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九天

      熬夜的后果就是起床的时候脑仁都是疼的,一边打着哈切一边给虎杖做早饭。
      小老虎倒是一直想帮着准备,可源祁凉一直觉得,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好好在那里等着就好。
      
      嗯,顺带一提,我做饭,你洗碗。
      
      “源老师,你还好吧?”总担心源祁凉会一头栽到煤气炉里,虎杖从趴在门口小心的注视着里面。
      
      “没事,我还不至于就这么撑不住了,只是有一点困而已。”
      
      「啧啧」一声不合时宜的嘲笑响起,根本不用扭头光听着语气也知道嘲笑着是宿傩大爷,不过……
      回想起今天凌晨时的尴尬情况,源祁凉觉得他还是该大度点别介意这点小事。
      
      两人吃着早餐,源祁凉拿起牛奶刚喝了一口就看到报纸的一个边角上的新闻。
      将报纸折起,递到虎杖那边,源祁凉手指点了点那条新闻。
      那是一个关于囚犯死在狱中的报道,思考了好一会,虎杖才想起来那个人是他们之前打飞的那个家伙。
      
      “这个人……”
      
      “当时调查并没有调查出来他究竟是如何才得到了操纵诅咒的能力,本身并没有咒力却能够驱使诅咒,原本那些人打算先关押他一段时间看情况的,不过现在看起来里面还有内情。”
      有可能这个男人的身上被下了些东西,能够远程操控他人的生死。
      
      不过……能做到这种事的,究竟是人还是诅咒呢?
      
      “我们去警局看看情况吧。”说着,源祁凉起身招呼着虎杖一起走,他毕竟还是已经定义为死亡的人,多少要伪装一下。
      比如……带个小老虎造型的帽子再加个眼镜就完美了。
      
      “源老师不是要去上班吗?”手拽着老虎帽子的两只耳朵,虎杖询问道。
      
      “嗯?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哟,毕竟是潜在的威胁还是要调查清楚的吧,如果有些咒灵或者诅咒师利用人心的间隙,把心底的恶意扩大,将其作为供养诅咒的养料,然后——砰!”源祁凉的手指张开,做出一个爆炸的动作。
      
      不用他说出来,虎杖也很清楚其中的危险,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每个人都该决定自己的命运,这种随意操控别人的情感,甚至生命的家伙!不可饶恕!
      
      等到了警察局,门口的警卫很明显是不认识他们,而且小老虎手里由高专发布的证明更是还在五条悟手里。
      “麻烦,我只是想去看看尸体以及关押那人的牢房。”一边抱怨着,源祁凉慢悠悠的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作为(地狱)公务员,别的没有,人际关系都是杠杠的。
      
      没一会,里面就跑出来一个警官带他们进去。很巧的是,刚好就是上次给他们做笔录的高木警官。
      那警官看起来冒着点傻气,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和他们打着招呼。
      而且…意外的好说话,几乎源祁凉说要去看什么就带他们去看什么,还自带解说buff把一堆事情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站在警察局里,已经将灵魂回收的源祁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里留下的诅咒痕迹太明显了。
      话说,这里可是搜查一课耶,至少警察局里留一个咒术师吧!
      
      在心底这么吐槽着,源祁凉也很清楚,这种可能性不高。咒术师说到底还是极少数的行列,要不然也不至于连还在上学的学生都要去处理那么多事情。
      
      “听说,你们两个对这次的死者很感兴趣?”就在源祁凉吐槽着高层无作为的时候,一个带着眼镜,梳着三七开发型的男人就走了过来。
      嗯……先看了自己一眼,又一直盯着虎杖,还一副‘mad工作又要增加’的表情。
      确定了,是高专的人,而且是五条悟的人。
      
      不出预料的,过了不到两分钟,五条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虽然在关键的时候永远不在,但得到消息的速度是一等一的快。
      
      一级咒术师七海,是一位从公司辞职回来的可靠后辈。
      
      五条悟也不知道在哪里玩,电话里杂音很大,没说到几句就挂了电话。
      
      已经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开始‘友好交流’的三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七海先开了口。
      
      “首先应该打个招呼吧,初次见面,我是七海建人。”
      “我通过在高专的学习领悟到了咒术师都是狗/屎,然而进入社会参加工作后,领悟到的是劳动就是狗屎,既然都一样狗屎还不如选择更适合自己的那边。”
      
      唔,虽然看上去和说话的方式都消沉的有些好笑,但实际是个很温柔的人啊。视线撇过小老虎那刚才根本没有丝毫掩饰的好奇表情,源祁凉在心底给人点了个赞。
      
      “我完全赞同你的看法,不管是整个社会还是上司,总是会有一大群的傻逼。还是选择适合自己能让自己稍微开心点的会好些。”
      
      两个社畜,莫名的对上了眼,并在心底评价对方不是那种会拖后腿惹人厌的家伙。
      
      完全没懂两人在交流些什么的虎杖,只能自己缩在旁边捏捏头顶帽子上的老虎耳朵安慰下自己。
      
      两个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情报,这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发生了三起由人类自己‘孕育’出诅咒杀人的事情。
      
      “巧合这种事你相信吗?”靠在墙上,源祁凉对他们居然到现在还没感觉到不对劲感到吃惊。
      
      京都本来就是诅咒频发的场所,如果不是源祁凉点出来,他们都不会注意到类似的事发生了这么多次。
      身处绝望的人,利用诅咒杀人之后,自己也死去。
      
      这种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怕很少有人会相信。
      
      诅咒,已经有了人的智商,而且,发展的越来越快。
      
      “从五条出生开始,这个世界的上限就被无限提高了。”
      
      交换了电话号码,源祁凉这次带着虎杖走了出去。接下来的事情可以都交给社畜七海来处理了。
      
      “我们不需要做些什么吗?”还以为可以展示下自己最近的锻炼成果,虎杖低着头有几分丧气。
      
      “这些工作本来就是七海的,我们怎么可以抢了对方的业绩呢?除非对方需要我们帮忙。”
      
      两人刚走出没多远的距离,就看到在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畸形的怪物。见此,虎杖没有半点犹豫,动作极快的往那个方向跑去。
      跟在后面的源祁凉从兜里掏出黑色小本本,并没有看到上面出现没见过的名字,动作也就更惫懒了些。
      
      区区三级诅咒,虎杖很轻松就能够解决吧。
      
      等源祁凉走过去的时候,被攻击的小姑娘已经趴在虎杖的怀里嘤嘤嘤的哭起来。
      嗯……长相五分,打扮八分,是可爱柔弱系的那种女孩子呢。
      
      体贴的站在旁边没有去打扰属于虎杖的桃花运,源祁凉甚至想学习五条拿出手机来偷拍保存。
      不行不行,这太不应该了。
      他可不是五条悟那么没脸的人,噗,偷着看戏就行了。
      
      “那个……”还是第一次遇到女孩子投怀送抱这种事,虎杖也有些不知所措,特别对方还哭的那么可怜。
      啊,好麻烦啊,如果钉崎在的话就好了。
      
      相信我,如果钉崎在,她一定第一时间把你推到对方怀里助攻。
      
      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半天,那女孩子才停止了哭泣。
      
      虽然刚哭过,但丝毫不影响脸上的妆容,甚至泛红的眼角和鼻尖让她多了一份楚楚可怜的气质。
      
      “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女孩还在低声啜泣着,她的年纪看起来和虎杖差不多大,身上还穿着校服,能够隐约看到一年生的字样。
      
      “没事,没事。”生怕被对方再抱住胳膊或者其他什么的,虎杖连忙后退一步,抬手按住自己的帽子。
      
      “那个,不知道能不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啊,对了,下周是我们学校的学园祭,方便来玩吗?”说着,女孩从包里翻出几张门票,原本似乎只准备给一张,停顿了一下还是拿了三张出来,“你可以带朋友一起过来哟,学园祭里有不少好吃的东西都是免费的哟。”
      
      直到女孩子离开,源祁凉才从拐角走出来,调侃道,“英雄救美的感觉怎么样?”
      
      “源老师……”对于源祁凉那站在后面看了那么久也不出来缓解下尴尬的行为,虎杖用眼神控诉了许久。
      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种意外的恋情也是青春的一环啊,多体验一点总是没什么坏事的。”脸上写满了八卦的源祁凉凑过去好奇的开口,“你们聊了些什么?我看她还给了你什么东西~”
      
      “那有什么恋情啊,她只是感谢我救了她。”说着,虎杖低头看着手里的三张门票,“唔,刚好我们也可以去玩,啊,宿傩是不是也能吃东西的来着,那三张门票就刚刚好。”
      
      听到了虎杖这话的宿傩很想把这小鬼拉进来好好教训一顿,什么叫做,刚刚好!本大爷怎么可能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等等,他好像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一想到自己和虎杖绑定在一起,要和他一起去那什么学院祭,还有可能出现这臭小子拿着些东西问他吃不吃的画面……
      
      光是想想,宿傩就觉得自己要吐了。
      
      到时候装睡,不理会得了。
      
      “好啦,那没什么事就先回家吧,你的电影课程还没刷完呢。”打着哈切,源祁凉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但看一下日程表上的安排还是拍了拍脸让自己振作起来。
      今天要回收的魂魄和处理的纠纷还有几十件,不能懈怠!
      
      ……
      加班这种玩意,果然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适应啊QAQ
      
      连轴转了足足一个星期,该死的盂兰盆节终于来了!七月半万岁!
      
      被拉去加班的源祁凉在地狱里也跟着一群人闹哄哄的喝酒庆祝。
      
      在把一喝醉就喜欢炫耀自己孙子的阎魔大王喝趴下之后,场面终于安静了下来。旁边的鬼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清酒,之前那被加班逼出来的暴躁气息也变得平和起来。
      那张被称为鬼见了也会被吓哭的脸,此时看起来也只是一个清秀的少年。
      
      一群醉鬼喝多了根本不会收拾,在喝到呕吐之前,都会先被丢出去。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源祁凉都感觉自己有点莫名的嗨。哪怕大脑还是清醒的,但总觉得该去做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比如……
      
      “你在干什么?”手还没伸到鬼灯的脑门后面,那位鬼神直接扭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嗯……如果回答想试试他头发的手感,大概会被剁手吧。
      
      “没事,就觉得挺久没见过你的了。”
      
      一听源祁凉说这个,鬼灯那可就不困也不累了,“你是想调岗回来吗?我立马给人事部打电话!自从你掉到现世事务部了之后,你的工作至少要再招十个人才能顶替,完成度还全都是辣鸡!啊……而且加班什么的……”
      
      不,我一点都不想回地狱和你一起体验加班的乐趣!你给我住手啊!我只是客套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自己越来越谐星甚至像被虎杖养着的宿傩大爷表示不开心,但凡有点机会就要宰了你们
    p.s你们有么有看过那张附录,平常无聊的宿傩大爷在生得领域里干什么呢?发呆
    他发呆不是坐在那里撑手手看外面,而是趴在地上,听到点动静‘哦哦!’的抬头看看
    会玩还是官方会玩,可真就是全员谐星里混进了个迪士尼公主呗
    小声bb下一章有点过分沙雕,全程迫害大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