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今日南阳王世子沈彻大婚,王府里熙来攘往,人人脸上都带着喜色。
      
      便是绵绵的春雨也阻不断贺喜声,老太妃看着往来的宾客,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而此刻的喜房却与前院的热闹不同,冷清的像是一汪冰窖,屋内的丫鬟也是静悄悄的,就连喘息声都轻的像是过往的风烟。
      
      烛火滋啦着爆开火花,惊醒了站在屏风外伺候的圆脸丫鬟,她匆忙侧头朝里间看了一眼。
      
      只见新过门的世子妃依旧安静的坐在喜榻上,才暗自松了口气。
      
      又忍不住的悄悄打量她,好似从午时拜过堂后,世子妃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未变,竟像是玉塑的人儿一般。
      
      世子妃林梦媛,是工部新上任的侍郎林剑青的大女儿。
      听闻早先随林大人住在苏州,从小便素有才名,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温婉贤淑待人和善,即便蒙着红盖头,也能感觉到她的柔顺。
      
      丫鬟忍不住在心中惋惜,只可惜了这如花似玉的人儿,运道实在是不好,刚到京城就嫁入了南阳王府。
      
      注定是要凋谢了。
      
      正巧屋外有人敲门,丫鬟赶紧收回了目光。
      
      没有人注意到,端坐着的新娘却在宽大的衣袖下紧紧地揪着衣裙。红艳华贵的缎子被她揪出了花样,一双漂亮的杏眼低垂着,看不清她的神情。
      只能看见,她眼角一颗浅浅的泪痣,在一片红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妖冶。
      
      来人是老太妃身边的管事妈妈,姓王,在王府说话很是有分量,一行丫鬟规矩的朝着她行礼。
      “世子妃可好?”
      “王妈妈放心,一切都好。”圆脸丫鬟叫绿拂,是新提来伺候世子妃的,恭敬的上前回话。
      
      王妈妈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世子何时离去的,可有说多久回来?”
      绿拂缩着脖子,脑袋往下低了低,“世子还未曾来过。”
      
      王妈妈眉头紧锁,往里屋看了眼喜榻上的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低声呵斥道:“你们是怎么当的差,如此重要的事也敢瞒着不报。”
      
      按理来说,新人拜堂入了洞房,待新郎取下红盖头,一同饮下合卺酒才算礼成。
      
      世子的情况有些特殊,拜堂是由他三弟代行的礼,前几次娶亲,世子虽然也都不拜堂,但酒还是勉强的喝了。
      
      老太妃才会放心的在前头迎客,谁成想,大半日过去,宴席都要结束了,新娘却还闷着盖头一个人枯坐着,这实在是不合规矩。
      
      绿拂吓得脸都白了,颤颤巍巍的跪着求饶,心里是有苦说不出。
      世子的脾气人尽皆知,他的院里动不动就抬出死人,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这全府上下谁敢管这位爷的事?
      
      今儿是大喜的日子,王妈妈也不想为了几个丫鬟惹了晦气,赶紧让人去回禀老太妃,再派人去请世子。
      
      等交代完后,才快步到床榻边,恭敬的福了福身,“老奴给世子妃见礼,世子有事耽搁了,马上便来,还请世子妃见谅。”
      
      王妈妈等着她开口,没想到她却一言未发,连姿势都未变,竟像是睡着了一般。
      
      这是心中有气?还是想要给个下马威?不是说这位世子妃温婉贤淑,难不成都是传言?
      
      王妈妈只能耐着性子又喊了一句,“世子妃?”
      
      话音落下,火红的盖头晃了晃,像是在抬头,过了会,才传来女子婉转的声音,“世子只管先处理正事,不必顾及我,我既已嫁来王府,自然是事事以世子为先。”
      说完顿了顿,又轻声道:“多谢妈妈告知。”
      
      刚开口的几个字有些许沙哑慌乱,想必是小姑娘坐久了又害羞,后面就柔顺妥帖,叫人听着无比的顺心。就连伺候了老太妃这么多年的王妈妈,也不免满意的点头,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就单这善解人意,便强过前头那四位,听闻模样也是万里挑一,只希望世子这次会喜欢。
      
      “都是老奴应该做的,世子妃若是有需要,只管吩咐丫鬟,老奴先回前院去了。”
      “辛苦妈妈。”
      
      王妈妈颔首退了出去,又低声交代了丫鬟几句,便急匆匆的往正院赶。
      
      在她踏出房门的同时,喜榻上的身影也缓缓的松了口气,紧握着的手掌满是细汗,方才那一声‘世子妃’简直就是催命符,她险些脱口而出,谁是世子妃。
      
      还好她的反应快,不然可就要露馅了!
      
      若是被人知道,她根本不是林梦媛,别说是她,整个林家都会遭殃,为了小命为了改变前世的悲剧,她必须扮演好‘姐姐’,绝不能被发现。
      
      林梦秋的脑袋还混沌着,浑身紧绷的就像是拉满的弓弦,以至于静坐半日都感觉不到疲倦。
      她面上淡定沉稳,可心中却揣着一团火,让她的双眼明亮而又炙热。
      
      -
      夜色渐浓,宴席临近尾声。
      不知过了多久,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林梦秋一人,为了这场李代桃僵,她已经一整日没吃东西了,之前是紧张加刺激,她完全感觉不到饿,这会四下无人,才感觉到肚子空空。
      
      林梦秋双手交替着放在肚子上,偷偷的揉了揉。若是往常在自家小院,这会丫鬟就该给她摆膳了。
      虽然她在府上不打眼,爹不疼娘也不爱,但好歹是嫡出的小姐,在吃穿用度上没人敢怠慢她。
      
      前两日她说想喝桂圆莲子汤,小厨房早就准备着了,若是她没有重生,这会应该舒服的捧着小碗喝着汤。
      
      林梦秋舔了舔下唇有些后悔,早知道方才那位王妈妈问她有没有需要时,她就该说想用些点心。
      
      可一想到她现在不是自己,而是行事规矩得体的姐姐,就只能强压下想喊丫鬟的冲动。
      
      呜,好饿啊。
      
      林梦秋蒙着盖头,睁着眼算着时辰,不停地安慰自己,只要再忍一忍,等到天明,总该要用早膳的。
      
      就在胡思乱想的低头空隙间,她看到了床榻上散落的桂圆莲子。
      这是方才被牵进屋后喜娘撒的,寓意早生贵子。
      
      林梦秋看了一眼,忍不住的抿了抿唇,然后坚定的移开双眼,心里默念着。
      “你是林梦媛你是林梦媛,林梦媛就算被饿死也不会偷吃东西的!”
      
      或许是为了勾引她犯错,她的眼睛移到另一边,就看到另一边也散落着好多的红枣,红艳艳圆滚滚,光是看着都能想象到入口的甜糯。
      林梦秋又看了两眼,才狠心的闭上了眼,看不着就不会想了。
      
      屋内静悄悄的,只有烛火滋啦的声响,以及红枣轻轻滚动的声音。
      
      纤细白净的手指,悄悄的卷着红枣,正想着怎么才能最快的塞进嘴里,就听见门从外被推开。
      
      而后响起铁器摩挲地面的声音,又像是重物在碾压滚动着向前,在这寂静的夜里透着寒意,一声一声像是碾在她的心上。
      
      林梦秋的手指无意识的蜷紧,眼皮也在轻微的发颤。
      她知道来的是谁,越是知道,越是紧张。
      
      林梦秋屏住呼吸,只敢轻轻的喘着气,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可很快声音却消失了,她支着耳朵认真的听着,除了雨水滴落在青石板上的声响,屋内一片寂静,就像他从未出现过。
      
      难道是她出现了幻听。
      还是他来了,却又走了?
      
      林梦秋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不等她失落,就感觉到一柄冰冷的铁器擦着她的发梢扫过,再睁眼时,盖着她一整日的盖头,已经被无情的丢弃在脚踏上。
      
      不是幻觉,是他,南阳王世子,沈彻。
      
      烛心炸开星火,林梦秋眨着眼无措的对上了来人,就在她几步远。
      
      沈彻坐在青黑色的轮椅上,黑袍玉带,面容苍白瘦削,五官深隽犀利,根本不像传言那般丑陋,反而是世无其二的绝艳冷峻。
      他只是这么坐着,压力便如排山倒海的倾涌而来,甚至让人忽略了他的残缺。
      
      是了,他本就是天之骄子,是恣意潇洒纵马长歌的翩翩公子。
      即便受了伤跌落泥泽,却依旧是她遥不可及的谪仙人。
      
      林梦秋一时看得失了神,直到耳边响起冷冰冰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
      “小心你的眼珠子。”
      
      林梦秋这才想到,沈彻受伤后最厌恶的肯定是别人过多的关注。
      
      她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撇开了脸,想要说抱歉的话,可又想起来她现在是姐姐,太急着开口反而会露馅。
      
      只能想象,此刻若是姐姐会怎么说怎做,停顿片刻后,面色恭敬的看着沈彻。
      柔声道:“妾身见过世子爷。”
      
      “胆子倒是不小。”冰冷的声音里还带着讥讽和讥诮,话音落下便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林梦秋这才看清楚,方才挑开她盖头的铁器看着是拐杖,其实是柄剑,此刻剑已出鞘。
      
      利剑破风而来,直直的抵在她细长白皙的脖颈处,她此处的肌肤最是娇柔,这么一碰就出现了浅浅的血痕。
      
      林梦秋彻底的愣住了,迷茫的望着沈彻。
      
      他浑身上下带着强烈的戾气,一双狭长的凤眼冰冷的盯着她,那眼神就像是阴翳的蛇,所及之处遍骨生寒。
      
      眼前的女子鹅蛋脸柳叶眉,一双娇而不媚的眼眸平添了几分灵动,火红的嫁衣穿在她纤弱的身上,更显肤若凝脂暖如美玉的美艳,乌黑的长发尽数盘起,低头间露出一截脖颈,纤细白皙好似一掐便会断。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她握紧的手掌上,眸色微凝,嘴角勾起肆虐的笑。
      哦?难怪胆子不小。
      手里攥了东西,想行刺?
      
      见她不说话,沈彻双眸赤红发黯,手上的利剑也往前一分,瞬间血珠顺着剑身沁出。
      阴郁凌厉的盯着她的手掌,一字一句道:“把手松开。”
      
      林梦秋被他发怒的样子怔住了,根本忘了解释,木然的打开了手掌,被她紧紧攥着的枣子从指缝间滚落,最后落到了沈彻的双膝之上。
      
      同时她软绵绵的声音响起,颤颤巍巍像奶猫的呜咽声:“世子,我饿了。”
      
      用枣子?行刺?
      沈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留言发红包啦~(如果可以,最好是十五字以上哈)
    冬日限定,又疯又绝的彻哥带着可爱的秋妹来陪大家过冬啦。
    顺便排雷和解释一下,男主现在是病的初期,真正病娇的是在前世,男主死前那段最黑暗的时期里,女主重生回到的这个时候他还没有病彻底,存在感化的可能。(男主前期是真病真多疑真狠,等接受女主以后也是真的爱真的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