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五天

      原本听到男人那么慷慨激昂的话语,不少人都以为这是内情了,听到源祁凉开口,一个个都来了精神。
      这件事还有别的内情?
      
      “抑郁症和精神逼迫都没有错,但做出那些事的人是你吧。人家女孩子喜欢谁,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凭什么插手?!”
      源祁凉的语速不紧不慢,声音也不大,可这么听着就是很有压迫感。
      在被说到这个的时候,男人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啊,说起来这本书应该算是她们的‘幸苦结晶’才是,你就这么让这部优秀的作品被盖章为‘抄袭’?”
      
      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让男人精神崩溃。
      
      他知道什么?!他知道多少?!
      男人的身躯颤抖,想要对眼前这人挥拳,让他不能再接着说下去,可实现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眸时,整个人就像是被丢入冰窖一样,动弹不得。
      
      “诶,我讨厌解释,更讨厌推理,反正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犯人,至于理由……大概是那可笑的虚荣心吧?你喜欢的女孩子不喜欢你,反而喜欢另一个女人。”
      说到这里,源祁凉更不爽了,他直接把手里的书丢到了男人脸上。
      “人家谈恋爱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种猥/琐的家伙才是最让人恶心的!”
      
      “你懂什么?!晴子是我的未婚妻!她是我的女人!如果不是上川的出现,晴子早就和我结婚孕育我们的孩子了!”
      
      “多大脸,就算人家喜欢异性,也不可能选你好吗。觉得和女人上两次床就能扭转对方的性/取/向,你是世界中心吗?有妄想症就好好在家里呆着,成天脑补人家多喜欢你小心死者回魂掐死你。”
      
      对方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可越是这样,男人就越生气。
      这些人懂什么?他怎么可能懂自己对晴子的爱?他可是为了能给晴子报仇付出了一切啊!
      
      源祁凉根本看都没看对方一眼,这种只会自我感动的家伙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其他人关注的地方。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毕竟袭警可是罪加一等。”
      就在源祁凉声音落下的瞬间,男人的身后就出现了扭曲的巨大怪物。
      
      “人类的情感会孕育出咒灵,同样的,人类也是最好的养料。”那仿若叹息的声音落下时,原本站在旁边围观的三人也都动了起来。
      对付诅咒,当然要专业的来了。
      
      哪怕他们都还是一年级的学生,可单论战斗力,三个人加起来,就是一级咒灵也不再话下。
      
      拳风呼啸,铁钉刺破空气,那不存在于普通人耳中的哀嚎消逝,属于亡灵的哭泣声也缓慢消失。
      这场闹剧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
      
      源祁凉愕然:“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
      莫名站在高专校园里的源祁凉一把抓着五条悟的衣领,那一贯温和的脸上直接爆起青筋。
      
      “诶呀呀,你今天不是休息嘛,来帮忙带带学生呗。”五条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那语气直叫人想揍他。
      “你几年前就教导过。”指伏黑惠。
      “你现在是他的监护人。”指虎杖。
      “四舍五入一下,直接带一年级不是很正常嘛!”手指直接略过了钉崎野蔷薇,这个无良老师笑的极其嚣张。
      
      扫过三个孩子,源祁凉对他们倒没什么火气,可……“那你干什么?”
      
      “我?当然是去玩啦!”带着黑色眼罩的男人说这话说的理直气壮,甚至还竖起大拇对他吐了吐舌头卖萌。
      下一秒,面前的地面就被砸出了深坑,而某位不良教师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个,源老师……”总觉得有些良心不安的虎杖上前一步想要安慰两句,就听到源祁凉口里念叨着‘这次要宰那臭小子多少钱’之类的话。
      
      教学生啊……该教些什么呢?
      咒力的控制?还是实战?
      
      “伊地知来消息了,在英集少年院上空出现了特级假想咒灵。”
      在源祁凉正在和几人商量要学点什么的时候,伏黑把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明确的写着‘危险’。
      
      “特级,不管怎么说都和你们这些孩子无关吧。”
      
      伏黑:“但是这次的任务很急,而且特级还未成熟,如果速度快的话能把人救出来。”
      少年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可源祁凉听出了他的意思。这次的任务,非他们不可。
      距离近,又不是完全去送死的,只有他们。
      
      拿出随身带的黑色小本本,源祁凉检查了一遍确定上面没有出现这三个倒霉孩子的名字这才点头同意。
      “行吧,我陪你们一起去看看。”
      
      在建筑物外面,再一次强调了敌人的危险,作为夹在五条悟和高层之间的辅助监督伊地知脸色很是难看。他目送着几人走入建筑内,一口气不知道是该松下来还是噎在胸口。
      
      “是已经确定了里面的那个特级成熟了吗?”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伊地知一愣,连忙回头看过去,站在他旁边的源祁凉穿着宽松的T恤,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回想起几次见到对方时,都带着温和的笑容,伊地知也不知怎的下意识的放松了许多。
      
      “……这个,还不能确定,那个,源先生不进去吗?「帐」已经放下来了,现在进去的话源先生的实力,特级应该不成问题吧。”
      
      伊地知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什么了解,只知道对方是五条悟的朋友,实力成谜。
      按照惯性思考,能和五条悟当朋友的人,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去吧?
      
      源祁凉语气莫名嘲讽:“按照规定,我不能出手,哪怕他们在里面死绝了我也不能出手。”
      视线又一次扫过手上的黑色小册子,确定上面没有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名字,源祁凉这才放心的和对方继续聊着。
      
      嗯,说不定多聊一聊能聊爆,让五条加把劲去把高层宰了。
      就算暂时不能收编五条悟,能多几个苦劳力也是好的。
      
      今天的我依旧那么敬业,不愧是我!
      
      派那些孩子出去战斗本来就很良心不安了,被源祁凉这么一说,他更觉得自己的做法实在过分。
      正在说的时候,「帐」那里有黑色的影子出现,源祁凉和伊地知连忙跑过去,把受伤的钉崎接过。
      
      “什么情况?”
      这三个孩子都不是会主动涉险的性格,就算是虎杖也是有脑子的。那么怎么会弄的这么惨,等等!
      “虎杖呢!?”
      
      “他还在里面。”喘着粗气,少年依旧紧张的看着建筑的方向。
      
      “还在里面?”源祁凉皱眉看着手里黑色小本本上出现的五个名字,“算了,我进去看看。”
      受害者都死了,那么里面还活着的就只有虎杖和那个特级咒灵吧?
      
      源祁凉看向伊地知:“让三个孩子去面对特级这种事情,你准备好写三十页的检讨书吧。”
      
      伊地知茫然的指了指自己:“诶?可是我……”不用写这东西啊。
      
      而且这是高层的压迫……
      我只是让孩子去救人
      
      源祁凉眯起眼:“啰嗦死了,我说你去写就去写!听不懂人话吗?!让孩子深入险境难道不该检讨吗?!”
      想到自己一会也要写检讨书,源祁凉就气不打一处来。
      干脆的把伊地知拉下水,甭管你有什么苦衷,给我好好检讨自己的错误啊!
      
      “啊,好!我知道了!”
      伊地知·惨
      
      原本还对虎杖有那么一点担心的源祁凉快跑两步到了位置,在看到身上已经布满黑色纹身的宿傩拍着特级咒灵的肩膀说着什么“等一下,我在思考”之类的话,瞬间就没有了紧迫感。
      
      “什么嘛,我还以为场面有多危险呢。”从高处跳下来,和两个诅咒面对面,源祁凉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和两’人‘打着招呼。
      
      “啧,烦人的家伙。”
      看到源祁凉出现,宿傩就知道之前打算驱使这个特级咒灵去追杀那两个小鬼的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个特级咒灵看起来也是不怎么聪明的亚子,他的小脑袋瓜还不能理解,为什么刚才还被他虐杀的虎杖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危险,甚至还想动手试试自己能不能杀了对方。
      
      “啊,糟糕,不小心帮他把伤给治好了。”
      下意识反击,直接把咒灵给锤爆的宿傩低头看着原本都被砍掉的手颇为遗憾。
      他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的帮人治伤了呢。
      
      这新生的特级咒灵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都不会让两人多看他一眼。
      等宿傩杀掉了对方,并回收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源祁凉这才走上前。
      
      “嘛,这次应该才算是初次见面,不过我想也不需要做什么自我介绍了。”
      
      “呵,不爽,真是不爽。”把头撇到一边,拒绝交流的宿傩双手插在兜里,模样像极了不良少年,“喂,小子,你要出来就出来。”
      
      他可懒得和这些人做这种无聊的交流,反正一会虎杖小子就会出现把他给压下去。
      
      “这么不待见我,我好伤心啊。”
      手指在空中转了个圈,顺便回收了这里飘荡着的魂魄,源祁凉敷衍表现出哭泣的鬼脸。
      三秒后,两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虎杖……似乎没办法直接出现了。
      
      嘴角勾起,一个恶毒的笑容出现在那原本阳光帅气的脸上,宿傩眼底的凶光闪现,下一秒两人就直接交手。
      拳头碰撞,周遭的建筑化为了粉末。
      宿傩的脸上倒是出现了正常的笑容,“不错嘛,人类。”
      “这种单纯的战斗力,值得夸奖。”
      
      “你可还没这个资格夸我。”根本懒得战斗的源祁凉把手里的黑色小本本放回兜里,眼角浮现淡淡的红色纹路,“虎杖是怎么回事?他沉睡了?”
      
      “谁知道呢。”
      从来不打算亏待自己的宿傩享受着战斗,拳头的碰撞,咒力的冲击,那种快/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带给他的。
      
      源祁凉点头:“等价交换,你帮虎杖杀了特级,他也需要付出些什么才能完成交换原则嘛,制约和誓约这种玩意儿还真烦人啊。”
      
      大概猜到了,在宿傩出现前,虎杖的负面情绪波动可能不小,所以这次的事情也造成了他暂时无法掌控身体的后果。
      除非……宿傩做些什么,还上了这东西。
      
      杀人是肯定不会让宿傩杀的,源祁凉可不想被紧急叫回去加班,在抖S大魔王的狼牙棒下被再教育。
      那么就只能牺牲虎杖,让他在这个情况下完成和宿傩的约定吗?
      
      宿傩会答应吗?
      很明显是不会的。
      
      而且——该死的,自己还要久违的活动筋骨陪人打架。
      
      一会回去了要洗个热水澡,晚点再给几个孩子做顿大餐犒劳他们一下吧。
      
      脑子里转过各种食谱,源祁凉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放在战斗上面。如果是二十根手指的宿傩他确实会重视,可三根手指的他,真是让人提不起劲啊。
      哪怕战斗技巧和许多东西都还在,力量的总量达不到,许多招式都发挥不出原本的作用。
      
      肉搏?
      那和小孩子扯头花有什么区别,无聊死了。
      
      “你是在戏弄我吗?”
      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源祁凉的走神,宿傩额头的青筋爆起。
      他决定了,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这家伙,他的可恶程度可比这个臭小鬼要高!
      
      “啊,抱歉,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我在思考晚上的菜谱。”
      
      “……呵,去死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源祁凉:我客套一下都不行吗?火气太大可不好
    求评论和收藏吖!!!
    大家热情一点,把我手里的存稿掏空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