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一觉醒来,世子妃不知所踪,守夜的红杏在屋内昏迷不醒。
      
      东小院众人乱成了一团,林家带来的丫鬟此刻更是慌乱无措,早知王府是龙潭虎穴,竟不知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之地。
      
      还好绿拂是个能主事的,赶紧安抚住众人,“姐姐们先别急着哭,王府守卫森严,世子妃或许是自愿离开的。”
      
      此次从沈家一道来的还有一个二等丫鬟和三个小丫鬟,二等丫鬟名叫雨晴。
      
      雨晴和红杏是同时到林梦秋身边伺候的,但雨晴不如红杏忠心,有些好高骛远,一直对这个不受宠的二姑娘不太上心,平时还与宋氏身边的大丫鬟走得近。
      
      从前世起,林梦秋就最信任红杏。
      
      之所以这次会把雨晴也带来王府,是为了消除宋氏的疑心,再者就算她不带雨晴,宋氏也会在她身边埋别的眼线,与其如此,还不如防着一个雨晴。
      
      谁都知道王府危险,雨晴自然也不愿意来,若不是宋氏以她家人威逼利诱,二姑娘又指了名要她跟着,她是说什么都不会跟来的。
      
      谁成想,刚进府第一夜就出事了,还说世子妃是自愿离开的,这才是最可怕的。除了那位,有什么人能让二姑娘深夜自愿离开的。
      
      “我们姑娘虽是嫁入了王府,但也是林家的姑娘,这好端端的就不见了踪影,定是你们王府的过失,不行,我得回府将此事告知老爷夫人,没得让你们平白欺负了我们姑娘。”
      
      雨晴也是个脑子转得快的,她才不想管林梦秋的死活,她只想找个机会回府去,再不待这鬼地方。
      
      绿拂闻言当然是要拦的,这还没定论的事情,怎么能让她回林家乱说,到时候岂不是又要闹得满城风雨。
      
      “雨晴姐姐且等等……”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时,有人快步的进屋道:“绿拂姐姐,夫人身边的邱妈妈来了,说是世子妃在世子那,让姐姐赶紧带着人去伺候。”
      
      听说林梦秋的下落,屋内两人神态各异,绿拂是惊喜,而雨晴是讶异和懊恼。这人要是再晚点来就好了,她就能趁机回林家了。
      
      “多谢邱妈妈,我这便带人赶去小院。”
      正好这会小丫鬟来说,红杏醒了,屋内压抑的气氛也松快了许多,知道世子妃安然无恙,绿拂就连要去那可怖的后院,也不觉得害怕了。
      
      绿拂和刚醒的红杏急匆匆要往小院去,雨晴却心生退意,一想到那杀人不眨眼的沈彻她就害怕。
      
      她可不想为了一个林梦秋,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便以无人留守东小院为由自请留下。
      
      红杏迟疑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又想起林梦秋的交代,最后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跟着绿拂出了东小院。
      
      等她们都离去后,一个陌生的小丫鬟,不知何时悄悄的到了雨晴的身边,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姐姐这是为何发愁?或许我能为姐姐出出主意。”
      
      -
      
      林梦秋的作息一贯很好,但昨夜睡梦被打断,重新睡下时已近天明,今日便难得的睡过了头。
      
      阳光透过窗牖落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被晒得暖洋洋的。
      
      林梦秋舒服的伸长了蜷缩着的双腿,下意识的拢了拢身上的‘被子’,正打算再睡个回笼觉,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
      
      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才确信她昨夜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见到了沈彻。
      
      她昨夜原本只是打算在炕上坐一夜,可后来实在是太困了,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记得了。
      
      至于这条大氅,一开始她是恭敬的放在旁边,这可是沈彻的衣服,她都恨不得供起来焚香,就算给她十个胆也不敢把他的衣服拿来当被子用。
      
      但后半夜实在是太冷了,她又睡得迷迷糊糊的,才会做出如此鬼迷心窍,狗胆包天的事情来。
      
      也不知道沈彻有没有醒,光想着昨夜睡在他的房中,林梦秋就觉得跟做梦一样的美好,抱着大氅坐在炕上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只要能看到他,离他近一点点,她都觉得满足。
      好开心哦。
      
      林梦秋脑袋埋在大氅的毛领上蹭了蹭,才从炕上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像是要做坏事的小孩,按照昨夜的记忆,轻手轻脚的绕过了屏风。
      
      等看到空荡荡齐整的床铺,林梦秋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有些许的失望。
      
      都这个时辰了,夫君果然不在房中,正当她要原路返回时,身后传来了声响。
      “奴才给世子妃请安。”
      
      突然有人出现,把林梦秋吓的浑身一僵,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错觉,等稳住表情她才缓缓转过身。
      
      这才看清来人,是那日拖着尸体的小厮阿四。
      
      想要偷偷看看沈彻有没有醒的小心思被发现了,林梦秋的耳朵尖有点红,但还是很快的镇定下来,挂上了习惯性的笑容。
      
      恬静又温和。
      
      在阿四没反应过来之前,轻柔的开口道:“我本想伺候世子起身,没想到世子却不在房中,小哥可知世子去了哪儿?”
      
      这是林梦秋在林家时自学的本事,只要比对方先开口先发问,就能面不红心不跳的抢占先机。
      
      果然,阿四正打算要质问她为何鬼鬼祟祟的进世子的卧房,被她将了一手,只得将话又咽了回去。
      
      “回世子妃,爷今早有事,已经出府去了。”末了想起她的那声小哥,又加了一句:“世子妃喊奴才阿四就行。”
      
      林梦秋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还适时羞愧的红了红脸,一副内疚非常的模样:“多谢阿四,是我今日起得晚,没赶上伺候世子梳洗更衣,叫世子看笑话了。”
      
      阿四从小在沈彻身边伺候,对付再难缠再凶狠的对手都得心应手,更没有怜香惜玉这一说法,先前那几位世子妃,还是他亲手将尸首拖出去的。
      
      可不知为何,今日对上这位新世子妃,他却有种一拳打进棉花里的感觉。
      
      尤其是看她露出如此愧疚的神色,让阿四有些摸不清头脑,她怎么和别人不太一样,好像一点都不怕?
      
      还想伺候世子梳洗更衣,她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她知道自己会死很惨吗?
      
      阿四看她的眼神像在看傻子。
      不仅是傻子,还是那种礼教女诫读傻了的‘大家闺秀’。
      
      阿四呵呵的笑了两声,“世子妃身份尊贵,这些事不必您亲自动手,此处是爷的卧房,爷最是不喜有人乱走动,您还是随奴才到西室稍作歇息的好。”
      
      正厅两侧为东西二室,往里分别是明间和梢间,明间可做书房,梢间便是卧房。
      
      她昨夜便是睡在明间的炕上,现在让她去西室,摆明了就是疑心于她,说她不配待在此处。
      
      可林梦秋像是听不出他话里的戒备和轻视,认真的点头说记住了,半点看不出被赶出卧房的难堪。
      
      等到了西室,就弯着眼客气的对阿四道:“不知可否劳烦阿四,替我喊丫鬟进来,我想梳洗换身衣服。”
      
      阿四想起世子出府前吩咐的话,“若是她踏出院门半步,便打断双腿。”
      只说不让她逃走,但好像没有说不能让她梳洗。
      
      阿四顿了顿道:“是奴才的疏忽,还请世子妃在此稍后,奴才这便去喊人。”
      
      林梦秋其实就单纯的想要换身衣服,她怕沈彻回来看到自己未梳洗的邋遢样,并没想要自己的丫鬟。
      故而绿拂和红杏进来时,她还有些讶异。
      
      “你们怎么来了?”
      
      红杏昨夜被迷晕,今早醒来林梦秋就不见了,担惊受怕了一路,此刻看到她安然无恙,喜极而泣,就连绿拂也忍不住的红了眼。
      
      反倒是被掳走的人在这安慰她们两,“怎么还哭上了,我能见到世子是件好事,难不成你们希望我一直与世子分房睡不成。”
      
      林梦秋故意的逗她们笑,红杏闻言果然破涕为笑,她虽然不知道姑娘为何会代嫁到王府,但既然都嫁了,自然是希望他们夫妻可以和和美美。
      
      知道此刻不是哭的时候,赶紧的抹了泪,招了丫头打水伺候着她穿戴梳洗。
      
      林梦秋换了一身海棠红的褙子,搭配红宝石的发饰,看着端庄又温柔。
      
      今日她起得晚,又在小院过了一夜,早已错过了请安的时辰,梳洗打扮好便打算去春熙堂请罪。
      
      没想到刚要出门,就撞上了春熙堂的王妈妈。
      “老奴给世子妃问安。”
      “王妈妈不必多礼,妈妈来得巧,我正打算去春熙堂请罪,都怪我贪睡起晚了,连请安的时辰都给误了。”
      
      王妈妈不是因为她起晚了来兴师问罪的,而是老太妃担忧她会出事,这才让王妈妈过来瞧瞧。
      
      如今看见她安然无恙,王妈妈的眼睛不免亮了亮,之前可没人能在世子面前全身而退的,林梦秋是头一个。
      
      既然不是为了伤害折磨林梦秋,那一男一女共处一屋还能是为了做什么?
      
      这位新世子妃果然是特别的,王妈妈看着林梦秋的眼神越发的慈爱,老太妃怕是要得偿所愿了。
      
      “世子妃别急,老太妃什么都明白,她老人家是不会怪您起晚的,不仅不怪,老太妃还高兴着呢!”
      
      王妈妈上下的打量着林梦秋,最后落在她平坦的腰肢上,心中暗暗的想着,还是太瘦了,而后笑着道:“您好好歇着,明儿也不急着去请安。”
      
      林梦秋有些听不懂,为什么不仅不怪还高兴?
      
      虽然她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依旧笑容得体的将满脸皱纹笑成菊花样的王妈妈送出了院子。为了合礼数,还让绿拂跟着去一趟春熙堂表达她的歉意。
      
      等院子里的人都退下,林梦秋才带着红杏回到了西室,见四下无人,她悄悄的把红杏拉到了身边,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交代她。
      
      “红杏,你回东小院一趟,替我取样东西。”
      “就是出嫁时,喜婆偷偷塞给我的那几本画册,我压在了衣柜最底下,你去替我取来。”
      “对了,记得外头用布巾遮一遮……”
      
      出嫁当日红杏不在场,故而不知那是何物,便神色凝重的认真点头,匆匆出了院子。
      
      而窗外的阿四,脸色同样的凝重,这个世子妃果然不简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事实证明,一男一女同处一室也有可能在做游戏,狗头保命。(早晚让他们做真的游戏)
    阿四:我觉得这位新世子妃不简单,她好像要搞事情了,我要马上去告诉世子!
    哦吼,来下注来下注,猜猜彻哥会不会撞见秋妹看小黄书呢。
    (依旧是五十个红包哈,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