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在上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魔王的贡品

      芙蕾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自家庄园的大门前,她看见等在门口,面带和善微笑的母亲,笑容缓缓从脸上消失了。
      
      “芙蕾,我刚刚好像听见有人在大喊大叫,是哪位不成器的淑女居然发出了这么野蛮的叫喊声?”霍华德夫人有着芙蕾一样的发色和眸色,很容易让人想到芙蕾的美貌或许遗传自她。
      
      她身姿挺拔,笑容优雅温和,仪容外貌上挑不出一丝错,就像是最标准的贵族淑女范本。尽管看起来已经有了些年纪,但不难看出年轻时候也是个出色的美人,即使是现在,岁月似乎也格外偏爱她,只在她身上留下了成熟的韵味,而没有任何衰老的颓色。
      
      面对这样一位优雅的美人,无论是芙蕾还是门口举着火把油灯的众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空气中只有火把燃烧的“噼啪”声,芙蕾挺直了背脊,小心地偷偷瞥了她一眼,低声说:“是我,妈妈,对不起……”
      
      “好了好了,既然回来就好了。”霍华德子爵站在夫人的身后,笑呵呵地打了圆场,他伸出手关切地问,“没出什么事吧,芙蕾?快进来。”
      
      芙蕾的脚还没迈出去,霍华德夫人带着和善的微笑往后扫了一眼,霍华德子爵伸出的手,缓缓地收了回去。
      
      霍华德夫人问:“那么,告诉我,芙蕾,你今晚到底做什么去了?”
      
      芙蕾为难地皱了皱眉头,说出实情的话妈妈应该会理解,但……
      
      “哇啊——”她还没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妮娜已经带着熟悉的哭声,由远及近地冲了过来,“姐姐!”
      
      脸上挂满泪水的妮娜无视了霍华德夫人身上的威压,像一头慌不择路的小鹿撞开了眼前的一切障碍,一头扎进了芙蕾的怀里哇哇大哭。
      
      霍华德夫人被撞了个踉跄,子爵大惊失色:“哦!亲爱的!”
      
      他迅速往前一步,伸手揽住了夫人纤细的腰肢,让她避免了撞上大门的悲剧。
      
      “妮娜,你的礼仪都到哪里去了!”霍华德夫人深吸一口气,即使在这种时候也不忘自己脸上的笑容,只不过显得有几分僵硬。
      
      妮娜挂着满脸泪水转过头来,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妈妈,不是姐姐的错!是繁星商会的那群野小子!”
      
      “哦,不!”霍华德夫人绝望地捂住了额头,“是谁教你用这么粗俗的字眼说话的!”
      
      “我亲爱的姑娘,你是贵族小姐,别把那种词挂在嘴边!你别忘了,你马上就要跟芙蕾一起去参加晋封……”
      
      眼看着霍华德夫人关于礼仪的长篇大论就要开始了,妮娜迅速提高了音量:“但是!那群野……我是说那群虽然一点都不像,但血统还算尊贵的少爷们,他们抢走了我的发卡,把它扔进了那座石堡!”
      
      “姐姐是为了我去找发卡才会晚回来的,您不能怪她!”
      
      扎着棕色麻花辫,脸上有可爱小雀斑的绿眼睛女孩张开了双手,护崽一般把芙蕾护在了身后。
      
      霍华德夫人站直了身体,她微微收敛了笑意:“你是说,那群昨天还在下午茶会上卖乖的小少爷们,转头就欺负了我们家的女儿?”
      
      霍华德子爵气得直吹胡子:“可恶!我就知道这群野小子不安好心……”
      
      霍华德夫人幽幽叹了口气:“我现在知道妮娜的措辞是和谁学的了。”
      
      霍华德子爵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霍华德夫人往后退了一步:“进来吧孩子,虽然这不是一个淑女应该做的,但至少……你是个好姐姐,我不该责备你。”
      
      芙蕾露出了不好意思的微笑,她小心地从腿包里取出那个发卡递给妮娜:“好啦,别哭啦,我帮你找回来了。”
      
      “你那么久都没回来,我以为你遇到什么危险了!”妮娜还带着哭腔,她一手拉着芙蕾,一手紧紧捏着那个发卡。
      
      “关于这个……”芙蕾看着身后的大门关上,过来帮忙的佣人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这才叫住了自己的父亲,“爸爸,我在石堡那里看到了鼠群,它们恐怕又要卷土重来了。”
      
      霍华德子爵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又来了吗,那群贪婪的掠食者……你没受伤吧孩子?”
      
      芙蕾微微摇头,她并不想让他们担心,于是隐瞒下了自己曾被鼠群包围的情报,只说:“珍珠跑得很快,我们没有被追上。”
      
      说完,她不由自主想到了烧焦的鼠群的味道,肚子再次“咕噜”了一声。
      
      霍华德夫人无奈地笑了一声,摸了摸她的脑袋:“先去吃饭吧,傻孩子。”
      
      子爵思索着走向书房,夫人露出担忧的神色。
      
      芙蕾体贴地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妈妈,您去陪陪爸爸吧。”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霍华德夫人微微摇头。
      
      芙蕾露出微笑:“他会需要您的香草茶的。”
      
      霍华德夫人笑起来,一瞬间又变得神采飞扬:“你说得对。”
      
      她再次叮嘱了让芙蕾好好吃饭,便转身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霍华德夫人离开之后,妮娜抱着芙蕾的胳膊,骄傲地挺起了胸膛:“我给你留了小羊排,听到你回来之后,立刻就让厨房烤上了!两块!还有阿曼达的小甜饼!”
      
      芙蕾想起自己和魔王的约定,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强颜欢笑:“好的,谢谢你,妮娜。能帮我把食物送进房间吗,我想先去洗漱……”
      
      “明白!”妮娜非常高兴从她那里得到任务,她一路小跑着奔向了厨房。
      
      ……
      
      洗漱完之后,芙蕾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换上了白色的宽松睡袍,蓬松的长发垂在身后,看起来比在马背上的时候更加人畜无害。
      
      桌上摆着食物,看样子妮娜很好地完成了她的任务,她甚至还在餐盘上摆了一只用手帕叠成的小兔子。
      
      芙蕾忍不住笑了笑。
      
      尽管食物的香气如此诱人,但芙蕾还记得自己的承诺,她打开了自己梳妆台的抽屉——那本黑色的书静静地躺在那里。
      
      她小心翼翼地把它从抽屉里取出来,摆到了食物边上,带着几分虔诚开口:“尊敬的魔王大人,按照约定,我为您奉上今日的晚餐。”
      
      “很好。”
      
      魔王慵懒的声音响起。
      
      芙蕾等待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到魔王有进食的意思,或许是因为美食的香气不断诱惑着她,让她的胆子都变大了几分,她试探着问:“魔王大人,您不吃吗?”
      
      如果不合胃口的话,她可以帮忙解决掉的!
      
      “你看见过书吃东西吗?”魔王的声音透着几分古怪。
      
      “没有……”芙蕾茫然地张了张嘴,但她也没见过会说话的书。
      
      “所以,我要得到你的晚餐,不是因为需要进食,只是想要看你饿肚子而已,就像现在这样。”魔王坏心眼地笑起来。
      
      芙蕾的肚子委屈地叫了一声,她的肩膀泄气地垮了下去,小声询问:“那么,我可以吃掉那个甜饼吗?就一小块。”
      
      她翠绿色的眼睛带着希冀,看起来实在是很难让人拒绝。
      
      但魔王相当无情:“不行。”
      
      芙蕾失落地低下头,就听见魔王接着说:“除非你先让我尝尝。”
      
      “这样,您不是说书不用吃东西吗?”芙蕾一边提出疑问,一边按照魔王说的,掰下一小块甜饼,放到了黑色的书上。
      
      她惊讶地看见书面浮现了小巧的魔法阵,那一小块甜饼瞬间消失不见。
      
      芙蕾强忍着把书拎起来抖抖的冲动,她试探地询问:“好吃吗,魔王大人?”
      
      那边沉默的时间似乎有些久,芙蕾看着手里的大半块甜饼蠢蠢欲动,她才刚刚咬了一小口,魔王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在对我的祭品做什么?”
      
      “咳!”芙蕾险些呛到,她迅速伸手掰下一小块甜饼,虔诚地再次放到黑书上,“我在为您把甜饼掰成小块!”
      
      “……你以为你在喂猫吗?”
      
      魔王慵懒地抱怨了一句,但却没有阻止芙蕾继续这么做。
      
      芙蕾给魔王大人供上了一整块缺一小口的甜饼,对方总算是大发慈悲地开口:“好了,你可以吃掉那份小羊排了。”
      
      芙蕾脸上浮现真诚的喜悦,她露出笑脸:“感谢您的仁慈,魔王大人!”
      
      赞美甜饼,赞美厨娘阿曼达!
      
      她撩起裙摆,迅速在桌旁落座,以一种迅捷但又不失优雅的速度拿起刀叉,飞快地分解着食物并送进自己嘴里。
      
      完成进食之后,芙蕾满足地长舒一口气,将刀叉放到一边,优雅地擦了擦嘴角。
      
      “我以为以贵族淑女自称的少女并不能飞快地吃掉两块小羊排。”
      
      芙蕾擦嘴的动作僵了僵,她以为魔王已经不在看着这里了,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离开。
      
      芙蕾小声抗议:“今天、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
      
      “哦——”魔王拖长了音调,“也就是说平常你并不会吃这么多?”
      
      芙蕾沉默了下来,或许……也并不会少多少。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眼疾手快地把黑书甩进了床底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听见了魔王大人抗议的轻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厨娘阿曼达永远不知道,自己涨薪是因为什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