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专当保姆

作者:妖茗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保姆第一天

      咒,诅咒,咒灵。
      就像是光与影相依相存的关系一样,由人心而生的恶念如同附骨之蛆从未消减。
      
      “我讨厌加班,如果完全不存在‘咒’的话,所有人都相亲相爱的上天堂不好吗?”
      蹲坐在天台上,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
      
      一只手撑着脸颊,那精致的容貌带着一股不符合他气质的颓废。
      就像是一个打扮精致,气质高雅的大美人突然开口说东北相声一样的违和。
      
      “诶呀呀,天天叹气可是会变老的哟。”一个听起来更加不着调的声音插/入,扭头看去,一个银发刺猬头正试图用自己竖起来的头发尖戳他。
      
      就在源祁凉快要被点/燃之前,一个纸袋子被塞到了怀里,低头一看纸袋上还有喜久水庵的字样。
      源祁凉直接打开袋子:“啊,是喜久福啊,我记得这个还挺难买到的,顺带一提我喜欢煎茶味。”
      
      正当源祁凉准备打开袋子吃掉对方带的‘伴手礼’时,对面那人倒是毫不客气的又抢了回去,一脸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
      “这是我买回去准备列车上吃的,最多分你一个。”
      
      源祁凉无奈:“……小气死你吧。”
      对于对方的性格早就清楚的源祁凉摇摇头没在这小事上计较,再说甜点确实很好吃。
      
      银发刺猬头带着一个不管怎么看都不正常的黑色眼罩,还穿着一身黑衣,这种打扮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景下,都能称得上一句‘可疑分子’。
      然而这位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疑’‘不靠谱’的男人名为五条悟,是……一个凭借自己的出生直接/间接拔高了整个日本咒术师/咒灵上限的家伙。
      
      有的人,从出生时就注定了会光芒万丈。
      
      “我说,你过来不是为了你的那个学生么。”
      
      “嗯嗯,说的没错,不过我不是在担心惠哟,我只是顺便过来看看热闹的。”
      
      “……你的那个学生还没有到达可以正面应对特级咒物的能力吧。”
      深深觉得对方的作死程度让人发指,这人绝对是那种能围观别人打架,在双方拼死搏斗,死前一线还吃着爆米花拍手叫好的类型。
      
      就在五条悟伸出两根手指在面前晃来晃去,准备再说两句冷笑话的时候,不远处顺便爆发出了一阵强大的冲击波,刚才还在说笑话的五条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嘴上说着不在意,不过在这超出他能力的力量出现时,还是毫不犹豫的会过去啊。”
      手挠了挠脖子,反正也没什么事的源祁凉也朝那个方向走去。
      
      教学楼满是疮痍,那很明显的战斗痕迹让源祁凉眉头挑起。
      源祁凉疑惑道:“不应该啊,那个特级咒物不是被封印着吗?”
      就算是孕育出了新的特级,也不该是有这样的压迫感。
      
      有什么超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脚下的速度不自觉的加快了些,跳上天台的同时,一个人形物体直接向他这边冲来。看样子是被打飞过来的,原本下意识准备回上一脚,把‘东西’给踢回去,可在看到那黑色的纹路时,源祁凉直接伸手将其抱住。
      旋转落地,对于不知名不确定安全的存在,脑袋没被踢的人都不会选什么公主抱之类的。
      在将人直接横腰抱住的瞬间,源祁凉就直接制住对方的双手,然后狠狠的将人直接按压在地板上。天台的地面早已千疮百孔,只怕再来一点小小的压力,这整栋楼都会崩塌。
      
      “开什么玩笑?!”
      饱含着怨毒和寒冷的声音传出,还带着一些难以分清的情绪。
      被源祁凉按倒的这个人很强,起码在他的估计里,就算是在咒术师的行列里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哈哈,十秒到啦。”
      不靠谱的老师依旧在说着轻佻的话语,他手指轻轻点了下自己的脑袋,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嘴角的笑容一直未曾改变。
      
      那句话就像是一个开关,在五条话音落下的瞬间,少年人身上的黑色纹路就瞬间消失,那股压迫感也随之消失。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温和有力,笑容也很有感染力,就像是邻居家的大哥哥,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威胁,反倒是亲和力max。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少年就是那需要祓除的对象?”
      
      在听到了所谓因为遇到了危机,所以一个之前还在上学的孩子不得不吃掉诅咒的手指来破局。以及那手指的主人其实是千年前的诅咒之王两面宿傩哒,诸如此类让人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的信息。
      
      思考了两秒,源祁凉觉得最关键的问题应该还是五条悟这个老师不作为,让学生深入险境,最后造成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诶?!”
      被丢了一口大锅的五条嘟起嘴还想反驳两句,旁边抱着伴手礼袋子的黑发少年觉得自己在这两个‘成年人’面前,真算得上‘成熟稳重’。
      你们能不能找一找重点啊!
      
      “啊,对了,如果这个少年醒了之后还不被宿傩侵/占的话,那说明他有成为容器的资格,到那个时候,阿凉你就充当他的监护人吧~!”
      
      “哈?你开什么玩笑?”
      
      五条悟伸出手:“宿傩的二十根手指如果能回收,连着容器一起带入地狱的话,还是很诱人的吧。”
      
      一句话直接戳到关键,让诅咒之王彻底消失,和当一个小鬼头的保姆比起来,诱惑确实不小。
      
      源祁凉无奈扶额:“我知道了,你也不用再试探我,这次,我会在一定范围内帮忙。”
      
      清晨的阳光撒下,窗户边的绿萝叶片上水滴滚动,少年人坐在桌子前,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伴随着啊呜啊呜的吃饭声,旁边的两个大人看起来倒是有些情况不对。
      
      穿着围裙的源祁凉眼角还带着乌青,他直接伸手揉搓着五条悟的脸颊。
      “你这家伙还真会挑时间!”
      
      在社畜加班回来的时候卡点来蹭饭,啧。
      
      如果不是看那少年吃的开心还很给面子的分上,五条早就被他从窗户丢出去了。
      
      “谢谢款待!真的好好吃!”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饭,少年把碗筷整齐摆好,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我是虎杖悠仁,喜欢的类型是詹妮弗·劳伦斯,请多指教!”
      
      “我叫源祁凉,请多指教。”
      上一秒面对五条时还像是浇了硝酸甘油一样的爆炸派,在面对虎杖时源祁凉的脸色就变得柔和了许多,嘴角上扬带着安抚人心的笑容。
      
      完全没有理会耳边五条那幼稚的抱怨,源祁凉又和小孩聊了很久,虎杖的性格很难叫人讨厌,听话,知礼,还很懂事。
      “这是我的电话,既然是作为监护人,那么你在任何事上有问题都可以告诉我,当然,我可能无法及时回复你。”
      
      没一会,五条又凑过来窜着虎杖没事了就过来蹭饭,美名其曰沟通感情。
      
      “是你想蹭饭吧!想都别想!”
      脸上嫌弃的表情毫不遮掩,源祁凉直接把五条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甜品夺走。
      
      “说起来,小老虎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以后要来这边吃饭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哟。”
      
      “啊?我不挑食!而且老师你做什么都很好吃啊!”
      眼睛亮晶晶的虎杖满脸都写着对源祁凉的赞美,那直白可爱的模样让人有些好笑。
      
      抬手揉了揉少年的发顶,源祁凉稍稍用力。
      
      “不挑食确实是好事,但不挑食到连手指都吃下去那可有些过了。”
      
      那满是尸蜡的手指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不提里面所蕴含的毒素和诅咒,单是那味道……
      
      “…啊。”一提起那宿傩的手指,虎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眼角下耷,手摸着脖子,像是又回忆起那难吃的口感。
      
      「啧,也就只有你们才会在意这种无聊的事情。」虎杖的脸颊上出现了一张嘴的模样,开合间还能看到舌头上的黑色纹路,那开口闭口都是嘲讽的话源祁凉根本都不想听,直接伸手捏住了那舌头,语重心长的开口。
      
      “虎杖,虽然你是万中无一的天才,能够承受住宿傩的手指,不过答应我,下次要吃,还是裹上面粉油炸一下吧,最起码高温杀菌再调剂下口感。”
      
      「你敢!」虽然听不太懂,但光猜也能猜到对方在说什么。
      把他封印了力量和诅咒的手指当作食材料理?开什么玩笑?!
      
      原本被源祁凉抓住的舌头直接消失,另一张嘴出现在少年的手背上,那尖锐的虎牙勾起的弧度就是世上最恶毒的笑容。
      他说出的话在昔日就能成为人的恶梦,带着无尽的杀意和诅咒,最后连自身都成为了诅咒的代名词。
      
      源祁凉额头青筋跳动:“真是让人感到不爽。小老虎,宿傩平常都能随意窥伺你的生活吗?”
      
      像是在打蚊子一样随意拍向那浮现在手背上的嘴,虎杖晃了晃脑袋,“平常他在脑子里说话也挺吵的,唔,他应该可以看到吧。”
      
      “虽然说你是他的容器,但一点隐私也没有倒也挺叫人不爽的。”
      伸手在少年的脸上摩挲,源祁凉思考了一会,看向在旁边翘二郎腿的五条。
      “我打算进去看看。”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不过五条悟知道对方的意思是他要去两面宿傩的领域和对方聊聊。
      手指搭在眼罩上,五条笑的更开心了。他就知道源祁凉一旦将虎杖放入自己的保护圈,那在两面宿傩的手指集齐处以极刑之前,小家伙都会没事。
      
      按照道理来说,只有‘咒’能够战胜‘咒’,随意进入‘领域’中,就相当于将自己置于危险。在领域里,对方拥有着最高支配权。
      可源祁凉不一样,他是那唯一的‘例外’。
      
      “相信我,不要拒绝我的进入好吗?”
      揉着少年那柔软的发顶,源祁凉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连五条那种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人都能很信任的虎杖自然没有拒绝的打算,虽然他也听不懂领域啥的究竟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
      
      “乖孩子。”
      额头相抵,源祁凉能够看到少年人眼底的疑惑和一丝不确定的茫然,这两天的功夫发生了太多事,他选择听从了爷爷的遗愿,【你很强大,所以要去帮助他人】【要在众人的拥簇下死去】,从小到大,虎杖都很清楚,他和其他人的不同。
      
      他是特殊且强大的,如果这件事只有我能做,那就让我来做好了,因为除了我,可能没人能再做到。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他就算神经大条,他也很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是死亡。
      是无数人的性命。
      
      “作为孩子,你不需要考虑太复杂的事情,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不要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啊。”
      抬手遮住了少年的眼睛,源祁凉也闭上眼,去感知对方体内的那个暴虐的灵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是馋宿傩的身子,呜呜呜不要问为什么不是主受,是不是互攻的了,我文案上写的很清楚是主攻
    对不起,我是lsp,就馋他身子,想艹他,想写各种play
    爱他就上他busi
    但凡换个攻略对象我都能改主受,但大爷我真的……
    士下座JPG.
    对不起了各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