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晚间吃过饭,红宁把晋婧带到房里,先哄她吃了几颗糖。
      
      她坐在床边,两条小短腿晃悠着,样子十分悠然,也看不出害怕。
      
      红宁倒是有些意外,“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吧?你不害怕吗?”
      
      她点点小脑袋,“知道啊,你要取尘澜珠,你尽管取吧。我的命本来和尚给的,他让我做什么我都做,再说这珠子本来就是他的,理应要还给他的嘛。”
      
      她歪着脑袋,一派天真。红宁捏了捏她头上的小丸子,那触感十分细滑,“人小鬼大,不过也不枉他对你这么好。”
      
      为了方便她打滚,红宁事先将阵法绘制在床上,她蹬了小鞋往床上一歪,“来吧。”
      
      红宁被她的样子逗笑,软语说:“待会可能会有些疼,你要忍耐一下。现在你的修为已经可以支持你继续维系人形,旁的倒是不用担心。”
      
      “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她催促,“快来吧。”
      
      红宁点点头,收起了跟她玩闹的心思,敛了神色,一手结印,一手按在她头顶。
      
      红宁掌心发出红色光芒,两指并拢将一道真气注入,轻诵口诀,开启阵法。
      
      起初她还乖乖坐着,但随着身下阵法开始运转,身体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握紧了拳头,咬紧下唇,蜷缩成一团,却不喊也不哭。
      
      寂止独坐在房中,身体寸寸都绷着,双拳紧握搁在膝上。
      
      两个房间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他特意留心,二人对话也自然落在耳中。只是他双目放空看着地面,不知作何感想。
      
      这天底下的痛也分很多种,有人说,世间最痛莫过于妇人分娩,是凡人能忍受的疼痛极致。
      
      殊不知,这世上还有抽筋断髓,取骨挖丹这样的痛,比分娩之痛痛上千百倍不止。修行路上本就诸多坎坷,行逆天之事,自然要受千般苦楚,万般折磨。
      
      抽取修为并不是最痛的,但也够得她受了。
      
      只是那小猴一点小伤就要哼唧半天,这样的痛她能受得住吗?
      
      这种痛不是突如其来的。强烈的痛处如果猛地出现,或许会让人一下子陷入昏迷,失去意识,也是一种逃避的办法。
      
      但这痛起初只是像蚊虫叮咬,而后慢慢加重。像竹条抽在手心,像蛀牙牵动神经,像棍棒打在身上……慢慢的,它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但会始终让人保持着清醒。
      
      人清醒着,对抽取修为有好处,可保证灵气凝而不散。是以在你承受不住的时候,它又慢慢缓解,让你喘口气。等你休息得差不多了,再一点点加重,如此往复,来回数十次。
      
      她小小的身体抖若筛糠,下唇已经咬得血肉模糊,五指紧揪着身下被褥,指甲都已经泛出淤紫。
      
      疼痛已经到达了巅峰,每一寸肌肤和血肉都像有人拿小刀在细细地割。她再也无法忍受,抱着脑袋在床上打滚,大喊大叫,眼泪布满了面颊。
      
      正在关键时候,红宁于心不忍,却也没办法停下来。她索性闭了五感,专心做事。
      
      寂止坐在房中,拳头攥得紧紧的。突然他忽地站起,风一般冲了出去。
      
      他冲进来挥袖将阵法破坏,法术被强行中止,红宁受了反噬,一口鲜血喷出。
      
      寂止没工夫管她,上前将小猴抱在怀里,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红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匍在床边恨得咬牙切齿——这臭和尚,当初说取他也默认了,现在又反悔!不愿意为什么不早说?现在玩这一出,折腾小猴不说,还害得她也跟着受伤。
      
      她是一直站在寂止的角度考虑问题的,毕竟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短,对他性子也多少有些了解。若不是他态度一直摇摆不定,借她三个胆子也不敢如此。但现在,她算是彻底看透了。
      
      男人,真是看透你了。
      
      寂止将小猴搂在怀里,轻声唤她。她稍微清醒了一点,慢慢睁开眼睛,眸子像盛了一汪泉水,慢慢溢出,顺着面颊快速滑落。
      
      她声音都哭哑了,还在向他告状,“红宁骗我,她说只像砸到脚指头一样痛,但是好痛啊,比砸到脚指头痛很多……”
      
      他目光闪烁,抬袖为她拭泪,低声哄,“不取了,不取了。”
      
      那小脸上布满泪痕,神情又委屈又可怜,血色将唇也染得殷红。她小手揪着他的衣襟,轻轻摇头,“我想帮你,但是很疼……但是我也可以忍的,没关系。”
      
      寂止将她在床上放好,盖上被子,又打了水替她擦手擦脸。她嫌疼,身上哪哪都疼,一碰到就跟针扎似的。
      
      她一直哼哼着不配合,喂她喝水,她也紧咬着牙关。疼痛的余韵还在,只想睡觉。
      
      寂止出门倒水,红宁就站在门口。那点反噬对她来说倒无大碍,就算有,她也没办法同寂止计较,毕竟还得求着他办事。她也不说话,侧身从他身边走过进屋看小猴。
      
      晋婧睡着了,纤长的睫毛盖下来,脸颊依旧圆润饱满,却十分苍白,像一块寒玉,摸上去也冰凉凉的。
      
      红宁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口气。嘴唇咬破了,这几天吃东西会很困难,到时候她又要哼哼了。
      
      好在只是痛而已,寂止来得及时,修为还没来得及抽出,于她身体并无大碍,休息几日便好。红宁给她掖了掖被角,也不扰她,起身出去了。
      
      寂止站在屋檐下,有风吹过,掀起他一片衣角。红宁掩上房门,也是气得狠了,换作往常她是决计不敢这样同他说话的。
      
      她只说了一个字,用寂止常对她说的那种口气。
      
      “呸!”
      
      虽然发泄了,心里还是虚的,说完飞快溜走。
      
      寂止没跟她计较,他回到房中,坐在那小猴身边,把她的手捧在掌心。
      
      那五指圆圆胖胖的,又白,软乎乎跟面团似的。现在五个指头指甲里却满是淤紫,也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才弄成这样。
      
      自己养的,自己当然也心疼。白光缠上去,消散淤肿,五指恢复如初。
      
      她睡不踏实,梦里也在喊疼。寂止化了一碗糖水滴在她唇畔上,她伸出舌头来舔,触到伤处,伤口溢出鲜血,她眉头又紧紧皱着。
      
      这幅人的身子终究还是太娇嫩了,像个通透易碎的小瓷碗,得小心呵护着。捧在手心里,裹在棉絮里,护着,宝贝着。
      
      破皮的伤口没办法用术法治疗,也是自己作的孽,他一整夜没睡,都在小心伺候着。
      
      天快亮的时候,他仍坐在床边,想了很久,起身出了屋子。
      
      天蒙蒙亮,像一块洗得发白的蓝布。到处都静悄悄的,晨间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白茫茫一片。
      
      初秋的天带了几分凉意,他丝毫不觉得,于院子伫立良久。直到露水沾湿了他的睫毛,润透了他的衣衫。
      
      最后,他一撩衣摆盘坐与半空,取了一些炼器的小材料,以掌为炉制作了一条项链。
      
      银色的细链,上面用坚硬的金属弄了个小挂件,精致的挂件下头,镶嵌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珠子,是尘澜珠。
      
      他将链子坠到眼前观瞧,珠子轻轻晃荡,里面的星河似在流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