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浓情

作者:轻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

      地铁声如风呼啸,厢内的人群摩肩接踵地挤站着,许意浓在其中之一,多年来,她已经练就不倚靠任何支撑在地铁内站立。

      到站后,出地铁时跟人在门口撞了一下,互相道歉后,她挎肩背着包在人流中疾行,出地铁站习惯性左手拿卡,手伸向出口,这才发现左臂光秃秃的。
      她遽然掉头,开始在密集的人群中逆行。

      “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不好意思)!”
      如鱼穿梭,她的视线在无数双脚踩的地面寻探,这里是全球人流量巨大的东京地铁站,此刻亦是上班高峰期,她扫视着每个角落,一直走到先前跟人相撞的地方,才看到地上的零星碎光,明明微弱却仍恍了眼。
      她疾步而去,弯下腰捡,对面赶时间的路人没及时刹住车,两人相撞,对方是个男人,相比之下结实的多,许意浓力不能敌不慎跌倒,双膝跪地,她下意识伸手覆在了地上,手背又对方的惯性被踩了一脚,疼痛感席卷至全身,原本精致梳理过的头发瞬时散乱不堪,整个人甚是狼狈。

      “すみません(对不起)!”男人惊恐道歉,立刻伸手扶她。
      许意浓起身时顺势拾起地上的东西,“だいじょうぶ(没关系)。”

      再三确保自己没事后,男人才肯离去。
      许意浓这才摊开掌心,躺着的已是一条受过无数践踏沾满灰尘的旧手链,她从包中抽出纸巾轻柔擦拭,发现环扣坏了,先把它用纸巾包好收回包里,再看时间,仅剩十分钟了,赶紧踩着高跟鞋在地铁站里小跑。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跨进办公室照常与同事们打招呼,许意浓放下包,匆匆坐下戴上防蓝光眼镜就投入到了工作中。

      三年前她从东京大学研究生毕业进入了日本TX汽车研究院总部,跟了车型代号为TX12的新车项目,期间也从BOM助理工程师升为现在的BOM主管工程师,时间一晃,车型小批量生产在即,前段时间市场部根据消费者的市场反馈临时对汽车配置做出调整,要在中配车型上增加主动刹车这项性能,所以BOM也要做出相应调整。
      五天前她作为BOM主管工程师已向所有研发工程师发出相关的调整通知,今天是deadline,但电子电器部门负责传感器研发的工程师却迟迟未回复她邮件,采购部门、下游制造、售后、已经陆续在催着交付最新的BOM,她顶着压力回复马上,立马又给电子电器部工程师发送提醒邮件,等了几个小时,再刷邮箱仍是空空如也。
      期间一个后辈来请教了几个问题,她耐心解答的时候右手指间有节奏地在桌面来回轻敲,待后辈离开她直接拎起座机。

      几秒后电话接通。
      “张哥,我的邮件你收到了吧?”许意浓直奔主题。
      对方也是中国人,已在公司多年,资历上是许意浓的前辈,所以她尊称他一声哥。

      电话那头漫不经心地嗯着,“怎么了?”
      “今天是deadline。”她再次提醒。
      “今天?今天过了吗?”
      许意浓握着电话柄的指节一收。

      那头语调敷衍,“下班前我会给你。”
      许意浓轻笑一声,“好,中午下班前我等你邮件。”说完她抢在他前面挂断了电话。
      仅隔数秒,她座机响起,扫了一眼是回电,她接。

      “许意浓,你什么意思?”对方跑上来就质问。
      “张哥,大家都是打工的,我这边一早就被下游催,就差你这边的清单了,麻烦你也体谅我一下。”许意浓直言。
      对方却避重就轻,“一码归一码,再怎么我也是你前辈,你刚刚直接挂我电话耍威风给谁看呢?”
      内网又收到下游的催促简讯,许意浓视线锁在电脑屏幕,不想在这时候跟他起无谓争执,也懒得理会这种扒高踩低的把戏,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语气轻缓,“张哥,我也是事出有因急了些,挂你电话确是我不对,不好意思,但这个清单……”
      “我说了下班前给你。”那边急不可耐将她打断,“怎么?中文听不懂需要翻译成日文吗?”
      许意浓低眉敛目,对方则不给她再发声的机会如报复性地挂断了电话。
      听着那“嘟嘟”声,她放下电话重新稳住下游后继续干活。

      下午离下班还有两小时她再回拨那电话,要么不接要么是旁人代接。
      “张桑呢?”代接的是个日本男同事,她用日语问。
      对方告诉她,“不在座位上。”
      “去哪儿了?”
      “不太清楚。”

      一小时后再打,仍是代接。
      许意浓,“张桑还没回来?”
      “是的。”
      “那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我不清楚。”
      “好的谢谢。”

      她放下电话摘掉眼镜出了部门,推开楼层通道的门直接下两层到五楼的电子电器部,岂料远远就看到了那稳如泰山坐在自己位置的张姓之人,还在跟旁边同事谈笑风生。许意浓边站在走廊端视边用手机拨他座机,只见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示意身边的日本后辈去接。
      于是她掐断电话走了进去。

      “不用接了,我来了。”站定在他座位前,许意浓礼貌一笑,“张哥,你既然在,倒也不必总麻烦别人来接我电话。”
      自知被拆穿,那姓张的却不以为意横眉瞧她,冷哼一声,“我也没必要接一个对我不敬后辈的电话。”
      许意浓说的中文,可他回得却是日文,声音颇高,大有说给日本同事听的意思,周围的日本同事看似埋头干活,实则隔岸观火,一时间办公室陷入微妙气氛。

      沉默似无由而来,蔓延片晌后,许意浓也用日语回,“抱歉张桑,我上午不该挂你电话。”
      此举无疑在给台阶示好,谁知对方倒来了劲,睥睨之态中带着警告,摆起前辈架子,“年轻人,要谦虚。”
      许意浓点头全然接受,仍用日语,“好的张桑,我以后会改正的,但,我想问下我要的东西你什么时候能发给我?”她抬腕让他看手表,再用指尖敲敲表盘,“毕竟离下班只剩半个小时了。”

      那姓张的显有跟她杠上之意,他将手头的文件夹一合,眼皮未再抬一下。
      “想要东西,让你上司来找我。”(日语)

      许意浓脸上还挂着笑,“一份清单,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我讲好了,我上司不负责这个,联系他最后还是找到我,岂不是浪费大家时间?”(日语)
      他篾笑,“你?你算老几?”(日语)

      日企很讲论资排辈,前辈压后辈这种事屡见不鲜,但许意浓就事论事今天偏不吃这套,她敛去最后一份耐心直接换回了中文。
      “张骍,面子我可给足了你,请你拎清楚这是哪里,我不想在日企里跟中国人吵架,你不嫌丢人,我嫌。”
      那人总算抬起了头,却对上许意浓的逼近,“大家都是在国外混口饭吃,没有谁比谁高贵,耽误了事情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她再一笑,“论职场规则你可比我老道啊,前——辈。”
      他把笔一扔,也改用中文,“你这跟谁说话呢?”
      许意浓头轻轻一歪,用他上午的话回他,“怎么?听不懂中文了要翻译成日文吗?”
      “你!”
      许意浓一只手撑在他桌面,声色如旧提醒,“大家都看着呢,请你注意面部表情。”
      这样看着日本人只当他俩在用中文友好交谈,殊不知两人早已剑拔弩张。

      被她这么一说,那张骍才发现日本同事正各坐各位窥视他们,而许意浓|精致的脸上笑里藏着刀,只听她道。
      “你觉得我年轻气盛也好,不懂事也罢,说什么前后辈,不过是看我年纪小欺负欺负我,可你我都是主管工程师,你怎么不去想想我这后辈为什么只来三年就能跟你平级?”她看着他欲怒却压制模样偏不给他开口机会,“你要混日子可以,但请别拉上我,今天这case是我主要负责,其他工程师都已经把清单发给我了,如果我俩对接出了问题你不怕被日本人看笑话就随意。以及,职场上各凭本事,要让人心服口服地尊重不是靠倚老卖老,用这招的基本都是loser 。”
      说完她挪手,走得头也不回。

      回到座位她喝了几口水,仅隔了几分钟电脑就有有提示声,是张骍发来的清单邮件。
      她立刻拉开键盘,在离下班还剩五分钟时把清单整理好发给了所有下游,做完所有事窗外已暮霭沉沉,她背脊坐靠在办公椅眺望着东京这座城市,终究觉得陌生,再回视自己的电脑屏幕,明明一尘不变却倏然觉得这里日复一日的生活可真是了然无趣。

      几个月后,TX12车型产能爬坡,进入大批量生产的第二天。
      许意浓从中国A市机场出关。

      夜空如幕,星海深沉,她的渔夫帽压得刘海稀碎遮住了双眼,她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想踏进某小区,毫无悬念地被保安拦住了。

      深夜,一向浅眠的涂筱柠被手机铃声扰得闷哼,纪昱恒轻拍她安抚,随后抽出一只揽着她的手从床头柜拿过手机,一看是物业。
      “纪先生,这么晚打扰您不好意思,但这会儿小区门口有位女士说是您亲戚。”小区保安在电话里说。
      涂筱柠动了一下,纪昱恒拉盖好她肩头的被子,刚要说话,那头电话已被人抢过。
      “Wuli 欧巴,撒浪嘿~”
      他一下就清醒了……

      #
      许意浓去“逐影”报到的那天引起了一阵骚动。
      逐影全称逐影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国内汽车自主品牌,是近几年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快速成长迅猛的企业之一,目前已跻身中国国内汽车制造企业的龙头,研究院更是汇聚了各大高校毕业的人才与海归。
      只是逐影内部一直盛传一句话:逐影什么都好,就是男女比例失调。
      所以许意浓的到来如春风一袭湖面,掀起不小水花。

      内网论坛瞬出一帖:
      我逐来了个妹纸,还是个漂亮妹纸。
      跟帖1:没图你说个J*
      跟帖2:LZ开帖不发图,菊*万人*
      跟帖3:说J不说B,说菊不说花,文明你我他。
      跟帖4:我有个朋友他临终前说想康康美女。
      ……
      几分钟后楼主贴出一张照片。
      配字:颤抖吧!凡人们!
      跟帖一堆:艹,奶奶!您孙子我!恋!爱!了!
      内网一度混乱……

      而一无所知的许意浓正被HR的男同事领向所属部门,一路这同事话挺多,直到走廊上迎面碰到一人。
      “巧了。”HR告诉许意浓,“这位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于总了。”

      许意浓遥望着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待他走近HR男同事笑唤他,“于总,我们正要去找您呢。”
      那于总驻足。
      HR同事抬手介绍,“这就是公司给你们BOM组新招的主管工程师了。”
      对面人看过来,许意浓习惯性地微倾鞠躬,恭敬道,“您好于总,我是许意浓,今天正式报道,以后还请您多关照。”
      那于总扫了扫眼,问,“就是那日本回来的?”
      “对。”
      这位新上司点点头,惜字如金道,“有HR领你去部门,我去抽根烟。”

      许意浓几不可见地点头,突问HR男同事,“你会抽烟吗?”
      男同事一愣,即应,“会。”
      她便朝于总近前一步,嫣然一笑,“正巧我烟瘾也犯了,于总,不介意的话,一起?”

      落落大方的姿态惹得HR男同事多种眸光交织一瞬,其中惊诧最甚。
      相比之下于总就淡定许多,他又瞄了她一眼,伸手做出个请的姿势,示意女士优先。

      三人一道走进吸烟室,男同事挺有眼力劲地发烟。

      “谢谢。”许意浓接过烟环视四周,发现这吸烟室不小,外面还有一个阳台。
      发完烟男同事去摸自己衬衫标袋,再摸向裤袋,均无所获,他没带,于总掏出自己打火机点火,可按了几次都没打着,他甩甩又试了试还是没火。
      气氛一时凝滞。

      倏然“叮——”一声,清脆的火机开盖带着一缕回音打破沉寂,又被“嗞——”地滑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猝不及防出现在三人面前,一气呵成的动作相当利索熟练。
      一团火焰送上,照亮了许意浓的眼,她清晰看到了火机壳上的logo:S.T.Dupont

      她抬眸,这突如其来的身形高挺到原需她仰视,却在点烟时绅士地倾身,周身顷刻被一股男性清冽气息覆盖,只是这烟还没点燃她就像已被熏了般微微眯了眼。

      静立少顷,她红唇娴熟地衔住烟,左手背向身后,毫不拘泥地凑过去借对面人手点燃了烟。
      “谢谢。”
      “不客气。”

      男同事笑意盈盈,抬手轻拍在那犹从天而降人的肩膀。
      “你小子打哪儿冒出来的?”

      火焰未灭,帮他们一一点燃烟,最后才点燃自己那根。
      那人将烟含在嘴里,烟雾徐徐,晕了他半边脸,朦胧虚幻,声音低缭。
      “我一直在阳台。”

      男同事又给许意浓介绍,“这是我们公司的乙方项目经理,王经理。”
      许意浓顺势将视线投向对面,这才能好好打量,他长身挺立,着白色衬衫,领口微敞未系领带,可以明显看到凸出的喉结,鼻梁挺而直,眼型狭长尾部微挑,眉宇淡然,这样生动的皮相下并没有身着正装的萧肃低调,反倒衬得整个人气息张扬,尤其深不可见的瞳孔里第一眼就蕴出一股锐利。

      随后男同事又反过来给他介绍,“这是我们逐影BOM部新来的主管工程师,许意浓。”

      他右手指尖从唇中夹取下烟,左手闲适插在西装裤袋,先侧过脸呼出一缕烟雾,顷刻间唇指白雾涣散,举手投足尽是漫不经心,再回首四目已相交。

      许意浓笔直站着,别具风姿,稍后迎着他视线先伸出手,“你好,许意浓。言字许,意思的意,浓情的浓。”

      尚未消散的余烟让那双眸更显雅痞,他唇微抬,也递出手。
      他们双手相触,“你好,王骁歧。三横一竖王,马尧骁,此支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吼,久等了,我顶锅盖肥来啦!老样子,每天上午九点日更哈,山那头的旁友们!请挥动你们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好吗!开坑大吉,今天的两分留言都有红包!
    刚开坑,简单介绍一下本文背景,国产汽车与IT行业。
    女主:汽车Bom工程师(甲方)
    男主:IT咨询师(乙方)
    本文校园到职场,初恋再相遇,也是我个人比较钟爱的破镜重圆,依旧是以男女主谈恋爱为主职场为辅,是两个打工人的奋斗史,没有什么男二女二(我不喜欢写),男主视角也会比上本多些。第一次写甲乙方和两个行业的交汇,职场部分取材自现实并加以改编,也有了解到我国本土汽车品牌的创业与奋斗史,包括技术层面也一直在创新进步,我国的汽车产业发展一直在走上坡路,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街道上的国产汽车品牌能越来越多吧。另,要大力支持国货,握拳!
    ps:
    1、BOM:Bill of materrial(物料清单),BOM工程师负责新开发产品、进行BOM编制、维护、更新,确保BOM的及时性和准确性的人。
    网上有过一个通俗易懂的比喻:一家甜品店需要做蛋糕,各种各样的蛋糕,比如芝士蛋糕,巧克力蛋糕,奶油蛋糕等等。每一款蛋糕需要的食材是不同的,但是甜点师做的时候是在一个厨房做的,那怎么样让甜点师做出各种不同的蛋糕而不会张冠李戴用错料、用混料?于是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给每一款蛋糕建立一个所需要耗费材料明细清单,清单里列明制作一块蛋糕所需要的对应品牌面粉、奶油等食材,以及每个材料使用的定额损耗,(也就是标准单耗)把这些资料都存在系统里,这个材料明细清单就是BOM。
    2、一款车型的研发基本是三年一个周期。
    接档新文《上头》,进专栏可预收~
    1.《民法典》颁布后,DR对全体业务岗进行培训,那天卞可可有事迟到,从培训教室后门溜进去后排早已座无虚席,她隔空跟同事做口型询问不是说好给她留位置的吗?忽而台上的主讲师提了提面前的台麦,声线一并拔高,“请问后排的各位对我刚刚讲的有无疑问?”
    后排一众快睡着的人惊醒,连连摇头,主讲师视线扫视一圈后落在站着的卞可可身上,那无形的压迫感让她下意识地跟着同事们狂摇头。
    “好。”他满意地颔首,下巴朝教室最前面一个空位上一抬,对着卞可可道,“那这位女士,别站着了,请坐吧。”
    话毕,所有人齐刷刷转头朝卞可可投来目光。
    躲无可躲的卞可可:“???!!!”
    2.卞可可跟法务部总经理因为抵押物破租协议的事发生争辩,法务部总经理放话,“你搞不定客户,要么他们走人,要么你走人!”
    不欢而散后在门口撞了个人,她直接送上一个白眼。
    史少誊莫名其妙,这姑娘他认识?
    3.卞可可临时外出,在公司地库上坡时碰到一辆大G下坡,那叫个横啊,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就算了,还直接用灯闪她。
    卞可可知趣地倒车让呗,见那人没动于是开窗探看,那人也开窗探头,他压下墨镜露出双眼。
    卞可可看清人后白眼翻上天,脱口一句,“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史少誊一愣,疑惑:现在小年轻都这么直接的?跑上来就问异性年龄?
    4.在一起后。
    卞可可:“史律师,你有没有觉得你全神贯注讲话的样子很……”
    史少誊:“很帅?”
    卞可可摇头,把话说完,“你讲话的样子哔哔叭叭,噼里啪啦,就跟那斑马脑袋似的,头头是道。”
    “……”
    律师&骚包vs银行小职员&直女
    一句话文案:老男人真上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