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四天

      虽然两人都觉得源祁凉是个危险的家伙,不过蹭饭这种事,没有拒绝。
      
      特别在尝到了源祁凉的手艺之后,钉崎差点直接叛变,抱着源祁凉的腰表示要和他当一辈子好姐妹。
      
      “这种套路已经有人用过了,无效!”
      一想到当年为了能够蹭吃蹭喝,无所不用其极的五条悟,源祁凉就坚决的拒绝了对方。
      
      哪怕是可爱的女孩子请求也不可以!
      最多多做两次饭让你尝尝。
      
      正这么想着,源祁凉一扭头正好看到在虎杖的手背上又出现了一张嘴的模样,不过和以前不一样。这位大爷出现的无声无息,没有开口嘲讽更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视线扫到桌面上,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一部分心理。
      
      今天的料理,有一部分是千年前很流行的那种。两面宿傩在千年前是个什么身份已经无从考证,对方曾是人类,最后又化为了最深最恐怖的诅咒,经久不散。
      所以……是吃到了怀念的东西有些触景生情?
      
      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有些意外吧。
      
      就像是在发呆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曾经忘记的不重要事情一样,不会太在意,但也会在脑子里短暂的存在一刻。
      
      吃完饭,几人都瘫坐在沙发上闲聊,顺便再吃点餐后水果。虎杖就是个永远都活力满满的少年,他也很擅长挑热气氛,话正说到最搞笑的地方,伏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与此同时,电视上也出现了一个通报。
      【今日下午十六时三十一分,著名作家上川优奈小姐惨死在屋内……】
      
      猛的从沙发上跳起,钉崎的脸色难看极了,“等一下!现在刚过六点,那岂不是……我们刚走她就遇害了?!”
      这种只差一步就能够拯救一个生命的感觉实在不好。特别是…他们明明有这个实力的,只要再多待上一会……
      
      “不要想太多,没有人是万能的,你也救不了所有人,这个世上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去,你们是咒术师,需要做的也只是祓除诅咒罢了。”
      
      看着手里的黑色小本本上已经变得清晰的‘上川优奈’几个字,源祁凉随意的安抚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有些不爽,我们去现场看看吧,起码要确定她是不是因为诅咒而死。”钉崎的话一出口,另外两个男生也都干脆的点头。
      
      伏黑惠那没什么变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不过虎杖很明显的是有点生气。
      如果让他看到了诅咒,怕是会第一个冲上去,将其直接打碎的。
      
      源祁凉点头:“那就走吧,我开车带你们过去。”
      
      等到地方的时候,警察也正好在找他们。
      按照死者家门前的监控,他们四人是在对方死前最后见到的人。等登记到源祁凉的时候,那位搜查一课的警部半天都没能把换了便装卸了妆的源祁凉和监控里那个性感御姐联系在一起。
      
      “高木,这种不重要的事情可以放到后面再验证!”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同事这么呆,另一个短发的女警走过来记几人的口供。
      
      “我们想进案发现场看看。”
      视线一直没有从房间里移开,伏黑惠直接干脆的开口。
      
      “诶?你是侦探吗?”
      深深感觉东京的大部分案发现场都有侦探必出现buff,对面的警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伏黑摇头:“不是。”
      说着,他掏出了咒术师专用的小本本,对面哪怕不懂这是什么,在看到上面的印章时还是下意识的让他们进去了。
      
      大城市就是这点好,啥事都会发生,再加上每天基本都有凶杀案buff偶尔遇到几件不归他们处理的事情也很正常……的,对吧?
      
      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伏黑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屋子里,咒留下的印记太过浓烈。
      他们,如果再晚走一会,就能够救下这个人了。
      
      稍微慢上了半步的源祁凉看向地面上的血痕,就在那旁边,一个半透明的女人正茫然的蹲在地上,她整个人呆愣愣的像是根本没有明白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件事。
      
      手指隐秘的勾了勾,那半透明的魂魄就直接飘了过来。
      
      在看到源祁凉的瞬间,一些常识就如同潮水般直接灌入了她的脑子里。一些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像是诅咒,地狱,以及……死神之类。
      
      “真是的,给我增加工作量。”
      摊开黑色小本本,源祁凉在上川优奈的名字旁边画了一个圈圈,有些人注定会死,而优奈原本是该死在那个小巷里的。
      多活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改变什么。
      不过……源祁凉需要为此出具一份报告书。
      
      前面的虎杖无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这边,同时,他眼角下的黑色纹样也变成了眼睛,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源祁凉很清楚,对方最多也就是感觉到了有什么气息变化,绝不可能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生’与‘死’的界限很明确,如果咒术师或者咒灵能窥探到亡者领域,那那位抖s大魔王就绝不会放过这些金灿灿的‘大鱼’。
      
      就算是诅咒之王也一样,没有彻底死亡,被登记到生死簿上,那就无法看到死后的世界。
      
      等等!
      
      突然想到了关键事的源祁凉死死盯着虎杖的后背,他之前好像忘记了一件最关键的事情!他如果插手的话!那原本死掉的人不会死……
      
      源祁凉敢拿自己的发际线做担保,一旦真的出现了失控情况,两面宿傩杀的绝不会是一两个人。
      一个人的业务量是三尺长的报告书+扣奖金。
      一百个,一千个人……那就真的,能让他原地死亡了。
      
      扣几百年的奖金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算了!
      
      不行!绝对!绝对!要赶紧解决这个隐患!
      
      人的死亡,在地狱那边大概会提前一个小时左右给出预告,表示需要公务员去把鬼魂接回来。
      他提前预防了几个月后的事情还不会有什么事,毕竟世界瞬息万变,一点改变就会造成巨大的变化。可要是隔的时间短……那他的钱包就遭殃了。
      
      在生得领域里正无聊看着外面世界发呆的宿傩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一层鸡皮疙瘩冒了出来,那种被奇怪危险东西盯上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哪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是下意识的透过虎杖看向了站在那里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源祁凉。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不下于五条悟。
      
      而且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并没有属于咒术师的气息。
      
      眼睛眯起,躺在骨骸王座上的诅咒之王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有什么问题,打一架就能清楚很多。他对于对方,也仅仅处于能挑起他的好奇心的程度而已。
      
      “优奈?”
      几个人的声音传了过了,打破了屋内的安静。
      视线看过去,源祁凉就知道是谁杀的人了,他身边这个灵体正在疯狂的咆哮着,如果不是源祁凉出马,他甚至怀疑对方心底的怨恨会诞生新的诅咒。
      在执念消失,杀了想杀的人之后,便会和那些没有什么智商的低级咒灵一般无二。
      
      【该死的!该死的!!当年你逼死了晴子现在还要杀了我吗!】
      
      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叫骂一直未曾停止,她只恨自己不能亲手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呵,她终于死掉了啊。”男人也露出笑容来,他这一开口,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警官们看他的眼神就是重点嫌疑人。
      
      “从三年前我就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她!上川优奈,一个恬不知耻的小偷!她偷了晴子写的稿子出版发售,收获了那么多的鲜花掌声和金钱,可晴子呢?!被她刺激的上吊自杀了!”
      
      男人似乎对自己很自信,他不觉得警察能够调查出来上川优奈是怎么死的,反正他的不在场证明很全面,没有人能够指控他。
      
      而他要做的,就是在上川优奈这个虚伪的女人死后,狠狠的撕下她虚伪的面纱!
      什么美女作家!她的一切成就都是偷来的!她踩着晴子的尸骸走到了这里,真是——
      
      眼底的红光闪烁,男人大声的揭发出了抄袭的丑闻,特别是其中还夹杂着一条人命。
      哪怕对方是自杀,也有网络暴力,精神逼迫的可能。
      在大新闻到来时,从不会错失一丝一毫的记者和闻到了鲜血的鲨鱼一样,都迅速的掏出录音设备,准备记下这个大新闻。
      
      这种抄袭丑闻可比对方被杀害要更能够引起社会轰动啊,特别是,对方还间接害死了一个人。
      已经有记者开始打电话询问上层,是否要趁着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先把这件事报道出去。
      
      “你很吵。”
      正在思考要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咒灵的伏黑根本不打算去听对方那啰嗦的言论,说到底,对方死前做过什么都不重要,现在的重点是找到杀死她的凶手。
      
      “你说什么?!”那男人就像是被点了□□一样,听到伏黑的话,还准备说些什么,视线落到三个学生身上的校服时愣了一下。
      “……高专?”
      低不可闻的喃昵,男人脸上的怒火多少收敛了一点。
      他的手指轻微颤抖,又连忙把手揣到了兜里,脸上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他才是那个虚伪的骗子!】
      上川的灵魂一直在源祁凉耳边哭诉,她对这个人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虽然是男人,但却打扮的比绝大多数女人都还要性/感漂亮。而且性格温和可靠,在小巷的时候还救了她。
      【你向警官揭发他啊!就是这个家伙杀的我!】
      紧接着,上川还讲述了自己和对方以及晴子之间的关系。
      
      她和晴子是恋人,而那本玫瑰花就是他们共同创作的,原本的结局其实应该是小花妖一直陪在小女孩旁边,他们救赎彼此,最后成为了最好的伙伴。
      生死契阔,永不分离。
      
      但……她们之间的感情并不为人接受,一直都身体不好的她是被晴子拯救的,可那个时候,她没能够发现晴子的身边一直有这么一个变态追求者。
      这个男人一直在说着什么‘我不介意你现在喜欢女人’,‘我可以等你’,‘等我们结婚了我会包容你的过去’。
      
      【晴子是被他害死的!】女人的咆哮声歇斯底里,她是胆小鬼,在晴子死后一直在逃避这件事。
      所以她付出了自己全部的财产,只为将她们之前共同创作的故事讲述出来。
      等她死后,她写下的她和晴子的故事也会流传出来。只希望,其他和她们这样的人不会再重蹈覆辙。
      
      过去了三年,她还是会经常梦到当初的种种。
      如果当年她没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不是晴子就不会死了?
      
      听完了全部的经过,源祁凉无奈的叹了口气,人类果然还是很麻烦啊。
      爱恨情仇,你所想所知又不能够让其他人感同身受,这种无用功本来就没有意义。能够依靠的东西只有自己。
      
      作为一名不喜欢加班的社畜,源祁凉是一点都不想掺合到这件事里的,毕竟对他来说,目睹人的死亡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算了,我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而且……
      
      视线转移到男人的身上,源祁凉也有一分好奇,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普通人’根本看不见诅咒啊。
      
      男人还在那里慷慨陈词,在他口中,上川就是一个欺负他心上人的恶毒女配,不仅在日常生活里欺负对方,让那个纤细敏感的女孩子不敢和对方说重话。
      还直接抢走了对方的心血,将之发表出去,最后促成了女孩的自杀。
      
      “啊——真是听不下去了,你是有妄想症吗?
      为什么会把你自己和那个死去的无辜女孩凑成一对,要是那个叫晴子的女孩子泉下有知的话可能会吐出来吧。”
      就在对方说到高/潮的时候,源祁凉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他伸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精装版小说,头歪向一方。
      
      “虽然我不是什么侦探也不是正义的警察,但光就你恶心到我了这一点,我就忍不了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于社畜来说,一切造成加班的后果的家伙都是敌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