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娇深入(重生)

作者:不许喝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苏秋顾

      林清月今日着一身浅紫白双燕齐飞的时新宫装,头上斜插着一支皇后赐的翡翠七宝流苏簪。
      
      虽是不打眼的装扮,但行走之时,成色绝佳的的阳绿翡翠流苏在雪白的侧脸边轻微晃动,愈发显得气质清冷,金贵自持。
      
      往常林清月自然是不会走完全程的,姑姑向来偏宠她,不舍得她受这份苦,但这种使臣来贺的宫宴向来是规矩极严的,就算林清月身份再尊贵,也是没有诰命的臣女。同众多女子一样,只能徒步行至凤栖宫。
      
      但没走过不代表这规矩林清月不会。数百名官家女子中,只有少数女子依旧维持着矩步引颈,束腰矜庄的姿态,其中尤其以林清月为翘楚。
      
      一举一动,就连在脸侧晃动的流苏都像是精心测量过一般,优雅至极。
      
      女子们窥探着林清月哪怕独身一人,也宛若扈从如云般金尊玉贵的气场,再看看自己气喘吁吁,腰倒腿软的仪态。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承认有些人的确就是天生该站在顶峰的。
      
      .
      
      数千名宫女分立在深红的高墙之下,肃穆庄严可见一斑,这次宴会难得的允了五品官员以上携带家眷,便有了数名女子因为从未见过这般皇室威压,吓得屏气凝神。
      
      加上这段路实在过长,站立在坤宁宫大门前时,个别女子竟然在深秋时节汗流浃背,花了为进宫而准备的盛大妆容。
      
      “李小姐口脂花了,这是菱花楼里新出的石榴红,不妨试试?”
      
      皇宫禁地众人皆是肃立着不敢开口,林清月倒是难得听见如此镇定自若地声音,不由得侧目望去。
      
      女子一袭攒金线葵花曳地裙,与之相呼应的是发髻上的葵花玳瑁簪,衬着女子清丽婉约的长相,显得端庄又亮眼。
      
      感觉到林清月的目光,女子含笑偏过头来,率先对林清月福身,“秋顾见过林小姐。”
      
      这礼行得标准,就是林清月这种礼仪模板也看不出女子有何不标准,同样牵起笑容,林清月回了一礼后,便移步去了另一边等候召见。
      
      虽说京中无数贵女想要争这太子妃之位,但是要林清月说谁最有可能得了这个位置,林清月的回答肯定是苏秋顾。
      
      苏丞相的嫡次女,御史大夫的嫡外孙女,从身份上来说云京城中少有女子能敌。
      
      林清月听见后面苏秋顾细细关照各位女子妆容的声音,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外移动步伐。
      
      更何况苏秋顾进退得体,为人温婉,担得起太子妃之职。
      
      看着近日朝中为太子中声讨异声的苏丞相,林清月敢肯定苏家也是有意太子妃这个位置的。
      
      林清月扯出手帕掩唇轻咳起来,感受到女子暗暗侧目的动作,心道:我就是这么个病弱短命的身子,什么都不会跟你抢的。
      
      坤宁宫的偏门突然鱼贯而出了数名青衣宫女,莫说脚下的步子一致,就连裙摆飞扬的弧度都像是计算过,林清月颔首垂头,做出肃立的姿态。
      
      “吱”
      
      厚重的三丈宫门发出轻微的声音,身后的众人都是屏气敛息,坤宁宫外静得落针可闻。
      
      青衣宫女顺次站在朱红色宫门下,渺小而又醒目,福礼的姿态宛如一条直线,分毫不差。
      
      给皇后请安这事儿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做,坤宁宫前后殿之间由一道白玉石拱门隔开,除开供人歇脚的花厅,便由一道道盖着琉璃瓦的抄手游廊组成,此时三品以下的诰命夫人们就盈盈立在那儿。
      
      林清月等人刚进殿门,便在领头宫女地带领下向后殿的方向磕头问安,除开被内侍宣召的几名贵女,其他人全都去了离后殿更远的花厅。
      
      “将军府林清月。”
      
      “丞相府苏秋顾”
      
      “......”
      
      内侍唱一个名字,便有人肃容出列参见高台之上雍容华贵的皇后,无一不是十五六的世家女子,家世不低,名声极好。
      
      “臣女请皇后娘娘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女子们年轻的声音给这华丽的宫殿添了些灵动的滋味,皇后眉头微展,音色虽然婉转却尽显威严,“平身。”
      
      旁边的宫女立刻将绣登摆了上来,众女又盈盈福身谢恩。
      
      窸窸窣窣一阵声音后,满堂又立刻静下来,静得林清月仿佛能听到皇后的镶南红金护甲搭在座椅上的轻微声响。
      
      林清月不着痕迹地望了眼坐在娘亲上首,仪态万千的戚姝,湖蓝色的超一品诰命服,花色庄严绣纹繁复显得女子端方美丽。
      
      四皇子前两日就行了纳征礼,虽还未大婚,但已经得称她四皇子妃,这种场合也需要按品级大妆了。
      
      收回目光,林清月半垂着眸子,盯着脚下地板上的如意祥云花纹,乍眼看过去就是一个性情冰冷的病弱美人。
      
      皇后左下首突然响起一道柔媚的声音,“哟,瞧瞧清月这小脸白得,娘娘也不多赐些补身子的给将军府。”
      
      “......”
      
      女子这话看似打趣,实则语气里满是嘲讽,满堂的嫔妃贵妇都垂了眸子,眼观鼻,鼻观心。
      
      认真地看了一眼垂着头下巴尖尖的林清月,皇后眼神软了软,“娇娇的确身子不好,是该好好将养着。”
      
      苏秋顾眨了眨眼,皇后今日独独召见了这么多适龄女子,苏秋顾早已预感到了些什么,太子殿下二十岁,娘娘是该着急太子妃的人选了。
      
      这些年云京城中确实流传着林二小姐不好生养,皇后并不属意她为太子妃这种说法。
      
      可这种话难免不是有入主东宫打算的世家传出,苏秋顾一直不敢相信,可如今皇后竟然说出让林清月将养这种话,那就是当真不会让林清月嫁入皇家了。
      
      至于将养这种场面话,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难不成太子还能为林清月等几年?
      
      瞥了一眼林清月毫无血色的双唇,心中暗道:谁知道林清月这短命身子会不会养着养着就没了。
      
      能被皇后在百名女子中选中,亲自相看能否当得起太子妃之位的,自然才智都不差,苏秋顾想到的,大家都想得到。
      
      原本就仪态俱佳的坐姿,现在更是将腰板绷得笔直。
      
      柔贵妃看了眼罗芸面带微笑的恬淡模样,当即嗤之以鼻,皇后都不让自己女儿入宫了,你罗芸能不气愤?
      
      装得倒是好!
      
      眼里闪过一次讥诮,柔贵妃抬起绯红色绣满金色鸾凤的衣袖,拨着耳上的东珠坠子,腰若无骨般起身,柔媚道:“昨晚陛下来的晚,臣妾也一直等着,如今倒是乏了,还请皇后娘娘恕罪,臣妾想先去宫中歇会儿。”
      
      “......”
      
      殿内似乎安静了一秒,比不上养气功夫好的命妇们,少女脸上都带了点薄红。
      
      命妇们对视了一眼,殿内还有如此多未出阁的女子,柔贵妃竟然也旁若无人般说出这种话,到底是能让皇上为情乱志之人。
      
      皇后身子往后靠了靠,身边的丫鬟赶忙将引枕垫在她腰后,宛如驱赶些肮脏东西般随意挥了挥手,“走吧。”
      
      王柔当即就变了脸色,原本明艳的面容猛地变得阴沉,她平日最恨的就是林妍这一副清高无比,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好像她自己依然是那个被人送上龙床却被人踹下来的女子,林妍依旧是独得恩宠的皇后。
      
      就算王柔已经位至贵妃,恩宠也是六宫最盛,那也是她永远忘不了的屈辱。
      
      王柔冷冷一哼,用力掀开面前引路的宫女,疾步出了宫殿。
      引什么路?日日来这凤栖殿请安还能认不得路?
      
      在座的除了戚姝和嫔妃外,家中都是亲近太子一派的,并且不是正妻就是嫡女。看着王柔这番作态都是暗自皱了皱眉,戚姝更是直接对上首的皇后福身一拜,虽是什么话都没说,可任凭谁都能从她眼中看出歉意。
      
      众人看了眼面无波澜的皇后,知道当年往事的人都暗暗叹息:也不知道娘娘可曾后悔过,偏要举林家之力助皇上登基。
      
      自然感觉到了众人的视线,皇后恍若未觉般弹了弹护甲,“昨儿个才得了这武夷山的大红袍,诸位试试。”
      
      随手一抬免了众人的谢礼,皇后眼中满是漠然,这么多年来,凡是命妇拜见的场合,王柔她总是整这么一出,也不知道她嫌不嫌弃无聊。
      
      林妍身为林家嫡长女,从小便是鲜衣怒马,尊贵无双。
      
      适婚之龄,拒了半个云京城的儿郎,独独挑了一个泯然于众人的十一皇子。若不是靠着林妍,当年的十一皇子连王爷之位,都不知道要拖到何事才能受封。
      
      无论如何都算是低嫁了。
      
      当初与林妍争锋相对的女子如今大半都受封诰命,见过皇后年轻时傲然肆意的模样,在看如今的一脸冰冷漠然,都心生百般感叹。
      
      当年众人嘲讽都在林妍挑来挑去,最后竟然选了个破落户。
      
      自己倒是嫁了个门当户对的高门望族,可家中莺莺燕燕众多,宅门之中处处艰难。林妍的府邸却始终只有一位女主人,就算是林家倒了,那个破落户也空设后院,始终将她奉若珍宝。
      
      众女那个时候才深深地感叹林妍眼光好。
      
      想想当年太子满月,皇上就力排众议立其为储君,六宫虚设那是何等盛宠,何等风光。
      
      到底是帝王薄幸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皇后娘娘真的很好,知道深宫苦,就不愿为了利益让自己喜欢的清月陷进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