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想开了(重生)

作者:凭栏远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回京之路有云副都统手下的精锐护送,江余这一路好几次遇袭也有惊无险。
      
      为了照顾七个月大的宝儿和才刚病愈的江余,车行驶的很慢,每到城镇驿点必定停下来休整,同时也给京城金陵两边传信报平安。
      
      这日到达离京不远的一处驿站,江余半倚在专门收拾出来的榻上看信,任由小胖墩在她旁边爬来爬去。
      
      京城那边来的信是陈明轩写的,交代他已经在京城准备好宅院,还雇好了下人,一并备好了他们母子俩生活所需的用品。
      
      对陈明轩居然开始注意这些惊讶,但江余也没多想,打开洛夫人的信,细细看起来。
      
      上次来信,洛夫人给她说了县丞代理知县事务后,将给常老爷设下埋伏并下毒的那几位富商给抓了起来,因他们私放猛兽袭击常老爷一行人,并在常老爷身上下传染性极强的药,定五十大板,并罚银五百两。
      
      但是以这些富商的本事干不出这样大的事,他们最多也就能在开张那天派人去贵妇中挑拨,此事定有后续。
      
      而且县丞毕竟只是代理,只将那日威虎营将士抓起来的几人关了起来,并未给出判决结果,因此她十分期待这次来信。
      
      江余嘴角含笑展开信,果然!
      
      钦差将知县停职查办,携知县收受贿赂,罔顾人命,等多条罪证押送其进京城,涉案的薛老爷被抄没家产,流放千里,甚至因为查到李家涉嫌贿赂,还留了几位辅佐查案的官员在金陵,细查李家。
      
      之前被打五十大板的那些人不过是薛老爷利用的一颗棋子,顶罪罢了,甚至薛老爷也不像是幕后之人。
      
      可惜薛老板就算将这些甩的再干净,那日巧坊阁纵火事件,他与歹人一块被抓,众目睽睽之下,无法洗清与歹人勾结之罪,因此他的罪责也比那些富商要更重一些。
      
      江余知道李家在金陵盘亘多年,没那么容易拌倒,现在的结果已经很让她解气了。仔细反复浏览信中所述那些人的下场后,江余将信叠好,放在首饰盒中。
      
      这次事件钦差处理的雷利风行,都没等到蒋夫人收到京城蒋家的回复,就已被戴上夹板,随自己的夫君,金陵知县一起被押送进京。
      
      金陵众官员在得知知县落马后,除了开心于这个借裙带关系上位,还喜欢欺压下属的人终于被换走之外,还惊叹于洛夫人的能量。
      
      他们都误以为这是洛夫人为了维护好友江余,所施展的报复行为,毕竟这次的惩罚太重了些,不过是和歹人勾结,居然连户部尚书蒋老爷都没能保住自己的女婿,金陵知县。
      
      但实际在这件事上出力最大的,是陈明轩。
      
      他在被点为状元后的琼林宴上,曾和小皇帝单独聊过关于改革商律之事。
      
      当时他感慨金陵商业发达,必是商律改革的先锋后,稍微提了下金陵知县不作为,商业之事全由县丞来做。
      
      加上小皇帝之前听手下来报,若不是借调云副都统手下派去金陵保护洛夫人安全的护卫,他们也不一定能将这些有大用的学子安全护送回京。
      
      已经对金陵知县很不满,这次又发现他与宗室那些人勾结在一起,小皇帝暗中给钦差下了口谕,违者斩。
      
      不过金陵知县太怂,钦差来后就一直老老实实,反而是蒋夫人,否认罪责,烧毁账本过几次,钦差看在她是户部蒋尚书的女儿,也没太为难她,只是给了她和知县同样的待遇,夹板囚车。
      
      这些官场上的弯弯绕绕江余都不清楚,她在知道那些人的下场后心情很是愉悦,然后一扭头,发现宝儿拽着一张湿透了的纸一脸严肃。
      
      江余以为宝儿是将陈明轩的信当成可以吃的东西,将好几张信吃的只剩手上那么点,吓得坐直身子,哄着宝儿张开嘴。
      
      小胖墩紧抿着小嘴,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江余,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乖,这个不能吃,吃了会肚肚痛……”
      
      江余左哄右哄,小胖墩才别别扭扭地张开嘴:“呀……”
      
      “乖,晚上给你炖鸡蛋肉末羹。”江余将宝儿抱在怀中,凑近看宝儿嘴中有没有纸。
      
      这时,一大坨口水从宝儿微张的嘴角迅速流出,染湿了江余的衣服。
      
      宝儿立马闭上了嘴,小肉手在嘴上胡乱的摸了几下,一头扎进江余怀中。
      
      江余先是以为小胖墩嘴馋,接着哄道:“宝儿是饿了吗,再让娘亲看一眼,看完就给你蒸鸡蛋肉末羹。”
      
      这会儿宝儿怎么也不肯再张口,就算被江余从怀中挖出,也别别扭扭地背对着江余趴着,只留给她一个肉肉的屁股。
      
      江余拿他没有办法,也不再坚持,思考着要不要派人去附近的镇子里抓点药,陈明轩那封好几张的信都被宝儿吃到只剩下小半张,这闹起肚子来可不得了。
      
      这时,江余才注意到那坨乍一看只剩下小半张的信,原来这不是只剩下小半张的信,是好几张鑫被宝儿的口水打湿后,看起来只剩下那么点。
      
      江余啼笑皆非,正好瞥见宝儿正偷看她。
      
      “呀!呀……”我才没有吃纸……
      
      又一大坨口水滴在榻上,宝儿连忙用小手捂住嘴巴,肉肉的小脸紧紧皱在一起。
      
      “哈哈哈”江余忍不住笑出声,接受到自家崽控诉的目光后,才收敛,“是娘亲不好,没有给宝儿准备口水兜。”
      
      她这段时间确实太忽略宝儿,都没注意到他现在正需要的东西。
      
      “走,娘亲带你去吃好吃的蛋羹!”江余抱起宝儿,往外走去。
      
      “呀!”被手捂住的身音显的闷闷的。
      
      因为江余将大部分人都留在了金陵,只带了墨竹和小桃,这时两人一人在车上整理物品,一人去了镇子购置接下路上宝儿需要的一些东西,所以江余要去厨房也没人拦着,只有两个护卫跟在她身后,保护她的安全。
      
      之前一直觉得宝儿也重生了,所以江余用的是对待上辈子三岁宝儿的态度来对待这时还是婴儿的宝儿。加上宝儿每天睡了吃,也不闹人,她自然而然的忽视了他,将心思都放在了铺子上。
      
      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江余暗自反省,将构思京城商业规划的时间减少,腾出来陪宝儿。
      
      之后江余才发现,宝儿看见不认识的字时,会下意识张开嘴,原来她误会宝儿吃纸那次,宝儿只是想看爹爹的信。
      
      于是江余每日和宝儿的互动又多啦一个项目,每天给他念一些小故事,渐渐的,宝儿打湿书本的次数减少,她们需要将书放在车顶上晾晒的时间也变少了,真是可喜可贺。
      
      在宝儿能看一些简单的书不流口水时,她们到了京城,进了京城东街的状元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宝儿:憋住不流口水!可是爹爹的信里有好多字认不得啊,哭唧唧,眼泪从嘴角落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