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怀中是一种温柔绵软的触感,寂止瞬间连呼吸都放缓了,心跳却抑制不住的骤然加快。
      
      手臂有些发麻,不知是长时间被压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很快,他半边身子都开始发麻,僵硬,睁着眼睛,却丝毫不敢动弹。
      
      他可以感觉到有温热均匀的吐息喷洒在胸口,一只手被人枕着,一只手环着对方,手掌像贴在一块温润的玉石上。
      
      四周很安静,可以听见屋外竹林被风吹动的细响。好像下雨了,还有滴滴答答的水声,敲在青石上,落在水洼里。寂止努力让神思放空,缓缓调整呼吸,闭目在心中默诵了几遍《般若经》。
      
      不知过了多久,他怀里动了动,一个黑黑的小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晋婧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伸出一截嫩白的短胳膊环住了寂止的颈项,往上挪了挪,将脸蛋贴在他肩头,轻轻蹭了蹭。
      
      寂止垂眸,看见她脸蛋像刚剥了壳的鸡蛋,纤长的睫毛微垂着,噘着嘴,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惺忪倦态。
      
      他心里一下子被什么击中,屏住了呼吸,不敢惊扰这片刻安宁。
      
      可每一丝触感都在悄悄放大,渐渐的,他无所适从,心绪开始烦乱。目光不经意越过她的头顶,看见指尖还缠绕着那细软的黑发。
      
      怀中的温热,鼻尖缠绕的气味,掌心的丝滑,无法忽视的感受。
      
      再也不敢耽搁,他挣扎着起身,便不免惊动怀中的人。
      
      她还懵懵懂懂的,小手揪着他的衣角不让走。那小拳头握得紧紧的,寂止抽了几次抽不出来不由去掰她的手。
      
      拉扯间被褥掀开,他将要伸出手时目光却触电般的收回,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动作已经非常迅速一把拉起被子蒙过了她的头顶!
      
      作为一只猴时因为毛毛厚不用穿衣服,化形时自然也是寸缕为着。
      
      他方寸大乱,那一瞬间,如见神魔。
      
      “哎呀!”她不满,在被子里挣扎,话音还带着一点小孩子绵软的奶味。
      
      寂止死死摁住被角,声音都在发颤,“不准出来!”
      
      她不停挣扎,“你要闷死我呀你这个臭和尚!”
      
      寂止没法计较她的无礼,只得拉开一点,露出她的脑袋,用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她还不明就以,“你干嘛呀?”
      
      寂止保证四个角掖紧了,一点都不露出来,“闭嘴!”
      
      他想去找红宁过来,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想了想,去柜子里翻出两件白色的僧袍,用剪刀裁成合适的大小。
      
      那小猴又哪是个肯乖乖听话的,她又要从被子里拱出来,“你到底在干嘛呀!”
      
      寂止不得不又扔了衣服把她摁住,她还太小,他不敢用力,“叫你别动就别动,不然把你扔出去!”
      
      她拿眼睛瞪他,那眼睛黑溜溜的像两颗宝石,嘴角却微微斜翘,咬紧小牙,表情有点贱贱的。
      
      他自己先乱了阵脚,这时也不免觉得好笑,抬手轻轻理了理她额头上碎碎的小绒发,“乖乖别动。”
      
      说罢回身继续去裁剪衣服,任由她在后面折腾,说什么也不回头。
      
      果然很快就听见了她的欢呼声,“哇哇哇!我变成人啦!和尚我变成人啦!我有头发啦!我没有毛毛啦!我要照镜子!!!”
      
      他低头坐在床边专心做着手里的事,嘴角带了浅浅的笑意,心里被一阵奇异的感觉填满。
      
      她裹了被子一下扑到他背上,“和尚,没有毛毛了好冷啊。”她脑袋搁在他肩头,细软的长发垂下来,扫过他的面颊,“咦,你在给我做衣服吗?”
      
      他拿着针线,正在给裁好的衣服衲边,忽然听见那小猴说:“你好像我妈妈。”
      
      男妈妈寂止和尚手一错,被针扎了一下。那小猴在床上滚来滚去,“嗷嗷嗷,好幸福啊!”
      
      不一会儿他将缝好的衣服往后一扔,“赶紧穿好。”
      
      他依旧背对着她,她小老鼠似的发出嘘嘘唆唆的碎响,“这个腰带怎么弄啊?”
      
      确定她是穿好衣服了,他才敢回头正眼瞧她。五六岁的小女孩模样,嫩嫩的像初夏水塘里刚冒头的荷苞。
      
      寂止给她系好腰带,大老爷们还破天荒的绑了个小蝴蝶结,嘴里却没好话,“这么大人了还不会穿衣服。”
      
      袖子还是有些长,她伸出手抖了抖,满不在乎,“那人家以前没穿过衣服嘛。”
      
      寂止无法反驳,只得又用裁下来的布条给她束袖,不时碰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他养得太好,那触感太软太嫩。担心勒到她,也是松松的绑着。
      
      她长发细细软软铺了一肩,寂止抱她坐在床边,用木梳给她梳头。她没骨头似的偎在他怀里,低头玩着一面铜镜。
      
      寂止呵她,“坐没坐相。”
      
      她哦了一声,也没打算起。寂止一左一右给她扎了两个小花苞,也用碎布给她系了两个小蝴蝶结,到处都是他无微不至的细心呵护。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毛毛雨,雨水凝聚顺着屋檐滴滴答答。打开门一股冷风灌了进来,她打了个喷嚏,“没有毛毛了好冷啊。”
      
      寂止担心她初初化形对身体的掌控不好,怕着了凉,忙掩上门,“今天不练功了。”
      
      她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天色,外面阴沉沉的,“天都快黑啦!我饿啦!”
      
      寂止嗯了一声,“你先洗漱,我去做饭。”
      
      那虎头鞋还能穿上,她爬下床出去洗脸,正碰上打着哈欠伸懒腰的红宁。
      
      看见晋婧,红宁愣了一下,又很快反应过来,“小猴?”
      
      她躲在屋檐下拧了帕子擦脸,像个白滚滚的糯米团子,红宁一下子扑上去,“天爷啊,怎么化的,怎么这么可爱啊,呜呜,让我亲一下!”
      
      她躲不开,被红宁亲得满脸口水,“哎呀呀,要被你闷死啦!”
      
      红宁抱着她不撒手,“呜呜,要是我当时也有人这样养着,我也能化得很好看的。”
      
      她瞪着又大又圆的眼睛,“我好看吗?”
      
      红宁用力点头,“三岁看老,长大了肯定很好看!”
      
      她美了。
      
      寂止在厨房,用木棍支着窗户,他手里做着事,时不时抬头往外看一眼。那团子站在檐下接雨水玩,扫把就跟在她身边。
      
      衣服还是有点大,不太合身,裙摆落在脚边,她担心弄脏,一直用手揪着。
      
      风吹过,送来竹叶的清香。一场秋雨一场凉,寂止琢磨着,还得抽空到镇子上去给她添置些衣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起唐僧在屋里挑灯给悟空缝制虎皮小短裙,所以我也超喜欢寂止和静静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