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卯时末,辰时初。夕阳将沉未沉,天边溢满赤色霞光,暮色缓缓降临。
      
      华灯初上,傍晚的临安城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城中主街,街面上人来人往,车马粼粼。两旁茶馆酒肆,飞檐突兀,旗招飘扬。宽阔的街道两旁,作坊小贩,热闹非凡。
      
      晋婧从路边石墩上跳下来,一把抄起地上的铜锣,“瞧一瞧来看一看咯,来看猴戏咯!唱跳歌舞篮球,秧歌小品戏曲,本猴儿啥子都会!快来看表演咯!走过错过不要错过咯!”
      
      路边行人被铜锣和吆喝声吸引,纷纷向此而来。只见一只毛色金黄的漂亮小猴后腿站立,直起身子提着铜锣边敲边喊,模样乖巧伶俐。
      
      会说话的小猴很快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眼见人聚得差不多了,小猴扔掉铜锣,一个纵身跳起穿过了驯猴人手中燃烧着的火圈,稳当落地。
      
      猴戏开场完美,小猴身形轻巧,动作灵敏,各种杂耍奇技信手拈来。一张小嘴更是嘚嘚的没个停,不时卖乖讨好,惹得一众围观的男女老少哄堂大笑。
      
      半场休息,满脸粗褶的驯猴人一拱手,向观众笑眯眯地讨要赏钱,晋婧踩着独轮车将铜锣翻了个面,端着绕场行走。
      
      这时街面上却突生变故,一道黑影撞开人群摔在场中,还没来得及看清,那黑影又翻身跃起,手中银钩直射向紧随而来的白色身影。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顿时战在一处,人群受到惊吓,推搡叫嚷着,场中乱作一团。
      
      那道黑影一击不成,银钩斜下里一旋,直朝着不远处的晋婧飞去。她反应不及,当下便被利钩穿透了大腿,带到了黑衣人面前。
      
      对方身形隐在宽大的斗篷里,晋婧只看到一双如浸满毒汁的蛇一样锐利阴鸷的眼睛。
      
      腿上的剧痛疼得她发不出声音,一道劲气将她打飞出去,黑衣人再一掌拍出,暗红光箭紧随其后。
      
      光箭挟风雷之势而来,很快追上晋婧。若是被击中,定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罡风擦面,晋婧满心绝望,心里有一万个妈卖批想讲,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那道白色身影反应迅速,凌空跃起,一把将她抓在手里,周身泛起白色光晕,毫不犹豫回身一挡。
      
      护身结界化去五分力道,但那光箭还是穿透了他的脊背。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单手撑地。
      
      有惊无险,晋婧这才看清面前的人。
      
      是个和尚,一身白色僧衣,剑眉微蹙,凤眸狭长如刀,鼻梁高挺,血色将那双薄唇染得殷红。
      
      不待反应,又一道红色光箭朝着晋婧而来。
      
      光箭中蕴含了巨大的力量,打出这一招也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那黑衣人料定了和尚不会见死不救,试图用此牵制他,趁机逃跑。
      
      眼见那光箭直朝着自己面门而来,晋婧惊恐抱住和尚的手臂,闭上了眼睛。毛绒绒的小爪子堪堪触到他手腕上一串剔透的水蓝色珠串,微不可闻的崩裂声响,那串珠子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噗——”
      
      一口鲜血喷了晋婧一脸,那和尚又替她挡了一箭。
      
      她睁开双眼,对上一双阴冷至极的黑眸。对方视线很快移开,没有顾忌这满地狼藉,松开她转身再欲追。
      
      晋婧跌在地上,一颗蓝色小珠正抵在她的鼻尖上,她忍不住伸手去抓。
      
      斜下里又冲过来一个男人,一把捏住她的脖子将她提起来,拽住那和尚,“喂!伤了我的猴子还想跑?赔钱!”
      
      就这一会儿的空档,那黑衣人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人群,寻不见踪影。
      
      和尚冷冷回眸,眼神锐利如刀。提着晋婧的男人心中一凛,被这眼刀一扫,竟不自觉松了手。
      
      和尚不言,只看了看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转而弯腰快速拾捡散落的佛珠。
      
      男人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将晋婧扔进身后的竹娄里,收拾起卖艺的杂耍道具飞快跑了。
      
      晋婧窝在竹娄里,大腿被银钩穿透,还在簌簌往外冒着鲜血。她眼里泛起泪花,抬手抹了一把泪,透过竹娄斑驳的光看着手里那颗蓝色小珠。
      
      珠子半剔透,内里如有星光流转,璀璨异常,不是凡物。
      
      看了半晌,头顶传来响动,晋婧惊慌之下,一把将那颗珠子塞进嘴里,吞了下去,噎得她直翻白眼。
      
      被人揪住皮毛扔在地上,那男人俯身下来,在她身上翻找,“那珠子呢?”
      
      她身上穿了一件红色的小褂子,内侧有七八个小兜。平日里卖艺收赏钱的时候,也会在人堆里浑水摸鱼搞些小动作。
      
      可惜今日事发突然,一切还没来得及施展。男人扯着她的褂子翻找半天,一无所获,怒骂:“妈的!老子明明看见你拿了!交出来!”
      
      鲜血污染了她漂亮的毛发,凝成一缕一缕的,她抱着脑袋缩成一团,“我没有,我没拿……”
      
      男人朝着她受伤的大腿上踢了一脚,“放屁!老子明明看见你拿了!信不信我弄死你!”
      
      晋婧疼得不住流泪,只得说:“掉了,来的路上掉了,我不知道……”
      
      男人飞起一脚将她踢出几丈远,“妈的臭猴子,找死!”
      
      腹部传来剧痛,晋婧捂着肚子抬眼瞪他,恨得咬牙切齿。
      
      妈的,虽然我不是人,但你他娘是真的狗。
      
      男人上前又将她浑身上下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那颗珠子。今晚赚的赏钱,还不够他在琴楼过个夜的,他心头火起,又朝着晋婧踢了一脚,将她扔回竹娄,骂骂咧咧回到了居住的地方。
      
      晋婧缩在竹娄里,听见门重重被关上的声音,知道他肯定又去喝酒赌钱了。
      
      等了半晌,估摸着他已经走远,她才从竹娄里爬出来。
      
      她身上有那杂碎施的咒,没办法走远,只能在这间破院里活动。
      
      她忍着剧痛,爬到井边打水,清洗身上的血渍。
      
      明月当空,撒下皎洁的白光,满地银霜。
      
      晋婧借着月光,看着水盆里模糊的影子。灰白中带一点蓝色的脸蛋,又大又圆的黑眼睛,下凹的吻鼻和稍稍凸出紧抿的一张嘴,还有全身金黄,漂亮柔软的毛发。
      
      她穿成了一只猴。
      
      自打三个月前醒来,她就是一只猴了,被那男人用小皮鞭抽打着,天天晚上在街头卖艺杂耍。
      
      男人叫刘福,有些道行,只当她是修行尚浅的小妖,能口吐人言,养着她利用她敛财。赚的钱多送给琴楼和赌坊去了,心情不好的时候常拿她出气。
      
      有个吃喝嫖赌爱虐待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坏蛋主人,每天只能吃些残羹剩饭,受尽了欺凌鞭打,晋婧日子过得很苦。
      
      男人在她身上下了禁制,除非她死,禁制不能解除。若是逃走,身上的禁制一定会发作,疼痛难忍,被抓回来还得遭打。
      
      跑过几次跑不掉,晋婧也老实了,乖乖受训,去接头卖艺或扒窃,弄来的钱全部给刘福,换取安宁和食物。
      
      往日里做猴,忍气吞声,挨打挨饿就算了,今天还差点死了。
      
      一向乐观的晋婧看着贯穿大腿的那道伤,回想起往日里受的苦,终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眼泪一颗颗砸在水盆里,激起涟漪,搅碎清白月光。
      
      她一边哭一边撩水清洗身上的血渍,打着哭嗝擦干身上的毛,拖着伤腿爬到柴房。
      
      柴房墙角是她的小窝,铺着干燥的茅草,还有一床小被子。晋婧抽泣着,借着窗外投下的月光摸到火折子点燃蜡烛,翻出伤药,找了破布撕成长条包扎伤口。
      
      伤口还在流血,伤处冒着若有似无的暗红之气。她疼得吧嗒吧嗒掉泪,也没留神。好不容易包扎好,她才缩进被子里,闭上双眼。
      
      临睡前,她还在想,那和尚似乎不是一般人,又如此心善。拿了他的东西,若是他回头来找,央求他,她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做不成人没关系,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哪怕做只野猴,回归山林也比在这受虐强。
      
      忙碌了一天,又受了伤,加上腹中饥饿,她早已疲累不堪。怀着小小希冀,她小爪子紧紧攥着被角,沉沉入睡。
      
      三更天时,腹中传来剧痛。
      
      晋婧迷迷糊糊醒来,捂着肚子缩成一团。她腹中犹如燃烧着一团烈火,那火焰像疯长的野草,在四肢百骸迅速蔓延,焚烧过血液。她紧紧揪住身下茅草,浑身如筛糠般颤抖。
      
      她意识如在虚空中,焚烧的灼痛过后,又如坠冰窟,寒气侵骨。
      
      饥饿、疲惫和伤痛一重重袭来,她早已无力挣扎,喉咙里干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要死了吗,她绝望的想。
      
      牙齿咯咯打战,全身紧绷,每一瞬都变得漫长无比。她紧闭着双眼,承受着身体突如其来的变故,意识飘忽,迷茫又无措。
      
      那颗珠子在她腹中持续散发着巨大的能量,洗涤过寸寸筋骨,带来无法忍受的剧痛。
      
      可她只是一只猴儿,终究无法承受。良久,小小的身子裹着被子歪在地上,心脏慢慢停止了跳动,血液一点一点凉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开文啦~
    调皮小猴妖和冷面帅和尚,希望大家喜欢~
    下本开《普普通通吃瓜少女》,求收藏呀!下面是文案:
    纪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仙者,相貌、身材、资质都只是一般水准,在太初仙门混了十年,仍旧是个外门弟子。
    起初也妄想过飞升成仙,却奈何机缘浅薄。什么秘境奇遇,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绝世功法,统统都和她没有关系。
    时间一长,纪圆也认命了。
    有人命如浮草,便有人皎若天际朗月,太初门掌门首徒许镜清就是这样的存在。
    许镜清上山闭关,误入上古秘境,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忙呼:“卧草,慕了慕了。”
    许镜清下山历练,拾得超凡孤宝,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瘪嘴:“我丢,酸了酸了。”
    许镜清斩杀妖兽,掉落绝世功法,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抚掌:“我靠,牛逼牛逼。”
    样样顺的天之骄子,每每奇遇都能在背后听见这样的声音。
    但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当灾祸来临,同样也轮不到纪圆这样的普通人来抗。她站在人群后看着那人从云端跌落泥潭,从天才变成废人,不禁叹息,“哇塞,好惨好惨!”
    以至于许镜清离开太初仙门之后的很多年,每每心绪繁乱,气海激荡时,心里总会响起那个声音:“哇塞,好惨好惨!”
    日子一长,竟渐渐生了心魔。
    他四处寻觅那人的踪影,只为再听她一句恭维的话。找到纪圆的时候,她仍是太初仙门的外门弟子,正坐在茅屋前翘着脚嗑瓜子。
    微风拂过,阳光正好,她眯着眼睛看他,“你谁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