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他妈

作者:林博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

      虽说安东尼与阿曼德是当地数一数二的浪荡子,是个两个作天作地的“小作精”,但是人家的背景强硬,任凭他们怎么作,都能够屹立不倒。
      
      在“监狱星”,联邦政府只管当地的税收,对当地彪悍的民风,完全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甭管他们闹腾,别让罪犯别跑出来就行,在联邦政府看来,只要他们能够按时的交上税来,不偷税,不逃税,那便无妨。
      
      像什么暴走族之间的对立冲突,警察什么的,也就只是走个过场,瞧瞧两眼,随随便便做做笔录而已。
      
      这是监狱星亦是犯罪星,来这种地方的人,能有几个是好人?
      
      暴走族之间的内部斗争,就由他们内部自行处理即可。
      
      这是“监狱星”不成文的规定,内部问题,内部自行解决,警察鲜少会介入他们的内部纠纷之中,但是,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度,无论他们怎么样冲突,怎么样的闹腾,街上一定要是一尘不染的,擦地板,收拾现场,不能够影响普通居民的正常生活,一旦暴徒们越界,噩梦便会如期而至。
      
      联邦虽然宽纵他们,但是,同样留下了一把刀,一把立在他们脑门上的刀,一旦他们真正的僭越,搜查科便会马上向他们执行死刑,其中不需要做任何理由说明。
      
      在监狱星,只要是有案底犯人,搜查科便可以下令诛杀,且不需要付任何的法律责任,这是他们的工作,亦是他们的权利。
      
      遇事从速,跟一帮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对线,难不成在执法之前,还得做书面整理汇报上去?等待领导批示以后才能够捉人吗?恐怕他们的材料都来不及写完,人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正因为这里的特殊性,作为执法单位,搜查科拥有着绝对权利,一旦犯人有任何想要逃跑的行为,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抹杀;一旦犯人引起社会动荡,他们同样会当机立断抹杀掉对方。
      
      若是搁在别的星球,搜查科未必有那么大的权利,问题是这里是监狱星,能来这儿的人,能有几个是好东西?一个个案底都留在光脑上面,对搜查科更是忌惮得很,生怕自己成为搜查科刀下的亡魂。
      
      安东尼与阿曼德正好是一个是西街大佬的儿子,一个东街大佬的儿子,两个暴走族经常会打得头破血流,关系简直不是一个冰点能够形容得完的,偏偏父母辈在那儿打生打死,两位小少爷臭味相投,两个人经常一块出门飙车,一起在酒吧里面浪到天亮,有时候甚至会共享同一个女人,关系那叫一个铁!
      
      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两人的话,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纯种的哈士奇。
      
      安东尼看着这阵仗,吓了一个激灵,畏畏缩缩道:“阿曼德,这是怎么回事呀?”
      
      阿曼德一脸的欲言又止,“我们是不是中埋伏了?恐怕这次对方是有备而来,竟然把我定制的悬浮车给打破了。”
      
      两个人瞬间脑补出一场大戏,这怕是有人蓄意谋杀啊!
      
      安东尼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阿曼德,恐怕我们的周围出了细作,特意挑我们抛下随从碰头的时间,无论我们两个谁出了事,都会让两边关系恶化,甚至重新挑起战争。可见此人的心思是多么的毒辣!”
      
      阿曼德双手握拳,急忙招呼道:“安东尼你别怕,我这边还有小型飞行器,咱们还可以坐飞行器逃离……”
      
      他的话来不及说完,悬浮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宛如命不久矣的老人发出最后的哀鸣,他们的身体整个被甩了出去,直接撞到了车上的仪器,报警器不停的发出尖锐的声音,“警报,警报,车子遭受剧烈的攻击,驾驶员请尽快撤离现场,驾驶员请尽快撤离现场。”
      
      小崽崽沉着脸,抓了一手小石子,紧随其后。
      
      他投掷小石子的角度非常的刁钻,专门挑悬浮车齿轮的方向,每一次都精准将小石子卡在齿轮带上。
      
      与其说悬浮车是被他打停的,不如说是被他逼停的。
      
      主引擎简直惨得不能再惨,九颗小石子有序的打在它的机身,不仅将它保护盖打开了,而且,不起眼的小石头在这个时候却像锋利的刀刃一般,直接割开它内部的集成电路。
      
      他动作那叫一个快准狠,直接把人家的主控心脏打掉。
      
      没有心脏的控制,所谓的悬浮车,也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而已。
      
      小男孩冰蓝色的眸子仿佛凝成了一道寒霜,大步走向遍体鳞伤的悬浮车,目光唤视了一圈,一拳打在悬浮车坚韧的铁皮上面,他稚嫩的拳头直接将坚韧的铁皮贯穿,那所谓的铁皮在他的手上,脆得跟薄纸似的。
      
      他的手在铁皮下摸索着,摸到了温热的脸庞。
      
      他当即掐住了对方的喉颈,直接把人连拖带拽的从车厢里拉了出来。
      
      安东尼刚刚摔得不清,额间直冒鲜血,猩红色的鲜血与惨白的脸交融在一起,宛如最美好的油画。
      
      可能是因为磕磕撞撞的缘故,他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可见是伤得不轻的。
      
      阿曼德的情况比安东尼要好一些,他的大脑是清明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一度觉得世界玄幻了。
      
      他们一直以为自己中埋伏了,没想到料理自己的竟然半大的小屁孩?
      
      这、这、这叫什么事呀!
      
      他的肚子憋着一股邪火,他会输给一个小屁孩啊?开什么玩笑?这到底是谁派来的人?这些人到底在看不起谁呀?
      
      他好歹也是C级力量者,开什么玩笑呢!
      
      他猛地爬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
      
      阿曼德眼眸闪耀着小火簇,他才不会被小屁孩给打倒!
      
      一切是如此的顺利,直到他快要近到小崽子身侧时,他骤然感受到巨大的威压,那种来自本能的恐惧感在他的灵魂深处嘶吼着,“快逃,逃离这个家伙!”
      
      这个人很危险!
      
      温羽倨傲的仰着头,一手掐着安东尼的脖子,一手插入兜里,原本奶里奶气的小家伙在这个时候,充满了雅痞的韵味。
      
      他轻轻的侧过头,动作是如此的轻柔,他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宛如雪山傲然独立的雪莲。
      
      他的动作快极了,冲着阿曼德柔软的腹部,毫不犹豫来了一脚。
      
      “噗。”
      
      一时之间,阿曼德的身体被人踢飞出十几米,他的喉间一阵腥甜,骤然吐出一口黑血,仅仅只是一脚,便让他断了两根肋骨,若不是因为他是力量者,恐怕连一击都抗不下。
      
      那骨头碎裂的感觉在他的脑海里回放着,他看向小崽子的目光越发的深邃,这他妈的是什么怪物呀?仅仅一击就打得他骨头碎裂,头皮发麻。
      
      可是他看着昔日好友落在对方的手上,呼吸越发的急促,心头紧张的很。
      
      不行,这样不行!
      
      他不知道从哪里萌生的勇气,支撑着病体,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苦苦哀求道:“小朋友,我们从未得罪过你,你高抬贵手好不好?饶我们一命,我们一定会重金酬谢的。”
      
      小崽崽的眉头拧得高高的,指着自己卡其色的外套上面的黑色污渍,认真道:“这是你们弄的。”
      
      阿曼德甚至都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人家开口了,他们也不好在这个时候跟人家对着干,毕竟,他们还盼着人家高抬贵手呢!
      
      他急切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赶忙道:“好好好,我们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们给你赔钱好不好?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你放开他好不好?”
      
      两个人虽说是不学无术的浪荡子,但是,人家却是不择不扣的富二代。
      
      钱什么的,他们根本不缺的好吗!
      
      若是温园园在的话,当即就会把钞票收了,有便宜不占,这不是傻子吗?
      
      偏偏温羽就是这样的傻子,还是认死理的傻子。
      
      他抿着嘴,不满道:“这是妈妈给我买的。”
      
      言外之意便是—我不要你的钱!
      
      你那庸俗的钱哪能比妈妈的爱相提并论。
      
      温园园:“?????”
      
      不啊,庸俗的钱能够买好多套衣服,反正现在衣服都是工厂流水线生产的,庸俗的钱多香啊!
      
      阿曼德被他的话哽得不行,看着奄奄一息的好友,赶忙补救道:“那你想要怎么办?要不,我给你买一身新的?”
      
      闻言,小崽崽眉梢一挑,随手把安东尼扔在一边,认真的跟他讨价还价道:“可是我更喜欢妈妈给我买的……”
      
      阿曼德懊恼的抓着头发,抓狂道:“那你到底想怎么办?要我帮你洗衣服吗?”
      
      他的话音刚出,温羽当即就点了点头。
      
      阿曼德:“……”
      
      草!
      
      要知道,阿曼德作为金尊玉贵的小少爷,别说帮别人洗衣服了,连自己的内裤都没有洗过一次。
      
      他一度觉得自己有着一张开光的乌鸦嘴,真他妈的讲什么来什么。
      
      小崽崽适时的补充道:“而且,这件事不能够让妈妈知道,你得帮我找一件同款的外套应付过去,把我的外套洗干净后,就得还给我。”
      
      是的,小崽崽是个认死理的主,他只要属于他的东西,别人的东西,他都不屑看上一眼。
      
      阿曼德一脸的复杂,疑惑的开口道:“你、你、你不会是因为这件事追了我们一路吗?”
      
      小崽崽乖乖巧巧的点了点头,正儿八经道:“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这是妈妈给阿羽买的外套,谁都不可以弄脏。”
      
      阿曼德这回算是听明白了,这厮根本就是极度的妈控,他们只是不小心弄脏了这厮的外套,硬是被他追着打了一路,说多都是泪呀。
      
      温羽本就是单亲家庭出身,又不得外公外婆的喜爱,从小就跟妈妈相依为命漂泊在外,妈妈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
      
      妈妈送给他的东西,他都会小心翼翼的收着。
      
      这是妈妈的心意。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去玷污妈妈的心意。
      
      阿曼德自知碰到了硬钉子,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尖,赶忙道:“那你得告诉我,你这身衣服的码数多少,在哪里买,我让人给你重新买一件送过来。”
      
      “烨鼎商城。”
      
      阿曼德:“……”
      
      这世界就是那么小。
      
      那烨鼎商城就是他家开的!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提醒道:“那你等一下,我现在就让人送件新衣服过来。”
      
      小崽崽不忘强调道:“我的衣服洗干净要还给我哦!”
      
      阿曼德挠了挠头,含糊不清的敷衍道:“嗯嗯,知道了。”
      
      得到他的保证以后,小崽崽这才作罢。
      
      小崽崽直勾勾的看着他,看得阿曼德一度头皮发麻,他赶忙道:“不是说了给你送新衣裳了吗?你瞪我做什么?”
      
      “我想吃雪糕。”
      
      阿曼德:“……”
      
      敢情这厮想要把他当做跑腿小弟使唤?
      
      他可是东街的少主,明白什么叫做少主吗?这个小兔崽子竟敢使唤他?他光是想想都觉得这人是何等的不可理喻。
      
      可是他刚刚被人打断的肋骨在那儿隐隐作痛,提醒着他,这小兔崽子发起火是何等的彪悍。
      
      阿曼德就差没有流下两行清泪,那种感觉简直不是一个憋屈能够形容的!
      
      小崽崽眨了眨纯洁无垢的眸子,询问道:“不可以吗?”
      
      阿曼德赶忙捂着胸口,应声道:“买买买,我马上去给你买!”
      
      他狠狠的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番,阿适之阿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竟然沦落到给小屁孩买雪糕。
      
      小崽崽单手托腮,补充道:“我喜欢吃巧克力味的。”
      
      阿曼德马上应声道:“没问题,我马上去买!”
      
      临走前,他不忘查看了一下安东尼的情况,确定对方还有气,这才放下心来。
      
      小孩坐在那儿轻笑着,声音如悦耳的银铃,“放心吧,我下手一向懂分寸的。”
      
      阿曼德:“……”
      
      一脚踢断人家两根肋骨,这叫有分寸?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阿曼德大气都不敢出,委委屈屈的当起了跑腿小弟。
      
      这哪里是可可爱爱的小朋友,分明就是要命的祖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