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年代文里抢男主

作者:长亭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叶绿和爸爸走了几站路回到家,累得要死,赵桂娥听说父女俩是走路回来的,很奇怪,“老叶,我不是给你一块钱让你带叶绿坐车吗?”
      
      “不怪爸爸,是我吃多了,要走路消食。”叶绿有气无力的躺在客厅的简易沙发上,没了大嫂,客厅沙发可以随便躺了,要不以前她上班后,不仅锁房门,连客厅门也经常锁着。这个大嫂在家里是称王称霸啊!
      
      “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爷爷家做什么好吃的,居然吃多了?”赵桂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叶绿爸爸,说道。
      
      老叶师傅装没看到,“包的白面饺子!”
      
      “不过是素馅的,白菜里面连油渣都没放!”叶绿有点怀念自己在知青点吃的那顿酸菜油渣馅的饺子了,“爷爷过生日,我们就带了只野鸡,多不好意思。妈,你没看到奶奶脸黑的,最后没办法,我包里有五块钱给老爸,让他送给爷爷当零花钱了。”
      
      叶绿伸了个懒腰,“妈,你说我不加油吃怎么能吃回来五块钱啊?连带去的野鸡大伯母都舍不得炒了吃。”
      
      最后叶绿总结道,“妈,我觉得你不去是英明的决定,美茹姐看上我的大衣就直接问我要,你说她脸怎么那么大啊?这家人咱们以后都得远着点!”
      
      “你忘记了,你小时候去爷爷奶奶家,糖果头花被你那堂姐抢了是经常的事情。你大伯母好吃懒做,天天划算我和你爸爸的工资,不是我吹牛,他们现在住那房子,有大半都是我和你爸爸的钱起的。幸好我当时坚持要搬到厂里来住,要不你天天被你堂哥堂姐欺负,你奶奶从来都不管!”赵桂娥想起公公婆婆妯娌那一大家子就觉得糟心。
      
      老叶师傅无话可说,只好尴尬的笑笑了事。其实老太太以前对兄弟俩也是一碗水端平的,自打老叶师傅反抗她定下的婚事,坚决要和赵贵娥结婚后,老太太就把心都偏到大儿子家去了!
      
      “对了,妮子,你说钱我才想到,前几天有你两张汇款单,邮局的人说是杂志社的稿费。”赵桂娥从抽屉里摸出五块钱给叶绿,又拿出两张汇款单。
      
      叶绿激动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拿过汇款单,一看果然是自己报名前几天在家里码字的劳动报酬到了,两个短篇,一共是三十块钱稿费。
      
      眼看有三十块钱稿费,叶绿大方的把五块钱还给妈妈,“这五块钱就当我请你们吃肉吧!”
      
      “这孩子,还请我们吃肉呢!行,周末我躲买点菜招待小高。”赵桂娥省了五块钱也挺高兴。
      
      “妈,买点海鲜吃吧,我回来都没吃过呢!”
      
      “好,我去看看有没有卖的。”赵桂娥问了邮递员,知道是女儿写的文章被杂志社录用了才有稿费,想到女儿写的文章会被印成书来卖,她还是与有荣焉的。想到女儿读大学不要钱,每个月还发生活费,毕业了是干部还包分配工作,还会写文章赚钱,一点不用家里操心。要是儿子有这么省心就好了。
      
      想到儿子,她又犯愁了,“妮子,你说你哥哥真要离婚咋办啊?”
      
      “离就离呗!天要下雨,你还管的到它不下啊?再说我觉得大嫂有点太霸道了,不讲理,对你们也不好,实在要离就离吧!”叶绿中肯的说。
      
      “那你大哥咋办啊?”赵桂娥愁得头发都要白了。
      
      “等过了这段时间他情绪好点我们在一起想办法,我觉得做生意赚钱不比上班少!”叶绿先给父母洗脑。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叶绿也不指望一次他们就转变观念,要循序渐进让他们接受做生意的事情。反正做生意的事业不急,再观望一段时间比较稳当。
      
      俩老对女儿的建议半信半疑,互相看了一眼,觉得按女儿说的过段时间再考虑,不能把儿子逼得太紧了。
      
      叶绿准备回学校去了,这回老妈赵桂娥总算想到了女儿一回,居然给她弄了一罐头瓶的咸鱼,让她带到学校去吃。叶绿尝了一块,喷香,咸鱼切成小块用油炸的香香的,连骨头都香香脆脆的可以吃,还撒了辣椒面,说是咸鱼但是不咸,不知道妈妈怎么弄的。
      
      收好爱心小咸鱼,叶绿和父母说了一声,准备拿着汇款单去取钱,然后就直接回学校了。
      
      刚走到厂门口,就看到高卫国骑着单车来了,“叶绿,怎么不等等我,不是说来接你去学校吗?”
      
      “没有,我担心你有事来不来,准备先去邮电局取钱。”叶绿扬了扬手中的汇款单,眉飞色舞的说,“高卫国,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今天收到稿费了!”
      
      高卫国看到叶绿笑的像个孩子一样,迫不及待的和他分享自己的喜悦,心里顿时美的冒泡,“好啊,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庆祝。”叶绿坐上自行车后座,叽叽呱呱的告诉高卫国她收到了哪里的稿费,写的什么文章等等,顺便又告诉了她今天去大伯家的八卦。
      
      “想不到我家的小丫头还是个作家呢!”高卫国中午喝了一肚子啤酒,醉倒是没醉,此时听到叶绿和他娇娇软软的说话,心里一片火热,觉得似乎有些醉意了。
      
      叶绿只听到“作家”,洋洋得意的回了句,“那是,说不准我哪天也写个中长篇呢!”
      
      高卫国“呵呵”的轻笑,心里像有根羽毛在轻轻挠,痒痒的,真恨不得立马把小丫头抱在怀里,堵住她红滟滟的小嘴儿,才能止了他心头的痒。
      
      今天中午高卫国和班上的二十来个同学一块打牙祭。两只兔子和土豆一起炖得整整两大锅,食堂的大师傅给他们搞了两个煤炉子,把铁锅放在上面,小火热着,白酒不敢喝,大家伙围着两个炉子,边喝啤酒边吃肉。
      
      拜刘剑辉大嘴巴所赐,大家都知道高卫国要去见泰山大人,不知道买啥东西。大家伙边吃边喝边七嘴八舌的出了不少主意,两条好烟,两瓶好酒是肯定的,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就要看自己的经济能力了,还有实在的同学建议再买点肉或者鱼。
      
      有个同学是本地农村的,他拍着大腿说,“下周五我家里杀猪,我叫我爹给你留十斤五花肉或者一只猪腿,你拿着去见老丈人,大气,准把闺女嫁给你!”
      
      大家伙齐声说好,高卫国就叫同学家里帮留十斤五花肉,一扇排骨,同学拍着胸脯说,“放心,周六我叫大哥赶车给送来,保证不耽误你去丈母娘家吃饭。”
      
      大家伙说说笑笑,从服务社搬了四箱啤酒全部喝完,两锅子兔子肉炖土豆也吃得干干净净,才酒足饭饱散伙。
      
      高卫国就骑着单车过来接叶绿去上课,怪不得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高卫国终于体会到了,明明昨天晚上两个人才见了面,今天又迫不及待的想见叶绿,想和她在一起,无论干什么都行。
      
      两人到邮电局取了钱,又去百货大楼买了一斤鹅黄色的羊毛线,叶绿想给自己织一件开衫,春天的时候穿。高卫国想到很多战友同学的毛衣都是手工织的爱心牌,就只有自己穿着商店买的羊毛衫。现在终于有对象了,就想叶绿帮着织件毛衣,可也不知怎么开口。
      
      只好装模作样的指着银灰色和黑色的毛线问叶绿,“这两个颜色那种好看啊?”
      
      “都挺好啊,看个人喜欢吧!”叶绿莫名其妙,这人怎么突然对毛线感兴趣了?
      
      高卫国看小丫头完全接不上坨,知道不明说估计她一时半会都想不到给自己织件毛衣。“嗯,我挺喜欢银灰色的!”
      
      “哦,喜欢就买吧!”叶绿顺口打哇哇。
      
      “买了你给我织啊?”高卫国转头盯着叶绿,眼里带着一丝狡黠。
      
      “我,我可织的不好!”叶绿这才意识到高卫国是想让自己给他织毛衣。
      
      “不要紧,我不嫌弃,慢慢织,织到明年冬天都可以。”高卫国勾起唇角,笑着轻声说。
      
      “好吧,织的丑我可不负责!”叶绿想慢慢织到明年冬天应该没问题吧?
      
      高卫国笑呵呵的买了两斤毛线,得意的想着到时可以穿着毛衣和刘剑辉他们显摆,如果他知道叶绿真的想要织到冬天,估计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高卫国还给叶绿买了一罐麦乳精,规定她早晚冲一杯喝,加强一下营养。叶绿抱着一包毛线和一罐麦乳精朝高卫国挥挥手,正准备上楼,听到舍管老师的呼唤,“叶绿,有个同学找你,等你很久了!”
      
      叶绿有点纳闷,谁找她啊?
      
      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青年男子从传达室出来, “叶绿,好久不见啦!”他兴奋得大声和叶绿打招呼。
      
      叶绿一看,居然是大树屯的刘景明,见到是他,叶绿也挺高兴。
      
      “刘景明,你也在琴岛市读书?那时知道你考,却不知道你考到哪所学校?叶绿扬起小脸,微笑着问。
      
      “我在海洋大学!风景好美,有空过来玩耍!”刘景明邀请叶绿。
      
      高卫国在听到眼前这个俊朗的青年是刘景明后,忍不住黑了脸,情敌找上门来了?!
      
      “哦,对了,刘景明,这是我对象高卫国!”叶绿大大方方的做起了介绍。
      
      “高卫国,这是我下乡生产队的老乡刘景明,他原来是中学老师,这次高考成绩比我们都好。”
      
      刘景明听到叶绿介绍,旁边这个穿着军装的高大男子就是她到对象高卫国,一下子愣住了,小莉不是说他们分手了么?
      
      他勉强握住高卫国伸出的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高卫国重重的握了一下他的手立即松开,“很高兴认识你,久闻你的大名!”
      
      “你怎么知道我啊?”刘景明恢复了正常,好奇的问道。
      
      “刘小莉给我写过一封信,说你在热烈的追求叶绿!”高卫国直接抛出重磅消息。
      
      “我是追求过叶绿,不过他拒绝我。”刘景明光明磊落的承认,“这次我也是听小莉说你们分手了,所以想来看看我有没有希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