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十二天

      被追赶的特级咒灵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维持多久,就变成了惊恐。
      他之前是听说过除了五条悟之外还有一个实力非凡的家伙,但是关于那个家伙的传闻太多,却没有任何的资料。
      那个人不属于高专,官方的信息是没有的,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为这是个不切实际的传闻。
      
      因为黑发魔王的传闻……已经有好几百年了。
      可能吗?
      一个人类。
      
      可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不信也得信。
      特别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感,和传闻的两面宿傩也没差了,不,甚至可能要更可怕。那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恐惧,源自灵魂,源自他的力量,全方位的压制让他难以喘息。
      
      一个,可怕的家伙。
      
      这种“人”怎么会在高专阵营?!这种,摆明了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混进了好人阵营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哪怕再不信他也得相信,自称为真人的咒灵直接开启了大招。
      他的咒术能够改变灵魂的形态,涉及到时间空间的本就是最高端的一类,至于灵魂,从来都是最为神秘莫测的,防不胜防。
      
      能够直接攻击到灵魂,就算是这个家伙也会惊讶的吧!
      
      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极度的自信,男人已经准备好欣赏这人震惊的表情了。
      从表面上看,对面的咒灵就像个疯子,打算不死不休的战斗下去。可真人很清楚,他也不打算再和他们耗下去。
      真要打的话他是肯定打不过对面的,更别说那里还有一个宿傩的容器了。他的计划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打个时间差,然后迅速逃离。
      
      然而等攻击到的时候,他直接傻眼。
      这个人——什么情况!
      
      同一时间察觉对方能力的源祁凉眼神变得很危险,他丝毫没有保留,直接就抬手向对方挥去,准备砍下真人的脑袋。
      这个家伙,探知到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呢。那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留下命吧。
      
      脑袋里像是有个声音在疯狂叫喊,真人迅速的向后撤去,即使如此,他的半边肩膀也被直接砍了下来,血液直接迸溅出来,却半点没有弄脏源祁凉那身衣裙。
      
      “你…知道了什么?”男人依旧温和的笑着,他此时的打扮妖异性感,可任谁看了此时都会头皮发麻。那是一种源自骨子里的疯狂,就是虎杖都站在后面半点不敢动弹。
      
      危险!危险!
      浑身都在颤栗,真人早已从最初的兴奋状态清醒过来,他明白,自己根本无法从眼前这人手下逃脱。
      
      “呼,那么……就让我试试吧。”
      领域展开
      手指刚合拢,准备展开术式,真人额头的冷汗就再次滑落。
      
      在领域还未开启的前半秒,他通过面前的虚无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在那骨骸王座之上的男人满脸都写满了不爽。
      他甚至没有多说一个字,一个响指就将他的术打断了,身上瞬间迸溅出无数的血液,那种刻入骨髓的绝望让他差点没办法动弹。
      
      就算是死,他也要嚎上一句,你们这些人!不讲武德啊!为什么一个二个都是挂逼!
      劳资的能力被你们完全克制了好不好!
      
      “扣扣”敲门声响起,门外一个略有些熟悉的男人声音传来,“你好,请问方便出来一下吗?”
      
      是警视厅的那个高木警官。
      
      大脑走神了0.02秒,真人当机立断,将存在自己体内的众多改造过的诅咒放出来,为自己争取时间。那数以百计的诅咒,足够为他争取到一秒的逃命时间。
      哪怕躯体被毁坏,只要还有灵魂,他就不会彻底死亡。
      
      “真烦人,算了,现在确实不是时候。”对眼前人很不爽,但比起杀掉这个诅咒,还是保护普通人不会出事要更加重要。
      源祁凉在衡量之下放弃了将对方逼到绝境,导致对方开大,同归于尽什么。
      
      等了几秒也没见里面有什么回应,高木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在他伸手准备开门的瞬间,门被推开了。
      
      “你来晚了一步。”源祁凉对着同样第一时间赶过来的七海这么说道。
      对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不爽的瞪了一眼高木,这才走到源祁凉面前,“具体的情况一会详谈。”
      
      “现在,这里由我们接管,还请警视厅的各位帮忙清场。”说着,七海着重指了一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进来,现在正在观察尸体的小朋友,“特别是那边,怎么可以让小孩子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呢!”
      
      可能是七海身上的气势太足,高木下意识就把对方当上司来看待,直接一把抱起那边还准备检查死亡原因的小男孩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对不起。”
      
      那莫名被抱起来的小男孩还没弄懂发生了些什么,挣扎着想要从高木的怀里出来,可惜被无情镇压。
      
      简单的讲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着重于描述了一下对方那疑似可以改造和伤害灵魂的咒术。
      “我懒得和他废话,也就没有给他解释自己招式的时间,下次如果遇到一定要小心。那家伙很弱,但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他们(咒灵)在飞速成长着。”
      
      就和五条的出生拉高了整个世界的上限一样,说不定…有一天会出现和五条悟齐平的咒灵。
      这个所谓的上限都是相较而言的,就像是地狱的那位抖S鬼神,他的实力永远是世界上限之上再加一摞砖的程度。
      以保证鬼灯能够继续用一狼牙棒把对方给锤到地里。
      
      不知道为什么,透过虎杖看到外面世界的宿傩心底下意识的就感觉,源祁凉这家伙又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而且绝对是对他不利的!
      
      又和七海聊了一会,确定会把那个‘真人’给全城通缉,源祁凉也松了一口气。
      休息日加班的可能性!一定要给压制到最低!
      
      “那就这样吧,诶呀,小老虎一会陪我去买双鞋子吧!”彻底放松下来的源祁凉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笑嘻嘻的招呼着虎杖准备离开。
      都发生了杀人案了,学园祭或者什么好玩的东西当然是不存在的。
      
      一直站在后面的虎杖这才走过来,很理所当然的蹲下了身。
      
      “诶?诶!你要背我吗?”
      
      “对啊,这里走到商业街很远的,源哥你也不喜欢光脚走过去吧。”扭过头,很自然的这么说着。
      虎杖是打心底里觉得,刚才被当作‘凶/器’的高跟鞋穿不了,那就该是他背着源祁凉走过去。
      
      “这是什么绝世大可爱啊!小老虎~”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源祁凉也直接扑了过去,少年的肩膀不算宽厚,但很有力。
      
      站在后面围观了全程,看着那刚才还被他定义为‘靠谱’的男人,哼着小曲兴奋的趴在孩子的后背上。
      手机默默举起,七海的眼镜一阵反光。
      “为什么我现在只想打报警电话把这种奇怪的大人给抓进去呢。”
      
      是我错了,能和五条悟当朋友的,能有几个正经人。
      
      “源哥,那个咒灵……会被杀死的吧。”
      
      “当然啦,要对咒术师有信心啊。”杀死是当然会死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这样啊。”
      
      感觉到虎杖语气有点消沉,源祁凉凑近了些,询问道,“怎么了,感觉你不开心。”
      
      “有些不甘吧,那个家伙——居然这么随意的玩弄人心。”
      
      “……”源祁凉感觉到了虎杖话语里的不甘和愤怒,睫毛微微颤动,他难道就不气吗?!
      那个该死的玩意!居然把活人改造!
      mad!!!他杀的那些‘咒灵’全都是还活着的人类!!!
      
      哪怕已经没有了救回来的可能,他也还是犯了大错。
      ——杀人。
      
      他们的灵魂还未从躯壳中解脱,他却动手了。
      
      但不动手也不行,那样数量庞大的‘东西’如果冲出去,不是七海一个人能快速消灭的。一旦造成恐慌,后果同样不堪设想。
      
      “小老虎,我们回家吧,呜呜呜,我现在好难过啊,因为这个家伙,我犯了错要被惩罚了。”虚假的抹了两把眼泪,源祁凉在心底也对真人打上了一个biss的标签。
      这家伙的能力对自己完全没用,但他造出的那些‘怪物’却妥妥的克他!
      但凡换一个无人的场所,源祁凉都不会对那些东西动手。
      
      啊啊啊!烦死了!!
      
      “诶?为什么!”一听到源祁凉说自己要被惩罚之类的立刻担心起来,虎杖把心底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抛到了脑后,紧张的扭头看过去。
      
      头扭到一半就被源祁凉按住了脸,调侃的语调在耳边响起,“停,你这个姿势很不妙哟,背着我还回头,是想要借机吻我吗?”
      
      被这么一说,脸上直接冒起蒸汽,虎杖一时间都要忘记自己刚才问的话了。
      不过虎杖被带偏了,宿傩可没有,他也清楚的知道那些东西的特别之处。
      
      「他会被惩罚,当然是因为你们杀的那些‘咒灵’都还是活生生的人类啊。」
      
      宿傩乐于看到虎杖那张永远带着活力和笑容的蠢脸上出现绝望的表情,他也毫不犹豫的加了一把火。
      
      「他们在被你杀死之前,可都还活着哟,只是…被改造成那个样子了而已。」
      
      宿傩的那张嘴这次出现在虎杖另一边的脸上,话刚说完,源祁凉就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舌头,手指也直接伸到了他的嘴里。
      “不要在这种时候嘴臭哟,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呢。”
      
      在一年一度的盂兰盆节大假期时惹出这种事,源祁凉都不敢想象,看到数据报告时那些鬼神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等假期过完,我还是义务去加班班,不然可能会被人道毁灭。
      
      “他们都是活人?”如果不是宿傩说出来,虎杖根本不会想到这方面,他瞪大了眼睛看向源祁凉,想要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确实,他们…都还活着,但被改造成那个样子,连灵魂的形状都改变了,说到底也只是活受罪。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也没有拯救回来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虎杖眼里的茫然散去,变得坚定起来。语气郑重,仿佛是在向某个人起誓,“源哥!我,要亲自杀了真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真人必死(偷偷把名字记到黑色小本本上)
    今天又在不经意间玩了奇怪的play呢
    在真的当究极变态(嘴出现在虎杖手上)和普通变态(出现在脸上)之间选择了一下,最后被捅(喉咙)
    宿傩:???
    感觉哪里都不太对劲,真的要变成谐星了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