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他妈

作者:林博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3

      路易斯刚提着剑杀气凛冽的走出门,下一秒,他就失魂落魄的走了回来,小模样活脱脱就像找不着家的大型犬,他眼巴巴的看着约翰,“约翰,你说她为什么一直不回家?是不是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所以她才一直不来找我。”
      
      这情绪转换之快,弄得约翰一度猝不及防,一口老血就哽在喉咙之中,既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他赶忙上前宽慰道:“殿下,你就别多思多虑了,这世上哪有比您更优秀的人呀?”
      
      闻言,路易斯脸色缓和了一些,蓝眸里渐渐有了聚焦。
      
      约翰以为这件事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哪想到那人脱口而出的下一句话直接把他气得七窍生烟。
      
      “约翰,是你抢走了她!”
      
      路易斯目光灼灼,强行给自己头上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他握着光剑的手收紧,冷飕飕道:“约翰,你竟然抢走了她,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看着迎面而来的大宝剑,约翰内心满满的波动,脑补是病呀,殿下,你清醒一点啊!
      
      约翰的资质是双A,这样的资质放在联邦之中,已算是人中翘楚了,但是,这样的资质放在SS+的路易斯面前,完全就是不够看的,这他妈的就是碾压局啊!
      
      打是完全打不过的,只能够靠逃跑过过日子。
      
      这个人在战斗技能点基本上是全满的,跟他对线,跟主动送人头没有任何区别。
      
      面对这说疯就疯的上司,约翰感觉心塞不已,一度萌生了辞职的念头。
      
      因为这厮疯归疯,战斗技能是满点的!
      
      满点的!
      
      约翰火急火燎道:“殿下,你听我解释!”
      
      路易斯哪里管你那么多,抄起光剑直接砍了起来,动作是迅猛,一度让他的肉眼都无法捕捉。
      
      虽说约翰身经百炼的老将士,但是,单是想要躲开路易斯的攻击足以让他喝一壶,整洁的军服在刀光剑影之下,一度沦为了废布。
      
      然而,杀红眼的路易斯根本没有打算轻易的放过他,“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约翰:“……”
      
      殿下,你这叫做强行碰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叫做比窦娥还冤,这就是了。
      
      若不是军医及时赶到,给他来一针镇定剂,恐怕约翰今天就要身首异处了。
      
      约翰:“……”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军医名叫伊诺克.科迪,一头鲜红的长发,在人群里格外的明显,任谁能够想到现在当医生不会点防身术都撂不倒病人,他看着手中的腕表,困惑道:“他的发病时间怎么提前了?按理来说,他下一次发病应该在七天以后,现在才隔了三天,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约翰的眉头一度要拧成结,一脸的苦像,“殿下刚刚得知了关于夫人她们的消息。”
      
      伊诺克当即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若是好事,他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暴躁的,若不是好事,你又何必在他面前提起?这不是上赶着刺激他吗?”
      
      约翰摸了摸鼻尖,讪讪道:“可是,这件事是殿下吩咐我去做的,我回来自然是要跟殿下汇报的。”
      
      闻言,伊诺克当即给他抛了一个眼刀子,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现在还搞不清楚吗?非要上赶着到人家伤口处补刀!
      
      一针镇定剂下来,路易斯的眼眸清明了不少,当即“嗖”的一下,把光剑收入刀鞘之中,一套动作宛如行云流水,看得人赏心悦目。
      
      “抱歉。”
      
      随着路易斯病情的恶化,他很容易因为遭受外界刺激而勃然大怒,但是,他真正醒来时,却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一无所知,这更像是精神絮乱造成了一具身体里出现了两个不相同的人格,两个人格并不互享记忆,所以,当另一个人格出现时,另一方就会进入沉睡,无法掌握身体的主权。
      
      光路易斯一直认为自己把海神之泪“弄丢”了,而暗路易斯却表示自己把海神之泪送人了,因为两者的信息并不互享,光路易斯还是醒来以后,通过部下的嘴,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明明他是当事人,但是他对具体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若只是人格分裂那还好说,问题是他的精神是处于高度絮乱,一度达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受不得一星半点的刺激,一旦压力达到了他的阀值,达到了他自身难以负荷的地步,这位举世闻名的天才恐怕会在一夜之间变成疯子。
      
      他现在已经很接近了,他离癫狂,只有一步之遥。
      
      一想到这件事,约翰就格外的糟心,若是他们不能够及时的把“匙”找回来,恐怕殿下就要命不久矣了。
      
      可是这件事哪有那么容易呀,夫人与小少爷的信息早就被人抹得七七八八了,他们根本找不到有用的信息,更不要说找人了,若是公开这件事,就是把夫人与小少爷放在明处,当起了活靶子,恐怕到时候他们找到只是两具尸骸。
      
      这件事怎么走都是死局啊,完全无解!
      
      另一边的伯纳德,模样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手紧紧的攥着高脚杯,黑眸尽是一片阴霾,鱼人站在他的身侧,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这个女人不愧是骗子出身,阴损的招数是一套又一套的,躲哪去了?躲到垃圾堆去了。
      
      伯纳德:“……”
      
      算你狠!
      
      很快他就遇到了更狠的事情,竟然有人在他诊所门口泼“尸水”,这简直不能忍!
      
      还好伯纳德的所思所想,温园园不知道,要不然,她肯定会跟对方据理力争,这叫什么“尸水”?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这明明只是一点点“鲱鱼罐头”。
      
      当然,这个世界并没有这样的食物,这些是她辛辛苦苦做的。
      
      “鲱鱼罐头”是瑞典传统的食物,将鲱鱼用盐水煮开装入罐头之中,让其自然的发酵,一般需要密封上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可以上市。
      
      这种鱼罐头最大的特点就是奇臭无比,它遗留下来的气味能够许久不散,那味道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便是尸体腐烂的恶臭,堪称生化武器,连瑞典政府也规定不许在住宅区内开启鲱鱼罐头。
      
      考虑到食材的紧缺,她用得是普通的鱼类如法炮制,只是在制作的过程中加入了一些催化剂,让罐头能够在更快时间发酵完成,而是她送出去那些,都是她实验失败的残次品。
      
      虽说是残次品,但是,臭味能够同样惊人。
      
      “伯纳德先生,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v=请您笑纳。”
      
      伯纳德气得一度磨起了后槽牙,还看笑纳呢?他现在都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不通畅了,更不要说其他,看着罐头上面那可可爱爱的颜表情,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该死的骗子!
      
      在温园园的罐头作战之下,伯纳德实在是顶不住这要命的恶臭味,将跟踪着她的人撤下来,对方这才息事宁人,不再天天跟她闹腾那些要命的“生化武器”。
      
      最令他生气的莫过于这罐头的质量极好,气味经久不散,无论他反反复复的冲洗过多少次,那股味道依然是“芬香扑鼻”,让人一度窒息,他光是想想就是痛恨不已,这笔账他记下来了!
      
      一料理完伯纳德,温园园总算是折腾出手来,好好的琢磨一下自己与孩子未来的发展。
      
      原主的运气实在是糟糕极了。
      
      本来吧,她去得应该是华榆岛。
      
      那是一个小小的岛星,虽说占地面积不大,但是贵在美丽富饶,当地人又热情好客,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哪想到她在去的时候,阴差阳错的坐错舰船,不仅没有去成华榆岛,而且,反倒去了臭名昭著的赛斯星,这赛斯星又有一个外号,名为监狱星,这里是联邦专门用来流放犯人的星球,不仅远离“大城市”,科技落后,而且这里处处都充斥着血腥暴力,让手无寸铁的女人与小孩在这种地方生活,完全就是一场噩梦。
      
      谁说原主并没有相应的案底,但是,想要从这儿出去,船票的价格极贵,一张单人船票就需要花费三十万,且她带着孩子,没个几十万是出不去的。
      
      因为联邦的舰船只会这儿做补给,根本不会给她们提供出航服务,毕竟,这儿关押的都是犯人与犯人的后裔,让她们越狱出去了,岂不是给她们四处为祸的机会?
      
      而她们想要离开这儿,只能够通过坐来往贸易的海盗船,才能够抽身离开。
      
      既然是海盗船,这钱又怎么会便宜的,海盗们向来是无利不早起的呀。
      
      一想到钱的事,温园园就如鲠在喉,说多都是穷惹得祸。
      
      无论是这里彪悍的民风,还是教育水准,都不能够给小崽崽带来更好的发展。
      
      孟母三迁讲得不正是环境给孩子造成的影响吗?
      
      然而,想要离开这里,没有相应的资金是不行。
      
      温羽现在已经五岁了,六岁的崽崽可是要上小学的。
      
      然而,温园园并不是这儿的土著居民,再加上她得到的信息并不全面,像小朋友上小学这种,一般都得通过系统得资质测验,测试主要是检查力量与精神力,以字母的等级做相应的划分。
      
      虽说温羽是文中的大BOSS,但是他在剧中相当的神秘,每次涉及到他具体信息都会被作者一笔带过,看得读者们心痒难耐。
      
      所以,连温园园自个都不知道,自家崽崽的资质竟然是SSS。
      
      像这样的3S完全就是挂比的存在,要不然,主角一行人也不会像阿猫阿狗被人逗来逗去。
      
      要知道,主角可是百里挑一的S级战士,拥有着以一敌百的实力,走到哪,捷报就跟到哪,是联邦是希望,是联邦最闪耀的星辰,惹得无数美人儿尽折腰,而温羽只是备受冷眼的小乞丐而已。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温园园看着眼前半大的小奶团了,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麒麟臂,手掌揉捏着他柔软的腮帮子,哦豁,超软的,就像软绵绵的棉花糖。
      
      小崽崽眼眸里划过一抹无措,紧张的抓着衣角,生怯怯道:“妈、妈,我、怎么了吗?”
      
      温园园咧嘴笑道:“没有,我只是觉得阿羽超可爱的,又可爱又漂亮,就像从年画里跑出的仙童。”
      
      小崽崽歪着小脑袋,一脸的困惑,对她的话,不是很理解,但是看见她笑了,自己也憨憨的跟着笑了,奶里奶气的模样,简直就像清甜的奶油巧克力。
      
      “不过,你这身衣服得换了。”温园园看着小崽崽身上宽大的衣袍,拧起了眉头。
      
      小崽崽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惊恐,急忙道:“可是,我只有这一件衣服……”
      
      温园园顺势把孩子抱了起来,宽慰道:“没事,我去给你买新的,衣服跟鞋子都要合身的,这样宽宽大大的多不像样呀?”
      
      小崽崽的耳尖红通通的,讪讪的解释道:“不用了,大件的衣服比较好,阿羽长得比较快。”
      
      她看着骨瘦嶙峋的小崽子,心头五味陈杂,小孩子确实长得比较快。
      
      小崽子都要长成小竹竿了。
      
      她现在的账面还有九千五百个星币,完全能够给孩子置办两套像模像样的衣裳。
      
      “没事,咱们家有钱。而且妈妈最喜欢可爱的阿羽了。”
      
      温羽看看眼前轻声细语的妈妈,当即红了眼眶,扁着嘴,小模样惨兮兮的。
      
      温园园没有带过孩子,更不懂得怎么跟小朋友相处,面对说哭就哭的小崽崽,她一瞬间感觉到了一个头两个大,赶忙询问道:“怎么了?你不喜欢吗?还是我说错什么了?”
      
      小崽崽埋入她的怀里,摇了摇头。
      
      他只是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了。
      
      小崽崽眼巴巴道:“我只是太高兴了,所以没有忍住……”
      
      哪有小朋友是喜欢不哭不闹的?天真活泼本就是孩子的天性。
      
      小朋友不哭不闹不撒娇,表面看是懂事极了,实际上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天性,把自己装成了懂事的小大人,不给别人增添麻烦。
      
      有时候太懂事了,何尝不是穷人孩子早当家。
      
      温园园哪会注意不到小崽崽嘴巴说着不要不要,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小模样可期待了,用实力诠释着什么叫做嘴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是很诚实的。
      
      她嘴角微翘,循循善诱道:“真的不要?那我就不买了吧。”
      
      一听到这话,小崽子当场就急了,嘴巴撅得高高的,坚决道:“不行!妈妈怎么欺骗小朋友,大人要说话算话。”
      
      她揶揄的勾了勾唇角,调侃道:“是你说不要的……”
      
      小崽子的腮帮子鼓鼓的,宛如生气的小仓鼠,小模样气呼呼的,真是超可爱的。
      
      “好啦,我们现在去买吧。”她轻拍着温羽的背,安抚道。
      
      小崽崽脸上的笑意放大,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把这件事应下来了。
      
      温园园越看,越觉得小崽崽就像她以前养的那只银渐层,一双深蓝色的眸子,通体银白色,一举一动都透着矜持,每每她晚上整理材料的时候,它就会坐在她身侧的电脑边假寐,时不时抖一抖软蓬蓬的猫耳朵,深蓝色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露出柔软的白肚皮。
      
      这完全就是猫奴无法抵御的诱惑。
      
      简直萌哭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儿有明确的等级制度,穷人多数住在破败的西巷,富人则是更多的住在车水马龙的东巷。
      
      她们还没有踏入便已看到一艘艘的飞船在上空行驶着,下方则是机器人驾驶的悬浮列车在公交站点悬浮着,往前一点,便可以灯火斑斓的大楼,赌场比比皆是,大商城外面站在一位位穿着暴露的兔耳娘在外面招揽着生意,喷泉广场的中央甚至还有一个露天的打擂台,人们激烈的叫喊声,仿佛在刺激人们的神经。
      
      温园园:“……”
      
      怪不得小崽崽的会长歪,这里的风气根本就是三观不正啊!
      
      这里是罪犯之星,联邦政府在这儿一度形同虚设,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真正掌控这里的,是各个地区的暴走族,这就是原主无论怎么努力都攒不起钱的原因,单是交保护费就让她够呛不已,偏偏她还是一个弱女子根本不能够跟人家抗衡。
      
      温园园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想着一会进商场以后,如何速战速决。
      
      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喂,两个臭乞丐,你们在这里挡着做什么?”兔女郎双手叉腰不满道,“这里可不是乞丐能够进的地方,趁我现在喊人,你们赶紧离开我的视野。”
      
      兔女郎名叫莉莉丝,正是妙龄,黑色性感的兔子装在她身上极具诱惑,纵使是路过的男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她姣好的身材。
      
      小崽崽见她凶巴巴的,胆怯的缩着脑袋,笨拙道:“妈妈,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温园园挑了挑眉梢,“我们是来商城购物的。”
      
      莉莉丝锋利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着,嗤笑道:“你们来购物?别把盗窃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你们再不走,我就喊人。”
      
      “喂,你到底讲不讲道理……”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完,那人便对着耳麦来了一句,“来人呐,有人来砸场子了。”
      
      温园园:“?????”
      
      你这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凭空想象吗?
      
      一得到消息,两名黑衣大汉很快就手持警棍冲了出来,她甚至看到了两个人的腰间都别了枪袋,这阵势真的是绝了。
      
      温园园赶忙解释道:“喂,我们真的是来购物的。”
      
      莉莉安倨傲的昂着头,完全没有把她当一回事,招呼道:“把这两个乞丐给我赶出去。”
      
      莉莉丝的话音刚落,黑衣大汉抄着警棍迎面向温园园打了过来,这充满力量的挥棍,若是挨上一下,不死也得拖成皮。
      
      她的眸子一凛,顺势把小崽崽推到一边,侧过身子,移开迎面而来的棍子。
      
      然而,对方来势汹汹完全没有放过她们的意思,一棍接着一棍,势要把她们狠狠揍上一顿才甘心。
      
      死人,在赛斯星最常见的事情,一卷草席把人扔到垃圾桶即可。
      
      死人在这里,就是这般的稀疏平常。
      
      他们甚至不会为此感到羞耻,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拿着警棍一路追打着手无寸铁的女人与小孩。
      
      莉莉丝嗤笑着,肮脏的乞丐也想进她们的商场?想什么呢?那肮脏的脚只会踩脏她们光洁的地板。
      
      大乞丐在打手的进攻下节节败退,眼瞧着就要躲到角落,无处可逃了。
      
      下一秒,警棍重重的挥了下去。
      
      但是,这一次她并没有躲,而是硬着头皮抓住了警棍,男人恶劣的勾了勾唇,正准备按警棍的电击键,哪想到她的动作更快,直接冲着他的下面来狠狠一脚,趁着他分心的片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警棍,操起电击棍直接往他脑门来了一棍,用实力诠释着什么叫做擒贼先擒王,打人先打头。
      
      一时之间,鲜血四溢。
      
      莉莉丝整个人看呆了,这个女人怎么敢?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温园园管你谁的地盘,先撩者贱!
      
      然而,这到底是身经百战的打手,一棍远不能够将人撂倒。
      
      下一秒,她拿着棍子就是干,从手肘一路打到膝盖,最要命的是这个家伙打得角度格外的刁钻,专门挑人家关节处来打,骨碎声宛如一声声动听的吟唱,听得人身心愉悦。
      
      她的动作之快,莉莉丝甚至都无法用肉眼捕捉到她的动作轨迹,这个人是敏攻者?她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
      
      温园园用脚踩着壮汉的脸庞,用警棍抵着他的脑门,露出自己那指甲盖大小的擦伤,一字一顿道:“你打伤我了,赔钱!”
      
      莉莉安:“?????”
      
      草?你们来碰瓷的?
      
      米基都被你打得起不来了,你竟然叫他赔钱?这简直比强盗更加强盗!
      
      另一个黑衣壮汉见此,赶忙将目光转向身侧的小孩,上前一把将人抓了起来。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抓住小孩的那一霎,小孩同样抓住了他的手腕。
      
      只听见“咔嚓”一声,小孩脸上带着一抹歉意的笑,“叔叔,对不起,我好像下手重了。”
      
      黑衣壮汉的手当即就脱臼了,下一秒,他奋力的用电棍朝着小孩的脑门打过去,面对应面而来的棍子,小孩只是轻轻的用两个手指头握住,在小孩握住电棍的那一霎,他感觉到一阵酥麻感呼啸而来。
      
      这不正是电棍电击的效果吗?
      
      黑衣壮汉:“??????”
      
      草草草草草草草,这样也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