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女人竹篮里盛了香烛和贡品,但她并不上香,不打算留下一丝痕迹。
      
      她径直入了大殿,站在佛像前双手合十拜了三拜。她不是妖身,自然不畏惧这佛光。
      
      上古道历元年,九黎蚩尤麾下部将刑天被斩首于常羊山。刑天虽被斩下头颅,却以双乳为眼,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直至力竭而亡。刑天部下祭司护法女祭和女戚也因此陷入沉睡。
      
      但刑天虽魂灭身却不死,残躯怨念滋生。
      
      后帝鸿氏将刑天头颅葬于雾松山,身体葬于明镜山,武器葬于大觉山。以封印镇压,接天地灵气消除其怨念。
      
      至今已经过去千万年,如今封印松动,女祭受感召苏醒。本就半神之身,自然无畏佛光威压。
      
      小猴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跟在她身后,“你是谁啊。”
      
      女人低头看她,笑笑揉揉她的脑袋,“我叫女祭,你叫什么呀?”她的摄魂术并不是完全强制性的控制对方,而是半推半就的,从言语和行动上加以引导,辅以咒术。
      
      这种办法非常高明,事后对方会完全记不得曾经发生的事,咒术也不会留下一丝痕迹。但也需要十分强大的修为和神识去操纵。
      
      小猴老老实实回答,女祭再次揉揉她的脑袋,转而仔细观察起寺中的佛像。
      
      大佛像两侧供奉的是十八罗汉,左右各九尊。寺中虽常年没有香火,但寂止总是打扫得很干净,香案上一尘不染。
      
      她不敢在这里使用大范围的法术,寂止非常谨慎,现在时机未到,她还不想惊动他。
      
      她仔细观察过每一尊佛像,最后停留在伏虎罗汉像面前。
      
      这里一共十八尊罗汉像,唯独这一尊的雕刻最为精致传神,她指尖抚上罗汉身,立刻察觉到不同。似乎曾有人附身于这尊罗汉像上,上面还残留着专属的气息。
      
      能附身神佛之像的,除了本尊还能有谁?
      
      “邋遢和尚的酒糟酸臭味。”她取出丝帛擦了擦手。
      
      那小猴歪着脑袋问,“你在看什么呀?”
      
      女祭转身牵起她的手,眸光流转,碧波盈盈:“乖小猴,带我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晋婧任由她牵着手,懵懵懂懂在前面领路。走过寺中的两棵菩提树,走过寂止居住的寮房,走过后院水池、厨房……绕了一圈,回到寺庙门口。
      
      女祭眉头微蹙,她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又可以确定这里一定是封印镇压刑天的地方。这个寺庙本身就是一个奇怪的存在,无论是寺庙本身还是寺里的和尚。
      
      很古怪,但是很严密,重重结界禁制可称滴水不漏。若不是她与刑天残躯心有感应,是断然不会发现这个地方的。
      
      如今那气息已经非常微弱,封印就算松动,单凭刑天之力也很难突破,必须借助一点外力。
      
      很难,但她向来十分有耐心。
      
      寺外戴草帽的高瘦男人已经回来了,他躬身施礼,“大人,他们来了。”
      
      女祭点点头,松开小猴的手,跨出寺门。晋婧呆呆问:“你要走了吗。”
      
      她微笑,“我们下次再见。”随后指尖再遥遥一点,晋婧软软倒在地上。
      
      脱臼的胳膊传来剧痛,她渐渐苏醒,却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全无半点映像,只记得大毛和大花把她的胳膊拽断以后就十分不仗义地跑了。
      
      女祭和长螣并肩往山下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停下脚步退到路边,敛了气息隐去身形。
      
      没一会儿,寂止和红宁果然出现,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寂止突然驻步看向路边一处草丛,他与女祭二人之间仅仅相隔三尺。
      
      红宁不由问:“怎么了?”
      
      寂止拧眉注视半晌,非常干脆抬手打出一道刚猛劲气,那处草丛瞬间就被轰成了一堆碎草屑,却是什么也没有。
      
      寂止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吧。”
      
      直待他二人走得没影了,女祭方才现身。
      
      看向山道小路尽头,她有些庆幸自己之前的谨慎,“正神转世?倒是个厉害角色,怪不得天界会派这样的人来镇守封印。”她看向身边的长螣,“疼吗?”
      
      长螣摇摇头,他的身体被轰出了一个透明的大窟窿。不过他只是女祭法杖所化的灵体,没有血液和体温,也感觉不到痛。
      
      女祭幻出法杖,施术修补,他身体的那个透明大窟窿也渐渐凝实完好。
      
      “距离封印解除还有一段时间,不着急,先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女祭收起法杖,转身往山下走,长螣紧随其后。
      
      寂止还没踏进寺门远远就看见那小猴在地上打滚,他疾步上前,将她抱起,握住她的肩两下就接好了。
      
      小猴疼得满脸泪,软软倚在他怀里。
      
      那扫把这时候也醒了,它跳起来挥舞着两根细细的草胳膊,绘声绘色描述刚才的场景。一会儿跳到寺外攀着门槛拉扯,一会又跳进来拽着小猴的胳膊,一副非常非常气愤的样子。
      
      红宁趁机说:“看吧,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胳膊弄断了,你要是真把她丢在这里几个月,她不是得上天!”
      
      小猴不吭声,寂止看她,她就垂下脑袋盯着自己的肚皮。
      
      红宁打圆场,“好啦好啦,她只是一只小猴嘛,调皮些也是正常的,天性使然。将她带在身边,多加管束,监督她好好修炼,长大以后就听话了嘛。”
      
      寂止陷入一种矛盾中,他隐隐期望她快些修得人形,又害怕她真的修得。
      
      哪怕是一棵树,一株草,常伴于人左右,失去时也难免怅然。何况这是一个活物,是通人性的,知是非的,聪明的小猴。尽管她调皮贪玩,还吃得多。
      
      他松开她,转身离去。
      
      红宁拿了一串糖葫芦哄她,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捏了捏她的胳膊,“吃吧,没事,我去劝劝他。”
      
      晋婧接过糖葫芦乖乖点了点头,坐在门槛上吃。
      
      寂止去厨房准备午饭,他熟练烧火淘米,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于饮食上不是个讲究的人,每餐也吃得很少,虽然他会做很多菜。
      
      但现在,做饭似乎已经于无形中成为了一种习惯。准备丰盛的饭菜,看那小猴狼吞虎咽的吃,也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真的把她当成一只宠物来养了吗?
      
      厨房里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红宁抱着胳膊倚在门口,看着他空荡荡的手腕。
      
      沉默良久,她才幽幽开口,“尘澜珠是不是少了,在那小猴体内吧。”
      
      寂止不答,将青菜叶子一片片择下来。
      
      红宁叹了口气,“我观她修为不浅,却无法得人形,想必是还不会运用。”
      
      寂止不理,埋头择菜。
      
      红宁弹了弹指甲,“只是一只猴子嘛,要不要我帮你?”
      
      “滚!”一声厉呵,一片菜叶脱手而出,像利箭钉入她身侧的门框。菜叶削断了她的一缕发丝,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红宁捂着小心肝跳开,“啧啧啧,这么凶做什么。舍不得?那你就听我的,带她一起走,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督促她修炼,到时保她不死就好了嘛,不是什么难两全的事。”
      
      寂止转头看她,眸光阴冷至极,“你究竟是谁?”
      
      红宁稍稍站直了身子,难得正色道:“我就是我。珠子缺一不可,我只是提醒你肩负的责任。君屠说,这也是我的机缘,你可以不在乎,但我一定会好好盯着你的!”她飞快说完迅速溜走,免得被打。
      
      寂止看着外面出神许久,方才继续手里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气氛突然变得很奇怪。夏末的阳光已经不再灼热,他们坐在树下,风很凉爽。可晋婧总是觉得不自在,身上的毛毛都不自觉竖了起来。
      
      她吃的很慢,只吃了两碗就想搁筷子。寂止脸绷得紧紧的,饭桌的氛围很微妙,她不太喜欢,下意识就想逃跑。
      
      刚搁下筷子想起身离开,寂止便皱眉问:‘饱了?’
      
      那小猴低眉顺眼的,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她呆着原地不敢动,寂止曲指轻敲桌面,命令,“吃完。”
      
      他搁了筷子坐在对面看她,大有不吃完不准走的意思。
      
      小猴抠着手指嘟囔,“我吃饱了嘛!”
      
      红宁不敢搭腔,寂止只是盯着她,“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晋婧不敢跟他对视,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掌默默僵持。
      
      过了好一会儿,她不敢走,自己也发了狠,气鼓鼓坐下来夹了一箸菜就往嘴里塞,嚼也不嚼就咽下去,然后用力刨饭。
      
      不就是吃饭嘛!饭这么好吃!干嘛跟饭过不去!
      
      红宁默默遁走,寂止一脸不善坐在对面,手搭在膝上,目光像在看她又像穿透了她,不知最终望向了何处。
      
      他平日里威压就盛,现在严肃的样子更加可怕,气势十分骇人。那小猴算是跟他最亲近的了,现在也不由不觉得害怕。
      
      她一边吃一边回想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想不通做错了什么,难道是刚才把胳膊弄脱臼的事情吗?
      
      那也是她自己的胳膊嘛,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想不通也不想了,寂止手艺好,对她的伙食很上心,菜也是真好吃。没心没肺的小猴儿吃着吃着又高兴起来,把刚才的事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心满意足喝完最后一口汤,她顺着桌子滑到地上,挺着肚子躺在蒲团上,打了个长长的饱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个鸡友文
    《被黑切白NPC盯上后》作者:明尔南也
      沈秋白穿到了仙侠类恋爱攻略游戏《大女主的逆袭仙路》中,成了游戏中同名女配。
    一个天资卓越,却非得跟自己师侄抢男人,在每条男主线上都要跟女主当情敌,最后修为尽废,化为齑粉的炮灰女配。
      
    沈秋白:就......挺突然?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她成功绑定游戏系统,成为前期弱鸡主角的“监护人”,每救主角一次就多一件复活甲。
      
    沈秋白:后来的我有n条命。
      

      
    沈秋白可以看到众人对她的好感度面板,她勤勤恳恳地刷着主角团的好感。
    后来她发现好感面板里混进去了一个黑色头像,沈秋白形象地称之为小黑。
      
    又不是主角团的人,沈秋白也就懒得管他了。
    后来再次看到的时候......
    沈秋白:好家伙!小黑,你怎么好感度都满了?我对你做了什么?
      

      
    为了找出暗恋她的小黑同学,沈秋白排除众人,最终找到个符合条件的单身狗,可是——沈秋白看了眼身边的人。
    一张美人面,却是个黑心肠,毒舌又嚣张,而且还想要她的命!
      
    沈秋白暗自断定:不可能是这货。
      
    而身边的人注意到了她打量的目光,面容仍旧高冷孤寂,嘴角却微微翘起:就这么喜欢我?每天都要盯上一会儿。
    有种错觉叫——她喜欢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