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她垂下头,有些闷闷不乐。
      
      寂止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她,她身后一条粗藤借夜色遮掩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上她的腰,将她卷进了树丛里去。
      
      若换作平常,寂止已经一掌轰了过去,但担心误伤到小猴还是忍了。
      
      山中林密草深,那粗藤拽着她一路拖行,寂止穷追不舍。
      
      长螣隐在暗处操纵着那棵藤蔓,他曾与寂止交过一次手,也是那次,用银钩刺了小猴用她性命要挟才得以逃跑。
      
      那小猴一整日都呆在竹屋里,他不敢暴露身份自然无法靠近,现在终于等到了机会。但他不想对上寂止,刚才是趁着他出神才偷袭得手。
      
      要取她的血,长螣不敢伤及她的性命,避开了尖锐的山石,只在草木间拖拽。
      
      寂止很快也发现了异样,那藤蔓是死物,是有人在背后操纵。他目光如电,很快找到了他的位置,毫不犹豫一掌劈下。
      
      长螣惊慌下翻身躲开,寂止不等他反应又一掌劈来。他藏身于浓密的树冠,那树干也被劈得从中裂开。
      
      寂止三团明亮的光球连续轰下,长螣仓惶逃窜避之不及,被狠狠砸中!他本就是灵体,受不住这样刚猛的招式,胸口登时被轰了一个大洞,黑色兜帽也落了下来,露出一张惨白阴沉的脸。
      
      “是你!”他认出了他,是曾于临安长街追捕的那个黑衣人!
      
      事情还没有办好就险些丧命于此,长螣不得不再故技重施,那双瘦若骨爪的手一收,小猴瞬间被他抓在手里。
      
      她身上多处划伤,脑子却还清醒,又是他!那双眼睛,她还记得!
      
      下一个瞬间,她的身子就被高高抛起,与此同时,寂止一道白光已经脱手而出。
      
      这光的威力如何,寂止非常清楚,他对敌时从不留手。
      
      “不……”他的声音很轻,轻到连自己都快听不清,反应也很快,足尖轻点已经飞身而去欲截下那道攻击,但已经来不及。
      
      她身子悬空,大睁着眼睛看着前面,那光太耀眼,在浓稠的夜色里像一颗闪闪发亮的小太阳。
      
      他伸出手,一瞬间心里没由来的闷痛。
      
      然那光团在将要触到她身体的时候,他袖子什么东西突然飞了出去,速度快到连残影都捕捉不到。那团光倏地化成一个巨大的白色泡泡将她笼罩其中,她的身体漂浮了起来,像在水泡的小鱼,好奇触摸着弹软的四壁。
      
      寂止稳稳接住了她,那泡泡啪地碎开,消失了。
      
      长螣已经乘机逃走,没了踪迹,寂止也无心再追。
      
      那小猴攀着寂止的肩,惊魂未定,拍着小胸脯不停顺气,“呜呜,吓死了吓死了!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寂止习惯性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眼睛看着前方,目光却是飘忽没有定处。
      
      晋婧好半天才稳下心神,摊开手掌,“和尚你看啊!”她掌心里安静躺在一颗蓝色小珠,内里星光熠熠,如有银河流转。
      
      “是尘澜珠啊!它突然朝着我飞过来,然后那个小太阳就变成了一个大泡泡!好神奇啊!我差点以为我要被打死了,好险好险……”
      
      她叽叽喳喳地说着,寂止却还在出神。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已经消散,却无法让人当做没有存在过。尘澜珠已经认得她,会保护他。
      
      这是他的本命法宝,与他内心相通。他本无情,却不知何时也有了牵挂。
      
      长螣化作一条手腕粗的黑蛇游走,他伤得很重,已经无法维系人形,必须快点找到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
      
      他是女祭的法杖所化,那法杖可以存储大量的鲜血用来祭祀。如今任务没有完成,他不能回去,女祭也不在身边,没有人为他治疗。
      
      他需要鲜血,大量的鲜血。
      
      他下意识循着活人的生气往山下的竹林游去,夜晚的竹林虫鸟俱歇,一片静谧,他悄无声息在地上爬行,循着生气溜进了一间屋子。
      
      屋内烛火摇晃,人影绰绰,不时传来女人愉悦婉转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吼声。
      
      青窈容貌越发娇媚诱人,此刻两腮飞霞,眸中似盛了一汪春水,盈盈动人。她腰腹的淤青已经好透了,身上的肌肤也如少女般嫩滑。
      
      醉人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她用锦缎蒙住身下那人的眼,手撑着对方的胸膛奋力驰骋。
      
      正值紧要关头,双方都毫无防备。一条黑色的滑溜的蛇已经无声无息爬上床榻,绕到她身后。
      
      那蛇好像没有重量,从她的脚踝到小腿,往上顺着她的腰肢游移,已经攀上肩头缠住了她的颈项,她却无知无觉。
      
      蛇口大张,闪着寒光的毒牙已经瞄准了青窈跳动的血管,长螣又临时改了主意。
      
      他化为一条极细的小黑蛇从她唇迹滑了进去,不到片刻,她漆黑的瞳孔慢慢变成了接近透明的琥珀色,脸上沉浸的表情也缓缓变得冷峻、清醒。
      
      她敛下眉目,微微俯身,男人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正欲扯下蒙住双眼的缎带便感到颈间一阵刺痛!
      
      毒牙陷入皮肉,只在几息之间,对方甚至还来不及挣扎,便被汲取尽了浑身血液瞬间没了气息。
      
      ‘青窈’缓缓直起身子,伸出双手,低头仔细打量自己的这具新身体,小心翼翼摸了摸前胸多出来的浑圆,一路往下看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了声‘糟糕’,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不过这些都无伤大雅,他的原身是螣蛇法杖,与这蛇妖的身体倒是契合得很好。
      
      灵体神识强大,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控制她的意识,操纵她的身体。
      
      青窈的记忆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中飞快闪过,他闭了闭眼,学着青窈平时的样子处理掉这具碍眼的尸体,起身出了房门。
      
      他原本个头很高,走路时习惯弓着背脊,头部微微前倾。因为不适应这女子繁琐的长裙,还没走到寂止他们居住的竹屋就摔了好几跤。
      
      寂止抱着晋婧正往回走,远远便看见竹林里一个身影鬼鬼祟祟。
      
      ‘青窈’还在跟那些复杂的披锦和缎带作斗争,冷不防寂止一个瞬移就到了面前。
      
      她身子一僵,不敢抬头看。寂止用一面铜镜照在她身上,那铜镜发出刺目的强光,她不敢妄动担心被瞧出破绽,下意识抬手遮住眼。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小老太太似的佝偻着身子,头上还挂着几片枯竹叶,只着一件清凉的肚兜站在原地,用一堆奇奇怪怪的绳子将自己捆成了一个粽子。
      
      小猴大叫:“是那个跟你在水潭里洗澡的女妖怪呀!”
      
      她夜半出现在此,衣饰还如此暴露,真是很难不让人多想。
      
      寂止额角突突了两下,也不知道突然从哪来了一股邪火,他抬臂一掌就将人打飞,“我最后再说一次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