的话语有些苍白,她竟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
      
      林在淡淡地看了时迁一眼,把喝完的空水瓶捏扁,骨节分明的手在用力的时候显得更加白皙。
      
      “学习和生活,从来都不能对等。”林在说:“比如你考了年级第一,去买彩票却也不一定会中奖,再比如我,就算考了年级前十,自己的生活还是搞得一团糟。”
      
      时迁怔楞住了。
      
      林在刚才用什么词汇形容自己?一团糟?
      
      可是他是个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都完美到一塌糊涂的人。
      
      假如自己先遇到的是林在而不是霍煜,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
      
      但时迁很确定,自己对眼前这个少年是没有男女之情的。
      
      真的没有吗……
      
      “一团糟的意思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也无法很好地掌控自己接下来的时间。”
      
      “所以,时迁,不要去猜测别人身上会发生的事情,如果不说,那就是不能说。”
      
      “有的事情,也真的不能说。”
      
      林在说完后,没有给时迁反应的时间,单臂撑地,站了起来。
      
      时迁也跟着站了起来。
      
      林在看了一眼手表:“不早了,回去吧,我送你。”
      
      时迁还欲再说什么,却被林在打断:“放心吧,不去你家。”
      
      时迁:“……”
      
      她仿佛又想到了那天晚上林在耍自己玩的场景,一脸怨气,刚才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丢丢感动瞬间消失地渣都不剩。
      
      时迁没忍住,开口问道:“说实话,你是不是母胎solo?”
      
      “什么solo?”林在问。
      
      时迁深吸了一口气:“就是说,你是不是一直单身。”
      
      “是什么会给你这样的错觉?”林在对时迁笑了笑:“在我身上,这种事情不会存在的。”
      
      “不过,你看着倒是像。”
      
      “像什么?”时迁问。
      
      “母胎solo啊。”林在一脸无辜:“不是你自己说的?”
      
      时迁:“……”我他妈。
      
      暖风吹来一阵,卷起时迁的发丝,她抬起手捋了捋,转身就要走。
      
      “明天,别忘了辩论赛。”
      
      身后的少年突然开口。
      
      时迁脚步没有停,话音埋没在风中:“看我心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螺旋式360°无死角跪地花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