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芝芝,夫人叫你将这布匹送与公子房中。”红杏催促道。
      
      芝芝一听公子二字,身子不停打颤,额上直冒冷汗,她拼命摇着头,“我不去,我不去。”
      
      红杏见她面色惨白,一副摇摇欲坠模样,有些担忧道,“芝芝,你是不是身子不适?”
      
      芝芝扶着墙,强撑仪态道,“我休息休息便好,你先去。”
      
      红杏点了点头,不情愿地抱着布匹,“那你好好歇息。”
      
      芝芝没再回红杏,她只觉心慌绝望,她怎么又回来了,她昨日见到红杏这些故人时,只以为是上了西天。
      
      回归返照叫她看看从前的故人,可未曾想过今日怎还如此。
      
      芝芝拼命地摇着头,发疯地掐着自己,痛感传遍全身,不是梦境,她也未上西天。
      
      她怎回来了,怎回来了……
      
      芝芝急忙起身,满头冷汗,跌跌撞撞地走了一路,回屋收拾着行礼,想着逃离柳府。
      
      她打心底里恐惧怕柳南之,柳南之这人残忍至极,除了对自己心爱之人会有半刻温柔,待其他人都是薄凉,残暴的。
      
      芝芝不敢细想,只是不停地抖着,胡乱拾着衣物,数着钱袋里没几块的月银便匆匆忙忙的出府。
      
      可走到一半,便撞见了得知她身子不适来看望的柳夫人。
      
      柳夫人见她背着行礼,慌乱的不成样子,眉头皱了皱,“芝芝,你这是?”
      
      芝芝听着柳夫人久违的声音,心更加慌乱,柳夫人活着,那柳南枝定会发现。
      
      她身子抖得更加厉害,她手上满是汗地抓着行李,扑通跪地道,“芝芝遇上心悦之人了,恳求夫人放芝芝出府,叫芝芝同他成婚。”
      
      柳夫人被阵仗吓了一跳,急忙将芝芝扶起,却见她出了一身冷汗,颇有些不知所措,“芝芝,你是不是身子不适?”
      
      芝芝摇头,唇色苍白,声音颤抖道,“夫人放芝芝出府,芝芝身子便爽朗了。
      
      这样的芝芝,怎么看都不像个没事样。
      
      她摇头叹气道,“快去请大夫给芝芝瞧瞧,好好的姑娘,怎么成这样了?”
      
      芝芝被几个束缚着,强迫着带她回了屋,劝着她等着大夫来。
      
      芝芝心中后怕,可却又挣脱不出多人束缚,她深吸着气,冷静着情绪,冷不丁道了句,“现如今是何年岁?”
      
      红杏皱眉,“晋安三年七月,过几日就花灯节了。”
      
      晋安三年七月,花灯节,芝芝一下清醒,慌着的心冷静了些,还好,还好,谢小姐还未离世,更未同柳南之相识。
      
      柳南之还未疯,看见她们时也只是避着远远的。
      
      那时,柳南之不愿同任何女子有所接触。
      
      想到这,芝芝的惊慌才少了些。
      
      大夫赶来时,见芝芝一副神质恍惚的模样,急忙把脉,芝芝身子确是康健的。
      
      但这冷汗直冒,神志不清显然是受了惊吓,大夫双手作揖道,“夫人,芝芝姑娘这是受惊吓。”
      
      “调养几日,便会好转。”
      
      柳夫人听后,眉头松动,点头道,“那便好,方才她那模样,我还以为中邪了。”
      
      芝芝牵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解释道,“昨个夜里,起夜撞见了只黑猫,今有些未缓过神来。”
      
      临了,还道了句,“夫人,莫要挂心,芝芝没事。”
      
      柳夫人点头,笑着道了句,“这几日便好好歇着,至于你方才说的心悦之人,等你病好了带他来见见我,我替你把把关。”
      
      “若当真是个可托付终身的孩子,我便忍痛割爱放你出府。”
      
      一听出府二字芝芝晦暗的眼里刹那间有了神采,她眸光微亮,急切道,“好,过两日便带他来见您。”
      
      芝芝送走了柳夫人后,便双目无神呆呆地躺在床上,盯着房梁看,她迷瞪瞪,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会重来了。
      
      她死前最后的愿望便是不要再遇见柳南之了,如今却又将她送回这,老天爷真是太会折腾她了。
      
      芝芝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她眼珠子转着,算着自己的私房钱,想着明去街上买个奴隶,叫他应付了柳夫人,自己好早日离府。
      
      第二日,芝芝起了个大早,避着丫鬟小厮出了府。
      
      黑市,刚一进去,芝芝便觉得她和这里格格不入,这里的人要不然是非富即贵,穿着绫罗绸缎的贵人,要不便是衣衫褴褛的奴隶。
      
      芝芝捂着钱袋,瞧着路上奴隶,可她穿得过于寒酸,人牙子也不愿理她。
      
      一个晌午过去,竟也没挑着个合适的。
      
      芝芝深叹着气,心中不免有些慌乱,若今日还寻不到,万一柳南之发疯。
      
      她想到这,忍不住打着寒颤。
      
      她神色焦急地看着各个摊位,一人牙子热情跑过来,“姑娘,我这有漂亮的公子,买不买?”
      
      芝芝顺着人牙子指着方向看去,男子衣衫破烂,头发凌乱,依稀也能看出生得极为漂亮。
      
      盯了半晌,男子察觉她的目光,他抬眸,漂亮的眼直直地盯着芝芝。
      
      芝芝心跳得极快,羞红了脸,急忙收回目光,她摇头道,“不了。”这样漂亮的公子是她买不起的。
      
      人牙子脸上露出明显失望,神色不悦地抽打着那公子,公子拼命地躲着。
      
      芝芝有些于心不忍,出声道,“多少钱?”
      
      人牙子收了鞭子,皱眉打量着芝芝,“一口价,五十两。”
      
      芝芝眉心紧蹙,五十两差不多是她全部身家。
      
      买了日后的日子便难,不买若是柳南之发疯,她的命怕是都保不住。
      
      最终,她咬了牙,终是出了钱将男子买下。
      
      男子乖巧地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芝芝带男子去沐了浴,又去成衣店替他买了身像样衣服。
      
      男子如那人牙子说得那般,生得极其好看,唇红齿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样。
      
      看得芝芝双颊绯红,男子见她这般盯着自己,眼里一片死寂,淡漠道,“姑娘买了奴,奴日后便是姑娘的人了。”
      
      芝芝愣了愣,垂着头,低声道了句,“你能娶我吗?”
      
      芝芝也不是急着成婚,芝芝死脑筋,只有成婚了,才能避免同柳南之有瓜葛。
      
      男子未有过多情绪,只是乖巧道,“能娶到姑娘是奴三生有幸。”
      
      芝芝有些惶恐地点了头,她盯着手中男子的卖身契,不知怎么便想到自己,她儿时也是被这一纸卖身契卖到柳府的。
      
      至那后生是柳家人,死是柳家鬼。
      
      这人,生得好看,性子又好,若真与自己成了婚岂不是委屈了他。
      
      想到这,芝芝不自觉地摸了自己的脸,她长相只能算得上清秀佳人,身段也不勾人,也不能生养。
      
      这样的她,同谁成亲怕都是耽误了谁。
      
      芝芝的神情显然没方才那般高兴了,男子清朗温玉的声音,在芝芝耳边传来,他一字一句道,“若是姑娘反悔,那方才成婚的话便不作数。”
      
      “奴便当牛做马为姑娘效力。”
      
      芝芝一看男子便脸红,只好垂着头低声道,“不用你给我当牛做马,成婚后,能好好过日子就行。”
      
      男子轻声细语道,“唤奴江慕便好。”
      
      芝芝点头,同他交代着待会入柳府的说辞,江慕认真地听着,未曾多问过一句为何要如此,只是默默记下。
      
      红杏见芝芝带着个生得极其好看的男子进府,眼睛都瞪大了,满脸不可置信地追着芝芝问了一路,“这真是你那未来夫婿?”
      
      芝芝点头,有些害羞道,“正是,想着去见见夫人。”
      
      红杏的目光从江慕的身上移不开了,她心中不平,自己比芝芝生得好看,也是胸大腰细,为何没个好看的男子心悦自己。
      
      她不依不饶地拉着芝芝,缠着她,询问着芝芝同江慕是如何相识的。
      
      芝芝敷衍着红杏,一路进了柳夫人院子,只想着早日见到柳夫人求她放自己出府。
      
      红杏道了句,“芝芝你们先候着,公子同夫人讲话呢。”
      
      公子……柳南之,芝芝的身体又不自主地抖起来,额上冒着冷汗,眼神恐惧地躲在江慕身后。
      
      江慕情绪未有太多波动,只是按着芝芝的肩膀,将她移到自己身后。
      
      红杏发觉了芝芝的不对劲,她皱着眉道,“芝芝,你怕公子?”
      
      芝芝手心出汗,拽着江慕的衣角,费力笑道,“只是天有些热,热得难受。”
      
      红杏满脸不信,她上前一步,便要去摸芝芝的额头,江慕挡在芝芝身前,脸上满是冷漠,扔出句,“姑娘,请自重。”
      
      芝芝见江慕将自己护得好好的,心中的恐惧感才减少些,她深吸着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在柳家尊卑分明,丫鬟入室多走后门,嫡出子女正门而出,芝芝也没同柳南芝撞见。
      
      嬷嬷见江慕也是一愣,她满脸笑意道,“这公子真是唇红齿白,生得极好。”
      
      芝芝红着脸入了屋,柳夫人满脸慈爱道,“真没想到你们来得这般快。”
      
      芝芝脸颊绯红,小声道,“公子的父亲母亲这几年身子不好,想着能见他成婚冲冲喜,所以奴有些急,想着让老人家抱抱孙子。”
      
      柳夫人见芝芝脸红,满意笑道,“芝芝还是这般孝顺。”
      
      柳夫人打量着江慕,心中满意,江慕举止得体,进退有度,眼里也满是芝芝,生得模样也是极好的,是个如意郎君。
      
      柳夫人见芝芝对江慕也是真心欢喜的,倒也未强留芝芝,芝芝也算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如今可有真心爱她,护她,自是极好的。
      
      柳夫人拿着芝芝的卖身契交于她手中,笑道,“日后便好好过日子,若再有机会回京别忘了我。”
      
      芝芝摸着卖身契,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下,她眼里含着泪,扑通跪了下来,“多谢夫人。”
      
      柳夫人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只当是芝芝觅得如意郎君高兴,她将芝芝扶起,擦着她泪道,“我为你备了些嫁妆,你拿着好好过日子。”
      
      嬷嬷搬着箱子上来,柳夫人轻扣打开,里面摆放着五百两银票与十几个金元宝。
      
      芝芝急忙摇头拒绝,“夫人,这太贵重了。”
      
      柳夫人握着芝芝的手,语重心长地嘱咐着,“芝芝,日后好好过日子,这一别,可能便是永久,别叫我担心。”
      
      芝芝眼里闪着泪花,哽咽道,“夫人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要过得好。”
      
      柳夫人也红了眼,握着她手道着,“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预收文【不做白月光替身】求收~
    人人都艳羡阿虞出身卑微却天生好命,风风光光地嫁给了首辅裴景行,一夜之间飞上枝头成了凤凰,
    裴景行疼她,宠她,把所有的温柔通通给了她;
    可阿虞不知道,能到这份偏爱,不过是因为沾了皇后娘娘的光;
    直到那日见到了笑意盈盈的皇后娘娘;
    男人隐忍的爱意,阿虞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白月光替身,她才不想当了。
    裴景行从前只当阿虞是替身,走便走了。
    可真当他找不见阿虞时,才发现阿虞是命,没她在,他会疯。  
    1.此文破镜不重圆,女主有另外的cp,娇宠打脸虐渣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