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一人一猴一蛛回到寺里。
      
      寂止去准备午饭,那蜘蛛红宁就在树下跟小猴玩。
      
      她捞了小猴的尾巴捏在手里,染着鲜红丹蔻的修长手指捋着她的尾巴尖,“其实我真的很喜欢毛绒绒软乎乎的小东西。”
      
      晋婧本想把尾巴抢回来的,听到她这么说又忍住了——算了,大家都爱毛绒绒,体谅体谅。
      
      没想到那家伙又接着说:“就是吃起来比较麻烦,还得剥皮。”
      
      晋婧一下子就把尾巴缩回来,“你不是吃素吗!”
      
      红宁掩唇大笑,“以前吃过,哈哈哈……”
      
      晋婧很好奇她跟寂止的关系,忍不住打听。她也不隐瞒,撩了一把长发半撑着倚在一个大蒲团上,“嗐,简单来说,就是勾引不成反被打。”
      
      她掩唇凑到小猴耳边低声说:“正神转世,元精很补的!”
      
      小猴赶忙摇头,“听不懂听不懂,我只是一只猴。”
      
      红宁摊手,“可惜我无福消受,你努努力哈。”
      
      小猴拾起经书遮住脸,“照见五蕴皆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
      
      午饭红宁也跟着吃了一点,她吃得不多,几口就搁了筷子。小猴刨着饭斜眼看她,含糊不清,“你就吃饱啦?”
      
      寂止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食不言。”红宁掩着嘴笑。
      
      吃过了饭,两个人于大殿佛像下相对而坐,讲经论道。晋婧悄悄趴在门边偷听,听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一个字也听不懂,因为自卑灰溜溜地回去了。
      
      没一会儿,她又悄悄露了半个脑袋,发现他们在下棋,又因为看不懂自卑回去了。
      
      那小猴趴在树上荡着尾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想当一个人。
      
      她突然有了心事,晚饭也吃得少,只吃了八碗。寂止以为她不舒服,将她抱过来摸了摸体温,又检查过了伤口。确定没事,又抱着她去池边洗澡。
      
      她搓泡泡的时候,忍不住问,“我可以修成人形吗?”说完这句话,她明显感觉到寂止的手顿了一下,但只是短短一瞬间。他轻咳了一声,沉默了许久才说:“嗯。”
      
      “啊……”那小猴开始歪着脑袋幻想自己变成人的样子。
      
      腿一定要很长!肤色要寂止那样的冷白皮!该有的一样也不能少,要凹凸有致,要曲线玲珑,要貌美如花……鼻子要这样,嘴巴要那样……就像玩游戏前捏脸一样,全部都要最最最完美的!
      
      正想得出神呢,她肚子开始咕咕叫,然后冷不丁就听见寂止说:“吃得越多,长得越快。”
      
      啊!这样吗?
      
      她开始自己给自己搓毛毛,还催促寂止,“快快洗!快快洗!”洗完再吃个宵夜!
      
      红宁趴在树上看寂止给晋婧吹毛,净慈寺的客人没有地方住,都只能睡在树上,她也不敢去跟和尚和小猴挤一张床。
      
      这时节已经快入秋,晚上还是有些凉。是以寂止赤焰诀稍稍调高了温度,临空画阵吹热乎乎的暖风,那大蜘蛛也从树上爬下来蹲在旁边蹭蹭热风。
      
      寂止牌吹风机吹出来的暖风很舒服很温和,一点也不干燥,带了灵气,还能滋润毛发,吹出来的毛毛摸着又滑又软。
      
      红宁眯着眼睛一脸很享受的表情,真诚的建议,“大师,我们带着小猴儿一起去吧,这样每天晚上我就可以蹭风吹了,还可以撸软乎乎的小猴,想想都觉得好幸福啊……”
      
      晋婧扭头问寂止,“去哪里啊!”
      
      红宁伸手摸了摸她的毛胳膊,“去玩儿!你想去吗?”
      
      晋婧毫不犹豫,“想!”
      
      两人一同看向寂止,他没说话,是在考虑。
      
      红宁有求于他,要去距此五百里外的历儿山取枥树的果实,这是一早就说好的事情,那时候晋婧还没来。只是此行路途遥远,历儿山一带多凶兽,带一只什么也不会的小猴,恐怕会不太方便。
      
      红宁很想带上晋婧,枥树果实初秋开始生长,深秋时成熟。想要摘到成熟的果实,必须一早就过去守着,不然还未成熟的果子会被山里的狸妖吃掉。这果子三十年才长成一颗,她已经等了太久。
      
      寂止不爱说话,这一路会很无聊,还要在山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带只小猴调剂调剂,日子不至于太过苦闷。
      
      她极力劝说寂止,“你知道我为这事准备了很久,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出现什么危险的。”
      
      她看得出寂止对这只小猴很上心,又说:“这次要去很久,她一个人在寺里,天马山转凉了,恐怕没办法照顾好自己,会饿肚子,会生病,还会掉毛,掉成一只秃猴子!很丑的!”
      
      晋婧瞪大眼睛,“你才掉毛!”
      
      红宁两手托腮,“我没毛。”
      
      寂止不说话,吹干毛毛抱起小猴回了屋,关上了门。
      
      红宁碰了一鼻子灰,爬上树气得哼哼,“人兽啊,真是世风日……”下字还没说出口,窗缝里一道白光打来,她防备不及,尖叫一声摔下了树,鼻子又歪了。
      
      屋里寂止喂小猴吃糕点,她一个一口,想着多吃些能快点长大变成人,两个腮帮子鼓鼓的。
      
      担心她吃得太撑晚上睡不着,寂止又撤走盘子,拧了帕子给她擦手擦脸。
      
      寂止出去倒水,小猴吃饱了在床上打滚,想着和尚要丢下自己出去玩,她瞎嚷嚷:“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那扫把几天不见她,这会听到她的声音忙跳过来看她,伸出一只手揪了揪她的胳膊毛。
      
      小猴抱住胳膊头一扭,“哼,谁要跟你玩!”
      
      寂止沐浴完回来的时候,小猴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又被揪起来按住打坐修炼。
      
      一人一猴并排打坐,半个时辰后小猴脑袋已经垂着打呼了,寂止捋直了她的胳膊腿放在角落里盖上小毯子。
      
      他又打坐一个时辰方才躺下休息,以前总是跟那小猴隔着八丈远,后来她总是不自觉就滚到他身边,他也习惯了。她把脑袋拱进他手心里,他就顺手摸了摸她的头,轻轻拍了拍,以示她乖乖睡觉。
      
      次日清晨,寂止和红宁一早就下山了,去采买路上所需的东西。
      
      寂止不在,那扫把照例把晋婧打醒,她不情不愿爬起来洗漱吃饭,打坐念经。
      
      扫把在旁边监督,她不敢偷懒,打坐了一个时辰扯着嗓子摇头晃脑大声念经。
      
      寺外大毛和大花听见她的声音,顿时一喜,大毛爬到寺外的大树上朝着下面喊,“静静!出来玩撒!”
      
      上次晋婧挨打,大毛十分愧疚。但次日来见寺门紧闭着,也不知道他们上哪去了,就每天都来看一次。
      
      三小妖距离上次见面也有小半个月了,猴子嘛,都是记吃不记打的,这会儿人一招呼她扔了书就往外跑!
      
      那扫把跟在后面,在她即将跨出寺门的时候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拉了回来,她一屁股摔在地上。
      
      晋婧再次爬到门槛上,大毛抓住她的胳膊往外拖,大花也来帮忙,一人抓住她一只胳膊。那扫把在后面抱住她的腰,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这破扫把还真厉害!”大毛使了老命的往外拉,晋婧也咬牙切齿,“赶紧放我出去!”
      
      角力了两刻钟,晋婧胳膊咔的一声脆响,脱臼了。她疼得在地上打滚,破扫把还在那得意,雪上加霜去踢她的屁股。大毛和大花急得团团转,那破门槛像认识人,他们始终无法踏进寺内一步。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山道上传来人的说话声。大毛和大花身子一僵,以为是寂止回来了,顿时拔腿就跑,一瞬间就没了影!
      
      来人却不是寂止和红宁,而是一对陌生男女。
      
      女人作村妇打扮,衣着朴素,容貌却秀美,脸庞白净。她身侧的男人高而瘦,头上戴着草帽,看不清容貌。
      
      晋婧看见人,也顾不得其他,只是挥手求救,那扫把见她疼得厉害帮不上忙也急得跳来跳去的。
      
      年轻妇人快步上前,却于寺外三尺外止步。她面带关切,声音也柔和,“小猴?你怎么了?”
      
      晋婧还在打滚,“好疼啊,断了断了……帮帮我……”
      
      那女子对一只会说话的猴子似乎并不感到惊奇,她随身挎了一个竹篮,放下篮子蹲下身,语声温柔,“你把手伸出来,我帮你。”
      
      晋婧不明白,还在哀求:“帮帮我……”
      
      那女子伸出了手,却不再往前,谆谆诱导,“乖,把手伸出来,伸出来就不痛了。”
      
      也是疼得厉害,她往前挪动了一点,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却始终还差一点。
      
      女子美目流转,眸中似有无垠天光、碧海万倾。她说话的声音也带了一股魔力,似在天边又似在耳畔,“还差一点,乖,抓住我的手,你就不痛了。”
      
      晋婧对上她的目光,眼睛一眨不眨,眼神一点点变得茫然。她咬牙奋力伸出手,越过了寺庙的门槛。
      
      门外的女子扬唇浅笑,眉眼也弯弯似月牙,伸手搭上她的指尖,握住。她缓缓直起身子,转头微微看了一眼身侧的男子。高瘦男子得命一施礼,转身朝着山下而去,速度快到只能看见一道残影。
      
      牵着晋婧的手,那女人毫无阻碍进得寺中,她指尖轻轻一点,扫把倒在地上变成了一件死物。随后再朝着小猴一点,小猴的胳膊好像就不痛了,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话有点迟钝,“谢,谢。”
      
      那女人笑笑,提起竹篮,“我是来寺里上香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沉迷追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