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补贴

      唐斯羡提出的条件足够诱人,秦浈稍一想,便应下了,“可行。不过小鱼便不必了,你替我放生它们,一斤以上的大鱼按份额给我就成。”
      
      唐斯羡谨慎道:“那立份契约,以一个月为期。”
      
      “为何是一个月?”
      
      唐斯羡笑道:“他们赌我在这里待不到一个月,那我便待给他们看!”
      
      秦浈没发表自己的看法,只道:“那你在此稍等,我回去立契书。”
      
      唐斯羡便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见秦浈慢悠悠地走来。
      
      这时候太阳已经东升,气温稍微升高,河边抽水灌溉的身影已经忙活了起来,秦浈的身姿与之对比,便尤为突兀。
      
      “喏,文书,章已盖好了。”
      
      唐斯羡接过那两张纸一看,上面写了“秦氏女”雇“唐思先”捕鱼的相关约定,而落款处则盖着“秦氏浈印”的印章。
      
      字迹娟秀,但唐斯羡没工夫去欣赏品鉴,确定没什么文字陷阱后才签上“唐思先”的名。
      
      秦浈有些许意外唐斯羡的字竟然写得有骨有形的,加上这人识字,想来也是读过书的。
      
      签了名,二人各自收起一张契书。
      
      唐斯羡嘴角一勾,起身便伸了懒腰,“小娘子可要监工?”
      
      秦浈笑了笑:“我还有事忙,你随意。”
      
      也不怕唐斯羡会耍赖,秦浈回到了自家的田里,将她刚才从家里带出来的水壶与碗递给她爹娘。
      
      秦雩与苏氏正口渴呢,见状,也顾不得问她刚才跑去了哪里。等解了渴,又投入到灌溉的体力活中去。
      
      那边,唐斯羡有了底气,便重新撒网捕鱼。
      
      她这一番动作,自然被时刻盯着她的唐思海瞧见了。后者兴奋不已:“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于是纠集了几个同族准备去制止她。
      
      唐斯羡料想接下来捕鱼依旧不会过于顺利,就没有浪费灵泉,而是安静地等着鱼儿上钩。
      
      唐思海呵斥道:“唐思先,你以为我们放松警惕了不成?还不快住手!”
      
      唐斯羡嘴角噙着笑:“我当然知道你一直在关注我,说来我还有点感动呢,除了我爹娘,还没有人这么在乎我呢!若非你是男子,我都以为你要爱上我了。”
      
      唐思海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连这种容易引起别人误会他们断袖的话都说得出来,顿时怒不可遏:“你少说污言秽语,平白污蔑我!”
      
      唐氏族人闻言,也皱起了眉头,满脸不耐烦:“唐思先,别以为你也姓唐,便当我们不敢教训你。说过多少回了,这里不是你这个外人能来捕鱼的地方!”
      
      唐斯羡点头,“你说得对。”
      
      “那你还不快滚?!”
      
      “可我今日可不是以外人的身份来捕鱼的。”唐斯羡道,“我是受了这儿的村民所雇,替她捕鱼的。”
      
      唐氏族人一怔,迷茫了。替人捕鱼是什么意思?
      
      唐思海不可置信道:“胡说,谁会雇你捕鱼?!”
      
      唐斯羡拿出一张契书,道:“秦氏雇的我,有契书呢!”
      
      唐思海想拿过去看,唐斯羡收了回去,笑容促狭:“别动手,你的人品我信不过,怕你给撕了。”
      
      “你!”唐思海很是愤怒,也不知道是在恼怒唐斯羡找了退路,还是恼怒自己的人品被人嘲讽了。
      
      唐氏族人却比他冷静多了,刚才那匆匆一瞥,他们看见了上面印着“秦氏浈印”。这个名字极容易辨认,因为全村只有秦雩之女姓秦,又名“浈”。
      
      再联系刚才秦浈在这儿待了片刻,那么唐斯羡所言极有可能是真的。这事随时都能去对质,想必她也不敢撒谎。
      
      阻拦唐斯羡捕鱼的最大理由没了,唐氏族人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是连自己村的人捕鱼都不行吧?莫非这河不是镇前村的,而是你们姓唐的?”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唐氏族人最后一点对峙的心思都没了。
      
      唐思海不死心,逼问是谁雇的她,还骂骂咧咧那人是故意跟村里人作对。
      
      唐斯羡也不理他,收了网,发现没有灵泉的作用下,一网只能捕到四五条巴掌大的鱼,比那些渔夫差多了。
      
      大抵是这里的动静闹太久了,引起了田庄的管事之人的注意,他过来不悦地道:“都干什么?偷懒是不是?”
      
      唐思海扭头一看,见是副庄首唐才升,顿时恨恨地瞪了唐斯羡一眼,不忿地走了。
      
      唐斯羡没有理会眼前这个看似老实敦厚的中年男人,她朝唐思海挤了挤眼,“我只喜欢女子,你别太关心我了,我不想引起误会。”
      
      “呸!”唐思海气得脸上神情都扭曲了。
      
      唐才升皱眉呵斥:“唐思先,你少惹是非!”
      
      唐斯羡这才正眼看他,道:“亲伯父,要不你先把你弟弟的名字加回族谱上再来教训我?”
      
      这话摆明了是在说他没有资格教训她,唐才升也被气得够呛。他指了指她,最终什么话都没说便甩袖而去。
      
      没有了碍事之人,唐斯羡便放心地用灵泉捕捞了一些鱼回去。她依然将小鱼放进水缸里养,大鱼则挑选了三成准备给秦浈送去。
      
      昨日捞起来的鱼依旧活蹦乱跳的,唐斯羡又滴了些灵泉进去,它们争先恐后地抢夺灵泉,原本性格温顺的鱼都化身为凶猛性鱼类,唐斯羡怕它们大鱼会吃小鱼,准备再弄个大缸回来,将大鱼和小鱼分开养。
      
      看了一眼时间,到了她两次听见秦家响起的纺织声的时候。她猜想秦浈应该每天都是按时纺织的,如果她这个时候过去,理应能将鱼送到对方的手里,——她猜测秦浈就是乡书手家的小娘子。
      
      果不其然,等她将鱼送到时,秦浈与苏氏刚到家。
      
      苏氏看见她,开口:“你怎么又来了?”见到她网兜里的鱼,吓了一跳,“还、还有这么多鱼!”
      
      秦浈与唐斯羡对视一眼,见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心虚忸怩,而是大大方方接过鱼,将其放进了缸里,再把网兜给她还回去。
      
      “娘,我雇他帮忙捕鱼了。”秦浈在她娘的耳边嘀咕。
      
      苏氏心情还未平复便又被吓到了,“你为何要雇他帮忙捕鱼?”
      
      秦浈垂眸,不一会儿,眼睛便红了,“因为女儿也想帮爹娘减轻负担,补贴家用。”
      
      她垂泪,“女儿身子弱,爹娘向来不舍得让我干粗活重活,我只能在家帮忙烧烧水、做做饭和织布,可我这身子还是拖累了家里……人家见我身子弱,都不愿上门提亲,逼得爹娘不得不为我多攒嫁妆,我心里过意不去。”
      
      苏氏也红了眼眶,抹泪道:“我懂事又可怜的浈娘!”
      
      唐斯羡:“……”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觉得秦浈哭的有点做作?
      
      但是母女俩这么一哭,她倒是听出了些东西,再结合胡二郎等人先前所言,得出秦浈的大概处境:
      
      秦浈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身子不好,对最重视劳动和子嗣的百姓而言,这样的女子不能干粗活重活,连传宗接代都办不到,娶回去只能供着,既然如此,那还娶来作甚?
      
      因为被明里同情暗里嫌弃,乡里也没有什么人家肯上门说亲,所以秦家只能将目光放到不需要她干粗活的大户人家去。
      
      只是乡里出身的女子,大户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所以只能给她多攒点嫁妆,希望看在嫁妆的份上,会有人家动心。
      
      秦雩虽是乡书手,但家里也不富裕,还得供长子读书。在外人的眼里,秦浈又怎么可能拿出多少嫁妆呢?!
      
      于是拖到了秦浈都十八岁了,婚姻大事也还没有一点眉目,秦雩与苏氏虽没当着秦浈的面说过,可心里也确实是着急的。
      
      秦雩回来看见自家妻女在哭,而唐斯羡站在边上一脸无情,还以为她们被欺负了。他怒指唐斯羡:“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唐斯羡:“……”
      她辩解,“我没对她们做什么!”
      
      秦雩不信,抓着勺水的瓜瓢便冲向她:“我打死你,竟敢欺负我秦家人?!”
      
      唐斯羡撒腿就跑。她这身手可是经过训练的,眨眼便跑得没了踪影。
      
      秦雩追不上,最后恶狠狠地放话:“有本事别跑,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打死你!”
      
      “噗——”秦浈破涕为笑,忙道,“爹,我们没被人欺负。”
      
      秦雩拉着妻女,看她们是否有损伤,“那你们哭什么?”
      
      苏氏抹干眼泪,瞪了他一眼,将事情的起因经过说了,还道:“他这是给咱家送鱼来了,你还想打他!”
      
      秦雩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浈娘雇谁不行,为何要雇他?不是,浈娘你怎么也不跟我们打个商量?还有,他怎么真老老实实给咱们送鱼来了?”
      
      秦浈想法直白:“因为他捕鱼厉害啊!别人捕鱼还不及他的一半。爹看,缸里是他给的三成鱼,大鱼足足七八条呢!若是一个月,那家里也能多不少补贴了。”
      
      秦雩乍一听,好像还真是他们占便宜了。
      
      “什么一个月?”他又问。
      
      “我们以一个月为期,过了这个月,契约便作废了。”
      
      秦雩拧眉,想了片刻,咬牙:“那家伙真是狡猾!”
      
      苏氏与秦浈都不解地看着他,他解释道:“我前面答应有空就帮他将户贴落在镇前村,但是我没说期限。他今日便找浈娘,借着浈娘的势捕鱼既省了村民去找他的麻烦,又逼得我一个月内帮他将户贴的事情办妥,他这是好算计呢!”
      
      秦浈借着抹泪姿势的遮挡勾了勾唇角,抬头问:“一个月之后再办不行吗?”
      
      秦雩看着那缸鱼叹气:“收了他的好处不帮忙办事,说出去会被戳脊梁骨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嘴炮王者 VS 腹黑白莲,平局(???)
    ——
    感谢在2020-06-13 14:01:07~2020-06-15 18:2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根草 2个;不易、清漪、冷魂琵琶、2771639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漪 39瓶;唯一散人、面瘫的猫 10瓶;花花世界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