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合作

      想到这里,唐斯羡立马打住了这个危险的念头。
      
      若她还是在现代,那么大一点也无妨,可如今她要以男性的身份行走,这胸越大,她束胸的难度就越高;束得紧了,呼吸都不顺。
      
      小心翼翼地放了几滴灵泉进大木盆里,唐斯羡忐忑地坐进去。水刚好没过小腹,温温凉凉的并不刺骨,但她的身上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太少了?
      
      唐斯羡又往水里放了许多灵泉,比较直观的感受就是好像身体被掏空了,有些疲惫。
      
      “看来得节制些,不能一次性用太多灵泉。”
      
      过了会儿,大抵是灵泉的蕴养,身体舒适了一点,也没有奔波了一天的疲劳……但总觉得像是喝自己的血给自己补血。
      
      唐斯羡有点失望,她以为灵泉能像洗碗机一样自动清洗身上的污垢,看来除了缓解疲劳、舒经活络和对动物有点吸引力外,也没有太特别的地方了。
      
      她拿丝瓜络将自己浑身上下搓了透,这才神清气爽地出来。
      
      她本想也给唐清满偷偷滴一点,可万一用在人体上有副作用,要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天之后才显现怎么办?
      
      于是她只能打算再观察自己几日,再行决定。
      
      屋外月亮始升,又圆又明亮。
      
      唐清满洗完澡出来,见唐斯羡在仰望夜空,便道:“后天便是中秋了。”
      
      唐斯羡心里默数,原来她经历穿越快一个月了。
      
      穿越那天是中元节,原本的她是不信邪的,可那一日还真是个玄妙的日子,——若非那日她忽然产生一丝危机感而从后门离开了她所经营的客栈,她也就不会知道原来她的卧底身份曝光,毒贩头子派了人来围堵她。
      
      她离开时,正好有毒贩潜到后门,她被发现,于是便开始了一场大逃亡。所以她遭遇穿越可以说是不幸又幸运的事情,——若是被抓住,她会有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可惜逃跑途中手机丢了,只有手腕的防水手表随她穿越了。这还是前女友送给她的,没想到却成了她在这里唯一可以依靠的计时器。
      
      “这儿的中秋有什么习俗吗?”唐斯羡问。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爹在世时,家中会备着酥饼与饴糖,然后夜里拜月,拜完便能一享口福了。”
      
      “后天有草市,我去买些回来。”
      
      唐清满摇头:“我们的钱不多,还是不要乱花钱了。”
      
      唐斯羡本就不太重口腹之欲,既然唐清满这么说了,她也不是非得要买。
      
      不买零食能省下一点钱,但是开源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第二天天未亮,唐斯羡便又爬起来准备趁着太阳还没出来去捕鱼。
      
      这个时间捕鱼的人较多,且渔夫们隐约听说了唐斯羡捕鱼有一套,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唐斯羡走到哪儿,他们便跟到哪儿,见她选好了地方要撒网,他们便先一步下了网。
      
      唐斯羡“啧”了一声,倒是不急不躁地跟他们耗了起来,故意走来走去,让他们刚撒网便得收网。
      
      反正她什么时候都能捕鱼,大不了就是天气热,出一身汗而已。而这些渔夫跟她耗着,只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
      
      果然,也才半个小时,渔夫们便受不了了,忍不住问她:“唐思先,你耍我们呢?”
      
      唐斯羡好奇地反问:“这位哥儿说的是什么话?我如何耍你们了?”
      
      “你!”
      
      他们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便失了理,但要他们就这么放过唐斯羡,他们也是不乐意的。于是他们改换了另一种策略,专门让人腾出空来阻拦唐斯羡。
      
      上次阻挠唐斯羡的只有唐思海一人,她能应付得过去,可是这次是这群人联合起来要对付她,她的胜算不大。
      
      天越来越亮,田里干活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唐思海出现在河边,看着唐斯羡坐在地上没有去捕鱼,旋即嘲笑道:“你不是能耐吗?这回不许你捕鱼的可是村里的大多数人。”
      
      得了!
      唐斯羡原本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这会儿清楚了。
      
      按理说她只捕了两次鱼,还不至于让村里人都针锋相对。那如果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呢?这傻子急不可耐地跑出来嘚瑟,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手笔了。
      
      “就因为我不是镇前村的村民?”唐斯羡问。
      
      唐思海一噎,哪怕唐斯羡是镇前村的村民,他都会出来阻挠她。可是若她真的是村里的一份子,他却是不能用这个借口了。
      
      好在唐斯羡确实不是镇前村的村民。于是他道:“自然,你是个外人,外人不能捕我们村子的鱼!”
      
      唐斯羡又问那伙渔夫,渔夫们也是这么回答的。
      
      “得咧!”唐斯羡应了声。
      
      她既不走,也没有捕鱼,而是静静地坐在河边,一动不动。
      
      众人等了会儿也没见她有动作,唐思海忍不住了,呵斥:“既然你知道了还不赶紧走?!”
      
      唐斯羡歪着脑袋,睨视他:“因为我不是镇前村的村民,所以坐这儿歇息的资格也没有?”
      
      唐思海又是被问得哑口无言。田里有人喊他,他恨恨地瞪了唐斯羡一眼,回到田里去干活了。
      
      渔夫们见她确实没有捕鱼的打算,也慢慢地不再关注她。
      
      ——
      
      镇前村位处江南水乡,田里的作物也是以水稻为主,如今是晚稻的拔节期,正是需要大量水分以及养分的时候。镇前村不缺水,可也得将水从河里、渠里抽上来。
      
      秦浈家的龙骨水车先前借给了插秧早的人家,今日才要回来为自家的田灌溉,故而秦雩一大早便带着雇工到田里忙活,苏氏与秦浈也到来帮忙。
      
      秦浈远远地便看见一群人围在河边,她对秦雩和苏氏道:“爹,娘,我先去河边等着。”
      
      说完便走开了。来到河边,见到有人在打水,她停了下来,喘了两口气。
      
      那挑水的村民见状,便问:“秦小娘子,你的身子还没好转呢?怎么也不在家歇着?”
      
      秦浈虚弱地笑了笑,道:“今日家里要灌溉稻田,我来帮忙。”
      
      那村民面色古怪,敷衍道:“秦小娘子可真是勤快。”
      
      说完挑起水桶也走了,等走到唐斯羡待的附近时,遇到了熟人,二人闲聊了起来。
      
      “这小子还没走呢?”
      
      “没呢,都坐了半个时辰了,也不知道在作甚。”另一人答道。
      
      “哎,我刚才见到了秦乡书手家的小娘子,从她家田走到河边就累得直喘气,还说要帮忙灌溉,依我看是帮倒忙还差不多。”那村民笑道。
      
      另一村民也跟着笑了两句,便慢慢走远了。
      
      唐斯羡扭头看着他们远去,心里还琢磨着那个秦乡书手家的小娘子,怎么跟她记忆中的一个小姑娘有些相似?
      
      只是按照胡二郎的说法,那秦小娘子虽然娇弱,但温柔大方、善解人意,跟她记忆中那个带刺的小姑娘性格相去甚远。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便看见了那带刺的小姑娘出现在了河边,这一看,险些把她给吓到了。
      
      “白天别说人,晚上别说鬼。”唐斯羡嘀咕。
      
      秦浈过来见她坐在地上,渔网搁在一边,连一条鱼也没有,便问:“你为何光坐着?”又看不远处的那群偶尔将目光投过来的村民,“吃瘪了?”
      
      唐斯羡神情松散:“如你所见,我被禁止捕鱼了。”
      
      秦浈满脸同情:“那怎么是好?”
      
      要不是还记得这小姑娘带刺,唐斯羡怕是就要被她这表象所迷惑了。
      
      “小娘子你姓秦吗?”唐斯羡忽然问。
      
      秦浈不解地看着她:“为何这般问?”
      
      “我听说这村子里,唐姓是大姓,秦姓也是大姓,若说村子里有一半人姓唐,那么也有三成人姓秦,所以也就这么一猜。”
      
      秦浈微微一笑,也不说自己是不是姓秦,“你能打听到这些,显然也结交到了朋友。”
      
      在唐斯羡看来,她确实默认了自己姓秦。虽然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就是秦乡书手的女儿,但是对她来说,区别都不大。
      
      于是她计上心头,道:“与你做笔买卖如何?”
      
      秦浈好奇地看着她。
      
      “你雇我捕鱼如何?我捕捞到的鱼,三成归你。”
      
      村里人不给她捕鱼的理由是,她非村里人。可若是在她正式落户镇前村前,她名义上是帮村里人捕鱼,受益的是村里人,而非她这个外人,这样一来,村民还有借口反对她捕鱼吗?
      
      而对方姓秦,虽说秦姓之人的人数不及唐姓,可唐家人有族规约束,剩下两成村民倒不足为惧了。
      
      秦浈暗叹唐斯羡的聪明,脸上却有些不满:“既然是我雇你捕鱼,为何我只能得三成鱼?”
      
      “我不是真的受雇于你,只需借此名义捕鱼,你白得三成鱼,怎么看也是我亏了。”
      
      “我若不愿意呢?”
      
      唐斯羡不得不进一步劝说:“我刚才观察了半个多时辰,村人捕鱼一网的数量甚少,一斤以上的更少。而我虽不敢保证每次都能捕获十几条这样的大鱼,可数条还是能办到的。若我捕了三网,那么交给你的大鱼便能有七八条,再加上一些小鱼,你认为如何?”
      
      秦浈相信她所说的会实现,先前便目睹过一次她的本事,后来连她爹娘都怀疑这人是不是养鳜鱼的,否则怎么每次都能捕捞到鳜鱼呢!
      
      秦浈微微一笑,“可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心机浈: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我。
    唐某贱:我真是个机智girl (·v·6)9*
    ——
    灵泉:洗碗机?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没有尊严的吗?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