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生春早

作者:哆啦二兔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喜欢这个葡萄园吗?

      墨纯迎上年轻男子的视线,男子的面容依然是墨纯曾经熟悉的儿时玩伴,但是他眼中嘲讽的神情让墨纯心上一惊。
      
      究竟是什么时候起,曾经的发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是不是际遇不一样,人都会变?
      
      墨纯沉默的和年轻男子对视片刻,拉出一个文件夹扔给他。
      
      年轻男子吊儿郎当的接过,半靠着椅背从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沓纸,一张张看了过去,又随手扔回桌上,看着墨纯笑道:“哟,看来你们还是费了挺多事情啊?可是,我就是做了又怎么样?”
      
      “如果做了的话很简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三款写了啊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公司开除员工不需要补偿或赔偿。”墨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在会议桌下的手握了拳头又松,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才继续道。“杨哥,我不想闹的那么难看,这些事情我也不想计较,所以补偿我们会正常给。”
      
      “哈哈,笑话!那点补偿就打发我了?”年轻男子慢悠悠地站起来用手撑着桌子,居高临下的望着墨纯,“你们给补偿还不是因为我没有做过嘛?难道这个世界有慈善家商人吗?”
      
      “杨一,你不要这样说话!”齐叔忍不住站到年轻男子面前。“你墨叔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做人要讲个良心!”
      
      “良心?要先看有些人到底有没有这玩意了!啊?”杨一一把推开齐叔继续挑衅的望着墨纯。
      
      齐叔被推开撞到墙上,别开的视线和墨纯对上,墨纯微不可查的冲他轻轻点了下头。齐叔又看了一眼正在怒吼的杨一转身跑出了会议室。
      
      杨一丝毫没有在意齐叔的举动,继续恶狠狠冲墨纯喊了起来:“我不知道法我也不懂法,反正补偿不给我翻一倍,我就不会给你们好日子过!你们看着办吧!”
      
      “杨一!你不要欺人太甚!”墨纯也冲他喊了起来。墨纯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激动的声音,心口却像被拳头狠狠打了一拳一样有些痛,她的手用力抓着桌子边沿,指尖微微有些泛白。
      
      墨纯真的想不明白,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怎么会变成这样?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欺人太甚?哈哈哈,你有证据吗?”杨一无所谓的冲墨纯一笑,又坐回椅子玩味的看着墨纯。
      
      “元旦的时候,我回来了一趟把库存的没用的包装和账面各种原料的出库入库记录还有酒窖的实际库存对了一遍。”墨纯看着杨一的眼睛,杨一的眼睛像是陌生人一般冷漠的没有感情,墨纯感觉自己后来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本来以为只会少一点的,可是最后清点的数字让我吃了一惊,我怕我换算出品率的时候算错了,又找了几个人一起看了一下,结果我没算错。说实在的,我一开始也想不到是你做的,毕竟我父亲一直夸你,说是哪天做不动了,可以让你来接手……”
      
      “让我接手?笑话!不就是指着我继续给你家做牛做马吗?给你这样大小姐做赚钱工具!”杨一突然狂笑起来,“墨纯,我特别讨厌你!我父母一直夸你什么都做的好!我怎么不如你?不就是会个死读书吗?考个大学了不起?我告诉你,老子不上大学一样比你厉害!哈哈哈哈,有本事你说说看,你幸幸苦苦点了半天库存,你有证据说一定是我拿的吗?你有证据吗?不要说推论,推论谁都会!我不是之前那些傻子,你打打嘴炮就被吓跑了!”
      
      杨一这话一出墨纯愣在那里,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了,半天谁都没说话。
      
      杨一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墨纯呆呆思索的表情,再次扭头看向窗外。
      
      “有证据的。”一直坐在旁边当背景板的林回缓缓站起身打破了沉默,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优盘在手上抛着。“大半年前,墨总来我这里找我。让我在葡萄园和酒厂装了一批隐蔽性很好的监控摄像。”
      
      墨纯猛然转头看向林回,林回轻轻冲墨纯一笑像是示意她不用担心。
      
      “是的,这事墨纯也不知道,齐叔也不知道,厂里谁也不知道。可能那个时候墨总已经有猜测了,但是可能想要确认一下,在得到了他要的影像后,就让我偷偷把监控全部撤走了,拍下的东西也就这一份拷贝其他都让我销毁了,还让我对这件事情保密,可能他也想放你一码吧,毕竟你曾经也是他挺看重的年轻人。”
      
      林回走到杨一跟前,把优盘轻轻放到他面前的桌上。
      
      “如果不是你这次带头闹事,也许这个优盘永远不会到任何人面前。前两天墨总把这个优盘给我的时候说——如果你杨一不要作妖,这个优盘也不要拿出来,毕竟他还年轻,还有很多可能,要是能醒悟了改邪归正,去其他地方也会有好发展的。我就不堵了他的出路!”
      
      “你好自为之。”林回说完走回墨纯的身边,一只手插回兜里掏出手机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墨纯的肩膀,“今天我们先回……”
      
      “不可能,怎么可能,我……”杨一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优盘,想伸手拿走优盘。他的手一碰到优盘就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他猛地站起来,想往外跑,又突然回头对着墨纯和林回喊:“不可能!!!我每次去拿酒都有检查过每个可能有监控的地方!我把电闸都拉了!你怎么可能录下东西!你说你没电怎么接的监控?”
      
      林回耸耸肩,然后把手机摇了摇,一段声音在会议室里面响了起来。
      
      “不可能!!!我每次去拿酒都有检查过每个可能有监控的地方!我还检查了电路确定没有外接才下手!你怎么可能录下东西!你说你没电怎么接的监控?”
      
      “贱人,你敢诈我!?”杨一涨红了脸,忽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东西就向林回扑过来。
      
      “小心!”墨纯起身想拦住杨一。
      
      林回一把拉住墨纯互到身后,又一脚踹翻面前的椅子。
      
      碰!
      
      椅子正好砸中杨一的膝盖,杨一扑通跪坐在地上。他手中的东西掉落在地上,林回一个大步上前一脚踢开。
      
      “妈的!”杨一再次跳起来准备向林回扑过来。
      
      “住手!”一个身影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抱住杨一,“你个孽障想干什么!”
      
      “姑娘!你们没事吧!”齐叔气喘吁吁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手机。
      
      “你个混账东西!你还有没有良心了?”之前抱住杨一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大叔,他一巴掌打在杨一脸上。“要不是齐叔跑来找我,我是不是明天就得去派出所找你了!?”
      
      “爸,我……”杨一捂着脸愣住了。
      
      “还好村子不远,还好去喊了,没打起来就好了!没打起来就好了!”齐叔扶着墙还在喘气。
      
      “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居然跑来闹事?还要伤墨大哥的女儿!”大叔指着杨一大骂起来。“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后来治病的钱哪里来的?”
      
      “你说银行贷款的……谁都不愿意借给我们家。”杨一满不在乎的回答。
      
      “你自己觉着都没人愿意借给我们,银行难道还会贷款吗!?你想想看!你不是总觉得你很聪明吗?钱都是是你墨叔给的!”大叔转过身对着墨纯鞠了一躬,小声道,“对不起,小纯!我教子无方!”
      
      “不可能!你骗我!他给的你为什么之前没有说!”杨一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以为你能猜到。”大叔叹了一口气半响才道,“墨大哥他不让我说。”
      
      “为什么?”杨一呆在当场,有些迟疑地摇头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因为父亲不想让你在这里做事有压力。升米恩斗米仇知道吗?”半天都没作声的墨纯看了一眼杨一,然后走到角落把之前被林回踢飞的东西捡了起来。
      
      那是一把很旧很旧的花剪,墨纯盯着花剪看了半天,叹了口气才低着头轻声道:“如果说了是我父亲给的,你一定会有压力。父亲其实一直都挺喜欢你的,他觉得你有股向上的闯劲,就像他年轻时候一样,还说你种葡萄、酿酒都特别有悟性。他想让你自己做决定是不是要继续留在葡萄园,毕竟无论种葡萄还是酿酒的才华去哪里都可以有番作为。所以他让杨叔不要告诉你,当你后来决定继续选择呆在葡萄园的时候,他真的很开心,打电话和我说以后葡萄园总算有个可以托付的人了,他其实一直把你当成儿子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这事反而做错了,让你一直有个心结。”
      
      “杨一,当年我其实也讨厌你,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父亲会手把手的教你种葡萄,每次我想学他总是嘻嘻哈哈打个岔,还说我没有悟性。初三那年,父亲买了这把花剪送你,却没有给我买,我知道了气了几天没和我父亲说话。不过渐渐我明白了对于葡萄种植这块我可能确实毫无天赋。”墨纯用手摸了摸那把花剪,自嘲的摇了摇头。“我画画不好,种葡萄不好,可父亲总和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慢慢的我才发现大概我唯一的优点就是算账比较好了。”
      
      墨纯说完,再次叹息一声,小心翼翼的把花剪放在桌上转身出了会议室。
      
      林回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崩溃的杨一,拿起桌上的优盘也跟着墨纯出去了。
      
      杨一愣愣的盯着那把花剪,犹豫了一下小心的拿起来,花剪柄已经有点磨坏了,但是刀口却依旧锋利,在会议室冷冷的灯光下泛着银色的光,光芒有些刺目,杨一不由自主闭上眼睛,只是一闭上眼睛就仿佛回到了夏季的葡萄园。
      
      葡萄藤爬满支架,金色的阳光在葡萄枝上跳跃。轻盈的风拂过一排排的葡萄藤,葡萄串就在风中摇摆起来,腻腻香香的甜味隔着老远就是往他鼻子里面钻。
      
      还有总是站在葡萄园里那个高高大大的身影……
      
      那个身影问:杨小子,你喜欢这个葡萄园吗?
      
      ……
      
      杨一突然跪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滴在他手上的花剪上。
      
      墨叔,我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果然不爱写恶人……
    喜欢的小可爱点个收藏吧~
    如果看完了给个评论吧~二兔子太寂寞了,每天都在扣耳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