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浓情

作者:轻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

      新系统上线后,两人在逐影几乎就没什么直接碰面的机会,再有交集是在一个月后,逐影很正式的一项会议上。

      领导层突然决定将“零件功能位置编码”的新体系试运行在BOM三组负责的S车型上,参会的除了负责业务上的Boss,还有各BOM组成员和IT部门的负责人,王骁歧作为IT供应商项目经理自然也得出席,他带着祁杨一进会议室就看到了坐在显眼座位的许意浓,她仍然一副精致OL模样,正在跟身旁的年长男人说话,在他推门而入的时候似微微抬了一眼,随后又将视线回到原位。
      逐影的IT负责人看到他立刻朝他招手,示意他坐过去,待他坐下才看清坐在许意浓身旁的人,那是逐影聘请来的日本专家,如果他没记错,这个即将试运行的体系就是他专项负责的。

      人全会议开始,逐影方跑上来没几句就开始夸夸其谈。
      “这个项目在佐藤先生的持续推进和不辞辛劳下终于有了眉目,这里花了多少时间公司都看在眼里,相当不易,该项目如果试运行成功并且落地,不仅是开启我们逐影,也将在国产汽车品牌里达到一个BOM管理的里程碑。”领导又将目光聚焦向许意浓,“说到这里也要感谢我们BOM三组的许意浓,这个项目跟她本无太大关系,但她却利用自己曾经在日企的人脉及自身相关经验,主动协助佐藤先生,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同时以不变应万变,根据国内的行情从中协调来回沟通,在她的努力下推动着体系不断向前,最终有了如今这个让大家都认可的版本,所以小许啊,这次你功不可没,辛苦了。”
      领导发话,许意浓笑着接受了各种视线洗礼。

      没错,她最后还是跟佐藤先生合作了。
      现实地讲,她辞职回来除了一腔爱国热血还有一番野心,在论资排辈和职场打压女性现象屡见不鲜的日企,她一个外国人想要再往上爬着实困难,即使没有张骍那茬,她回国发展也是迟早的事。起初跟逐影接触,她与他们谈的职位是BOM主任工程师,以她的背景跳槽的时候顺带升一级在业内十分正常,只是HR当时回复,她的学历和履历的确相当漂亮,但目前公司里在主任工程师级别的都有着十年以上的从业经验,如果她刚来就空降这个位置,一是史无前例,二是她资历尚浅难以服众,但是公司是十分赏识和认可她的,一旦日后有机会就会把她推上去。

      许意浓自然知道HR的话里有忽悠和画饼的成分,但也从侧面点拨了她,论资排辈这种事到哪儿都存在,只是国内比日本的情况稍微好些而已,她的年龄摆在那里确实年轻,不管去哪里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况且逐影这两年势头强劲已经是国产汽车品牌里的佼佼者,开出的薪资也较为丰厚,所以在当时一回国面对多家同类型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逐影,她有底子有能力,一个主任职位只是时间问题,她势在必得,但所谓机会都是事在人为靠创造出来的,正好佐藤自己找上门,在权衡之后她就顺水推舟接下了。一开始有顾虑是因为这趟浑水她只要一踩就难免出“风头”,那次开会她只是提了个小问题就被“组团”针锋相对了,这事再一参与后面一切可想而知,但如果能借着这东风为自己日后的职场生涯开路,她也不介意冒个头,他是个不错的桥,也是个好契机,既然逐影来都来了,她就要做到BOM部最强,不管以什么方式。

      “这项目之前推进缓慢,搞了一年,而且听说那日本老头自诩专家,一向固执己见,可逐影那边的工程师有自己想法不大买他账,两边矛盾重重,积怨已久,居然被这新来的美女工程师搞定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趁着那边麦克风声音大,祁杨凑在王骁歧耳边小声BB。

      待领导说完,轮到许意浓回应,她表情从容,对着坐在长桌顶头主座的位微微绽笑。
      “谢谢领导,要说辛苦是佐藤先生最辛苦,我初来乍到,这次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助理,不论是从他那里还是其他工程师那里都学到很多,受益良深,非常感谢公司给我这次学习和历练的机会。”她边说边将视线轻扫向于总和其他各组,“我资历尚浅,只凭一次项目的参与不足以称道,在座的以我们于总为首都是前辈,以后还有很多要向大家取经的地方,吸收更多的经验,在这么优秀的环境里我要更加努力才是。”
      语毕,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几秒后领导带头鼓掌,而后掌声四起。

      祁杨在王骁歧耳边感叹一时,“我靠,这说话段位,高啊。”

      一般人被领导这么夸赞,首先就会故作谦虚地回,“哪里哪里,领导言重,不辛苦不辛苦。”她不仅没这么说反而借佐藤把领导这声辛苦给隐晦地接了下来,意在暗示领导:我可不是在白白给你打工,我确实是辛苦的。同时聪明地把佐藤推在前面,不争抢功劳,接下来又在领导面前刷了一波整个部门的存在感,不让自己今天的风头盖过顶头上司于总,既肯定了自己的努力又不得罪人,一举两得,漂亮话主要就是说给领导听的,只要搞定了上面,至于其他组同事都是同级,她表面工程已做,就不必再管各自心里的小九九,言中有弦外之音却又滴水不漏。
      王骁歧顺着祁杨的话朝对面看去,正逢她收回视线,途中不偏不倚跟他一撞,她错眼避开随手拿了瓶面前的矿泉水一拧,却因为涂了护手霜手打滑没能一下子拧开,她只得往怀里一带再用力拧,可还是没能成功打开,最终她选择放弃。

      “于峥,这里我可要说你几句。”不知是不是捕捉到了这个细节,领导将话锋一转调向于总,“下属的潜能你这个直系领导都没能及时发掘,这次要不是人家小姑娘主动,岂不就要被埋没了?你呀,别成天板着副脸只顾闷头死抓业务,小许这样的海归人才,又是为数不多的女同志,你也要多关心呵护才是。”语气几分调侃中又夹杂了几分认真。

      长方形的会议桌,领导坐在顶头主位,两边各自坐着BOM部门和IT部门,佐藤坐他左手边第一个,于总第二个,第三个就是此次功臣许意浓了,位列分明。闻言,之前目不斜视的于总才将眸光往许意浓那里偏了偏,沉默几许,他蓦然将自己面前的矿水一拿再一拧,再放落在许意浓笔记本旁。
      许意浓意外地侧过眸,他也在看她,且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领导刚说了,要给予女同志关心与呵护。”
      这个时候他这话回得很妙,也起到了调节气氛的作用,顿时有轻笑声响起,然后连同领导在内大家都笑了,除了乙方。
      许意浓则大大方方回了句谢谢。

      “老男人,拍马屁的时候还不忘当众撩妹。”祁杨撑着下巴转着笔,略带嘲讽地嘀咕着,他身旁的王骁歧依旧静坐着,与自己不同的是,王骁歧开会从不带纸笔,因为他有过目和过耳不忘的最强大脑,会上的重点他比谁都记得清楚,即使过段时间拿出来问他也能照答不误,这让他们这群手底做事的人不得不服,A大到底是A大,果然有两把刷子。

      这次会上该夸的都夸了,接下来就是如何让新体系在信息化系统中实施落地,这就到 IT部门出场了,需求对接环节不需要那么多人在场,只要业务Owner佐藤,试点部门领导和相关BOM组组长在即可,所以其他人离场后两部门正式开启对接。

      刚刚形同虚设的IT部负责人没等对面说几句他就开口,“关于你们零件功能位置码标准库的需求我们已经做了整体了解,针对这个标准库该定义在哪里的问题,我们站在IT的角度,给的建议是放在BOM系统,因为BOM系统对接下游各个生产制造系统,零件功能位置码本质上是BOM的一部分,在BOM系统统一维护和管理比较合适。”

      他说话的同时佐藤的翻译在一旁传达,等他听完翻译,许意浓也用日语跟他说:“这是IT部的建议,我的想法是,我们这零件主数据的源头在PLM系统,零件功能位置码与零件主数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上次听您说后续功能位置码的名称和零件名称还会往一致的方向推进,所以我觉得放在PLM系统更合适。”
      佐藤听完点点头,“我跟你意见一致,你照你的想法说,就说这也是我的意思。”
      许意浓随即用中文对着所有人重复了一遍,接着又补充一句,“考虑到后续零件名称和功能位置码名称的统一管理,我们认为还是放在PLM更加合理。”

      出师不利,意见不和,IT部负责人不自觉地抬手松了松领带,对面坐着的是业务部老狐狸于峥,他旁边一个是更老辣的日本专家,且冥顽不灵,另一个虽是新来的,可从刚刚发言就看出来了,显然不是个简单角色,一下子三个狐狸坐对面,他一个人就显得寡不敌众,他蹙眉虚言间还在思忖该怎么回,身边一直沉默的王骁歧出其不意地发了声。
      “PLM基于对象的管理模式用来管理数模图纸有其天然的优势,但功能位置码标准库只是一个轻量化的二维表格,如果用它,我个人认为……”他视线似固定在对面某处,不清表情,只有一个无懈可击的侧脸,“杀鸡焉用牛刀?”

      对面所有人的眸光几乎是同时朝他投射而来,祁杨第一反应是将原本撑着下巴的手改伸到后面假装挠痒,再顺势扭头借机用手半张脸微微一掩,他在桌下先用手悄悄捅了捅王骁歧,然后躲在手掌后的他几乎是咬牙提醒,“老大!那是甲方!那是甲方粑粑啊!”
      请你控几住你寄己!

      那边许意浓很快接话,“IT规划系统,要有长远眼光,你们要考虑到后续跟零件名称库合并的需求,同时也要兼顾如何满足我们业务部门的诉求。”

      王骁歧面不改色十分平静,“业务部门当然可以随时提需求,但作为IT方案顾问,我们有责任和义务质疑业务需求的合理性,BOM系统轻量化的管理模式和快速的加载效率,是功能位置码标准库最好的选择。”他不疾不徐,不卑不亢地继续,“至于系统规划上你们大可放心,后面的需求自然会有后续的系统方案,但如果IT系统的定位一开始就错了,试错的成本会很大。”又稍稍停顿,人朝身边的逐影IT部负责人侧了侧,他语气微缓,“当然如果贵公司能承受,我们照做就是。”他话没说死又留有余地。
      可IT部负责人当即一掌扣在桌上,直接一票否决,“不行!这肯定不行!”

      会议室瞬间沉寂到只剩下佐藤翻译助手的声音,因为许意浓和王骁歧谈判时的思路过快,专业术语过多,他都有点跟不上节奏来不及翻译。
      气氛有些僵持不下,无声硝烟在蔓延,BOM三组的其他小喽啰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这两人刚才不相上下的气场简直强大到令人窒息,旁人哪里还有插话的机会?只有于总调整了一下坐姿,他右手执着没脱掉笔帽的签字笔在皮纸的黑色笔记本上来回轻划,却不发一辞,无声端凝着一切。

      片刻后,许意浓清了清嗓,“以我的经验,再对标我之前所在的日企,BOM系统就只会专注于BOM的管理,而零件的功能位置码是在上游PLM系统管理的,这是业务的最佳实践。” 她适时搬出了参照,据理力争。
      王骁歧却不为所动,“日企是日企,在这里就要考虑中国企业的实情,日本那套能全部复制照搬的话,这个体系也不会时隔一年到今天才落地。”他目不转睛看向她,“许总的经验确实丰富,如果此时此刻我服务的是合资品牌,要采纳你的意见也许没问题,但就事论事,逐影是我们国家自主的汽车品牌,它有它自己的特色,我经历过8个BOM项目,评审过几十个研发系统方案,放在BOM系统这个方案是中国汽车行业的最佳实践。”
      他语速快而有力,这次也没等佐藤的翻译磨磨唧唧开口,他直接朝佐藤把自己说的用日语复述了一遍。

      他一出口就惊艳了对面一票人,流利的日语比佐藤翻译还顺畅,而他的小伙伴祁杨则被惊呆了。
      一时间他脑子里就跟满屏的弹幕一样在狂飘:老大会日语!他竟然会日语!他TM会讲日语!!!
      他跟他同事了这么多年,又同寝室了两年之久都不知道他会日语啊靠!那之前每次邀请他看霓虹动作片的时候都被拒绝敢情他是在装纯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双更,国庆快落~
    PS:
    PLM:Product lifecycle management 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
    最佳实践:行业常用名词,意思相当于最好的方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