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他妈

作者:林博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8

      次日。
      
      小崽崽一醒来就闻到了清香,这是他从未闻到过的气味。
      
      “醒了?”温园园轻声的询问道。
      
      小崽崽刚醒,迷迷糊糊的揉着惺忪的睡眼,头顶的小呆毛翘得高高的,奶得直冒泡,半晌才轻轻的回了一声“嗯”。
      
      温园园弯下腰来,轻轻的用食指弹了弹他的小脑瓜,催促道:“快点去洗漱,早饭准备好了。”
      
      “知道了。”
      
      小崽崽挠了挠头,慢腾腾的从床上爬了下来,自顾自的跑去卫生间洗漱去了,不得不说,小崽子自理能力真的是杠杠的,完全不用人操心。
      
      温羽刚从卫生间出来,便看到桌面上摆着的青菜粥,眼眸中带着几分困惑,“这是什么?”
      
      温园园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一脸的期待,催促道:“你快尝尝,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这是她特意早起做的青菜粥,大火熬制的小米配上营养的鸡蛋,她特意把胡萝卜切成小块,方便小崽崽能够更好的吃下去,青菜是在粥即将出锅的时候才放进去的,整个都是青绿青绿的,看起来格外的娇艳欲滴,让人看着就能够充满食欲。
      
      老实说,他一醒来看到这么一碗粥的时候,还是挺诧异的。
      
      “妈妈,你做的?”
      
      要知道,他平时吃“料理”的次数,用手指数都能数出来。
      
      像这样的餐品是很贵的,根本不是他们这样家境能够吃得起的。
      
      温园园点了点头,急不可耐的催促道:“你快点尝尝,看看到底合不合胃口。”
      
      小崽崽舀起勺粥,凑在嘴边轻轻的呼了呼,待粥冷一些,这才塞进嘴巴里。
      
      不得不说,他的动作确实是斯文得不要不要的,处处都透着绅士的品质,远远看上去更像一位贵家公子。
      
      见对方凝视着自己,温羽脸上有几分挂不住,攥着汤勺的手指微微发紧,“怎么了?是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还是我的动作不对呢?我看餐厅里面的人都是这样吃东西的……”
      
      温园园笑着摇了摇头,忍不住夸赞道:“没有,我觉得阿羽超棒的呢!什么东西都能够一学就会,领悟性一级棒的!”
      
      是的呀,也难怪主角完全被反派摁在地上打,惨得令人不忍直视。
      
      非要说反派为什么干不过主角,那完全就是他队友的锅呀,一帮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认认真真的走剧情,认认真真的给主角添麻烦,奈何小弟一个赛一个坑,卖情报卖队友,一个卖一个准,他还得在后面不停的收拾烂摊子,那叫一个惨目忍睹。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文她记得很清楚,男主名叫卡洛斯是标准意义上的正经少年,他是元帅家的独苗苗,从小便是万众瞩目的存在,他那S级的资质,更是让维克托家族倾全族之力来培养他,立志把他打造成家族下一任的领头羊。
      
      然而,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厮竟然爱了政敌的女儿—比琳达,比琳达来自菲希尔家族,这是元帅最厌恶的家族,两家一向势如水火,争锋相对,根本没有联姻的可能。
      
      虽说卡洛斯优秀,但是比琳达同样是个不服输的性子,两个人在学院里面便是□□味十足,处处争锋相对,偏偏他们又是那种明撕暗秀的风格,表面上是势如水火,实际上一牵手就脸红的主,而两家又处于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立场,两个人谁也无法说服谁,一段虐心虐身的爱情不就展开了吗?
      
      男女主反反复复的折腾,虐得人心儿颤,偶尔的一点糖,那都是读者从玻璃渣里捡的,用实力诠释着什么叫做糖里有屎,来来回回反复去世。
      
      老实说,那会她都不在意剧情是多么的狗屎,她只想要知道到底是HE还是BE。
      
      这到底是HE还是BE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那文她还没有看完,她就穿了……
      
      嗯,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温园园看着眼前可可爱爱的三头身,思考着如何把儿砸从剧情里面摘出来。
      
      毕竟,这会的小崽崽并不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温羽。
      
      只要心里有希望,一切就会慢慢变好的呀。
      
      若是崽崽能够不掺和在主剧情里面,那就更好了。
      
      这个念头一起,就在她的心里疯狂的生根发芽。
      
      是的呀,只要崽崽不掺和在主剧情里面,那不就是可以了吗?
      
      平平安安的过一个顺遂人生难道不香吗?
      
      一想到这里,她已经是打定主意,就要把小崽崽养成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小崽崽捏了捏她的掌心,询问道:“妈妈,你不吃吗?”
      
      见她没有动作,他果断的放下了勺子,一副你不吃,我也不吃的模样,真的是任性的不要不要的。
      
      温园园揉了揉他的脑门,温柔的安抚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我怎么会不吃呢?我只是想一件事想得出神。”
      
      “什么?” 
      
      “昨天,我意外的捡到了这个。”
      
      她麻利把支票放在桌面,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眼前的小家伙,兴师问罪道:“嗯?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温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蓝眸清澈如水,歪了歪小脑袋,发出困惑的奶音,“嗯?怎么了?”
      
      温园园嘴角微微抽搐。
      
      “……”
      
      别以为卖萌就可以把事情糊弄过来。
      
      她昨晚辗转反侧了一晚上,仔细着这张支票的来历。
      
      反正这张支票绝对不会是原主的。
      
      若是原主有这笔巨款,还能够眼睁睁的放任着自己病死?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可屋子里只有两个人,若不是她的话,那就只有小崽崽了。
      
      可是小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支票?难不成这厮在她的眼皮底子下黑化了?不应当呀,不可能呀,小家伙怎么看都是奶里奶气的小可爱呀。
      
      温园园用食指戳了戳他的小脑门,催促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知道是你做的,你得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小崽崽的蓝眸里荡漾着泪花,委委屈屈的扁着小嘴,委屈弱小无助道:“呜,阿羽不知道妈妈在说什么,呜呜呜呜,是阿羽做了什么让妈妈不高兴的事吗?”
      
      说着,小崽崽犹豫了一下,慢吞吞的伸出手来,小心翼翼道:“阿羽做错的话,妈妈可以打手心,但是,不要太用力,阿羽怕痛痛……”
      
      温园园脑子里就一句话,“阿伟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反复去世,幼年反派什么的,简直就是奶到冒泡。”
      
      谁顶得住呀!
      
      看着小崽崽怯生生的眸子,她的内心无比的动摇,甚至在心里帮小崽崽找好了无数的借口。
      
      见此,小崽崽再接再厉的抱着她的胳膊,一个劲的磨蹭着,活脱脱就是一个娇气包。
      
      她的黑眸里写满了挣扎,一边是软软萌萌的小崽崽,一边是二十万的支票,她挣扎了许久,这才挣开了他的手,坚定道:“每个人都有做错事情的时候,但是,做错了事情,你不可以遮遮掩掩的,而是要主动承担。每个人都会身不由己的时候,可以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谎言,但是,我希望下次的话,你能够好好的告诉我,而不是这样遮遮掩掩的。”
      
      温羽垂下了头,笨拙的靠在她的身侧,一副呆呆萌萌的模样。
      
      然而,两个人心底都跟明镜似的,真正的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羽确实是有自己的小秘密,他很早便发现了自己与生俱来的力量异于常人,但是,这件事他谁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一直埋藏在心里。
      
      简单来说,就是他赌不起。
      
      他除了妈妈以外,什么都没有了,他不能够顶着失去唯一亲人的风险去坦诚,他无法接受妈妈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里面带着厌恶。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不能够继续失去下去。
      
      妈妈的爱,对他来说,是最值得珍视的东西。
      
      他已经没有什么还能够失去的了。
      
      这是他仅有的绿洲。
      
      因为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他实在是无法承受失去这一切的风险。
      
      一点都不可以!
      
      温园园看着两眼泪汪汪的小崽崽,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揉了揉他脑门上的小呆毛,郑重道:“下不为例明白吗?”
      
      小家伙并没有理会她,反倒是撅起嘴,用背影对着她,一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模样。
      
      不过,这二十万真的就像及时雨一样,让她们眼前的困惑迎刃而解了。
      
      她用食指弹了弹他的脑门,催促道:“行了,别耍小性子了,赶紧把早饭吃了,我们一会还有事要去做呢!”
      
      小崽崽转过身来,“凶凶”的瞪着她,小模样像极了受气包。
      
      见小崽崽气嘟嘟的模样,她不好意思的咳了咳,解释道:“虽说不知道这二十万是谁留下的,但是我还是得谢谢这位好心人帮了大忙呢。”
      
      闻言,“好心人”的脸色才缓和一些,重新拿起勺子吃着热乎乎的粥,那副傲娇的模样像极了她养的银渐层,那只毛绒绒脾气大得很,这个小家伙脾气同样不小。
      
      那只银渐层明明是一只优雅的宠物猫,但是它时刻在为着“主人”是否能够活着而担心。
      
      一旦猫咪觉得自己的“主人”毫无能力,它们就会想法设法的去营生,甚至是主动捕猎喂饱自家无能的主人,那模样简直就是在说“愚蠢的人类,你瞧瞧你,你离开我以后,还能怎么活呢?”
      
      温园园:“?????”
      
      她经常会在自己的家门口发现惊喜。
      
      那个家伙最喜欢待在高处,经常会躺在家门口的大树上,一见她回来,就迫不及待的上前邀功。
      
      在她没有辞职开小饭馆之前,她是一名科研人员,免不了要朝九晚五,有时候甚至要义务性加班,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公公都要下山了。
      
      她住得公司配的独栋小别墅。
      
      最令她窒息的,莫过于辛辛苦苦下班回家,看见自己的家门口躺着一排排嫩红色的老鼠崽,小老鼠崽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大猫站在家门口倨傲的昂着头,慢条斯理的舔舐着爪子,软蓬蓬的大尾巴左右摇摆着,踏着优雅的小碎步上前迎接她,瞧瞧那副得意的模样,就差没有直直白白的在脑门上“快夸我呀!”
      
      温园园:“……”
      
      我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哦!
      
      任谁下班回家看到自己的家门口放了一堆老鼠崽都会崩溃的好吧!
      
      那是老鼠崽啊,老鼠崽呀!
      
      这份爱沉重到她无法用言语去表述,说多都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偏偏银渐层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用自己粉嫩的小爪子抓着她的裤脚,小尾巴一甩一甩的,湛蓝色的眸子宛如浩瀚的大海,美不胜收。
      
      她看着好心办坏事的小猫咪,心中五味陈杂。
      
      小家伙的小模样明晃晃写着“我抓老鼠养你呀。”
      
      怕老鼠怕得要死的温园园:“……”
      
      大可不必,谢谢。
      
      “喵?”银渐层歪了歪头,困惑的看着她。
      
      不高兴吗?
      
      这是本喵特意为你抓的老鼠哦!
      
      温园园的心一下子就陷入了冰火两重天,要狠狠的批评它吗?可是,它只是一片好心呀,太过严厉的话,会伤它的心,小家伙一生起气来,就是好几个星期不理她,不给撸,不给摸,每天臭着一张脸活脱脱就像一个讨债鬼;那么要夸它吗?一旦夸了它,它一定会受到鼓励再接再厉的。
      
      她可不想明天回家看到家门口摆着老鼠崽。
      
      她此时的心情跟当时的心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毕竟,这两个小家伙都是好心办坏事的主。
      
      她盯着眼前的小崽崽,凶巴巴道:“阿羽,不许挑食,青菜要好好吃掉。”
      
      小崽崽:“……”
      
      这明明就是蔬菜放太多了,他根本就吃不完嘛!
      
      在她的虎视眈眈下,小崽崽只能够硬着头皮把蔬菜一块块的吃了下去,小模样那叫一个可怜弱小无助,费了一番功夫才吃完的。
      
      见此,她飞快的在小崽崽额头上亲了一口,宽慰道:“阿羽,今天表现得不错哦。”
      
      小崽崽的腮帮子鼓鼓的,心头带着几分别扭,但是,看着眼前人放大的笑脸,一切好像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气了。
      
      妈妈什么的,最狡猾了!
      
      她一拍脑门,抓住小崽崽的手腕,认真道:“阿羽,你最听妈妈的话对不对?妈妈说的话,你一定会记住得对不对?”
      
      “嗯,怎么了?”
      
      温园园一本正经道:“绝对不要跟一个名叫阿曼德的人做朋友,不对,以后你若是碰这个名字,记得一定要躲得远远的,明白吗?”
      
      小崽崽:“……”
      
      emmmm,可以已经遇到了。
      
      小崽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下巴,纠结道:“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吗?”
      
      温园园一拍大腿,认真道:“当然有,他是幸运E啊!”
      
      “诶?”
      
      温园园揉着眉心,耐心的跟儿子解释道:“就是这个人非常的幸运,倒霉的都是他身边的人,而且他还是一个乌鸦嘴,只要他立下的FLAG,百分百会中的!”
      
      “诶……”
      
      在原文中,阿曼德就是一个大坑货!
      
      对方作为反派boss手下,经常把反派boss坑到吐血,计划不成功,阿曼德得背百分之八十的锅。
      
      她记得有一次,反派boss气得不行,一气之下竟把人扫地出门了。
      
      这厮那会正好无路可去,碰到了男主一行人,他一拍脑门,干脆跟男主团队一起行动。
      
      本来人家卡洛斯一路过关斩将,顺利得不能再顺利。
      
      结果,阿曼德一来,直接帮助男主开启炼狱级副本。
      
      卡洛斯:“?????”
      
      他们这次接的任务只有D级,按理来说,这应该很好解决的,哪想到他们做任务的时候,意外的触发S级炼狱副本。
      
      至于卡洛斯他们具体是怎么触发副本,那还不容易吗?有这么一个幸运E在身边,你想不触发都难!
      
      那一次的任务,男主小队几乎全员重伤,男主更是一度战到脱力,一回来就直接进ICU的那种,那境遇简直不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得完的。
      
      明明男主小队都已经惨到这种地步了,阿曼德身上除了自己不小心踩到鞋带跌倒的跌伤,基本上没有什么皮外伤。
      
      卡洛斯:“?????”
      
      果然你说得所有投诚都是假的,你果然是敌方派过来的卧底!
      
      阿曼德:“?????”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那一章一更新,下面一水儿的评论都是同情反派boss。
      
      “这个人简直有毒,心疼阿羽五秒钟。”
      
      “哈哈哈哈,阿羽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把人踢到正派阵营。”
      
      “草,阿羽从此腰不酸腿不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说了,卡洛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这是什么绝世奇葩!”
      
      “主角团受到致命打击,哈哈哈哈哈哈,阿曼德完全就是痛击我方队友。”
      
      “草,你们没有看到他过那个雷阵吗?十道雷,一道都没有劈到他身上,但是,全部打到了主角团身上,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做朋友吗?让你进ICU的那种。
      
      温园园抓着崽崽的肩膀,严肃道:“记住我的话没?绝对不要跟这样的危险分子靠近,明白吗?”
      
      小崽崽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的。”
      
      她板着脸,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一本正经的把儿砸带歪,“如果他非要缠着你,你就一定懂得祸水东引,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别人的身上,千万别让他赖上你。”
      
      “阿羽知道了。”
      
      温园园向他投来了孺子可教的目光,不愧是她家乖崽,一点就通!超棒的!
      
      不得不说,小崽崽会变成天然黑跟某人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
      
      “崽崽,咱们遇事不能够强出头。”
      
      “好的。”
      
      那他就让别人先出头。
      
      “崽崽,咱们做事得低调!”
      
      “好的。”
      
      那黑脸什么的,就让别人当好了。
      
      “崽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当你拥有好东西的时候,千万不可以显露出来,避免别人的嫉恨,若是实在藏不住的话,那你就一定要当着众人的面,把东西送出来,或者是分享给大家,这样一来,别人的仇恨值便不会留在你身上。”甚至还会对“好心肠”的你感恩戴德。
      
      “好的。”
      
      他果断把好东西塞到了卡洛斯的手上,好东西什么的,都给你!
      
      拉了一身仇恨值的卡洛斯:“汪?”
      
      母子俩一用完早饭,便退掉了宾馆的房间,将自己携带的大包小包放在宾馆的保险柜中保存。
      
      毕竟,她们今天有着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那便是找房子!
      
      原主之前的居住地肯定是不能够再住了。
      
      为什么?地方又破又小不说,偏偏隔音效果极差,她们经常能够听到隔壁单身屋里的动静,有时候那边打得火热,做上一晚上的话,她们这边也听上一晚上的活春宫,实在是扰民得很。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万一把她家崽崽带歪,那又该如何是好?
      
      温羽看着她身上那条洗得发白的衬衣,忍不住道:“妈妈,你能不能买一件新衣裳?这样邋里邋遢的模样会给人带来不好的印象。”
      
      他的言外之意是希望对方能够把钱更多的花在自己的身上,至少能够让自己打扮得体面一点。
      
      毕竟,女孩子什么的,自然是越漂亮越好啦!
      
      后知后觉的温园园觉得他说得甚是有道理,二话不说便跑去超市买了两条两百星币的衬衣,准确的来说,是去参加了超市里面的促销活动,买一送一的那种。
      
      当然,像这样廉价的衣裳往往是即将过季了,面料的手感更是刺刺的,摸起来更像一个小刺猬一般。
      
      她迫不及待的跑到小崽崽面前炫耀道:“阿羽,好看吗?”
      
      温羽的脸当即就黑了下来,气嘟嘟的往前走了。
      
      明明有二十万,就不能够买好一点的衣服吗?
      
      妈妈什么的最讨厌了,妈妈是超级大笨蛋!
      
      温园园困惑的挠了挠头,慢半拍道:“诶?”
      
      小崽崽不高兴吗?这不是他让买的吗?怎么好端端的生气了?
      
      温羽那叫生气吗?他根本就是要气死了!
      
      笨蛋,笨蛋,笨蛋!
      
      妈妈是超级大笨蛋!
      
      温园园领着小崽崽来到了房产中介,想着在这里找到合心意的房子。
      
      虽说她们的预算充足,但是她并不打算把钱全部用在追求奢侈方面。
      
      毕竟,想要离开这里,她们还得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了,开源节流什么的是最好的。
      
      母子俩跟着销售小姐姐一连看了好几套房子,硬是没有碰到合心意,这兜兜转转下来,两个人疲倦得很,只想尽快把这件事定下来。
      
      见她们迟迟没有看到合心意的房子,销售小姐姐不好意思的笑着,循循善诱道:“我司在别的地方还有楼盘,两位要不随我一块去看看?”
      
      温园园的脚都要走酸了,哪有力气往下走,她指着前面的小区,询问道:“不行了,我走不动了,前面的小区是你们的吗?我们去那边看看行不行?”
      
      凯思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对她肃然起敬,这人完全就是猛人呀!
      
      前面那块小区是搜查科的员工房,确实是有人有意招租,甚至是抛售员工房。
      
      问题是纵使里面的人有意出租、出售房子,也没有人敢买啊!
      
      那可是搜查科啊!
      
      那个能够将罪犯一招毙命的搜查科啊!
      
      谁会想不开去租那边的房子。
      
      这人简直绝了!
      
      凯思琳的眉心凝重着,艰难的点了点头,慢吞吞的解释道:“前面确实有招租的房子,只是价格有些昂贵。”
      
      怀揣着二十万巨款的温园园在这个时候格外的硬气,义正言辞道:“没事,咱们先去看看,价格可以谈,不着急。”
      
      凯思琳:“……”
      
      这个人简直就是勇士,难不成她真的想要租搜查科的房子?喂喂喂,你这是疯了吗?
      
      之前也有罪犯想要入住搜查科的房子,想得到搜查科的庇护,哪想到签合同的当天,人家一照面便认出了他,从口袋里抽出□□,直接把人干掉了。
      
      那动作叫一个迅猛,吓得她当场都要哭出来了。
      
      搜查科什么的,简直太残暴了!
      
      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搜查科是绝对不会允许罪犯租用他们的房子,一经发现,直接处决。
      
      要知道,那个人以前的前科,只是入室抢劫而已。
      
      像这样的罪名,顶多就是关上几年,罪不至死啊!
      
      偏偏他跑到了搜查科的眼皮底下,说什么要租房,直接被人KO。
      
      生命只有一次呀,得且行且珍惜啊!
      
      一想到当时的情状,凯思琳的双腿就直发抖,看着身侧从容自若的母子俩,心头暗道:这到底是何方神圣?敢死队吗?
      
      她清了清嗓子,认真的说道:“若是你们有案底的话,千万不要去租那里的房子,要不然,被人发现的话,你们会给自己招来麻烦的。”
      
      温园园完全没有get到她的言外之意,只以为有案底的犯人在当地难以租房而已。
      
      “放心吧,我们是良民,并没有案底。”
      
      凯思琳:“……”
      
      巧了,上一个被打死的也是这样说的。
      
      她内心满满的崩溃,啊啊啊啊啊,这些罪犯怎么一个比一个想不开?这样拙劣的演技怎么能够骗得过搜查科火眼金睛?一个个真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一路走过来,温园园格外的满意。
      
      相比她们之前看的其他小区,这里不仅整洁干净,而且街道两侧都摆着雪白的花朵,格外的美丽动人,微风拂过,她甚至能够闻到阵阵芬芳,令人愉悦不已。
      
      凯思琳下意识握紧了手指,指着眼前两层小独栋,说道:“这里就是了,这间屋子的主人已经招租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租客敢租他们的房子。”
      
      温园园从门口往里面望去,房主应该是个精细的人,墙壁边种了好些白色的蔷薇,白蔷薇顺着墙壁攀爬着,远远看上去格外富有情调。
      
      “那些人真是没有眼光,这房子一看就很好呀,真想进去看一看。”
      
      很快她便把心中的想法化为了行动。
      
      她直接按了按门铃。
      
      站在她身侧的凯思琳一度要哭了,不吧,咱们不是说好只是看看吗?你按门铃做什么?
      
      很快她们很快就听到一道苍老而庄重的声音,“哪位?”
      
      温园园还来不及回答,小崽崽便在一旁抢答道:“租客,我们是租客哦,想要进去看看。”
      
      “哦,那你们进来吧。”
      
      那道声音温和了不少,想来这人应该是很喜欢小朋友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一听到崽崽的声音,就放软了口气。
      
      温园园可没忌讳,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一路跟着她们的凯思琳,这会完全迈不开步子,她内心满满的崩溃,她一点都不想进搜查员的房子,她会死的,啊啊啊啊啊啊简直要疯了!
      
      客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地板上的瓷砖黑白相间,白色却不是纯白,而是昏暗的白,带着几分浓重色彩,客厅里摆着浅米色的沙发,茶几是摆着繁花的桌布,色彩搭配得恰到好处。
      
      相比外面科技感满满的房子,看着这“老派”的装潢,温园园感受了满满的温馨,仿佛回到了她那个地球的家。
      
      她清了清嗓子,询问道:“我们是前来居住租房的租客,我们能四处看看吗?”
      
      “随便你们吧。”
      
      她笑盈盈道:“那就打扰了。”
      
      凯思琳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恼了房主,把她就地正法。
      
      房间打扫得格外干净,楼上有三间房,两间房间能够供别人休息的房间与一间书房,这里的一切都被人打理得井井有条,最妙得莫过于主卧,上面搁鸳鸯的红被红枕,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新婚的婚房呢。
      
      殊不知,她们的一举一动,皆被人收入眼底。
      
      “老婆子,你要把房子租给她们吗?”老头看向躺在轮椅上的老婆子,询问道。
      
      老婆子一头的白发,琥珀色的眸子都带着几分浑浊,她轻笑道:“老头子,你没有看见她脖子上那根链子吗?恐怕肯尼思在的话,肯定希望我们把她们收留下来。”
      
      “肯尼思啊……”
      
      老头子低喃着,眸子带着几分空洞,仿佛在听着很久远的事情。
      
      “但是,我觉得她身上的链子未必是真的。”
      
      老婆子慢条斯理的理了理额间的碎发,从容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要把她留在眼皮底子下看着,若她身上戴着的链子是假的,咱们可以及时把人处理掉,若是真的话,咱们算是帮肯尼思把人情给还了。”
      
      “那么多年了,你还念着那件事呢?”
      
      老婆子抚摸弄着手上的军牌,发出一声微乎其微的叹气声,“克莱,你知道的,我永远都忘不了肯尼思在我怀里离开的模样……”
      
      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让她日日夜夜备受煎熬。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让他去从军。”
      
      她眼前的画面一恍,仿佛看到背着行囊匆匆离开的儿子。
      
      “妈妈,你知道吗?路易斯先生选我做副手哦,就是入学资质达到SS级的路易斯哦。”
      
      “妈妈,为什么我怎么努力都跟不上路易斯先生的步伐呢?那个人就跟铁人似的,完全不会累,看得我好生羡慕。有时候想要懈怠一下,又怕被人迎头赶上,路易斯先生的副手真不好做。”
      
      “妈妈,我今年就要毕业了哦,我想要跟着路易斯先生一起从军,听说了他拒绝了第二第三军团的招揽,去第一军团做兵卒了,这个人真是任性得可以呀,做什么都是随性而来,但是,真的超帅的啊。”
      
      “妈妈,我想要成为路易斯先生那样的人,他实在是太优秀了……”
      
      克莱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笑道:“你想得美,那臭小子肯定会□□跑出去的,你又怎么能够左右他的意志呢?”
      
      夫妇俩相视一笑。
      
      是呀,肯尼思就是这样的性子,永远不会听从她们的安排。
      
      这一轮的相看,温园园格外的满意,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凯思琳,这里出租一个月多少钱呀?”
      
      凯思琳歪了歪脑袋,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她们上一回给詹妮弗夫人的报价,一个月的价格的月租大概在十万左右,具体的详细,还得双方详谈。
      
      她的薄唇微张,正准备报出数字,哪想到另一道声音抢先了一步。
      
      “两千。”
      
      凯思琳的大脑当场就卡壳了,诶?两千?
      
      这里怎么可能两千?这个地段,这样的设施,哪止两千!
      
      两千连这儿的厕所都租不起啊!
      
      见温园园愣住了,詹妮弗当即挑了挑眉梢,嗤之以鼻道:“怎么?嫌贵?”
      
      凯思琳喉咙哽着一口老血,贵?这根本就是白菜价,跟半买半送没有什么区别。
      
      温园园的眼前一亮,急切道:“咱们什么签约?”
      
      “那便今天吧,免得我回头忘记了。”
      
      两个人三言两语便把事情定下了,反倒是一旁的凯思琳一脸的懵逼,铁娘子詹妮弗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詹妮弗开的价格实在是低廉,连温园园都忍不住再三询问她,这个价格是不是弄错了。
      
      哪想到对方翻脸比翻书还快。
      
      詹妮弗冷着脸,骂咧咧道:“喂,你到底租不租?你不租,我就走了。”
      
      “租租租……”
      
      这到底是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温园园弯下腰来,半抱着小崽崽,美滋滋道:“我们总算是有家了。”
      
      詹妮弗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看着眼前这个相似度百分之九十的缩小版路易斯,心头已有了答案。
      
      她甚至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出元帅抛妻弃子的大戏。
      
      克莱上前撞了撞她的肩膀,询问道:“要知会那边一声吗?”
      
      詹妮弗恶劣的笑了笑,“让他慢慢找去吧,我们凑什么热闹。”
      
      路易斯.维克托:“……”
      
      说好的还我的恩情呢?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另一边的路易斯同样不好过,他已经连续打了三针镇定剂了。
      
      作为他的私人医生,伊诺克的脸色很不好,元帅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元帅的情绪已经出现了失控的迹象,恐怕时间越久,效果越明显,镇定剂已经压不住殿下絮乱的精神力了。
      
      约瑟怂了吧唧的看着他,宛如犯错的小狗。
      
      “对不起,殿下我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你。”
      
      路易斯抓起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嗤笑道:“我还没死,他们就急着给我找假儿子,若是我死了,他们还不得上天吗?”
      
      约瑟赶忙宽慰道:“您就别气了,身体要紧呀。”
      
      他肚子里的气还没有撒完,外头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殿下不好了,虫族破了我方的防御,启元星失守了。”
      
      他下意识攥紧了拳头,蓝眸凌厉如刀,毫不犹豫道:“传令下去,即刻点兵,向启元星进军。”
      
      伊诺克心一惊,赶忙抓住了他的手,急切道:“殿下不行的,您现在的身体并不合适奔赴前线,让约瑟代您前去即可,您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逞强啊!”
      
      看着苦苦哀求的伊诺克,路易斯的蓝眸里划过一抹动容,但是,那抹动容很快便坚冰所冰冻,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的手指,郑重道:“伊诺克,大战在即,主帅绝不能躲在士兵的身后。”
      
      “可是您的身体早就不合适战斗了,您不能够去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即将在11月9日入V,皆时希望小天使支持一下正版吧,你的订阅是我加更的动力!
    安利接档文《穿成反派大佬他妈2》,小天使们可以动动手指收藏一下,日后追更不迷路呀!
      简介:
      穿成反派大佬他妈什么的,温斐内心是崩溃的,一想到自己儿子以后会变成毁天灭地的大魔王,她整个人都不好。她决定把儿砸从不作不会死的大道上拉回来。
      受到重伤的魔王附身在幼童身上,他意外的发现这小鬼竟是天生魔骨,若是堕魔的话,日后必定是魔族的一名悍将,堕魔什么的,必须尽快提上日程。
      为了不让儿砸变成毁天灭地的大魔王,温斐决定好好感化儿砸。
    给可可爱爱的儿砸穿小裙子呀,给可可爱爱的儿子扎马尾呀,给可可爱爱的儿子扎红领巾呀。
    魔王:“?????”
    我觉得你有病病,并且有证据!
      经过温斐的不懈努力,儿砸终于往好的方面发展,直到那日,俊逸的男人踏红龙而来,将她抵在墙上,凶狠的威胁道:“女人,我警告你,你以后只能够看着我,要不然,呵呵……”
      温斐:“?”
      你在说什么?
      而且,你为什么要一边说一边脸红? 
      小剧场
      红娘系统:“宿主你要记住一旦温逸变成魔王,你就回不了家了。”
      温斐抓着魔王的衣领,认真道:“你要是敢让我的儿子入魔,我就跟你离婚,死生不再相见的那种!”
      魔王:“……”
      魔王果断抓起儿子的衣领,认真道:“你要是敢入魔的话,我就把你挫骨扬灰,将你的灵魂放在炼狱之火上日日夜夜的灼烧,你听明白没有?”
      天生魔骨的温逸:“……”
      别的魔王在忙着征服世界,大魔王在教儿子怎么考上教会的编制,不忘告诉儿子,加油啊,这份工作又稳定又有五险一金,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在教廷斩头露角的席丞,他好不容易来到中央教廷,发现游戏里的终极大魔王温逸已经成为了教廷的圣子,教廷的下一任教皇。
      席丞:“……”
      卧槽,魔王当圣子?搞错没有?
      席丞这会还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走主角的路,让主角无路可走!”
      席丞:谢邀,我就是那个被女神召唤到异世界准备拯救万民,却不小心变成大魔王的勇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