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山魈是一种群居在深山中的精怪,体型庞大,性格暴躁,在山林中罕有敌手。且总是成群结队的出动,有时连豺豹老虎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但若是不主动攻击,它们也不会随意伤人。不过出于谨慎,还是不要对上的好。
      
      小猴儿看什么都觉得稀奇,问:“那小帽子为什么会飘起来,是法术吗?”
      
      大毛从水里爬出来坐在岸边,抖了抖耳朵里的水,解释说:“那帽子是山魈用野刺玫的果子串的,戴上能隐身勒!”
      
      山魈畏惧烈日,可夜间视物不佳,故而采集山中的野刺玫果织成小帽。白日活动时戴在头上,能隐能现,躲避阳光。
      
      晋婧跟着爬起来坐在他身边,觉得新奇,“隐身!这么厉害!”
      
      大花呼啦一下从水里冒出来,长着嘴大口喘气。
      
      大毛见她感兴趣,怜爱地摸摸她的脑袋,“你喜欢我去给你整一个!”
      
      小猴儿想了想,有点心动,“可以吗?会不会很危险?”
      
      大毛却不以为然,“别怕,等天黑它们睡着了哥给你偷一个。”
      
      此刻日头已经偏西,阳光也没那么刺眼了,是温暖的橘黄色,照耀在溪水里,泛起片片灵动的碎金。
      
      大花在水里划拉着四肢,磕磕巴巴说:“山魈,天石,大坑,住在!”
      
      山魈住在天石砸落的深坑附近,晋婧好奇那天坑,也想去看看。三小妖又在溪边玩了一会儿,等到天完全黑下来时,才动身往深坑去。
      
      夏日夜晚的山林里虫鸣不绝,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从净慈寺背后的山坡上绕下来,借着朦胧的夜色,可见山坳下有个直径两丈余的大坑。不过已经被杂草和幼林覆盖了,不仔细瞧不出来。
      
      那坑中长了大片的野刺玫,盛夏正值花期,花朵硕大,色艳红。郁郁丛丛开了大片,煞是好看,怪不得山魈会在这附近做巢。
      
      三小妖从缓坡滑下去,一眼就看见深坑附近的半山腰上有个山洞。站在洞口观望,其内深不可测,三小只蹑手蹑脚往前走去。
      
      身为妖,晋婧视力自然比做人时候强许多,哪怕在如此漆黑的环境下,依稀可辨洞中嶙峋怪石山柱。
      
      约莫往前走了一二十丈,出现一个岔路口。大花莽撞,视力也不如猴,在洞里连连碰壁,这时候一脑袋就往右边的岔路拱了进去,走出不远传来一声惊呼!
      
      晋婧神经本就紧绷着,此刻闻声顿时吓得心肝一颤,反应过来后急忙跑上去查看,岂料路口尽头是个断崖,她一脚没刹住差点掉了下去,还是大毛反应快一把将她拉住。
      
      心神稍定,只见站立之处是一块巨大的平台,前方是一片空旷的所在。断崖外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往上望不到头,往下深不可测。洞璧上四处闪烁着幽绿色的光芒,密密麻麻一大片,像垂挂的星帘。
      
      “救,救我……”
      
      循声低头一看,大花正挂在峭壁边缘,晋婧就踩在他的手背上。她呀的一松脚,忙和大毛合力将他拉了上来。
      
      想不到在山洞深处,还有这样的奇景,三妖顿时叹为观止。
      
      大毛倾身往崖壁上抓了一把,放在眼前来看,那发光的东西是一种指甲盖大的小虫,双翅扑棱着,发出莹莹的绿光。
      
      他手一松,这些小虫再次飞走,汇聚一处贴在洞壁上,洞内深坑如银河般辉映一片,浩瀚无边。
      
      “好漂亮啊!”晋婧不禁称赞。
      
      正感叹时,三妖却忽觉耳后传来一股闷热潮湿的腥气,缓缓转头一看,竟是一只巨大的山魈,正低头轻嗅,那股热气正是来自于它的两个大鼻孔!
      
      那山魈体型巨大,凸鼻下一张大嘴獠牙外漏,双眼大如铜铃,三小妖顿时吓得惊声大叫。
      
      这山魈夜间视力不佳,原本只是听见异响,前来查看。若是消无声息地遁走,反倒不会惊动它。可这会儿三妖齐声大叫,反倒引得它凶性大发,当即挥爪欲抓。
      
      还是大毛反应最快,一左一右抓了晋婧和大花从那山魈身下弯腰掠走。
      
      山魈巨大的吼声回响在山洞间,震得三妖耳膜发痛,也很快惊动了别的山魈,吸引了他们纷纷向此而来。
      
      后面山魈追赶,踏一步便是地动山摇,震得头顶碎石灰屑簌簌掉落。三只小妖怪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下抱头鼠窜,没命似的往洞外跑。
      
      大毛拖着他们往前狂奔,速度飞快,晋婧只感觉脚掌都快与地面摩擦出火花来了。
      
      很快来到洞口,大毛长臂一挥,抓着大花和晋婧狠狠抡了两下,而后高高抛起,一下就扔到了距离山洞不远的深坑里。
      
      随后他飞快跳到洞口一棵大树上,四肢并用爬上树,又抓了一截粗藤荡到洞顶,趴在上方等待。
      
      很快一只山魈就追了出来,左右观望,大毛攀着粗藤用力一荡,自那山魈头顶飞过,一把抓起它头顶小帽,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又落在另一棵大树上。
      
      那山魈一摸脑袋,顿时大怒,两爪握拳用力捶打胸脯示威。
      
      大毛蹲在树梢上,得意扬了扬手里的小红帽,“憨搓搓!你来追老子撒!”说罢朝着山林深处飞跃而去,很快就将一众山魈引走了。
      
      大花和晋婧猫在花丛里,等了一会儿,听见周围没动静了才悄悄爬出来,朝着山上飞快跑去。
      
      大毛身手矫健,在林间七绕八绕的,很快就将山魈们甩掉了。三小妖在距离净慈寺不远的半山小路上汇合。
      
      晋婧和大花坐在路边的青石上等,大毛从树上跳下来,稳稳落地,将那个小红帽扔到晋婧怀里。
      
      她赶紧站起来,又兴奋又紧张,“没受伤吧!”
      
      大毛原地转了一圈,得意,“嗨呀,老子牛逼,肯定不得受伤撒!”
      
      小帽子是野刺玫的果实晒干用粗麻绳串起来的,果实不大,表面圆润光滑,大红色,看起来倒是挺漂亮的。想不到那山魈看起来笨手笨脚的,还能做这样精巧的小物件。
      
      戴在脑袋上,身形立马隐去,只剩一顶小帽子在半空漂浮。三小妖争抢着玩,打闹蹦跳着,一路嘻嘻哈哈朝着净慈寺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吵闹声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见半山道上,寂止静静伫立。他一身白衣格外显眼,月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洒下来,在他身上留下斑驳的影。
      
      他面容沉静,眉目微敛,一手负在身后,而另一只手,宽袖下握了一根细长的竹条。
      
      四周静得出奇,连风声和虫鸣声都远去了。
      
      三只小妖呆愣立在原地,久久不敢上前。
      
      许久,寂止才终于转身朝着山上走去,进了寺庙大门。
      
      晋婧手里还攥着小红帽,看见他的那一瞬险些吓得魂飞天外,心都漏跳了一拍,此刻也只能垂头丧气跟在后面。大毛和大花对视一眼,不多言语,也不远不近跟着。
      
      临到寺门口,晋婧耷拉着脑袋回头望了一眼,带着万般不舍抬脚跨过了门槛,寺门立刻哐一声紧闭。
      
      今天玩儿得很开心呢,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寂止站在寮房外的空地上等她,房门大敞着,屋内明亮的烛光泄出,他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晋婧两手背在身后,一点一点地在地上挪。
      
      他也不催促,总能走得到的。
      
      本就不长的距离,走得再慢也到了。晋婧垂着脑袋站在他面前,听见他声音比冬月檐下的冰棱还要冷,“手。”
      
      晋婧抬头看他,一缕烛光从他高高的鼻梁滑下来,睫毛低垂着,嘴角微微向下,下颌绷得紧紧的,显然不是高兴的表情。
      
      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伸出手。
      
      竹条狠狠抽了下去,毫不留情,是个惩罚的意思。
      
      然而那皮猴却闪得更快,手一下缩回去了。一击落空,她竟还有些小得意,嘴角都忍不住翘起来了。
      
      她倒是反应快,但这更加重了和尚的怒火。
      
      寂止可不是在跟她玩闹。不告而别偷溜出去就算了,还不知轻重去了山魈的老巢那么危险的地方,玩到这么晚才回来。他很生气!
      
      和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上前一步捞起她的猴爪子,捏着指尖手中竹条狠狠抽下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
      
      一连抽了十下!
      
      那皮猴挣脱不开,被打疼了,张着嘴哇哇大哭!
      
      寂止打完松开她,扔了竹条,那皮猴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大毛和大花躲在寺外的墙根底下,听见她哭声震天响,却是毫无办法,谁也不敢去承受寂止大师的怒火。有心分担,可若是连寺门都进不去就没辙了。
      
      寂止本不该这么生气的,他向来不喜形于色。就算她死了,他无非就是损了二百五十年的修为,损了一些记忆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左右君屠老和尚的话也不知真假。
      
      但说不上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无法分辨的情绪,故而下手也稍稍重了些。
      
      那皮猴可就不得了,五指连着心呢,她抱着爪子疼得满地打滚,眼泪鼻涕糊得满脸都是。本来在外面玩了一天身上就沾满草屑尘土,现在更是满身泥脏得不成样子。
      
      那扫把原本立在房中,这会儿也跟着出来凑热闹,两只用稻草编成的细长胳膊连连相击,抚掌叫好。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觉手没那么疼了,她躺在地上借着烛光一照,发现手心已经肿得老高了,脸一垮嘴一瘪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嚎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