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柳府却萧条的不成样子。
      
      院里落满成灰,丫鬟们拄着扫帚窃窃私语,躲着远远的,看笑话似的看着最里院搂着白骨跳舞的男人。
      
      男人长发高高束起,身着喜服,拉着怀中白骨的手跳着舞。
      
      男人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深情地看着怀中白骨,痴痴笑着。
      
      院内有人给弹着琴。
      
      那些丫鬟忍不住小声笑着,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女子声音沙哑,“干嘛呢?”
      
      几人一听,有气无力道着,“夫人,我们再也不偷懒了。”
      
      芝芝扫了他们一眼,“该干嘛干嘛去。”
      
      几个丫鬟得了指令走了,可背后的议论声还是传到了芝芝耳朵里。
      
      “有什么了不起,从前就是柳夫人身边的丫鬟。”
      
      “如今柳南之这副模样,她嫁个疯子也不嫌丢人,还整日耀武扬威。”
      
      院内的琴师打远远看见芝芝来了,停了手中的动作,起身。
      
      男子见没了琴音,眼底有些失魂落魄,侧过头怨恨地瞪着琴师。
      
      芝芝深吸口气道,“先回去吧。”
      
      柳南之闻言将目光移向了她,那目光幽深,充满怨恨。
      
      “今是母亲生辰,别在胡闹了。”
      
      柳南之没再看芝芝一眼,笑着看白骨道,“阿悠,母亲生辰,我们一起去看望母亲。”
      
      柳夫人瘦的有些不像样子,她疲惫地看着远处,只见芝芝和柳南之走来。
      
      柳南之怀里抱着的还是那具白骨,柳夫人心口猛跳,她硬撑着站着。
      
      芝芝眼底只剩冷漠,她快步走上前,“母亲。”
      
      柳夫人眼里起了水雾,不停道着,“造孽呀,造孽!”
      
      生辰宴本该喜气洋洋的,可当那白骨一上桌,便阴气沉沉。
      
      柳南之自顾自吃完便走,柳夫人留下了芝芝。
      
      柳夫人身子虚弱,站不了多久说话也是费力。
      
      她看着芝芝,有些愧疚道,“早知他这般冥顽不灵,当初就不该强求你嫁于他。”
      
      芝芝愣了良久,才出言道,“就当我还您恩情了。”
      
      语落,芝芝便推门离开了。
      
      嫁给柳南之的这几年,早已耗光了芝芝所有的精力,她脸色差的同病入膏肓已没什么两样。
      
      芝芝整日枕边身边不是空无一人的,谢悠躺在她和柳南之中间,搂着谢悠的白骨,讲着腻人的情话。
      
      芝芝的脸色又怎能好,可谓是夜夜难眠。
      
      自打她嫁给柳南之起,她这生命便结束了。
      
      芝芝目光空洞回了院,屋内蜡烛点着,窗外透着男子环着女子的腰,跳舞的身影。
      
      芝芝紧闭双目,深吸着气,走了进去。
      
      柳南之见她一来,便环着谢悠去了榻上。
      
      芝芝熄了蜡烛,眼神如同死水,耳边柳南之深情的声音叫芝芝忍无可忍。
      
      是打什么时候起,柳家变成这幅模样的。
      
      柳家从前是世家,柳南之是嫡子,仕途光明。
      
      长的又是玉树临风,人也是谦谦君子,深受京中闺秀的欢喜。
      
      可柳南之二十好几家中却连个通房丫鬟都不曾有。
      
      京中传着柳南之喜好男风,这可急坏了柳夫人。
      
      柳夫人日日求菩萨拜佛祖,求着柳南之娶亲,哪怕收个通房丫鬟也好。
      
      柳南之开窍了,他在花灯节遇上了那个性子活泼的姑娘。
      
      一冷一热,姑娘热情似火温暖着柳南之那冰冷的心。
      
      待谁疏离冷漠的公子也会脸红,也开始会因姑娘辗转反侧,夜夜难眠。
      
      也会因姑娘同旁的男子讲话吃醋,有着占有欲。
      
      每每提到谢家小姐的名讳,公子眼里的爱意是藏不住的。
      
      柳夫人虽不喜女子太过活泼,但柳南之那般欢喜,倒也是欣然接受。
      
      没多久,柳夫人便寻了媒婆去了谢尚书家提亲。
      
      尚书府对柳南之这女婿甚是满意,也是当即同意了二人婚事,定了良辰吉日。
      
      少女与公子情投意合,婚后自是会甜甜蜜蜜,可若是能一直这样好下去便好了。
      
      婚后第二年,少女突然转了性子,眼里不再是公子,而是满心记挂着新入仕的顾侍郎。
      
      终日闹着要与公子和离,背着公子偷偷要与顾侍郎私会,气的柳夫人大病几场,实属辱没柳家门楣。
      
      这事成了京都茶余饭后的笑柄,个个笑着柳家,笑着柳南之。
      
      平日里仕途上不如公子的那些子弟,更是终日议论,污言秽语说着,“柳相生得好看,官再高又有何用,镇不住内人,内人倾心个容貌家室皆不出众的侍郎,实属天下大稽!”
      
      “说不准是柳相那方面不行,夜里满足不了谢小姐。”
      
      “谢小姐寂寞难耐,才会如此。”世家子弟肆无忌惮,讲着这些荤话,挖苦着柳家。
      
      可未曾想到,柳南之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将那几个世家子弟打成重伤。
      
      他们的爹不干了,不依不饶地嚷着让圣上处罚柳南枝。
      
      好在圣上廉明,只是罚柳南之闭门一月反思处理家事,并未牵扯柳家。
      
      最后谢尚书见自家女儿将柳家折腾的如此鸡犬不宁,心中愧疚,上门交代了实情。
      
      那顾侍郎同谢小姐从小相识,青梅竹马,像话本子里讲到的那般,情意深重。
      
      后来顾家落没,谢小姐与顾侍郎只好被迫分离。
      
      谢尚书满脸泪地道着,“我本以为阿悠已不记得这份情意,未曾想会是如今结果……”
      
      芝芝至今还记得柳南之当日模样,待何事都不甚在意的公子,竟眼眶泛红,捂着心口,一口鲜血猛地吐出,急坏了大家。
      
      柳南之打那时起,便和从前像变了个人。
      
      圈禁了谢悠,柳南之对谢悠的占有欲愈发痴狂,痴狂到谢悠若与小厮交谈,公子便会当着谢悠面将小厮杖毙。
      
      圈禁到谢悠的家父,谢尚书葬礼都未曾让去。
      
      圣上也重用柳南之,那几年柳南之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以顾侍郎贪污受贿之名,抄了顾家,砍了顾侍郎。
      
      此事一出,谢悠终归是未撑住,未等公子回来,便悬梁自尽。
      
      柳南之自那之后便疯了,谢悠死了,他不下葬,依旧将谢小姐圈禁着,与她同吃同住,后来他觉得陪着谢悠时间不够多,索性辞了官。
      
      谢小姐的身子腐臭了,脸上有了尸斑,柳南之还是亲吻着她的脸颊,拥抱着她,看向她的眼神依旧满是情意。
      
      几个胆小的丫鬟见过一次当极便被吓昏过去。
      
      柳夫人更是以泪洗面,直至谢悠身子彻底腐烂,柳夫人强行让人下了葬。
      
      这一葬,柳南之终日不吃不喝,寻着谢悠尸骨。
      
      柳夫人心疼自己孩子,没了法子,只得将埋葬处告诉柳南之,柳南之挖了谢悠的坟,谢悠那时只剩一堆白骨,肉早已腐烂。
      
      柳家也不如从前,丫鬟小厮们见柳南之终日抱着白骨在府内晃悠,吓得不行,有钱赶忙去官府赎身,连夜逃离了柳府。
      
      没钱的日日跪在柳夫人面前哭,寻死觅活,柳夫人是个善心,自家儿子这样,她不怪旁人害怕,给了她们卖身契放了那些婢女。
      
      最后还愿留在府中伺候的只剩芝芝还有些老奴,柳夫人劝着她,“早日出府嫁人,再不嫁人便是老姑娘了。”
      
      芝芝何尝不想嫁人,可她小时被母亲嫌弃赔钱货扔在河里,受了凉,自此就难以生养了。
      
      柳夫人自打那时后便身子愈发弱,说句话都要喘半天气。
      
      她同芝芝商量,让她嫁与柳南之执掌中馈。
      
      芝芝她自出生起受得苦难多了,便受不了旁人对她好。
      
      她到柳家后,日子才算好过起来,柳夫人从未苛刻过她,或许也将她当亲女儿看待吧,在柳南之未疯前。
      
      柳夫人常常念叨着,要给她寻个如意郎君。
      
      她念着柳夫人的好,便答应了柳夫人。
      
      芝芝与大雁拜堂,柳夫人将她的名字记上了族谱。
      
      柳家虽比不上从前,可芝芝却尽力撑着,日子也渐渐红火起来。
      
      她也没打算同柳南之同房,芝芝整日在西屋住着。
      
      可柳南之却觉得她夺了谢悠位置,终日找着江湖道士。
      
      有日柳南之脸色阴沉,手持着剑回来,杀了一院的丫鬟小厮,芝芝那日是外出,方才躲过一劫,她便搬到小佛堂日日诵经祈福。
      
      柳家也因这事彻底落败了,如今只能维持着生计。
      
      柳南之显然不想叫她好过,硬扯着她同榻而眠。
      
      芝芝又一次在梦中惊醒,梦里是谢小姐没了皮肉的白骨,睁眼亦是。
      
      芝芝失魂落魄起身,捧着火盆,发疯地笑着。
      
      芝芝从柳南之怀中拿过白骨,将白骨扔进火盆,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柳南之闻着烟味也醒了,他怀中却空无一人。
      
      只见芝芝站在火盆前,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紧缩。
      
      他慌乱地爬起,芝芝听到声响,回了头,脸上竟露出久违的笑。
      
      柳南之眼底只剩不可置信,他怔了良久,眼眶猩红。
      
      柳南之发疯似地将手伸入那火盆中,找着谢悠白骨,可谢悠早已化为灰烬。
      
      他恶狠狠地瞪着芝芝,一步步站起,手掐上了芝芝的脖颈。
      
      芝芝闭上了眼,没再挣扎。
      
      芝芝想着柳南之便就此掐死她,死了好,死了便可睡个好觉。
      
      下辈子投胎,可千万不要再遇见柳南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爱发电之作,前五万字虐女,后五万字开始虐男~接受不了的小可爱勿看~】
    【虐男从第十五章开始,心疼芝芝的可以直接从第十五章开始看。】
    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文,但没有粮可以吃,就自己写啦,不喜欢的小天使就不要强求自己看啦,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