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二十天

      地点:大街上
      当事人:源祁凉,五条悟,虎杖悠仁
      发生了什么事:约好一起去唱K结果一出门就遇到了凶杀案。
      
      不要问为什么是凶杀,这么明显的诅咒痕迹他们又不是瞎。
      
      “咔嚓咔嚓”,无良教师没有半点同伴情的掏出手机给旁边两个人来了个全方位的拍照,并且发给了群里的其他人。
      就在几秒钟之前,这个已经摔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在他们的面前落下。甚至是擦着他们摔下来的,理所当然的就……溅了一身血。
      现在的源祁凉和虎杖活生生像是刚从凶杀现场走出来的,至于五条?呵,这个常年开着术式,连灰尘都落不到他身上的‘小公举’怎么可能会被溅上血。
      
      身上粘腻的血迹以及路人的尖叫都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源祁凉直接伸手抓住了五条的手机,“干点人事吧!”
      
      现在不管是解决那个该死的咒灵,还是去给他们开房洗澡,或者去买件换洗衣服都比拍照要重要吧!
      
      如果不阻止,源祁凉觉得这人能笑到警察过来逮捕他。
      
      五条挠挠头,在继续嘲笑还是去干正事之间纠结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纠结了。
      因为那个犯事的咒灵一如既往的脑子不好使,居然直接冲了下来,妄图将他们吞食。
      直接挥手将那东西消灭,五条这才被源祁凉给踢走。
      
      “我们俩先回去换衣服,你自己先去嗨吧。”
      
      视线投向那委屈巴巴的亡者,源祁凉忍不住按压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为什么最近的运气都这么差,每次出来都会发生一点事情。
      
      最近要不要去寺庙拜一拜?去去霉运。
      不过鬼神拜神明的话貌似不会被保佑,要不要买点咖啡果冻直接去拜一下齐木君?
      
      “为什么生命那么脆弱呢?”虎杖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他眼底带着茫然。
      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人的生命只在转瞬间就会消失,脆弱的让人感到窒息。就像是被人按入了水中一样,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生命本来就很脆弱,灵魂的重量也只不过是21g。”闭上眼睛,源祁凉能够清楚的听到风吹过的声音,“每天每时每刻都有人会死去,他们的死因各式各样,每天光是引渡灵魂都很幸苦。”
      “但是啊,正是因为生命足够脆弱,所以很多东西才显的更加珍贵。”
      
      脆弱的生命一碰即碎,他们生活在和平中,沐浴在阳光下,鸣听着周围的欢声笑语。
      哪怕生活有很多不美好的东西,但仅仅是‘活着’这么一个概念,就足够让人欣喜。
      
      “生命没有意义,他珍贵的地方只在于你赋予他的价值。”手在虎杖的头顶拍了拍,源祁凉能够理解虎杖的想法。毕竟他拥有了力量,可自己还处于懵懂的状态。
      等习惯了之后,就不得不去面对人心的丑恶。
      
      现在只是感觉到生命的脆弱,以你的能力,只需要轻轻的一下,就能够夺取人命。
      不要成为宿傩那样的笨蛋哟,染上业障,那是无论多强的实力都无法消除的。
      
      “嘛……在一些方面,我和五条出乎预料的相似呢。”
      不能剥夺青少年的快乐,如果可以,就让他们一直这么纯真下去吧。
      
      至于那些活在阴暗面的家伙,或许在他们毕业之前,五条就会把他们尽数消除。
      毕竟…咒术师,只救人。
      五条绝不会允许,他们当年发生的悲剧在这些学生身上重蹈覆辙。(注1)
      
      “说到底,腐朽的东西就该直接退位啊。又不是…没有出色的新世代。”摇摇头,不去思考这个问题,源祁凉快走几步,他已经忍受不了自己身上这该死的黏腻血迹了。
      
      回到家直接干脆的脱了衣服,源祁凉打开淋浴头,“小老虎,要不要一起洗?”
      “诶?”站在浴室门外,还在愁着着最近衣服的消耗量太大的虎杖愣了一下,也直接点头把衣服脱光凑了进去。
      
      能早点把身上的血迹洗掉当然是好的。
      
      (宿傩:……)
      
      顺着水流滑落,虎杖仿佛看到那被刻印在身上的狐狸纹身,随着水流在晃动。
      一下,一下,甚至恍惚间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狐狸在晃着尾巴。
      
      洗澡花不了多少时间,五条定的KTV也不远,走路也就十分钟的路程。等他们过去的时候,几人都还在挑歌。
      
      虽然五条悟不是一个五音不全的家伙,甚至唱都还很好听。但自嗨的大人还是很有杀伤力的。特别是嘴里说着请大家来唱K,自己却抱着话筒不松手。
      
      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嫌弃表情,禅院真希已经眯起眼睛开始尝试从什么地方打过去,能把麦从五条悟手里抢过来。
      
      只可惜五条的蛇皮走位是年轻的孩子都还不能对付的。真希扛着自己的咒具追着五条在这个屋子里跑了超久都没能拦住对方。
      
      “呼呼,不为人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真希直接放弃的瘫坐在沙发上,只用眼神去瞪五条。
      
      “你们还真是爱玩啊,居然追着跑了快一个小时。”在五条不肯松手的时候,源祁凉早就去翻找到了其他的麦分给其他人。
      
      “哈哈,来唱歌吧!小凉!”脸上直接就写着不怀好意的五条这么说着,还很小孩子气的和其他人解释,“你们知道吗?这家伙五音不全哟!”
      
      直接拿起话筒,源祁凉嫌弃的撇了一眼五条,“只要我唱的够快,尴尬就追不上我!”
      反正我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自嗨的大人好可怕!”抱着耳朵恨不得钻到沙发底下的真希无比怀疑,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过来玩?是床不够软,还是逛街不好玩!
      她为什么要和五条悟这个不靠谱的过来玩!
      
      下一秒,五条就拿着手机怼到她面前。
      “真希同学~快来和忧太打个招呼。”
      
      你这家伙!是在刻意挑衅吧!
      “等等,忧太?”
      
      愤怒过后,在看清手机屏幕上的人时,真希的火气一下子就消了下去。对方的少年很明显是看到她那气鼓鼓的模样有点被吓到了,还磕磕绊绊的道歉,找自己这段时间的错误。
      白痴啦,我怎么可能被你这种笨蛋气到。
      
      “海带。”(狗卷语:类似打招呼的你好)
      
      “狗卷也在啊,好久不见~”视频那边的男孩看起来年纪不大,在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些稚气。
      
      “乙骨前辈!”就连一直表现出对唱K没什么兴趣的伏黑也凑过来打了个招呼。
      
      一直都很好奇其他人口中除了五条悟以外的‘最强’,很好奇的钉崎在看到那边的少年时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学校果然没有什么高质量的男孩子呢,逼格很高的乙骨学长看起来和虎杖几乎没有区别。
      对大城市的男孩子失去了希望jpg.
      
      几人问了不少关于乙骨的事情,但乙骨那边似乎还有什么事,经常能够听到吵杂的声音。
      “不好意思啊,我要去出任务了,下个月我会回国,到时候再一起吃饭好好聚聚吧。”
      
      “喂,不要再外面被人欺负啊!”乙骨进入高专时就是被真希一路带着的,对于那个印象中懦弱的少年,真希总觉得对方在外面会被奇怪的人叼走。
      
      “安心吧,我可是特级啊。”脸上温和的笑容收敛,不再带着温暖笑容的少年身上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哪怕隔着屏幕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强大。
      
      “特级?”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钉崎举手提问,“他不是才二年级吗?就成为特级了?”
      
      说到这个,五条就来劲了,他搬过小板凳坐到几人面前,“准确来说,这次的交流会结束,虎杖,伏黑以及真希你们三个都被推举成一级术师,至于特级,现在整个世界加上老师我也只有三个人哟。”
      说完这话,五条就双手环胸,一副等着其他人来夸他的模样。
      
      完全没有理会五条这个幼稚鬼,源祁凉接着解释,“乙骨和五条一样,都是出生就注定不同的存在,他们都是菅原道真的后代,自身身负强大的力量。还有一个特级……九十九由基,是个挺有个性的女人,顺带一提,她是东堂葵的老师。”
      “和诅咒相比,人类方的实力差上太多,特别,以禅院家为首的一群白痴还不断的削弱自身实力。”
      
      如果单论没有咒力就没有培养价值的话,那当年伏黑他爹就不会强大到单凭体术就差点杀死五条悟。
      
      还有天元那个老家伙也很烦人啊,凭借「不死」咒术拖了千年,一直都还吊着一口气,让他们没办法回收,简直就是资源浪费。
      在心底又念叨了一遍可以随时转换成业绩的人,源祁凉长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最好用的这个不能直接带下去就很烦。
      
      咒术师都是很忙的,就连抽空聚会都很久才能一次,他们现在是学生还稍微好一点。等从学校毕业,就会变成七海海那样每天醒过来都会盯着枕边的头发发呆的悲哀大人。
      
      带着虎杖从ktv里出来,迎面而来的夜风吹拂掉了些许烦躁。还沉浸在和五条疯闹的自嗨情绪里,虎杖完全没有注意到,今天的源祁凉和五条悟之间那沉默的情绪。
      局势变得紧张,之前还能被五条悟保护着,可现在,幼崽们不得不独自去面对未知。
      
      “接下来的任务可能会变得严峻起来哟。”拍了拍虎杖的头顶,源祁凉目光柔和,“去独自面对特级,有准备吗?”
      “求之不得!”
      
      时间有时候就像饼干屑一样,很难被人注意到的‘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在连续完成了好几个任务,并且成功回收(吃掉)宿傩手指后,一年生面前算是凑到了一点休闲时间。
      
      原本想趁这个机会去玩一下小弹珠的虎杖莫名被钉崎叫回来,准备一起去看电影。(注2)
      “啊,马路那边的是源哥耶,我们叫上他一起去看电影吧。”
      
      源祁凉无论是什么打扮,只要对方不是刻意压低存在感,那就绝对很好找。
      
      “不,等等,暂时不要叫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八卦气息的钉崎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平常的时候,源祁凉穿男装大部分都是休闲类,方便行动。
      只有女装的时候才会精心打扮。
      但!今天对方很明显的专门收拾过!
      很难说一个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最为帅气,但西装的打扮绝对能够给人眼前一亮的惊艳。
      
      这么想着钉崎又把目光放到了源祁凉旁边的人,呃……应该不会是八卦的对象,毕竟那位女士一看就是个很温柔的妈妈。而且光看着就感觉对方做法一定很好吃。
      
      “不过去吗?”完全不理解钉崎在看什么的虎杖歪头问着。
      
      “不,等一下,我怀疑可能是那个。”
      
      “又是那个吗?”
      
      “啊,没错。”
      脸上露出了肯定的表情,钉崎跟两个男生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稍微躲一下。
      
      这个时候,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也走了过去,三个人就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在说着话。
      由于隔的太远根本没办法猜到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看那架势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你是不是猜错了?”站在后面已经跟了一路的伏黑根本不想再继续这种小孩子式跟踪,如果真的和刚才一样那还有点意义,可现在根本看不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多余的互动啊。
      
      “可是好奇怪啊,平常根本看不到源老师和哪个女人走的这么近。”
      
      “啊!谢谢阿姨!”就在两人还在讨论的时候,旁边的虎杖欣喜的欢呼着。
      一扭头,就看到走在前面的三人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面前,而且刚才讨论的那个看起来就很会做东西吃的夫人还从编织袋里掏出水果。
      
      “要一起去吃饭吗?”源祁凉没问这三人在干什么,双手插在兜里招呼着几个小家伙,“一起吧,我今天可是很少有的大方哟,带你们去吃需要提前好几个月预定的一家中餐厅。”
      
      “万岁!”X2
      跟踪和八卦算什么,请客吃饭是永远滴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1:指的是当初五条和夏油一起去执行的那个任务,高层为了延续「天元」的生命,要献祭一个无辜的女孩。
    最后那个女孩也只不过是高层选出来的一个牺牲品,为了让这个‘挡箭牌’更好用,让她失去了父母,并从小灌输她以后要成为‘祭品’
    作为最强的五条和夏油自信于自己不需要借助于早已腐朽的力量,准备救女孩子离开,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注2:虎杖初中的同学想要向他表白,因为当初的自己太胖而自卑的少女,被虎杖丝毫不带歧视的话语拯救。
    变得又高又瘦,女大十八变之后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追求虎杖。却发现,少年始终如一,无论你的容貌是什么样子,我都会认识你。
    最后还是没有告白,感觉自己这种长得好看了就觉得对方会接受自己的想法同样卑劣。
    得知虎杖可能要有女朋友的俩对话特别好玩
    “是指那个吗?““啊,没错,那个”
    连恋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的钉哥和惠可爱炸了!
    (芥见下下真的太会了!我tm吹爆他
    跪下求求大家不要养肥俺,马上入v了,大家的订阅和评论是我更新的唯一支持
    扣扣扣,马上进入涉谷篇,我要拧着我的小电摩嘟嘟嘟开车了
    兄弟快上车,明后天都有好康的!(鸡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