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浓情

作者:轻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不知怎的,许意浓有一种自己手里娇艳欲滴的鲜花反倒衬得他霁月清风的错觉,而这会儿面对面站着就像她要给他献花似的。

      王骁歧的视线在她身上浮光掠影而过,最后落在那束花上。
      默契地是,两人都没开口与对方打招呼。

      “让你冲个奶瓶站门口磨叽什么呢?”不一会儿有声音传来,门被“嗤啦”一拉完全打开了,王骁歧身后赫然出现个年轻男人,他嘴里叽叽歪歪着却在看到许意浓后顷刻消音。
      他定站着看她,又看看王骁歧,再回看她,最后欣喜地唤了声,“哎呀呀!浓哥!”

      “好久不见啊邺子。”许意浓对他展颜一笑,把花束往前一送,“恭喜你,当爸爸了。”
      他伸手接过,“嗨呀,你还整这个,浪费钱。”默默用屁股把王骁歧往边上一挤招呼她,“快进来快进来。”同时又往里头喊,“爽爽,浓哥来了。”

      果然vip病房够大,外面是个小客厅式的陪护区,里间才是产妇区,许意浓未见其人已闻其声,里面喊着,“浓哥?是我大浓哥来啦?”
      弄得她包都来不及放下只得人先往里跑。

      病床上坐躺着一个产后略显浮肿的女人,在许意浓踏进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两人的眼睛都红了。
      “你这个死丫头,终于从日本滚回来了!卧槽!你怎么更加好看了?一比我更丑了!”女人一上来就开怼,怼完又朝她张开双手,“快!过来抱抱我!我需要一个爱的拥抱!”
      鼻子正发酸的许意浓转而一笑,真的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同时也听到她靠在自己怀中带着些委屈的闷哼,“打死不生二胎了,生一个都疼死爹了!”
      许意浓轻轻拍拍她背安抚,“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说话还跟小孩儿一样。”

      她叫刘爽,是许意浓的大学室友兼闺蜜,也是为数不多知道她回国的人,只是刚回来那段时间她要落实逐影那边的入职手续,刘爽怀着身孕也不大方便出来,两人一直没来得及碰上面,这一耽搁就到了现在她生了娃。
      许意浓还是在朋友圈刷到的她已生状态,立马问了医院和病房,约了今天来看她,一下班就带着花赶来了。那会儿刘爽结婚她没能从日本赶回来,如今她晋为人母这等人生大事她可不能再错过了。

      两人还未来得及好好叙旧,旁边婴儿床里响起几声哼唧,跟小猫一样。
      许意浓不禁降低分贝,小声问刘爽,“是我吵醒宝宝了?”
      “不会,做梦呢。”刘爽朝婴儿床那儿扬扬下巴,“你去看看吧,你新鲜出炉的干儿子。”
      许意浓便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看孩子,小小的一只,正皱巴巴地睡着,襁褓里的小身子还动了动。
      “像周邺诶。”她仔细看了会儿作出结论。
      “怎么都这么说,明明闺女随爸,儿子像妈啊,到了我儿子这儿就与众不同。”刘爽嘟囔,又跟告状似地向她控诉,“我跟你讲,他超级能吃,我母乳都不够喂还得冲奶粉,臭小子从小就那么虎,一点都不知道给家里省钱。”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来自亲妈的吐槽,小家伙小脑袋侧了侧突然就醒了,许意浓刚要去逗他,没成想下一秒他就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哭声还挺洪亮。
      刘爽头疼地叫,“哎哟我的小祖宗,说什么来什么,怎么又饿了?”

      听到孩子的哭声,周邺简直跟闪现般到了她们跟前。
      “我儿子醒了?”
      刘爽立刻指挥他,“快把你儿子抱过来给我喂他,你奶瓶洗好没?赶紧给他泡奶粉。”
      “这不是厕所我妈在用着吗?刚刚你又涨奶让我搭把手,我分身乏术哪里还得空?奶瓶让老王帮忙去洗,正巧撞上了浓哥……”
      话到此处他打住了,夫妻俩貌似对视了一下,周邺立马去抱儿子,还朝许意浓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有了孩子啊就是麻烦。”他轻柔地从婴儿床里抱出小东西,看着儿子的眼神瞬间就跟要化了般,明明知道他听不懂还对着兀自低喃着,“是不是啊?儿砸?”

      刘爽这会儿也安静坐在那儿温柔看着爷俩,一家三口的画面十分温馨和谐,略显多余的许意浓也不再打扰他们,先退了出去。
      很快帮忙冲洗好奶瓶的王骁歧重新回到病房,正解了周邺的燃眉之急,他赶紧出来接过去泡奶粉,也顾不上招呼他俩了,只挥手随意往沙发那儿一指,“你们先坐坐哈,我们把小祖宗哄睡就好。”然后急急忙忙又去陪老婆孩子了。

      这下外面就只剩他俩了,孩子一吃到奶哭声戛然而止,整个房间陷入了无声的静谧,许意浓无所事事的站了会儿觉得特傻,就往沙发那儿去了。她坐着,王骁歧站着,两人从头到尾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只各自低头看着手机,直到套房里的卫生间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这幅安静的画面被全然打破,她是刘爽的婆婆,周邺的妈妈。
      许意浓立马站起来礼貌地叫人,“阿姨。”
      跟周邺的第一反应一样,她看到许意浓的那一瞬间就下意识地去看王骁歧,而后摆摆手笑着示意她坐,“意浓来了啊?你坐你坐。”又细细打量着她,“真的是好些年没看到你了,越来越漂亮,是不是比读书那会儿瘦了点?”
      太久不见,她对许意浓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

      许意浓只笑笑,没做声。
      周母又瞅向王骁歧,不由分说地怪他,“骁歧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人家都把老婆越养越圆润,你却把老婆越养越瘦!”

      气氛一时凝滞,许意浓面色微变要解释,谁知王骁歧的目光竟顺势朝她聚焦而来,就在快对视时许意浓别了别眼躲开了。
      他未置一词,似淡淡笑了声,仿佛是将那些跟他毫不相关的数落照单全收了。
      许意浓蹙眉重新抬眼,他已经不再看自己了,而是继续站那儿听周邺母亲唠叨,“你看看,周邺这臭小子都当爸爸了,你俩呢?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呐?”

      话题似乎朝着难以控制的方向延伸了,许意浓知道她是误会了他俩是一块儿来的,便快速将她打住,“阿姨。”
      “哎。”
      “我们……”

      “妈!”好在被娃折腾完的周邺很及时地从里间出来了。
      他一看到自家老妈夹站在那两人中间心里咯噔一下,所幸反应快,赶紧对他妈说,“孩子醒了,我刚冲奶粉的时候好像下手重了,你帮我去瞧瞧有没有泡多。”
      果然成功把母亲的注意力转移了,“你说你还能干嘛?泡个奶粉都不行怎么当人爹!”他妈一边嫌弃着一边往里去了,嘴里还在碎碎念,“我真是走开一会儿都不行。”

      这才又清净了,周邺挠挠头抱歉地开口,“我妈她……”
      许意浓手往包里一探摸出一个红包来,“喏,给我干儿子的。”她递送给周邺的同时也就此岔开了话题。
      周邺伸手一挡,“浓哥,你这么搞就生分了啊,我们之间什么关系还来这套?”他推拒着往回塞,“赶紧收回去。”
      许意浓却执意要给,“你们结婚我没回来,这是作为干妈给宝宝的,除非你们不让他认我这个干妈。”
      “这……”她这么说周邺就有些为难了,推搡中他若有似无地瞥了一眼某处,终是磨不过她收下了。

      说起干妈这件事,还是来自于很久之前的约定,那会儿刘爽刚跟周邺好上,热恋期黏腻的很,每天都我们家周邺长我们家周邺短的。
      许意浓笑她恋爱脑,当时刘爽在宿舍阳台上托着下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毫不否认,“恋爱脑就恋爱脑呗,可周邺就是我们家的,就像王骁歧是你们家的一样。”说着就用屁股撞了她一下,“说好了,以后我们俩可互为对方孩子的干妈啊。”
      许意浓当时颇为嫌弃地看她一眼,“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
      刘爽不依不饶,“就冲你跟你家老王是我跟我家周邺的媒人,这孩子干妈的头衔也非你莫属啊。”
      许意浓都快被她绕晕了,不过真要说起来她的确算是她跟周邺的半个媒人,其实论关系深浅,一开始是她跟周邺更熟,因为周邺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王骁歧的同桌,同为班里种子选手的他当时填报志愿直接抄的王骁歧,所以大学里两人又同专业同宿舍,可谓形影不离,要不是王骁歧早已脱单,说他俩是gay都有人信。
      刘爽呢,就是有次被许意浓带去A大看篮球赛,跟周邺看对眼的。

      那晚星河璀璨,月明千里,两个少女各自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向往,互诉衷肠。
      年少时的记忆总是像风像雨又像雾,其中的很多细节已经模糊,许意浓只记得最后两人约定会做对方孩子的干妈,这不,刘爽说到做到,多年后真给她生了个干儿子。

      一阵手机振动又将她拉回到现在,是王骁歧的手机响了,他开门出去接听,门虚掩着,缝隙里可以隐约看见他站在走廊窗边,临窗而立接电话的侧影。
      只剩许意浓跟周邺了,周邺随口打岔,“刚回来挺不适应的吧?现在住哪儿啊?”
      许意浓将手随意往风衣里一插,另一只手拨开耳边碎发,“我表哥那儿。”
      周邺表情微诧,“纪学长?他回A市了啊?”
      纪昱恒在A大一直是个响当当的名字,据说当年他一入校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屠了高校间的各大排行榜,包括学生们自己搞出来的什么男神榜,之后无人能再撼动,连他们那届王骁歧进A大也没那么大声势。
      许意浓点头默认。
      “那……”周邺又要发声却被刘爽一句话打断,“啊呀,宝宝吐奶了。”

      他简直一头两个大,忙不迭的要去看孩子,跟许意浓又打了个招呼,“你再坐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许意浓则摆摆手,“你去忙吧,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下次再来看宝宝。”
      “瞎说什么打扰啊,等宝宝睡就好了,你跟爽爽还没怎么说上话呢!”周邺极力挽留。
      许意浓已经拿起了自己的包,催促他,“你快去看宝宝,别管我了,反正我现在回来了叙旧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帮我跟小爽说下,我就不再进去了。”
      周邺只得作罢,他问许意浓怎么走。
      许意浓将包挎在肩上,“我坐地铁。”

      她刚走到门边,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王骁歧握着手机回来了,这次换许意浓稍稍往后一退让了让他,他与她擦身而过,经过时的微带的风轻拂着她耳边的碎发,他径直从沙发上抽回自己的外套随意拎在手中,对着周邺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许意浓脚步一顿,听周邺说,“巧了啊,浓哥也正要走,要不我送送你们吧。”

      “不用。”
      “不用。”
      两人异口同声。

      周邺一个支楞,稍后干咳一声,“那,那就不送了,你们慢走哈。”

      许意浓说了句再见便往外走,王骁歧腿长比她快一步,只见他门扶手上一搭再一拉,整个门完全敞开,他站在原地并未率先踏出去,许意浓抬头对上了他的注视,并跟她说了今晚相遇后的第一句话。

      “许总,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王:一个个的都看我,我脸上有字?
    锅:嗯,写着许意浓是我老婆。
    感谢在2021-09-29 09:00:26~2021-09-30 09: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沫小沫、me0w0、又又来吃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十八呀、努力努力再努力X、balabala、国家级退堂鼓演奏家、44948472、sqc9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z 60瓶;鲸鱼ii 40瓶;MiManchi. 37瓶;me0w0 30瓶;小泡芙、走走 20瓶;lacing 12瓶;21795432、shaye、一舟小桨叶、紫色铃兰_Sun、快乐西柚 10瓶;45503438 9瓶;儒雅随和、时越爱 7瓶;烟雨芳菲、贰贰叁、不加糖、天啦、42586554 5瓶;涂山鱼鱼喵~、April_、小小諸葛 3瓶;pnike 2瓶;落雨、sqc92、麻辣香锅、嘟嘟嘟嘟、爬开爬去的书虫、raiwsgbsqjdh、祐如此、仲基家的小松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