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油灯火舌静静跳跃,屋子里渐渐弥漫起一股馥郁的香气,男人呼吸渐渐浊重,双眼赤红布满血丝。
      
      那翠绿罗缎下的风光惹他好奇,他趁她动情不备时一把扯开,只见她整个小腹一片淤青,竟像被人用拳头打的!
      
      “妈的,怎么回事?”听起来似乎是关心的话,动作却毫不怜惜。他觉得碍眼,扣住她的腰欲让她背过身去。
      
      青窈恼羞成怒,情急之下扇了他一巴掌。
      
      变故来得突然,她一时不防,眼前一花,翻了个身被压住。
      
      “妈的,给你脸了!”啪地一声脆响,她脑袋猛地一偏,脸上瞬间泛起一道红印,嘴角溢出鲜血。
      
      男人卡住她的咽喉,动作越发粗暴残忍,她皱起面颊,浮现痛苦之色,五指紧揪住身下被褥。那双醉人的眸子里柔情早已不在,此刻浸满了恨意,像涂满毒液的森然獠牙。
      
      身体如一艘在狂风暴雨中颠簸的船,又似一只被风吹得飘摇的断线风筝,她暗自隐忍,悄悄蓄力。
      
      那融在油灯里的药除了助兴,自然还有别的妙用。
      
      男人暴呵一声,动作一次比一次狠恶。瞧见他面色狰狞,眼眶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乱,她暗暗收力,像一道漩涡将他深深吸入。不多时,他似已失了神志般只是机械地动作,微张着口,眼眶缓缓流下了一行血泪。
      
      青窈闭目深吸,五指松开,神情餍足。
      
      不到一刻钟,刚才还健壮的男人倒在榻上。被吸干了精气的尸体不足以维系人形,榻上只余一具干瘪瘦小的虎尸,虎皮紧紧贴着躯干,毛发黯淡无光。
      
      她起身整理衣衫,冷眼斜觑榻上横尸。原本也不愿多生事端取他性命,只怪这男人忒不知好歹。
      
      青窈五指微长,再次收拢,那虎尸被捏成了一堆齑粉。她将屋内痕迹抹尽,整理好衣物转身离去。原本憔悴的面容重新焕发光彩,双颊水润饱满,唇色鲜艳,若二八妙龄。
      
      寂止和红宁回到竹屋,晋婧赶紧将青窈来过的事汇报。
      
      寂止摸摸她的脑袋,“你做得很好。”
      
      她得意,扬了扬手里的书,“我看过相面术,觉得她长得不像好人!所以没让她进来。”
      
      寂止将洗干净的野葡萄用大碗装着,她抱着碗坐在床边吃,还略带忧愁地叹气,“就是不知道我要是变成人会是什么样子?”
      
      红宁跟寂止对视一眼,“我去看看。”
      
      寂止点点头,也没提昨晚在水潭发生的事,自去做饭了。
      
      下午无事,寂止教了那小猴几个小法术。猴在十二生肖中位于第九,八字地支为申,五行地支为金,二十八宿为觜火猴。
      
      她五行属金火,寂止传授的也都是最适合她体质的的法术。她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只是初时不精,还需多加练习。
      
      红宁晚间回转,没找到青窈,“说找我又不见了人影,真是奇怪。”
      
      寂止布好碗筷招呼她们吃饭,那小猴还在对着木桩练习炽炎术。她练了一下午已经可以打出巴掌大的小火球了。担心她把房子点了,那木桩周围还布了个小结界。
      
      吃饭的时候,寂止还是将昨晚的事情说了。红宁若有所思,“我就说,她要那枥树果没什么用嘛,怪不得……”
      
      晋婧忙着扒饭,也有意无意听了一耳朵,偷瞄了寂止几眼,小脑袋瓜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珠转来转去的。
      
      寂止给她夹了一箸菜,转而对红宁说:“风月一道,终归不是善道,修行绝无捷径可走,长此以往,易迷失心性,于自身有害无益。你既已随君屠修佛,便早该抛却尘缘过往。”
      
      这话一语双关,红宁不是听不出来,青窈的事暂且不说,她担心寂止反悔,又忙说:“我知道嘛,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拿到果子,我再试最后一次……”
      
      寂止不再多言,反正话已经说得很明白,怎么做是个人的选择。
      
      夜间寂止要上山观星,结合天象来推演卜算,同时也要在心中一步步完善阵法,等到了合适的时机再布阵。
      
      山路崎岖,加上夜间视物不便,他本要独身前往,但那小猴一天没出去了,抱着他的大腿一个劲地撒娇,没办法只得将她带上。
      
      她趴在寂止背上,寂止施风传术离地而起直接飞上山巅。
      
      夜里风大,天上的云走得很快,一轮弯月高挂,星子如海,正宜观星。
      
      初秋的夜带了几分凉意,寂止一手从背后托住她,问:“冷不冷。”她嗯了一声,寂止便将她抱到怀里,从宽袖将她裹起来,她脑袋搁在他胸前,很暖和。
      
      来到白日那处山崖,寂止将她放在一边玩耍,临空画了一个莹白色的小星盘,不时滑动那些小光点,对照星空观看。
      
      夜风呼呼地灌,吹动他的衣摆,晋婧望着他的背影出神,不由就想到很久之前做的那个梦。
      
      好像也是这样的夜,这样的星海,他也是这样背对着她,衣袂随风狂舞,似要乘风归去一般。
      
      她揪着地上的小草,想起之前红宁跟她说过的话,迟疑着开口,“红宁说你是神仙,是真的吗?她说你只是下凡来渡劫的,渡完就回到天上去了,也是真的吗?”
      
      寂止背影一僵,挥袖收了星盘,转身低头看她。她蹲在地上,无意识揪碎手里的草叶,表情有些无措,“那你回去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前身记忆已经被封印,过往现在于他而言皆是一片虚无。回去以后会不会还记得在凡间经历的事,他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他不会轻易回答给出承诺,“不知。”
      
      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倒映着稀薄的月光,像一汪幽静的潭水。似乎是妥协,她又试探说:“那如果我好好修炼,像红宁一样修仙的话,我可以去找你吗?”
      
      他们平时那么亲密,这样小小的要求,他应该也不会拒绝吧。但等了很久,他却只是说:“不用急于一时。”
      
      她又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一边监督她修炼,一边又不愿意她修得人身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