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寂止受伤了,晋婧其实很想知道他每天都在外面做些什么。
      
      但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问了他肯定也是说:“多嘴。”
      
      她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在临安城的主街上,他似乎是在追捕什么人。
      
      那个用银钩刺穿自己的坏家伙,那双阴鸷的蛇一样冷的眼睛,现在想起仍是后怕。
      
      那个藏在黑色斗篷里的家伙也是妖怪吧,晋婧猜想。
      
      寂止虽然脾气不太好,却疾恶好善,爱憎分明,对妖物也不是一棒子打死。不然也不会两次替小猴儿挡枪,野猪大花上门来求时也愿意搭救,冷面下其实藏了一副热心肠。
      
      晋婧上药的时候,看见他身上很多颜色深浅不一的新旧疤痕,受伤似乎是他生活里的常态。
      
      本是慈悲子,却作恶煞神。
      
      次日,晋婧难得没被扫把打醒,天不亮就爬起来。
      
      来到净慈寺的这段时间,她早就将刘福忘了个一干二净,唯有一件事想不明白。君屠老和尚为啥愿意收咱当徒弟呢?
      
      洗脸的时候,难得开动脑筋思考了一阵,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呢,又被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
      
      她低头,盯着水盆里的自己——跟着和尚的这些日子,好吃好喝好睡的,身子圆润不少,皮毛也更加鲜亮浓密,手感极其舒适。这小模样,简直就是猴中西施嘛!
      
      对着水盆臭美了一阵,晋婧想起重伤的寂止,长叹一声,主动担起煮饭的任务。
      
      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阵,终于煮出了一锅白粥。她盛了一碗,又用蒲扇扇凉,才小心捧着送到他面前。
      
      晋婧是只体贴的猴儿,知道铲屎官也是需要爱心呵护的,在他虚弱的时候送送温暖,还不得感动哭?
      
      寂止面容苍白,嘴唇也一丝血色都没有。他接过轻尝了一口,白粥没盐,带了点焦糊味,尚能入口。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他也不是个重口欲的,只要能吃,毒不死就行。
      
      晋婧高兴了,自己也呼噜呼噜喝了几大碗,乖乖去树下打坐看书了。
      
      一连半个月,寂止都没再出门,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打坐疗伤。晋婧也煮了半个月的粥,自己吃得嘴里都快没味儿了。不过寂止的伤一天天在好,她也高兴。
      
      寮房窗户正对着庭院,他偶尔睁开眼,便能看见树下那小猴捧着经书装模作样的看,脑袋晃来晃去的。
      
      大暑时节,日头明晃晃的,午后越发闷热。菩提树枝叶挡去了大部分烈日,树冠底下却一丝风都没有。
      
      酷热难当,她身上皮毛又厚,趴在树下懒懒翻动书页,脑子却是空空的,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正昏昏欲睡时,一颗红果子却咕噜噜滚到鼻尖,小猴儿抬眼一扫,忽地精神大振,原地蹦了起来。
      
      她扔下书本急急跑到寺门口,悄悄打开一丝缝,外面果然是大花和大毛。
      
      大毛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新长出的毛混着旧毛,深一块浅一块丑萌丑萌的。“小猴子!出来玩撒!”他蹲在一块大青石上冲她招手。
      
      晋婧谨慎回头看了一眼,许是寂止在家,那扫把松懈了竟也没跟来。
      
      她有些犹豫。
      
      大毛继续说:“后山有条小溪,我们去泡水呀!山下还有个瓜田,好多大西瓜,甜得很!”
      
      大花也乐得直蹦,“泡水!吃瓜!”
      
      晋婧听得心痒痒,再次回头望去。见屋里还是静悄悄没动静,她心一横,用力一点头,扔了鞋一下就跃出了门槛。
      
      出了门顿时跟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样,两下就爬上树,长臂抓着树枝在茂密的丛林间飞跃。
      
      大毛在前面带路,晋婧紧随其后,一大一小两只猴子在林间飞快跳跃。大花在树下拔足狂奔,仗着自己皮糙肉厚横冲直撞,竟也不落下。
      
      翻越了两座山,两猴一猪很快来到一条清澈的小溪边。
      
      大毛两手抓着一条粗藤荡下去,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他早就偷了西瓜藏在水下,这会儿游到水底抱上来,劈成三块分给晋婧和大花吃。
      
      三只小妖怪里,数大毛的修为最高。他化了人形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长手长脚的,着黄色坎肩,黑色粗布裤挽到膝盖。他身姿异常矫健,身子团成一团从树上跳下来,砸进溪水里溅起好大的水花。
      
      头顶是一条瀑布,溪水从半崖上飞溅而下,水里冰凉凉的。晋婧脚泡在水里坐在岸边吃西瓜,被泼了满身也不恼,摇头甩了甩水,甩去仲夏里炎热的暑气。
      
      大毛从水里探出头,抹了把脸,问她:“你叫啥子?”
      
      晋婧百忙中抬头,“我没叫啊!”
      
      大花也化成人形泡在水里,解释说:“你的,名字。”
      
      晋婧哦了一声,“我叫晋婧。”
      
      “静静!”大毛欢呼,“床前明月光的静吧!我晓得我晓得!我以前在梵净山的时候,偷偷下山听过私塾嘞!我还认识好多字!我还会背诗!”
      
      他一脸得意,晋婧也不好解释,算了,静静就静静吧。
      
      吃完了西瓜,大毛又去摘了一捧山桃,用藤条编了一个小兜,兜着泡在溪水里浸得冰凉。山桃又红又脆,三个小妖怪吃得嘎巴嘎巴响。
      
      大毛对寂止十分崇拜,不停向晋婧打听他的事。可是对于这个神秘的和尚,晋婧也是一无所知。和尚凶巴巴的,她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倒是大花知道一些,他从小就住在雾松山,说起寂止也是一脸兴奋,连说带比划的。
      
      据说,净慈寺很久以前就有了,但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荒废的破庙。
      
      大花自修成人形也有五六十年了,头二三十年里,从未见过那寺里有过人迹,门上常年挂着一把厚重的大锁。
      
      那破庙也有些玄乎,别说香客了,自院墙四尺外,连山中小妖都无法踏入一步。靠得近了,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人推开。冬不落雪,秋不落叶,飞鸟必会绕道,唯有寺内那两棵高大的菩提树,四季常青。
      
      更玄乎的是,每年七月十五,寺中都会响起各种嘈杂的声音。
      
      “什么嘈杂的声音?”晋婧听到这里,心都揪了起来。偏生他说话不利索,一卡一卡的,听得难受极了。
      
      大花咬了一口桃,瞪大眼睛说:“哭、喊、骂、叫、好多好多,的声音。”
      
      大毛倒吸了一口凉气,神神秘秘说:“不会是闹鬼吧!”
      
      晋婧闻言也是一哆嗦,三伏天里后背竟凉飕飕的!
      
      大花摇头表示不知,晋婧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净慈寺的怪异持续了很久,山中小妖们也见怪不怪了,他们本就是妖物,自然没甚好怕的。
      
      但二十年前的某日,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块大石头,掉在寺庙后山的山坳里,砸了好大一个坑。
      
      很快,雾松山就来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从坑里把那块石头刨出来,竟打开了寺门,毫无阻拦进得寺中。那之后,净慈寺寺门大敞,七月十五不再发出怪声,寺中佛光普照。
      
      没过多久,寺里又多了一个穿白色僧衣的小和尚。
      
      荒废已久的寺庙不仅有了人气,还多了一个白色的糯米小团子,粉嘟嘟的惹妖爱。不常下山的小妖们好奇得紧,常蹲在寺外的大树上看他打坐练功念经,聪明的还会跟着学个一招半式。
      
      但那老和尚也不知道怎么教养的,小和尚从小脾气就坏。
      
      他不喜欢被围观,有小妖蹲在墙外的大树上,他话不多说,冷着脸直接扔石头砸。小妖们看他生气,腮帮子气得鼓鼓的,只觉得好玩又可爱,变本加厉地逗他,那老和尚也从来不管。
      
      但小和尚越长越大,术法也越来越厉害,每次都下狠手,打得一众小妖屁滚尿流,大家渐渐也不敢围观了。
      
      小和尚起初只在山里活动,看见欺负弱小的妖怪就撸起袖子一言不发的揍人家,妖怪们没一个不怕他的。
      
      后来他越长越大,本事也越来越厉害,不再满足只在雾松山这一带活动,常一个人在外面转悠。
      
      遇见恶妖恶鬼作乱,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常常打得一身是伤,伤好之后再继续。
      
      寂止和尚的威名就这样在临安城一众大小妖之间打响了,连凡人里也有不少人知道他,城里出了什么玄乎的怪事官府还会专门派人来请。
      
      有时候,不需要出门就有妖怪上门挑衅,有切磋比试的,也有寻仇报复的。但和尚是个狠人,哪怕两败俱伤,也毫不留情。
      
      故而临安城里鬼怪妖物吃人伤人这一类事情也少了许多,没两把刷子的小妖,不敢在寂止和尚的地盘闹事。
      
      大花说了半天,这会儿好不容易说完累得直吐舌头,他口干舌燥,索性把脑袋埋进溪里咕噜噜喝水。
      
      晋婧还想问呢,眼角余光却忽地扫到什么,她转头一看,见一只奇怪的队伍正从树林那头蹦蹦跳跳地走来。
      
      “这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毛一把拽进了水里,借岸边杂草遮掩,只在水面上露出个脑袋。
      
      大花刚从水里冒出来,也被大毛一把按了下去。
      
      只见那一队怪物有大有小,马面凸鼻猴身,浑身长满灰黑色长毛,却只有一条腿,蹦跳着在林间行走,不时发出呜哇怪叫。
      
      几乎每一个怪物都有一顶红色的小帽子,有的小帽子漂浮在半空,有的小帽子则被那怪物拿在手里把玩着。
      
      大毛比了个嘘的手势,附在晋婧耳边低声说:“是山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