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八天

      小孩看的电影乱七八糟的,五条给的电影碟片也都乱糟糟的,他严重怀疑对方是懒得挑选才一股脑的全都拿了过来。
      拿过一瓶汽水坐到沙发上,电视画面依旧在变换着,漂亮的色彩变幻,男女开合的嘴,以及悠扬的音乐声似乎都开始变远。
      
      薯片刚吃到一半,虎杖就感觉肩膀一沉,扭头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源祁凉已经睡着了。
      
      “啊……工作很辛苦吧。”住在这里的几天,再加上之前见到对方匆忙的身影,哪怕并不知道对方是在什么地方工作,虎杖也很清楚对方的疲惫。
      这么想着,虎杖把电影的声音降低了两个度,又稍微的转移了下方向想让对方睡的更舒服一点。
      
      试了几次,还是觉得肩膀很硬,虎杖干脆把人给靠到自己身上,正好枕着腿。
      
      在少年动作开始时,源祁凉是有感觉的,哪怕很信任对方也不致于在这种情况下陷入沉睡。躺到虎杖的大腿上,稍微愣了一下,源祁凉听着少年那随着电影剧情发展不停变换的呼吸语调,不自觉的也睡着了。
      
      出去绕了一圈,又买了些甜品准备过来凑热闹的五条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么诡异的场景。
      
      等等,这是膝枕吧!为什么刚被我定义为父子俩的出现了这种画面,诶,不对,所以说不是爹地,是妈咪吗?
      脑回路完全没有抓住重点的五条悟自个笑的跟个傻子一样,差点没站稳摔倒。
      
      “五条老师,声音小一点。”听到声音的虎杖扭过头,手指竖在嘴边,认真的说着。
      
      “是是。”把手里的蛋糕盒子拆开,又拿出了一部分放到源祁凉家的冰箱里,五条悟这才盘腿坐到旁边和虎杖一起看着电视。
      “啊,这个女孩子大结局的时候会死哟。”
      
      舀起一勺奶油,此时的大屏幕上正拍摄着女人那天真无邪的笑容,配上五条悟这话,虎杖觉得自己对电影的剧情根本升不起好奇心了。
      
      “不要剧透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那要不要换一部看?这部片子结尾很傻的。”
      
      “……”气鼓了脸,虎杖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开心。“啊…对了,五条老师,你知道源老师的事情嘛?”
      
      就在刚才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名义上监护人一点也不清楚,知道的东西也仅限于他的名字,他性格很好,基本不会怎么拒绝人,而且……还很厉害。
      
      “不知道哟,不过小凉说过一句话‘知道的越多,离死亡也就越近’,反正他是我的朋友,这就足够了!”
      
      「还真是可笑啊,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可不会比我低多少。」从虎杖的脸上出现一张嘴,宿傩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一个东西直接堵住了嘴。
      
      直接把五条买回来的雪媚娘整个塞到了宿傩的嘴巴里,源祁凉半眯着眼睛,躺在虎杖怀里,“好吵啊你们。”
      
      “啊,抱歉……”连忙捂嘴的虎杖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他有注意控制音量的,但宿傩他没办法控制啊。
      
      无奈叹了口气,源祁凉这才坐了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算了,都是小事,我先去睡两个小时的,你们自便。”
      
      两人对看了一眼,没再说些什么。没过多久,五条就离开了,他从来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上,每天不是在到处跑着玩,就是在买甜品。
      
      刚看完一部电影准备换碟,虎杖就看到源祁凉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出门。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
      
      “嗯,要去加班。”源祁凉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平日里那么有活力,仔细听似乎还带着一份怨气。不过想想也是,大晚上还要出门加班什么的……
      
      “晚上记得关好门窗,不要随便给奇怪的人开门啊。”
      
      “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担心的。”
      
      “我担心的对象很明显是那些闯空门的家伙。”开了两句玩笑,源祁凉这才拍了拍脸走了出去。
      在他的房子附近,就有可以前往地狱的‘门’。
      
      也不知道是建造者的恶趣味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源祁凉抬手遮了下自己的脸,从某个看起来就不是很正经的‘会所’走进去,在三楼卫生间的第三个门后,就是进去的通道。
      
      一进入地狱,看到的就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现在正是七月,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
      越是临近盂兰盆节,他们每天的休息时间就越短。
      
      当然,盂兰盆节忙碌过后,会有一段让人感动到落泪的长假期!在日夜无差,休假等于放屁的地狱,这个假日就是黎明的曙光!是黑暗中引人前行的灯塔!
      
      “啊,源大人。”头顶长着两只小角的狱卒唐瓜注意到了源祁凉,“鬼灯大人正在里面发火呢。”
      
      似乎是怕被别人听到,说这句话的时候,唐瓜的声音压的很低,就像是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题一样。
      
      “发生了什么?”也察觉到了阎魔殿殿异常,这些人全都抱着文件站在门外而不敢进去,甚至还有两个狱卒牵着一个亡魂在等待审判。
      
      “呃,就是那个……”说话说的坑坑巴巴,唐瓜左右看了看才像是作贼一样偷偷开口,“因为阎魔大王的体型太胖,把刚整理好的文件给撞倒了,所以……”
      
      “呵,那个白痴。”
      
      “……大人你刚才好像若无其事的管阎魔大王为白痴。”
      
      “那是你听错了,我怎么会对伟大崇高的阎魔大王如此不敬呢?”
      
      ……
      仰头看了眼源祁凉脸上的表情,唐瓜无比确定,对方现在的表情和鬼灯大人一摸一样。那种散发着黑气的和善笑容。
      
      抬手拍了拍脸,源祁凉又恢复了那温和的笑容,从人群中挤了过去。一群着急着工作又不敢去看阎魔大王挨打现场的人看到源祁凉就跟见了亲妈一样,一个个扒着他不放手。
      “安心啦,鬼灯才不会欺负阎魔大王呢,他们应该只是在里面一起收拾文件,我进去一起收拾完了大家再进来汇报把。”
      
      站在旁边的狱卒听到这话就忍不住反驳,阎魔大王在里面那和杀猪一样的喊叫声你听不到吗?就这你还说他们是在整理文件?
      
      话还没说出口,眼前的男人就已经走了进去,下一秒,那持续的‘杀猪声’突然变成了一个短促尖锐的叫喊,就像是濒死前的哀鸣,声音之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站在外面的人总觉得自己是在目睹凶杀现场,一个个静若寒蝉动都不敢动。
      没等几分钟,阎魔殿的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源祁凉依旧带着那刚进去时的温和笑容对众人招手。
      “好啦,进来吧。”
      
      等人一个个进去之后,看到的就是真的被整理好的文件,以及……坐在属于阎魔大王座位上的鬼灯。
      
      “阎魔大王刚才闪到腰了,我暂时替他一会。”黑发的鬼神这么解释着。
      
      每年除了盂兰盆节前后人手实在是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源祁凉才会到地狱加班,平常他需要负责的还是那些人类世界的各种事物。
      虽然被狠狠的揍了一顿,不过作为(恢复力)强大的阎魔大王还是很快的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一群人加班到快凌晨的时候,才把这些多出来的工作给完成。
      
      “接下来就主要是统计亡灵的情况了,源,等亡魂回归的时候,还要麻烦你多注意一下。毕竟这些年还有不少愚蠢的家伙增加工作量。”
      一想到有些亡魂在这难得的假日里回到现世看望亲人,最后还因为各种事情负面情绪爆棚,导致所谓‘诅咒’滋生的情况,鬼灯就气的恨不得把每一个亡魂都敲上一遍。
      
      你是选‘负面情绪’还是选狼牙棒?
      
      答对了有奖励哟(笑)
      
      “嘛,好不容易忙完了,就不要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源君,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啊?”
      阎魔大王伸手做出一个捏杯子的动作,期待的看向源祁凉。
      
      “不了,我早上还有工作呢,先回去睡了。”从地狱里出来,差点在会所里撞倒一个不长眼的醉鬼,源祁凉盯着衣服上那被蹭到的口红印无奈叹息。
      这一天天的,可真难。
      
      一晚上都在高效率工作,源祁凉现在都还觉得脑袋涨的生疼,他现在只想回去喝杯热牛奶倒头睡觉。
      眼皮都在打颤,肩膀疼的不行。
      
      钥匙插/进锁孔,刚走到客厅还没给自己倒杯水,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嘲笑声。
      
      “这就是去加班?呵,还真是辛苦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交换出来的宿傩坐在沙发上,手撑着脸,笑的让人很是不爽。“口红印加上香味,辛苦?”
      这段时间,宿傩也不是对现代没有一点了解,通过虎杖,他对这个时代学习的很快,几乎虎杖了解到的一切他都有所认知。
      
      同样,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换虎杖可能还没什么反应,换了宿傩……几乎一个照面就确定了源祁凉是去干什么的。
      
      皱巴巴的衬衣,很明显被人抓挠过不那么服帖的发型,再加上身上不属于他的香气。
      那不就是半夜出门鬼混被抓现行的模样吗?
      
      脑子慢了半拍可也明白过来对方那嘲讽一样的‘辛苦’指的是什么,源祁凉觉得,他实在是太惨了。加班加到这个狗样子,还要被人误会成去鬼混,这什么世道,不能多一点温暖吗?!
      
      “……你误会了。”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源祁凉也没什么精神和对方多说什么,要是虎杖他还会顾及未成年的心智问题,不过宿傩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现在!只想去睡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误会成随便的人了
    宿傩多注意几次就会发现,最近源哥出去“鬼混”时间越来越长,那还不如……(呜呜呜呜)
    最近几天没有加更哒,等礼拜四上榜之后如果评论和收藏喜人的话会看情况加更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