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十七天

      源祁凉认真的询问道:“你说我把这件衣服送进去当赔礼他会收嘛?”
      
      视线扫过那件无论是从包装还是材质或者款式上都无可挑剔的衣服,虎杖头顶的冷汗都快要滴下来了了。
      我不知道宿傩会不会收下,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把我拉进去揍一顿。
      
      “诶~为什么啊。”
      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源祁凉很夸张的表达了自己的失望。
      
      视线再次转移到那件衣服上,虎杖还是不敢想象这衣服穿在宿傩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黑色为底,里面穿插着暗色的金纹,只有在下摆和衣袖上才绣了东西。是大片靡丽的曼珠沙华,甚至再仔细看,可以看到在花朵的间隙里,有着人骨的形状。
      
      光看这些,当然无可指摘。
      
      可问题是,这是一件女式和服,而且是…那种涩涩感觉的那种,下摆的高开衩直接到大腿,遮挡是根本什么都遮挡不了的。
      
      「小鬼,换——人。」同样也看清楚了的宿傩咬牙切齿,对于有实力的人,他确实会多给几分耐心,但那是有限的。
      作为恣意妄为惯了的他,那里忍的了这么多次的挑衅。
      夹在两个人中间的虎杖觉得自己真的快哭了,要是平常,他当然不会让宿傩出来,可…可现在情况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特殊。
      
      “诶?宿傩想出来?那就出来一会吧。”
      
      见源祁凉这么一副体贴的样子,宿傩更觉得火大。
      不爽!不爽!真是恶心!!
      
      在交换出来的一瞬间,宿傩就直接扑向了源祁凉,以手为刀,锐利的咒力附着在手掌之上,只需一下,就能将人切割。
      攻击还未挥出就先被化解,源祁凉在看到对方这攻击架势就感到一阵不妙,如果在这里打架的话,那房间可是要重新装修了!不行不行,他没那么多钱!
      
      手被抓住,甚至直接被人甩到了沙发上,宿傩在有新动作之前,源祁凉就直接了当,干脆的跪了下来。
      “宿傩大爷我错了,我不该闲的没事去招惹你玩,呃,我向你道歉,那啥咱们能不在这里打吗?”
      男子汉能屈能伸,跪下道歉什么的也一点都不从心。
      
      “玩?”一下子就抓住了源祁凉话语里的重点,宿傩脸上的表情更危险了些。
      
      “不是!我说错了!我我我我没有在逗你玩QAQ”
      所以拜托了!把你的手放下来不要对我的屋子动手!除此之外一切好说!
      “其他一切好说啊!我们可以谈谈其他的补偿!”
      
      最后以破坏了一面墙以及一部分家具为终结,总算是让宿傩稍微的消了气。
      
      “那啥,我还是很想说……”
      
      “闭嘴!”
      
      对上对方那写满了不爽的脸,源祁凉最后还是把那句‘为什么每次都要撕虎杖衣服的提问咽了下去。
      委屈jpg
      感情衣服不是你买的,你就随便撕。
      
      翘着二郎腿瘫在沙发上的宿傩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他直接起身,看那样子是准备把源祁凉刚买的那件浴衣给撕了。
      敢给他买这种东西?!
      
      眼疾手快把东西给抢了回来,源祁凉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刚才开玩笑的,这衣服我买了自己穿,给你买的赔礼是另外的!”
      
      说着,源祁凉连忙把别人邮寄给他的好东西都掏了出来,没有任何装饰,但看起来就很贵的纯黑和服,限量版需要提前几十年订购的天国甜品大礼包,以及上次被宿傩喝了没尝到一滴的烧酒。
      
      把东西送过去的时候,源祁凉的手都在颤抖,他的心真的好痛啊!
      这些东西是贫穷的他最后的快乐,结果还要送过去。
      
      呜呜呜,只有宿傩的赏金能给他带来最后的快乐了。
      
      大抵是之前被源祁凉虐习惯了,猛的被这么讨好,他倒是不讨厌。
      再加上送的东西还算合他口味,那就暂时不计较了。
      
      见宿傩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源祁凉心都在滴血。手抓着东西半天都不想松开。
      你,你倒是拒绝一下啊!我们换个方式好不好,比如我天天陪你聊天or对打?
      
      ‘宽容’的宿傩大爷注意到了源祁凉的表情变化,心情更好了一些。
      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
      大抵就是这种奇怪的心理吧。
      
      “我觉得我还可以去生得领域陪你打一架,反正你平常也挺闲的。”提出了这个建议,源祁凉在心底不停的呐喊着希望对方答应,那样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揍人了!!
      
      “你觉得我是白痴吗?在会被完全虐杀的情况下和你打?”
      出现了,宿傩式嫌弃!
      
      喂喂,你那种完全是在看一个幼稚鬼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你也没有逃脱幼稚鬼行列好不好!
      
      “行吧,就当我傻的了。”愿望再次落空,源祁凉从兜里掏出一截手指,“对了,这个你是想怎么吃,煎煮烹炸还是其他什么做法?”
      
      “你把我的手指当成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宿傩的眼神微动,在对方拿出手指之前,距离这么近,他根本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指近在咫尺。
      这个家伙,难不成自身就能够隔断一切?
      
      “反正都是要吃掉的啦,直接吃下去会难吃的影响智商吧?”捏着手指凑到宿傩面前,源祁凉顺便和人科普了一下细菌以及尸油可能会引发的各种后遗症。
      
      这个人真的好吵啊。
      根本没有听对方在说些什么的宿傩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的人嘴还一开一合的,他根本没有兴趣去听对方在说些什么。
      
      想把这家伙嘴给堵上,为什么可以这么能说。
      
      等等!我好像也想到了奇怪的事情!!
      啧,都怪这家伙!
      
      被自己脑海里刚出现的画面恶心到的宿傩不爽的啧了一声,直接起身不打算去听对方的废话。
      
      要说现在的生活和一千年前有什么不同,宿傩是最没有什么感觉的。
      他没有太多的欲望,也不会奢靡享乐,一切都以自己的乐趣为准。
      手机,游戏,食物,以及各种便利的生活方式。
      
      这些对他来说都没有一点吸引力。
      
      弱小的普通人创造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意思?
      至于那些吃的,除了很少(源祁凉带回来的)一部分,其他不全都是普通的食物吗?那些吃下去有什么意义?
      口感?
      那就更可笑了。
      
      提问,如何让一个拒绝尝试新东西的‘老古董’真香?
      
      当然是强硬的带着他去尝试啦。
      
      连鬼灯都能从这些琐碎的生活里体验到快乐,源祁凉可不觉得征服不了宿傩。
      口嫌正直体嘛,我懂,只要体验了没有开口嘲讽并贬低的一无是处那就是喜欢。
      
      顶着虎杖壳子的宿傩就这么被带着逛了整个商业中心,当然,不是半裸着当变态。而是在源祁凉那一脸舍不得的情况下,穿了他那件全新的和服。
      
      蹲在生得领域里看着外面的虎杖委屈的画圈圈,他也想去玩电玩。
      
      带着宿傩玩了一整天,直到商业街基本上都关门了,源祁凉又拉着对方去搓了顿烧烤。
      从最开始嫌弃的抗拒,到后来嫌弃一下就没别的表示,宿傩的变化不得不说不大。
      明明玩的乐在其中却还要露出一副,劳资对这些东西没兴趣,都是你拉着我我才玩的表情。
      
      玩的一时爽,算钱火葬场。
      等第二天虎杖换回来,就看到抱着手机哭倒在地的源祁凉。
      
      “呜呜呜,光是昨天他带走的那些‘赔礼’再加上一些买的东西,我三年的工资都没了!”
      我真的太惨了,为什么要说随便提要求。不不不,一开始我就不该惹这个‘恶鬼’!
      
      “那个,如果源哥没钱的话,我的可以给你哟,反正高专每个月也会发工资。”见源祁凉眼角都带着泪水,虎杖凑过去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资产。
      
      “不了,我再怎么差劲也不会拿小孩子的钱啦,只是哭诉一下自己的存款。”
      又不是每个月都会有这种大额开销,存钱也存了大几千年,家产比虎杖不知道要高出多少的源祁凉安慰了对方两句。
      “好啦,我们去买和服吧!今晚的夏日祭可不能错过啊。”
      
      “可是和服很贵的吧?”
      
      “不用考虑给我省钱啦,这点钱在我的总资产里只是一小部分。”
      
      「哦?原来你不缺钱啊。」
      
      ……我错了,我不该开口!!!宿傩该不会下次又想要什么东西吧!
      
      瞳孔地震jpg.
      
      在夏日祭的入场门口嚼着棉花糖的源祁凉感觉自己的家产不保,某位宿傩大爷很明显的是不要脸了啊!啊喂!你真的可以这么不要面子的直接点菜嘛!
      
      这次的宿傩也不知道和虎杖商量出了个什么东西,居然两个人无缝衔接。
      那架势简直就是要把整条街的食物都扫荡一空。
      
      宿傩大爷拜托你考虑一下‘普通人类’的肠胃好不好!虎杖他可能吃不下这么多东西!
      
      “啊,这个好好吃,宿傩你要不要尝尝?”
      
      不,我错了,虎杖根本没办法算成‘普通’人类。
      沉默的ATM机在最初的不爽之后,也把这点不爽抛到了脑后。
      
      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忘心里搁!
      
      在假期的最后,当然是要好好玩一通再说啦!至于那些烦恼?全都见鬼去吧!
      
      耶!
      
      等等,虎杖……是不是不见了。
      
      在买买买的途中,源祁凉发现了一件无比严肃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被人群冲散了!
      喂喂!万一宿傩换出来了去吃霸王餐怎么办?!
      哪怕对方已经下了不能伤害或者杀害人类的「束约」,源祁凉也不觉得对方会脾气好到主动给钱。这大爷绝对是拿了东西就直接走人的类型啊!
      
      #吃霸王餐引发的惨案#什么的也太蠢了吧?!
      
      急吼吼的去找宿傩,等找到人的时候源祁凉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黑色纹路,看来宿傩被压制回去了。
      刚准备过去问问对方什么情况,源祁凉就又被对方旁边在吃着苹果糖的另一个少年所吸引。
      
      那同样的粉色头发以及脑门上的棒棒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也是悬赏榜上第一序列的人物!
      
      齐木楠雄,新世界的卡密!和鬼灯同样属于世界的上限之一!
      是真·不会被世界法则所束缚的存在!
      
      有关对方的任何信息,都会被「世界」直接隔绝,他们无法得到这个人的任何信息,就算想去探查也属于探查不到的类型。
      
      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本人!
      
      这都是业绩!
      
      【不要随便的把别人归类到业绩里啊。】面前的少年似乎有些无奈,在看到源祁凉的那一瞬间,「世界的意志」也告诉了他这些东西的存在。
      
      “啊,不好意思,不过请放心,我更在意的是死后的你。”说着,源祁凉也开启了类似于领域的状态,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能够看到或者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要不要考虑一下,地狱的福利待遇很好的哟,五险一金,加班补贴应有尽有!”
      
      今天的我也是地狱吹,我一定会把这个成天加班的公务员岗位吹的天花乱坠,让所有人都入坑的。
      反正兄弟你有心电感应,快多了解一点!你一定会喜欢上地狱的!
      
      【你知道我能心电感应?】对面的齐木少年一副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的表情。
      你自己刚才都在脑子里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好吗,为什么还觉得可以靠这个拐他入坑。
      
      “倒也不是说知道你的能力,我们这边能知道的也就只是你自己是个超能力批发市场,世界意志的核心。”虽然很想安利对方来地狱,但貌似一切说的都太早。
      
      这种还能活个七八十年的,安利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只要能建立友好关系,确定对方对地狱没有恶意就行。抢人这种事,呵,天国还差的远。
      
      不过,这种能力还真是方便啊。很多时候只需要想一下,一些事情都能够瞬间理解了。
      
      【才不方便!这些能力剥夺了我作为‘普通人’的乐趣!】
      
      “我总觉得我快要不认识普通人这个词了。”又吐槽了两句,源祁凉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那么,交换个联系方式吧,如果你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找我,我这边要有什么不能出手的也找你帮忙。”
      
      【你这么强,还有不能解决的事?】下意识觉得可能会带来麻烦,齐木一点都不想去解决对方可能无法解决的事情。
      
      “强大不代表一切啊,再说了,作为公务员严禁知法犯法,如果未来有一天某个地方会发生大灾难我是救还是不救?因为实力到了一定层次,并且能够提前感应到,所以才绝对不能出手。当然,你除外,「世界的意志」不会拒绝自己,你可以改变一切。”
      
      理解了对方所说的意思,齐木点点头直接交换了电话号码和聊天软件。
      如果是这种比较严重对方又不能出手的情况,那自己却是不介意去帮忙。
      
      世界上每天都有人会死去,但如果是一死死一窝,能帮还是帮一把。
      至于对方脑海里不提提起的自己身上的‘救世功德’,没用的东西都无所谓。
      
      两人又聊了几句,最后少年看了一眼外面的虎杖,还是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他会死吗?】
      
      “当然不会,小老虎可是我罩着的,小男生就要好好的享受青春,至于宿傩当然是去地狱加班好好补偿自己逃离的一千年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少年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等源祁凉解除那种状态之后外面一手一个冰淇淋的虎杖已经等的无聊了。
      
      “好啦!那么我们继续逛吧!嘛,不用跟我客气,毕竟请小孩子吃东西什么的是大人的职责啊。”一手搂着一个,源祁凉的心情直接爆表。他的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啊,不过宿傩你不算小孩子!一个一千多岁的,还要我请客。”
      
      在周围人的喧嚷似乎影响不到这几个人,一种莫名的和谐在这三个人中萦绕着。只不过有些时候路人会一晃眼看到旁边的少年身上浮现出黑色的纹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七千!
    我!牛逼!!!咩哈哈哈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孤小宸 185瓶;墨浅青 20瓶;小黑雀 8瓶;#5 2瓶;烟火燃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